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岁医药首富退居二线,4名高管辞职,这家5000亿市值的巨头怎么了?

创业邦 2020-07-29 17:03

恒瑞医药创始人、2020年福布斯全球富豪榜医药健康排名第二富豪孙飘扬

头图来源 | pexels

编者按: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报道,作者高嵩,编辑刘岩,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创新集」是创业邦推出的“大企业创新”领域栏目,通过解读知名大企业创新的实践案例,全方位展现大企业创新的现状、趋势和方法论,助力大企业搭建健康的创新生态体系,快速实现数字化创新转型。

这是本系列第15篇报道。

腾讯内部引入了“赛马”机制,通过团队间竞争促进研发创新,最终催生了微信。而中国医药龙头公司恒瑞医药正在加速形成由创始人及职业经理人带领的新、老团队,形成鲶鱼效应,激发创新实现转型。

恒瑞医药创始人孙飘扬,2020年福布斯全球富豪榜医药健康排名第二富豪,在公司市值达5000亿元时“激流勇退”,62岁再创业,其搭建的创新药研发公司瑞利迪近期已经建立完成,核心高管身份也浮出水面。无独有偶,一批恒瑞医药的“元老级”高管同期宣布辞职,恒瑞医药的大平台已经尽数清空,放权给职业经理人团队,恒瑞医药旗下的两大主营销平台更是合二为一,重整架构。

让业界好奇的是,一连串的事件串联在一起,属偶然还是必然?

据创业邦了解,转型期的恒瑞内部,一边是职业经理人周云曙团队主导市值过5000亿元的“巨象”恒瑞医药,一边是创始人孙飘扬亲自投资加持孵化的“小象”瑞利迪生物医药。

在这场内部创新的角逐中,孙飘扬何时能再造下一个“恒瑞”?

2020年7月24日,恒瑞医药发布一则公告,4名工作超过10年的“元老级“高管竟然宣布集体辞职,这让人不禁要问,医药龙头恒瑞怎么了?

创始人退居二线重新出发“二次创业”职业经理人团队全面走向幕前,两大核心营销平台合二为一,恒瑞医药重整内部营销乱象……过去半年时间,这家极为低调的制药龙头进行了一系列操作,令人眼花缭乱。

2020年,对于恒瑞医药极为不平凡。恒瑞医药市值在今年首次突破5000亿元大关,成为最受资本热捧的制药龙头公司,但其全面转型创新的压力并没有因此而减少。

2020年第一季度,恒瑞医药实现营收55.27亿元,同比增长11.28%,比上年同期28.77%的增速下滑17.49%;扣非归母净利润12.76亿元,同比增长10.52%,比上年同期27.76%的增速下滑17.24%。

“新冠”疫情冲击到中国医药市场,但整个中国医药产业界转型的政策压力没有减缓,大幅“砍价”的国家带量采购已经进行到第三批,目前500个第三批“砍价”品种已经传出,留给大制药企业的是一场接一场的“腥风血雨”,恒瑞医药能够在第一季度保持两位数增长已经不易。

恒瑞医药称,创新成果的逐步收获所产生的拉动作用,是2020年第一季度维持增长的原因。但对于一贯谨慎、喜欢“未雨绸缪”求创新的恒瑞医药来说,创新拉动的速度和力度显然不够。

在很多年前一次对员工的内部讲话中,孙飘扬曾经说过:“你早干嘛去了!早规划早行动。同时为最坏的情况做预案。发现问题解决方案。现在开始规划和行动,为了180天后的收获。

而为180天后甚至于360天、720天后的创新收获,孙飘扬当下已经带着恒瑞医药做了预案,并开始行动。这次的预案则是,恒瑞医药内部两组团队同在创新赛道,向不同方向奔跑比拼竞技。

四人辞职,三人留下

职业经理人周云曙团队对恒瑞医药的全面掌权,以创始人孙飘扬退任董事长,转而担任董事及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作为开始,而以关键高管退出、让权为标志,进入全面“白热化”。

