王兴的「理想」

巨头财经 2020-07-23 13:51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巨头财经,作者阿靓,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如果评选80一代企业家领袖,李想必然在列。

他高中即辍学,却操盘过百亿级公司。但他并不愿就此止步。在他的愿景中,希望将理想汽车做成千亿级别的公司,真正解决用户的“里程焦虑”。

7月11日凌晨,理想汽车向SEC递交招股书。

目前,二级市场的反馈尚不得知,但一级市场对李想赞美颇多。投资人黄明明在得知李想欲自己造车时,当即决定投资,“李想这种级别的企业家,闭着眼睛也要投,他跟你说一事,你当时觉得不靠谱,你也得投。”就连极少夸赞其他创业者的罗永浩也对李想表态支持。“今天的汽车工业一个很大的问题是,做汽车的人完全不懂汽车产品,但李想和马斯克显然不是”……

但如果要论李想的头号粉丝,非王兴莫属。翻阅招股书可以发现,王兴个人和美团持股23.5%,是仅次于创始人李想的第二大股东。王兴在理想汽车有很大的话语权,拥有任命、罢免和更换一名理想董事等权利。

这对于王兴来说极为少见——他本人也做投资,但这不是他的主业,也很少如此大手笔重仓一个项目。更少见的是,他在自留地饭否上频频为一个创业者站台。那种感觉仿佛是,王兴自己在“坐庄”,用饭否为理想汽车“拉盘”。

很显然,王兴并不差钱,这次投资也绝非财务投资那么简单。

01

李想是这个时代的稀缺品

稀缺比优秀更重要

镜湖资本创始合伙人吴幽说过,“稀缺比优秀更重要。”

而李想无疑是众多优秀创业者中的稀缺品。时代的机遇让李想成功过。

很多人常说,失败是成功之母。但创业黑马董事长牛文文却认为,失败是失败之母。“失败是非常痛苦的一件事儿,失败会带来很大的信心和信誉磨损。”

李想与其他连续创业者不同的是,时代的机遇让高中辍学的他两度成功过——第一次创业,做泡泡网,正好赶上了PC互联网时代;第二次创业,做汽车之家,正好赶上了移动互联网时代。成功者会有成功者的记忆,也为他带来的方法论和认知体系的提升。

如今,李想第三次创业,做理想汽车,正好赶上了智能汽车和AI的时代。再一次踏准时代脉搏,大大增加了李想成功的可能性。

其次,放到在数十位造车新势力掌门人中,李想更是稀缺的,比如,没有人比李想更“抠门”。

在造车新势力的掌门人中,恐怕没有比李想更“抠门”的了。

仅拿蔚来汽车对比:蔚来汽车的发布会花费高达8000万,而理想汽车的发布会只用了200万;蔚来汽车员工出差可以住五星级酒店,而理想汽车则要求要住经济酒店,且两个同性在一起住;蔚来汽车员工定机票不需要打申请,而理想汽车要求必须买经济舱折扣最低的……

是因为理想汽车缺钱吗?李想否认,只因“节约是一种氛围”。但更深层次的原因是,李想非常清楚如何有效花钱。

李想在今年的湖畔大学春耕会辩论赛上,分享过理想汽车花钱的原则—— “撒雪片”式的钱(比短期的促销、降价等)是一定不会花的,而“滚雪球”式的钱(如拓展更多渠道。产品和技术的研发投入等)是一定要花的。

递交招股书前夕,李想发布的朋友圈也印证了这点——成立5年来,理想共花了10亿美元(约为70亿人民币),其中20多亿元用于研发投入,20多亿用于工厂和生产资质的购买,其余的用在了20多个城市销售服务体系的搭建和人员工资上。

300人吃掉5000万零食,花光1700亿融资的拜腾汽车,已于7月1日在海外申请破产。而理想汽车正是因为知道如何有效花钱,才在数百家造车新势力中活了下来。

第三,李想与马斯克的“第一原理”不谋而合——不做容易的事,做正确的事。

特斯拉总裁埃隆·马斯克曾多次提到,自己的成功来自于对“第一原理”的思考。“第一原理”不同于“比较思维”,其思考方式是用物理学的角度看待世界的方法,即一层层剥开表象,看到本质,然后再从本质一层层往上走。

李想有一个很符合马斯克“第一原理”的观点,即“不做容易的事,而做正确的事。”他们二人从来都不是以消费者当下需求为出发点考虑问题,而是基于未来需求或终极需求来考虑产品策略。

举个例子,当蔚来等造车新势力采用纯电动技术路线时,李想为了解决用户的“里程焦虑”,坚持要用增程式技术路线。

由于这一技术更为复杂,极大增加了投资人的顾虑,成为了理想汽车融资难的重要原因。2019年,李想见了一百多家VC、PE,但均被拒绝。最紧张的时候,公司账上只有1亿元现金。李想为此病了3个月,免疫系统彻底崩溃。

面对如此稀缺的创业者,王兴又怎会不雪中送炭?王兴个人出资2.85亿美元,美团旗下龙珠资本出资1500万美元(甚至不惜质押美团的股份),共计3亿美元参与理想C轮融资,缓解了李想的燃眉之急。

