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在系统里的我们

西西弗评论 2020-09-11 15:57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西西弗评论,作者老C,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1、

在《人物》杂志公众号上,看到了一篇文章《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

这篇文章写的不错,很真实,很感人。美团从低点40港币,到高点280港币,7倍的涨幅,2000亿美元的市值与数万外卖骑手疲于奔命的人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也打动着我们每一个人的心弦。做为一个普通人,看完这篇文章,在心中自然而然的会产生,对骑手的同情,对美团的不满。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在资本主义开始成为这个世界的主旋律后,类似的场景,类似的批判,在过去百年中,一而再再而三的重现。

1913年,福特公司试验了第一条流水线,用来装配飞轮磁电机。一台电机的装配本来需要20分钟,流水线把装配工作分解成29道工序,时间减少到13分10秒。接下来,流水线的高度提高了18公分,工人不需要弯腰干活,时间因此减少到7分钟。后来,他们又提高了流水线的速度,保证每个人能够不慌不忙的完成工作的情况下,把时间减少到5分钟!整个流水线节约了整整15分钟的装配时间。

每一家企业,都绞尽脑汁,用一切可能的方法,提高生产效率,用最短的时间,最低的成本,交付产品或服务。企业,只有这样,才能在竞争中生存。

流水线改变了制造业,同时也改变的工人的生活。

1936年,查理卓别林主演的电影《摩登时代》上映。卓别林拧螺丝的这三分钟经典镜头,再现了流水线上工人的枯燥而重复性的工作。在一个流水线上,他们不再是一个人,而只是一台机器,重复的完成一项固定的工作。

流水线的工人存在的原因只是因为技术还不够发达,机器还不够先进,自动化的机器无法取代他们。当有一天,先进的机器可以取代人手时,工人就不再被需要了。正如那部《美国工厂》纪录片中所描写的,夺走美国工人工作的,最终是机器,而不是中国工人。

在《美丽新世界》一书中,神不叫耶和华,叫亨利·福特。亨利·福特就是神,就是信仰。

福特是救世主是神。旧世界的公元纪年,是从耶稣诞生开始;新世界的福帝纪年,从福特推出T型车的那一年(1908)开始。

2、

在二十世纪,曾经有一个词很流行,”异化“。马克思的著作中,这个词被多次使用。马克思认为,人的本质是劳动,而劳动本身,应该是自由而有创造性的。而异化把自由创造性的劳动变成了强制的、机械的、自我折磨的,工人变成了机器,变成了流水线的一道工序,单调重复着无意义的工作。

但几年前,对于流水线上的生活,也有很多批判。富士康的”几连跳“,在媒体上也兴起过不小的风潮。

记得几年前看过一本描写流水线生活的纪实小说《工厂女孩》。作者到东莞的电子厂工作了几个月体验生活。网上找到了一段内容:

“车间生活只有一个目的:复制、复制、复制。注塑机中不断吐出啤好的模具,让它们从一变成一亿,无限膨胀,大如银河系。所有的机器都在动,自己也在动,整个世界都在动。在运动的车间,思想是软弱的,没有中心,一切都在围绕着机器旋转,没有任何支撑点,人变得随波逐流,成为漂浮物。

当我不断地捏下钳子,终于明白:肉身是有极限的。手掌磨烂,肩头酸痛,腰肢弯曲,汗液从全身喷涌……疲惫、疼痛、困倦,无尽头的重复,......人到底不是机器—甚至机器,也要加油......

人在机器面前失去的是自由—这是最重要的症结。"

然而,对于当时的工厂女孩们,单调无意义的流水线工厂是他们走出农村,脱离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的最好途径。

现在,城市中产对农村生活都有着一种田园牧歌一样的幻想。朋友圈中也是不是有一篇城市白领离开都市去过田园生活的鸡汤文。然而,我们还是需要听听真正有过上山下乡经历的上一代人,对干农活的评价。干农活,是比流水线还要单调无趣辛苦的,而且还挣不到钱。

今天,美团的骑手们,他们的生活和流水线的工人相比,是更好还是更坏?我本人无法给出评价。但至少,目前看,骑手们还是能拿到一个不低于全国平均的工资水平。(全国城镇私营单位平均工资水平在每月4500元左右)这个报酬是否符合他们的付出,这个也无法评价。

然而,市场是公平的,也是残酷的。正如那篇文章写的,骑手这行,你不干,有的是人干.....

