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流量GDP

非凡油条 2020-09-06 11:33

图片来源壹图网

编者按:本文来自非凡油条,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喝出来的GDP

改开之后,从深圳蛇口工业园起步,招商引资就成为经济发展的大杀器,茅台、减税和土地构成了这一波经济奇迹的全景。

首先是县域经济模式,各地方官在三年一任的考评逻辑下,拼命和各地来的老板勾肩搭背拉投资,八项规定前,不喝个够老板会认为县长局长没有诚意,要是遇上高端外商,还得减税,学名叫两免三减半政策,从企业所得利当年起算,前两年免税,后三年所得税减半,也就是说五年后地方政府才参与分成。

最后就是核心——土地,产业园、工业园、高开区、经开区,哪个不需要用地,哪个不得搭配商品房,一来一去,土地出让金不就全回来了,GDP也就蹭蹭往上涨。

但野蛮生长三十年后,08年四万亿“铁公基”投资至今还在发挥影响,造就了全世界3.6万公里的高铁里程,但同时房价也成了达摩克里斯之剑,高悬于头上。

倒不是说房地产没有带动上下游产业链的能力。1998年国务院明确“住宅业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2018年,房地产及其上下游占GDP比重达15.8%,算是为我国地方经济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

但房子是真不能再搞下去了,海南自贸区建设已经有段时间了,结果就是房地产投资占GDP比重到25%以上。还有地方债,今年一季度地方债已经到15000亿以上了,用完了下放额度的80%以上,估计全年得到3到4万亿左右的规模。尤其是疫情后需要刺激经济,中央管控力度可能会稍有放松,但独山县在前,没有人敢再冒政治风险大干快上了。

更别说血泪斑斑的P2P,消费主义驱动的“裸贷”坑了多少花季少女。

这都是经济向好大盘下的隐忧,中美脱钩与否谁都不知道,但跟房地产脱钩是势在必行,地方发展必须转换思路。

酒不让喝了,地也不让征了,减税倒是火热无比,所以大家的钱都只会越来越紧,未必舍得投资。

事权、财权、人事权,对地方发展来说缺一不可,1994年国地税分开,为的是地方竞争发展,把经济盘活。但粗放型经济的后果我们也尝到了,现在该精细化一点了,2018年国地税又合并了,36个地方、36天四级政府就把合并办妥了,这执行能力没的说,接下来就该是中央统一规划发展思路了。

以前是做蛋糕,各地有发展自己的积极性,现在是分蛋糕,得家长站出来话事才能服众。

生而不平等

人生而平等,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海淀的孩子和西藏的娃娃对世界的认知是不一样的,前者的枷锁是上清北还是去留学,后者只能选择放牦牛还是放羊。

实际上压根就是生男生女都不平等。

人犹如此,地何以堪。现在东部正在腾笼换鸟,上海要造电动车,深圳做了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合肥招商局变成了投资促进局,大家都有光明的未来。合肥投资促进局成立原因很简单,单纯招商引资人家看不上了,2018年当年成立就拉了俩10亿级的大项目。

与此同时,西藏还在辛辛苦苦的给乡镇招商,鼓励土老板和洋老板们去他们那发展养殖业,毕竟,西部人民和政府都有发展的权利。

在这一轮产业升级中,东部的姿态很明确:劳动力密集型产业的鸟我不要了。然而鸟去东南亚,他们也不往西部飞,他们还是希望找一个劳动力密集,工资又低还给他们补贴的地方。找来找去,还是越南靠谱点,离中国近便于产业链转移。

中国制造业占全球峰值在2015年,大概是25.8%。但是以后不会再出现了,贸易战一开打,世界有割裂为两个世界的趋势,内循环也是为这个大势做准备的。但是我们有望在2020年成为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本来只是“有望”,但在建国的神奇助推下,今年超过美国基本没毛病。

但整体上西部人民还是要靠外出打工,而西部政府还是在靠转移支付,别看贵州的隧道、大桥、铁路修的风风火火,实际上都是东部省份出的钱。这也是大家长风格执政的优越性,有钱的总得帮衬着点家里的穷兄弟们。