02

内失慧文外得李想

李想的「理想」,也是王兴的「理想」

今年1月,王兴在内部信中提到,美团联合创始人王慧文将于今年12月退出公司具体管理事务,后续会继续担任公司董事,并任美团终身荣誉顾问。

消息一出,众人哗然。

王慧文可谓是王兴的知己。二人相识于1997年相识于清华,是“住在上下铺的兄弟”。此后,在创办校内网、美团时,王慧文始终在王兴身边,是伙伴,也是“功臣”。

“我心里有理解,也有不舍。”王兴说道。好在,王兴虽然内失慧文,但是外得李想。

李想与王兴认识至少有9年了。早在2011年,王兴与李想就已经相识。一位接近王兴的人士曾在朋友圈写到,“2011年3月,兴哥(王兴)开车带我去银泰柏悦酒店参加某媒体颁奖活动,兴哥和李想被安排同一桌就坐,活动结束两人聊得不亦乐乎,随后李想开着他的宝马离开。”

到了2015年理想汽车成立的时候,王兴与李想也走得很近。李想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表示,公司刚成立的时候,王兴和张一鸣就经常会去公司转转,信任关系一点点建立起来,“起初和王兴介绍增程式的时候,他也不信,试驾过后才有所转变。”

在李想遭遇融资困境时,经纬中国张颖建议“把你所有有钱的哥儿们,去拜访一遍,怎么都得活下去。”彼时,李想拜见了四个“哥们”,其中之一便是王兴。

李想不仅与王兴私交甚密,更可以帮王兴实现出行梦。

往小了说,汽车象征着速度、自由和驾驭,是男人的玩具。在饭否中多次提到汽车的王兴,又怎能不爱?

往大了说,王兴似乎对出行市场有种执念。网约车方面,早在2017年,美团便成立了出行事业部,进军网约车市场;共享单车方面,美团作价27亿美元收购摩拜单车;无人配送方面,早在2016年,美团开始研发特定场景下的无人配送……在王兴的构想中,美团可以满足一个消费者从吃饭-出行-旅行全方位的需求,而出行无疑是其中关键的一环。

理想汽车固然是李想的理想,但又何尝不是王兴的理想和情感寄托?

王兴用“零花钱”造一个市值千亿的汽车梦,又何尝不值得?

03

王兴“坐庄” 饭否“拉盘”

理想汽车头号安利粉

为了实现千亿汽车梦,王兴自己“坐庄”,并用饭否“拉盘”。

饭否是王兴是“后花园”和自留地,也是外界了解王兴的窗口。

据不完全统计,王兴在饭否上发布了30条左右理想汽车的相关动态。巨头财经将这些动态简单分为以下3类:

1、从不吝啬对李想的赞美。

在饭否中,王兴自然少不了对李想发自内心的赞美。

王兴称,李想是他见过中外各国许多创业者中,少有的能Think Different的人。“可笑又可叹的是,很多人一方面对已成为传奇的苹果ThinkDifferent广告顶礼膜拜,另一方面却对身边正在发生的Think Different视而不见甚至百般嘲讽。叶公好龙。”

王兴还认为,李想是一个非常靠谱的人。在谈到为何投资理想汽车的时候,王兴写道,“靠相信中国能造出好车这个共同的理想和靠谱的创始人。”

2、一半饭否“安利”理想汽车。

王兴自己入手了一辆理想汽车,在饭否中分享喜悦之情,“终于喜提一辆理想ONE,可以顶替原有的沃尔沃xc90和特斯拉Models了。”

王兴也会持续向网友“安利”理想ONE,甚至不惜“贬低友商”。“电车都比油车好开,理想ONE比蔚来更好开”,“即使没有充电桩,只靠加油也能获得超爽的电车驾驶体验”,“凡是预算在25万以上的,都要试试理想ONE,否则就是对自己很不负责的”……

王兴不仅向网友“安利”,还向身边人“安利”。在他的影响下,王兴的爸爸、王兴的老部下沈鹏等人开始把车换成理想ONE。

从王兴最近所写的内容来看,约有一半和电动车相关,他语言真挚,且十分熟悉理想ONE的优势和卖点。

可以说,王兴是理想汽车最强的“安利小能手”!

3、对理想汽车的寄语。

王兴会在饭否上祝理想汽车五周年快乐。王兴写道,“登陆战通常是最惊险最艰难的。祝贺理想ONE初步建立起滩头阵地了。接下来准备迎接更大挑战,创造更大胜利吧!”

从他的语气中可以看出,显然已经把理想汽车当成“亲生儿子”来对待。

04

巨头们的棋盘

接受自己成为更大棋局里的棋子

2018年9月20日上午9点,美团在香港上市,王兴携美团的高管以及投资人们悉数亮相。

当天下午6点左右,王兴在自己的饭否上更新了美团上市后的第一条饭否,他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好棋手通常都知道并接受自己同时也是更大棋局里的棋子。”

巨头财经遥想未来,如若理想汽车能够顺利上市,不知道在它身上注入了很多心血和情感寄托的王兴,又会在饭否上分享什么感受呢?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关联企业
理想汽车
智能新能源汽车研发商
IPO / 汽车交通 / 北京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