流水线上,人就是一道工序。对算法来说,骑手也就是算法不断优化的对象。

这就是社会的现实。如果一个人,从农民到流水线工人,再到外卖骑手。人生是变得更好,还是更差?

特朗普希望美国的制造业回流.....工厂女孩那样的生活,美国人愿意干,能干吗?

失去的永远不会回来。就算技术发达,机器人取代工人,美国的制造业工厂回流了,美国制造业的就业岗位永远也不会回来了。

3、

在我们看完文章,洒下同情之泪后,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

骂骂为富不仁的企业,出出气,是简单的。骂一句:”美团2000亿美元市值,为啥不能对骑手好点。“这个也没这么简单。

微博上看到一个二级市场分析师的评论,美团的算法优势能让他每个单子比对手多赚几毛钱。不要小看这几毛钱,这几毛钱的优势就造就了一个2000亿美元市值的产业巨头。

经济学中,如果一家公司的成本比对手低5%,如果市场是完全竞争和理性的,这个低5%的成本就足以占据全部市场了。

每单几毛钱,看似不大。但这也许就是发展与衰亡,是企业生与死的区别。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指望企业去自捆手脚,主动放弃算法上的优势(同时也是更有效降低成本的优势),是很难的。

有些人说,政府应该监管,应该出手。这个点没有错。

比如,政府可以提更高的安全要求,要求企业给骑手上保险等等,减少负外部性。

如果这个规定能够严格执行,对企业来说,是可以承受的。因为大家的成本都上涨了,还是都在同一起跑线。

但如果政府提了监管要求,但不严格执行,结果就是更糟糕。劣币驱逐良币,不守规矩钻空子的企业就会取得更大的优势。

最糟糕的法律是什么样的?就是严格立法、普遍违法、选择执法。

OK,假设政府制定,并严格执行了监管要求。每一单的成本上涨了1元钱,骑手过的更好了。谁的利益受损了呢?

请大家记住,政府的行业严格监管,从本质上来说,就是一次强制的、合法的行业串谋垄断行为(和征税差不多)。政府出面为骑手撑腰。

结果是,整个行业的企业成本全部上升,而这个成本上升将部分转移给下游的消费者。转移多少,看价格弹性。

我们买外卖的配送成本,也许不会上升1元钱,但肯定会上升。

这个合理吗?其实也合理。在美国居住过的朋友,估计都会吐槽美国的电商物流,那叫又贵又烂。美国的外卖服务,配送费经常比餐费还高.....

我们为什么能享受如此方便低成本的外卖服务?更集中的居住方式;更辛苦,拿着较美国更低的报酬的骑手;平台的算法驱动的高效率,这三点都是其中的原因。

最终,羊毛出在羊身上,如果骑手拿到了更多,这部分成本一定会由其他人承担。究竟谁来承担,看各方的议价能力。

对外卖业务、骑手、餐馆、消费者、平台,利益在这四方之间分配,谁强谁弱,一目了然。

骑手是分散的,很难团结到一起。但政府可以用监管来替骑手撑腰。

但是,对平台来说,机器比人更可靠。无人配送车才是未来。

骑手成本越高,平台越有动力推广无人配送。那时,骑手大军们又将去向何方?

机器与人之间的博弈,人是弱者。人的进化以万年为单位,机器却可以日新月异。

4、

对于一个民粹主义的、选举驱动的政府,处理问题反而更简单。对我获得选票的有利的,我就做;对我获得选票不利的,我就不做。

选民希望我减税,我就减税;选民希望增加福利,我就增加福利。至于债务越滚越大,未来是否可以持续,who cares?