河南、四川、贵州、广西、安徽、湖南、江西、湖北、重庆、甘肃是劳务输出前10名,其中河南省大概有1100万以上的外出务工人口,可以说是打工大省,希望郑州发展起来后能够让河南老乡们就近打工。而财政净收入的省份自“十二五”以来,分别是北京、广东、上海、江苏、浙江、天津、山东、福建、辽宁等9个 省份,两相一对比,一把辛酸泪。

成都省模式可能真的是西部人民唯一的机会。

但是互联网时代,地方发展还有第二条路走。既然传统轻重工业都嫌弃山高路远,那不如搞搞贵州大数据那样的。靠着大数据,贵阳大数交易所(GBDEX)都办了起来,计划2020年数据清洗交易量年达1万PB、年总额3万亿。

搭伙过日子

但是大部分西部省份还得靠卖资源过活。数字经济确实很高端,但要么有技术,要么老天爷赏脸,要是都没有,那带动发展、拉动就业还是得靠工农业,但是工农业都得“触网”,数字经济时代,计划经济是没搞头的。

农业要电商化,拼多多+西部,谁也别看不起谁。实际上上海市政府和广州白云区都不嫌弃,反倒是城市小资看不起人家,更别说西部政府了,宁夏优品馆、云南旅游节都是官方直接出面对接,规格不可谓不高,能发展就行,管它low还是high。

其实这算后知后觉,嗅觉敏锐的早就看上了互联网,比如说西安硬生生抖成网红,地方出内容资源,下个文件哪个单位都得捧场,平台就出流量倾斜。

2018年4月,西安市旅游部门与抖音达成战略合作,前面还有和携程的合作,抖音负责宣传、携程卖飞机票,结果就是2019年春节假期,西安接待游客1650万人次以上,旅游收入144.78亿元,同比增长40.35%。

地方政府可不管你是哪来的,有效咱就接着合作,二一添作五,有钱一起赚。

你有抖音,我有快手,移动互联网实际就是流量经济,没有人就没流量,有流量积少成多就有“商业想象空间”。在互联网上半场,利用互联网娱乐还是北上广的专利,快手、拼多多是被豆瓣文艺青年嘲笑的对象,一如外企白领只用MSN,绝对不用QQ一样。

但时代变了,快手在农村是和微信一个级别的存在,3亿+的月活,足以让地方领导心动。其实就靠快手20000+的员工数,也算就业大户了。而且快手们也很识时务,2019年帮助贫困用户卖货193亿,也算是积极响应国家号召,为脱贫攻坚做贡献了。

我们需要更多的农村淘宝、拼多多和快手,整个线下的生活服务场景还未被激活,北上广享受的快递和外卖,也要让农村和西部人民享受享受,不管是包邮区还是新西兰,都是一家人,那就不该说两句话。

到基层去、到西部去、到边疆区,互联网也该下乡,也确实下了乡。

现在县长都要搞直播,实际上暗含了地方政府公司化的趋势,毕竟带老百姓吃上饭才是最大的政治。从去年开始,100多位县长开始搞直播带货,也算是互联网时代的县域经济新模式了。

但看下内容,是烧鸡、鲜花、枸杞,基本都是农产品。以前是问土地要GDP,现在开始问互联网要GDP,但问题是,真的追的上吗?真正工业大县、经济百强县其实很少会露面,他们在搞新时代的工业升级,向高科技制造业进军,青岛蓝色生物医药产业园区、江苏医疗器械产业园、泰州高新医药产业园区,哪个不比卖枸杞挣钱。

所以说呀,人要考虑历史的进程。

在我们的治理逻辑下,政绩考评压力是逐层加码的,县长这么拼命,只能说明上面定的目标更高,取法乎上得其中,超额完成任务指标结果只能说合格。拼多多要投资农业价值链,阿里要搞淘宝下乡,要我说就该加大力度,县下还有乡镇,乡镇还有村,我国3000多个县,足够他们折腾的。

当然网红城市、网红农产品、乃至网红县长还算是好的,但千万别搞成下一个北部湾,别把好经念歪了。

高科技是打破外部封锁的关键,但互联网下乡能带动人间烟火气,双轮驱动才是好。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