2020年7月24日,恒瑞医药发布一则人士任免公告,恒瑞医药4名核心高管蒋新华、李克俭、孙辉、刘疆因年纪原因悉数辞去公司副总经理职务,这4名高管都年过五旬,在恒瑞医药内部都有10年以上的工作经验,是恒瑞医药的核心元老人物。

市场中有观点认为,这四名高管的辞职,或许仅是为了减持套现做准备。京师(上海)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缪斌静在接受创业邦采访时表示,公司法对高管减持进行了限制,要求上市公司高管在股票上市交易之日起一年内不得转让其所持本公司的股份,且任职期内每年转让的股份不得超过持有股份总数的25%,并在辞职半年内不得转让其所持股份。

她补充说到,在解禁期满后,如果公司没有对股票出售的特殊限制,按照公司法的规定,高管每年减持的股票数量不得超过持有总量的25%,当高管辞职,半年后可以套现的股票会增加更多,这就促使了高管倾向于选择辞职套现的方式进行减持

恒瑞医药公司董秘办在接受采访时却回应称:“四位高管均因年纪原因申请辞职,没有更多其他的原因。此外,我们不会对市场上的其他声音做评价,一切以公司公告为准。”

恒瑞医药方面虽然不再回应,但值得注意的是,4名高管中除李克俭外,都将继续留在恒瑞内部工作。而这三名留任恒瑞内部的高管可能会在哪里继续“发光发热”?行业内人士猜测,由孙飘扬亲自注资孵化的创新药企瑞利迪可能是他们的去向。但具体情况还是以企业未来的公告为准。

无论如何,这4名资深“元老”的辞职,都为接任的职业经理人团队提供了更大的操作空间。实际上,在职业经理人周云曙履新恒瑞医药董事长之后,恒瑞医药管理团队注入了更多有外资药企经验的职业经理人新鲜血液。与此同时,过去半年时间,恒瑞医药的营销组织架构在合规要求变严的大背景下,也进行了一系列大调整。

新旧朝臣更替,为何整顿营销公司?

4名资深“元老”辞职留下的空缺将会由谁来填补?在周云曙带领的恒瑞医药新职业经理人团队的治下,很大概率会引入更加国际化、职业化的人才。

年初提名的新高管团队中,被提名当选副总经理的首席人力资源官张月红的海外职业经历尤其值得关注。在加入恒瑞医药之前,张云红在全球制药巨头诺华瑞士总部担任了3年多全球人力资源总监,有超过20年外资药企人力管理经验。在此人力资源官的治理下,恒瑞医药的团队正在往国际化、职业化方向发展。

人才之外,恒瑞医药的营销架构,在职业经理人团队管理下,在过去半年也进行了明显调整。

2019年康美药业财务造假案的发生,促使国家对药企进行更为严格的财税核查。

2020年7月24日,国家医保局发布《关于建立医药价格和招采信用评价制度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要求对医药领域商业贿赂将追责至药企,经销商可能跑路,但是最终药企可以作为溯源,作为责任主体来承担责任。

政策方向已经明确,药企一旦涉嫌商业贿赂或者因财税问题东窗事发,将直接决定企业的生死存亡。

此前,恒瑞医药旗下销售公司已经因为营销模式的贿赂问题遭遇罚款。一份《雷李培受贿罪一审刑事判决书》显示,从2014年6月开始至2019年9月,雷李培在药械及耗材的引进和使用过程中,收受回扣674万多元,其中上交医院近343万元,个人留下331万多元。

作为此案主要行贿方之一,恒瑞医药控股的核心销售公司新晨医药多次对雷李培行贿,总金额近277万元。2020年5月12日晚,恒瑞医药发布公告称:行贿事件是子公司员工个人行为,但也反映出公司管理方面存在漏洞。相关人员已离职,子公司责任领导已被调离岗位。

自2018年开始,恒瑞医药建立了创新产品线事业部制,在公司层面成立肿瘤事业部、影像事业部、综合产品和手术麻醉事业部,推进分线销售改革,转变营销模式,逐步建立“四纵一横”的专业化营销体系,目的便是加快营销模式转型,规避合规风险。

而在职业经理人团队治理下,恒瑞医药营销学术化转型进一步加速。相关知情人士透露,恒瑞医药旗下过去两家核心销售公司科信医药和新晨医药员工已经合并工作,新晨医药将合并到科信医药架构下。