在企业和工人面前,工人是弱势群体。在政府和企业面前,企业是弱势群体。

政府不断的替工人出头,提高福利,这个其实挺好。但不要忘记,地球上不止一个国家,国家之间的竞争,是丛林法则一般的残酷。

我们看中国制造业崛起的一些书,里面提到西方公司派驻中国的雇员舒服的生活。飞机要坐商务舱,每年两次休假,每天工作六小时。而这些公司,在与埋头苦干的中国企业的竞争中,一个个败下阵来。

欧美国家统治世界两百年,积攒的家底厚。这个家底不仅仅是技术优势,还包括文化,影响力,品牌等等。

后进者想追赶,只能靠汗、泪和血。流汗总比流血好。

如果有一天,AI和机器人技术发展到,可以取代大多数劳动密集产业的工人,后进的人口大国,也许就再也没有靠流汗和流泪赶超的机会了。

也许,这是一班中国必须赶上的末班车。

5、

在高度发达的现代社会,我们每个人其实都是困在系统里,每个人都在疲于奔命。

又有几个人能像马克思期望的,在劳动中寻找人生的价值,从事自由而有创造性的劳动?

也许我们的背后没有一个算法的鞭子,但我们也都被自己的欲望(或者说梦想)所驱使。

我们一方面抱怨工作的枯燥无味,另一方面又担心,我们的工作会被机器和人工智能所取代。

去年写过一篇文章,《制造业走了,AI来了》。大家有空可以看看。

全球70亿人,在现有技术下,我们所生产的所有实物产品,需要多少人?我不知道,也许七亿人就绰绰有余。

1939年,美国制造业就业人口,在总非农就业人口的37%,2019年,占非农就业人口的14%。

农业社会中,绝大多数的人口都得种地,否则就养不活自己。

工业革命、技术进步和高度社会分工,让很少一部分人生产出的东西,就可以供应全世界所需。政治家们发愁的,不再是无法生产出足够的东西,而是”产能过剩,需求不足“。

人的社会上存在的意义,已经不是你能产出多少,而是你能消费多少。

“所谓浪费,在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社会里是最大的美德。日本从美 国进口鬼怪喷气式,用来紧急出动,白白消耗燃料——只有这样才能促使世界经济更快地运转,只有其运转才能使资本主义发展到更高阶段。假如大家杜绝一切浪费,肯定发生大规模危机,世界经济土崩瓦解。浪费是引起矛盾的燃料,矛盾使得经济充满活力, 而活力又造成新的浪费。” --- 村上春树

在自动化生产时代,如果人的价值不能用生产来定义时,消费成为人存在的意义。这个没什么不正确的。缩小贫富差距,也是扩大社会整体消费的有力手段。

在系统中的,不仅仅是骑手。我们每个人都困在系统中,驱动我们的也许不是电脑之中的算法,而是基因给我们写入的欲望。欲望产生了消费,而消费驱动社会和经济的运转。

基因密码,本质上也是一种算法吧。

谁又能脱离这个系统呢?脱离系统就能得到快乐吗?绝大多数人是不愿意吃下红色药丸的。

我们在哀叹自己蝇营狗苟的人生时,却努力逼孩子也追寻类似的,所谓优越的人生。

做为社会中一个微不足道的个人,骂骂美团出气,帮不了骑手们。

对骑手同情的方式,就是多消费,给骑手创造更多业务,在骑手迟到时包容一点,少点投诉少点差评。

这个国家中,还存在远比骑手们更困难更艰辛的人,毕竟我们现在还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政府应该去更多的帮助那些更艰难的人。

太阳照常升起,每个人的日子都要继续过。在中国,过去一百多年,至少每一代人过的日子,从平均水平看都还是比上一代人要好。

我们现在能期望的,不是每个个体都能过上理想的生活。如果平均水平一代比一代好,就很不错了。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