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想、王兴、张一鸣,那些年一起“上车”的男人们

芳博士 2020-08-01 10:20

图片来源:图虫网

编者按:本文来自芳博士(ID:Doctor-Fancy),作者芳心,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7月30日,理想汽车在美成功上市。

开盘大涨,市值一度超过148亿美元。而同时,蔚来汽车只有145亿美元的市值。

这真是一个不上亿就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的年代。

不仅理想汽车的创始人李想身价再增200亿,李想身后也站着百亿的男人们——

美团的王兴和字节跳动的张一鸣。他们都来自福建省龙岩市。

而福建还有一家新能源车领域的上市巨头——宁德时代。

01.

李想的理想是造车

作为福建人,我得先说说客人——来自河北石家庄的李想。

虽然不像王兴和张一鸣那么知名,但李想却是两个上市公司的创始人。

男人们熟悉的汽车之家(全球访问量最大的汽车网站),2005年创办,2013年在纽交所成功上市。

对,汽车之家的创始人是李想。

在“汽车之家”之前,2000年,只有高中学历、才19岁的李想还创办过一个网站“泡泡网”。

泡泡网曾是中文IT垂直网站的领跑者之一,后被收购。

在2015年“理想汽车”创办之前,李想还和易车创始人李斌、京东创始人刘强东、腾讯、高瓴资本等共同发起设立了“蔚来汽车”。

蔚来汽车的定位与特斯拉接近,代表了中国能源车的未来。

而“理想汽车”的价格却更加亲民,代表了居民买得起车的理想。

为了控制成本和供应链,与蔚来找“江淮汽车”代工、小鹏靠“海马汽车”产能不同,蔚来汽车一开始就选择了自建工厂。

作为造车的男人,李想通过收购“力帆汽车”100%的股权,拥有了整车生产的资质。

然而随着2019年新能源补贴的浪潮退下,越来越多新能源造车势力在“裸泳”。

车市销量大幅下滑,投资人越发谨慎,没有量产、一切免谈。连雷军都说,一听到互联网造车就头疼,几乎就等于是骗子。但他还是投了蔚来汽车。

坚持不投的机构很多,基石资本董事长张维更是犀利地点破:

“2019年将是造车新势力的倒闭年,新能源汽车和智慧驾驶是汽车领域无可争议的方向,然而在中国并没有任何一家新能源造车企业值得投资。”

但依然有一帮投资人在认可理想汽车。李想的背后站着一线机构——明势资本、经纬投资、首刚基金、梅花创投等。

还有两个重要的理想男人——美团的王兴和字节跳动的张一鸣。

02.

王兴的“出行梦”是真·理想

2019年8月,王兴个人出资2.85亿美元,美团旗下龙珠资本出资1500万美元,共计3亿美元参与理想汽车C轮融资。

而D轮融资,美团又领投了5亿美金。前后,王兴主导的投资就高达8亿美金

如果李想的理想是造车,那么王兴的理想就是“出行”。

出行是一个超级流量的入口,为美团外卖、美团酒旅、猫眼电影等业务,提供场景和需求的闭环。

王兴希望用一个更完整的生态来放大“美团”的平台价值。为了打造“出行”生态——

美团尝试过无人配送服务、和滴滴在“打车服务”领域大战、并购摩拜单车占领“最后一公里”的场景,还涉足自动驾驶领域……

插图 | 亿欧网

这4年的投资,最让人印象深刻的美团打车,也只能算是“昙花一现”。

2018年下半年,美团放弃了网约车业务的扩张,美团打车只是一个打车订单分发平台。

终于,王兴等到了他的理想。他为理想汽车疯狂打call,并把名下豪车都“碾压”了一遍。

5月,王兴在饭否上说:“终于喜提一辆理想ONE,可以顶替我的沃尔沃XC90和特斯拉Model S了。”

6月,王兴再次发文:“爸爸试了理想ONE后,想把他的奔驰S换掉。”

为了显示格局观,王兴还强调:“我鼓励所有还在开燃油车的同事都尽早换成电动车,不一定是理想ONE。2020年还买燃油车简直就跟2011年还买诺基亚一样。”

即便王兴如此盛赞理想汽车,即便他和美团成为理想的第一大股东(24%股权),但王兴投资并不是为了卖车,而是为了更好地卖服务、卖场景

理想的场景是——

美团打车的司机,开着理想的车,打开车控大屏,选择美团地图。收车后,可以去看一场猫眼电影上推荐的电影。

更理想的场景是——

您从美团平台上租到理想的车,直接入住美团酒旅推荐的酒店。进入酒店前,美团外卖就已经在前台等您。而下一个租车人,和您无缝对接。

最理想的场景是——

理想的车开启自动驾驶模式,为你送外卖、送去酒店、送去电影院……

希望王兴的理想能够实现。

03.