而企查查信息近期显示,恒瑞旗下销售公司江苏新晨医药有限公司已经处于清算阶段,另一家销售公司江苏科信医药销售有限公司则已经由江苏恒瑞旗下移动至上海恒瑞旗下。这一切都在为两家公司合并和学术化营销转型做准备。

科信、新晨及盛迪亚曾经为恒瑞医药的三大销售“门户”,在野蛮生长的年代是恒瑞医药名副其实的“摇钱树”。如今新晨清算,并入科信旗下,两大“门户”合二为一,收归恒瑞直接管理,无疑宣告了过去放任自由生长的营销模式已经终结,恒瑞正在加速合规营销转型。

在全新的营销模式下,恒瑞医药能否保持过去的增长势头,让创新成为业绩增长引擎?一批恒瑞医药的“元老”高管已经辞职撤出,对于职业经理人团队的考验无疑将更加直接。

下一个5000亿在哪儿?

除营销模式转变接受挑战之外,孙飘扬在卸任董事长后,投身“二次创业”,和恒瑞医药一同孵化了“小象”瑞利迪生物医药,这将与职业经理人团队坐镇的恒瑞医药在创新上同场竞技,并有可能成为恒瑞医药下一个5000亿市值的种子。

7月6日晚间,恒瑞医药发布的公告显示,孙飘扬拟与恒瑞医药全资子公司上海恒瑞共同出资设立瑞利迪(上海)生物医药有限公司。其中,上海恒瑞出资6000万元,占60%的股份;孙飘扬出资4000万元,占40%的股份。

瑞利迪(上海)生物医药虽然由上海恒瑞投资60%,但运作相对独立。公告信息显示,瑞利迪将全面负责抗病毒疗法的研发、生产、销售及相关的进出口业务。

决定宣布后不到10天,瑞利迪生物医药的组织架构已经搭建完成,相关高管的人选也浮出。

企查查信息显示,瑞利迪(上海)生物医药成立于2020年7月14日,注册资本为1亿元,注册地在上海自贸区,孙飘扬虽然个人投资了瑞利迪(上海)生物医药,但并没有亲自担任瑞利迪(上海)生物医药的董事长及总经理,而是转由此前担任江苏恒瑞医药中国业务发展主管的陈东担任董事长、总经理及法人代表

公开资料显示,陈东在武汉大学获得理学学士,之后在耶鲁大学博士学位,在耶鲁纽黑文医院(包括肿瘤学,肾病学,儿科和心脏病学)的8个疾病部门接受过轮转培训,受到来自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所(HHMI)的研究资助。

在加入恒瑞医药之前,陈东在Simon-Kucher&Partners和inVentiv Health Consulting(现为Syneos 健康咨询)的医疗咨询领域工作了4年多,期间完成了35个咨询项目,为全球30家最大的制药公司中的14个商业/临床战略提供咨询服务,涉及全球50个最畅销药品的近一半。

加入恒瑞医药之后,陈东在恒瑞医药负责涉及产品许可,合资和收购的全球合作伙伴关系,还负责恒瑞医药的现有合作联盟和新产品定价策略。

2020年7月2日,恒瑞医药两款抗乙肝病毒新药已经获得国家药监局批准,开展人体临床试验,两款药品分别为Toll样小体免疫激动剂和靶向HBV核衣壳的衣壳组装调节剂,都是针对慢性乙型肝炎研发的1类新药。

据坊间猜测,在瑞利迪成立之后,这些原属于恒瑞医药研发管线内的抗病毒创新药,很可能转移到瑞利迪内部进行研发孵化。而现在, 坐镇瑞利迪的陈东此前有丰富的项目引入经验,无疑会通过收购和内部研发继续扩充瑞利迪的研发管线。

面临营销合规、研发创新转型压力的恒瑞医药“大象”与从头开始探索抗病毒新药领域的“小象”瑞利迪,一边是成熟职业经理人团队加持,一边是创始人亲自坐镇,在创新的内部竞争中谁能跑得更快更远?竞争才刚刚开始。

免责声明:在任何情况下,本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

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