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财报季:版权短板补齐后,网易云音乐该做什么?

剁椒娱投 2020-08-15 10:04

图片来源:壹图网

编者按:本文来自剁椒娱投(ID:ylwanjia),作者抖腿少年,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在补齐版权短板后,网易云音乐正在加速完善自身的商业模式。

8月13日,网易公布了截至6月30日的2020年第二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业绩报告。报告显示,网易第二季度净营收为182亿元人民币(26亿美元),同比增加25.9%。

在其营收占比中,在线游戏服务依旧占据大头,净营收为138亿元人民币(20亿美元),同比增加20.9%;而包含网易云音乐在内的创新及其他业务继续保持了高增长的态势,净营收为37亿元人民币(5.284亿美元),同比增加38.7%。

但从另一个维度来看,迅猛增长的背后,是创新及其他业务的毛利率偏低。财报显示,网易该项业务的毛利率仅为18.5%,相比在线游戏服务63.8%、网易有道45.2%毛利率都要低了不少。

“我们看到有更多的中国用户会为会员音乐付月费,当然我们认为仅仅靠会员是要维持一个平衡是不够的,我们还是要深度挖掘这里面的其他的服务内容,让用户愿意支付。”在财报公示后的电话会议上,丁磊直言不讳,表示未来将对占据创新及其他业务重要比重的网易云音乐展开多方面的变现尝试。

半年之内在高调拿下了多家头部唱片公司音乐版权之后,丁磊还表示,未来网易云音乐还会投入更多的资源去扶持和培养更多优秀的原创的中国音乐作品,“我们对内容本身的发展的投资这个态度是不会变的”。

看起来,在版权大战之后,网易云音乐将在商业模式上向TME发起挑战。

激进的网易云音乐

在外界看来,此前一直制约网易云音乐发展的因素在于版权缺失,这也导致了在网易云平台上不少经典流行曲目陆续变灰,从而使部分用户迁移到其他平台。

此前丁磊曾把网易云音乐版权缺失的原因归结为,以三大为首的唱片公司独家音乐版权授权费用不合理,使得包括网易云音乐在内等需要购买版权的公司付出了超过合理价格的成本。

“不仅是网易,也包括华为、小米、OPPO、vivo等需要购买音乐版权的公司,付出了超出合理价钱2到3倍以上的成本,这是不公平、不合理的。”丁磊在今年3月份的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

但在丁老板控诉完版权费用的不合理后,网易云音乐在版权采买上显然也在加快了节奏。

从2020年起,能看到网易云音乐曾经的一部分灰歌单正在大量回归。从斥资买下包括《歌手·当打之年》《我们的乐队》等多款头部综艺独家音乐版权,到先后宣布与吉卜力、杰尼斯、滚石、少城时代、华纳版权、环球音乐达成合作。网易云音乐大量采买版权,一改版权受制于人的状态。

在版权弹药补充完毕之后,网易云音乐也在生态投入上也激进了许多,产品内加大视频+社交(云村)的比重,独立产品层面,在look直播之外,也单独成立了主打在线K歌的产品“音街”、主打语音直播的“声波”以及主打陌生人交友的产品“心遇”。

能看到的是,网易云音乐在加大版权投入的原因在于通过内容吸引用户,而加强社交属性和丰富生态建设的本质则是用来增加用户粘性和停留时间,刺激其他业务增长,避免工具化属性。

那么在商业变现环节,网易云音乐会如何给这个生态如何划上闭环?

从现阶段来看,如丁老板所言单纯的会员订阅收入是完全无法cover版权成本,根据老对手TME Q2财报显示,虽然今年来在线音乐部分收入有所增长,但社交娱乐部分收入仍占据总收入近7成(67%),而构成社交娱乐部分的主要收入来源还是直播。

而网易云音乐明显也在向着直播发力,除了在疫情期间上线多个音乐人直播厂牌外,最近从两个方面能看到现阶段网易云音乐对直播的重视:

1、在网易云音乐产品内部给到look直播多个入口:无论是发现页面、视频端口、云村端口、播放页面都留有直达直播的入口,并且为了刺激用户使用,目前在直播页面上线了看直播领取黑胶会员的活动;

2、和阿里进行资本绑定之后,网易云音乐开放成为了阿里88会员的一员(即阿里88vip用户可同时享有网易云音乐黑胶会员),而88vip的入会成本仅需88元,从成本上看与158元的相差较远,但融入88会员的体系后,无疑也能给网易云带来一批具有消费能力的用户。从目前来看,能让用户在网易云音乐产生消费的场景,无疑还是直播为主。

非独时代后的网易云音乐

8月11日,在TME公布Q2财报之际,网易云音乐也官宣其与环球音乐的版权合作。这意味着在从2020起,网易云已经陆续拿下“三大”唱片公司其中之二了,而另外之一索尼音乐的版权也在TME的转授下收录在网易云音乐中。

直接/间接入主“三大”后,也预示着独家版权时代结束了,音乐流媒体平台竞争的下半场或将转移至增量版权市场。

目前TME已经给出了他们的答案,前不久在公示财报之际,TME也与环球音乐达成新一轮合作,宣布将成立合资音乐厂牌,共同挖掘和培养新兴音乐人,创造新的音乐内容。

随后TME也与Kobalt Music、Cooking Vinyl、Genie Music、GMM Grammy等厂牌达成战略合作,值得一提的是,这几次TME与内容方的合作范畴并非单纯的版权采买,而是深入到内容共创层面。这也表示,与头部厂牌/唱片公司共创的PUGC内容将成为TME在未来非独时代的举措之一。

而网易云音乐则更加注重独立音乐人的内容产出,从入驻(石头计划)、到宣发(与抖音合作)、再到变现环节(音乐人直播),能看到网易云音乐已经构建了一条完整覆盖独立音乐人创作产出的路径。

并且在一些网易云音乐生态和版权采买中,也能发觉到这一逻辑:比如在推出音街时,网易云音乐副总裁李茵就表示希望通过音街发觉到更多潜力股,进行音乐的再创作,最终进入到网易云音乐的音乐人体系当中来。

而网易云音乐前不久对华纳音乐的采买也是集中在词曲版权,目的无疑也是希望通过对词曲版权的覆盖刺激平台内音乐人音乐内容再创作。

不过有相关从业者表示,虽然目前来看网易云音乐和TME从产品到打发都有不同,但未来差异点将逐步减小,“流媒体的商业本质还是在降低成本的基础上,扩大音乐内容的收益,这一点对头部音乐版权来说如是,对新兴的独立音乐人投入亦是。”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