张一鸣的理想是”车联网“

王兴投李想,还有一个原因是:“信任这个人”。他曾赞美:

“李想是一位很好的、令人敬佩的创业者,关注用户、客户和团队”;

“李想是集大股东、CEO、产品经理三位一体”。

那么,张一鸣投理想的一个原因也是”信任这个人”。只不过,这个人与其说是李想,不如说是王兴。

张一鸣和王兴是龙岩老乡,也是早年在“饭否网”共同创业的伙伴。

张一鸣曾经评价王兴:

“这个人好奇心强,阅读面广,对各种奇怪的问题感兴趣,社交稍微少一点。对他最大的印象就是好奇心、求知欲非常旺盛。

反之,王兴对张一鸣的评价是:“非常理性且专注。”

如果说王兴因“出行梦”而狂热,那么张一鸣投理想的理性又体现在哪里?

早在2015年,今日头条就曾发布了一组“汽车大数据”:2014年,今日头条累计了25.3亿条与汽车相关的资讯。

数据反映出不少有趣的结论:女性关注汽车新科技;中年群体偏爱新能源车;最受关注的汽配是天窗……

与车相关的用户数据积累,也在昭示着这个赛道的热门程度。

正如字节跳动通过教育广告投放数据来投资教育产品的逻辑类似(正手教育,反手游戏,字节跳动如何组合出击?),张一鸣很早就关注与车相关的大数据。

当前,字节跳动已传出组建车联网团队的信号,官方回复是:“正在做一些探索,满足车载场景的用户体验”。

字节跳动擅长的资讯、视频内容,可能会因分散驾驶者注意,而遭到监管部门及生产商的否定。

但字节跳动内核的AI算法,可以针对驾驶用户的喜好进行精准投递。

例如预判行车目的地、播报当地的新闻或者天气,甚至针对用户开车时的不同操作来揣摩情绪、推荐合适车载音乐。

相比百度、阿里和腾讯这三大老牌互联网企业进军车联网,字节跳动的布局稍晚了3-5年。

但目前赛道龙头尚未形成,字节未必没有超车机会。此次投资理想,或许能凭借AI算法撬开车联网市场的大门。

04.

那些年,男人们

一起追过的车

如果说女人们的理想是买包、买房,体现了安全感的需求。

那么男人们的理想就是买表、买车,追求穿越时间的速度。

而创业的男人们,前有像造火箭一样造特斯拉的马斯克,后有乐视造车“为梦想窒息”的贾跃亭。

目前造车新势力的国内四大家是蔚来、理想、威马、小鹏,背后都有互联网巨头的身影。

插图 | 亿欧网

蔚来的创始人李斌,2010年曾带着一手创办的“易车”去美国敲了钟。雷军说,想造车了来找他投资。

小鹏的创始人何小鹏,曾是UC的创始人,阿里执行副主席蔡崇信说,他们追了何小鹏十年,他做什么,阿里投什么。

威马的创始人沈晖,曾在菲亚特、沃尔沃、博格华纳等车企工作的老兵,吉利收购沃尔沃,李书福和沈晖的前后双簧,一战成名。

在这些新势力之外,还有一个巨头也全面加入了战局——华为。

虽然口口声声说“肯定不造车”,也确实没有直接成为“造车新势力”,但华为和比亚迪的合作,却提供了一整套的智能座舱系统。

董事长徐直军更是直白地表示:“除了底盘、四个轮子、外壳和座椅,剩下的都是华为拥有的技术。”华为已将智能汽车定义为企业的核心业务之一。

在车的世界里,成功的男人背后,果然是一群更成功的男人。

预祝他们造出理想的汽车,推动中国汽车行业在新能源领域弯道超车。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