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第一杯枸杞拿铁,由机器人冲泡

新经济沸点 2020-09-28 11:57

编者按:本文来源创业邦专栏新经济沸点,作者郭娟。

你还记得几年前《超能陆战队》里那个暖暖的大白吗?

它是主人公小宏的私人健康顾问,也是一款充气型机器人,它的拥抱让人隔着屏幕都觉得治愈,更别说暖男、陪伴等人格特征,至今让然难忘。

9月25日,我在北京同仁堂咖啡馆的入口处,也看到了一款“大白”,这次,他变身为一款咖啡机器人,“身形与人类似,臂展比真人多几毫米”。

只见大白一手拿着杯子,另一只手握着咖啡壶,里面盛着刚磨好的咖啡,在将咖啡倒入杯子的过程中,没有一滴洒出。

类似的场景,去年某AI公司的大会展示过:机器人“茶博士”给演讲中的嘉宾演示它精准倒茶的效果。

机器人是AI技术的综合应用,除了视觉识别、语音识别的应用,室内行走、制作咖啡、冲泡茶等属于“劳动模块”训练。换句话说,如果能完全模仿人类行为、做到无差错,说明我们对机器人的训练是卓有成效的。

咖啡机器人“大白”有个学名叫“智咖大师”,由猎豹创始人傅盛在三年前创办的机器人公司猎户星空设计生产。傅盛认为,“双手是人类进化了几百万年的解决劳动的形式,‘大白’被做成双臂形式,像人一样,有很强的适应性。”

大白的“双臂”也标志着它采用了“机械臂技术”,一杯咖啡的冲泡,从用户点单,他就开始识别和选择各种原料,然后磨咖啡豆、冲泡,倒入杯中、拉花等动作……这一系列的工序,复刻了人类咖啡师的工作。

傅盛介绍,大白冲泡一杯咖啡耗时三分钟,这种“炮制虽繁,不敢省人工”的精神,是他从合作伙伴同仁堂的身上习得的。

一家年长300多岁的老字号在求新,一个创业3年的科技公司融合进实体产业,这场合作在未来是取长补短?还是布满冲突?

老字号“网红化”

老字号“同仁堂”在近期因为推出“朋克养生咖啡”而引发关注。

我在位于双井的朋克养生咖啡馆里看到,从茶饮到咖啡,都添加了至少一味中药,例如“黑提罗汉果酸奶”饮品,添加的黑提和罗汉果分别是两位中药。

黑提含有“类黄酮、胡萝卜素、维生素C,可以起到嫩肤、美白、抗衰老的美容功效。”另据店员介绍,罗汉果的主要作用是“经提炼的健康糖”,增强口感,又避免了用户“怕过多摄入糖分”的忧虑。

此前,频繁登上媒体的“枸杞拿铁”“手冲桂圆红枣咖啡”“山楂玫瑰手冲咖啡”等,都飘着浓浓的中西合璧的味道。

“朋克养生咖啡馆”由同仁堂旗下的新零售品牌“知嘛健康”运作,据其负责人俞睿璇女士介绍,知嘛健康起初定位于高净值人群,想针对他们的亚健康状态,打养生牌。

但从2019年成立至今,用户群体发生着巨大变化,起初的“高净值”变为年轻的新生代,“他们经常到店里点一杯枸杞拿铁,在打卡墙拍张照发到网上去。”

据了解,同仁堂朋克养生咖啡馆从今年六月起先后开出“0号店”“1号店”,新经济沸点踩点的地方位于“1号店”。俞睿璇透露了一组数据,平时的下午,在这个咖啡馆的一楼,能有四、五百的客流量,到了周末,则翻倍到1千多。

至于为什么会火爆,同仁堂广泛的知名度是一个底子,另外,“同仁堂咖啡”为一种中西结合的产品,新奇的组合引发年轻人的兴趣。

一位在现场的用户告诉新经济沸点,以前觉得同仁堂几百岁,怎么想都是老年人抓中药的地方,当她在小红书上看到有人发帖,就惊叹:“怎么这种地方也有奶茶和咖啡喝,第二天我就拉着朋友过来打卡了。”

俞睿璇介绍,他们鼓励问诊人员、咖啡师等,自拍小视频,发到抖音、快手、小红书等平台,“直播也是我们的一个抓手,孵化了一批小网红,通过直播,给店面带来线上流量。”

在老字号求新的思考上,同仁堂向故宫的成功看齐,“玩IP溜着呢”,俞睿璇说道。

知嘛健康既是同仁堂与时俱进造出的新零售品牌,也是一款超级IP,其上计划整合百年老字号的线下资源,纳入3万家医院,注册中医师46万+、营养师100万+、体检中心8万+、医馆10万+,线下,一面墙卖咖啡,另一面墙卖各种养生产品。

“企业最大的资产是认知”,俞睿璇解释,认知决定了企业能够在不断变化的商业环境中生存下去。同仁堂很早就关注到咖啡机器人,2018年3月,“大白”的上一代产品“豹咖啡”发布时,俞睿璇说她恰好在现场。

往左商业化,向右工业化

“豹咖啡”发布后,至今实现在一年内做出10万杯咖啡,由于机器人不知疲倦的优点,单个咖啡机器人的年工作量能比普通咖啡师多三倍。

“豹咖啡”还有个绝活,就是模拟WBC(World Barista Championship)咖啡师学拉花。

“然而第一代太过工业化”,智咖大师副总裁、技术负责人苏亮向新经济沸点介绍。豹咖啡多开在无人值守的地方,银行、会展中心、机场、博物馆这样的场所。

“在商业自动化领域,工业自动化所做的很多事情都是冗余,甚至是泡沫。”这二者都是同源技术,“豹咖啡”能实现0.01的精准度,但到了“大白”阶段,还得重新定义。

它更偏向于当一款“商业机器人”,也是一个有人格的机器人,而工业机器人是无感情的,反观“大白”,投射了《超能陆战队》里暖男定位,集陪伴与治愈于一体,剧中人物也是健康师,与同仁堂养生咖啡的理念趋同。

“商业机器人有它的审美,工业机器人总觉得突兀。”苏亮总结。

其次,工业界希望机器人跟人协作,苏亮解释,“我们不这么认为,在万物互联的时代,真正有用的机器人是万物协作,和周围的一切万物互联。”

一代在一个封闭的环境里制作咖啡,二代能让咖啡师大白在开放的环境中冲泡咖啡,这个过程有互动,有展示,有咖啡的香味飘出来,更有融合到商业环境中的氛围。

还有一个层面,工业机器人开发生态较为封闭,商业机器人想做得更开放。

苏亮举例,前者好比IBM的wason,是一种小型机思路,只有IBM的工程师才能参与,而商业机器人可以变为PC,1000个场景就有1000个应用开发,应用生态丰富,“让营业员除了跟顾客打交道,还可以跟机器协作,协作的语言就是机器人编程语言。”

此外,机器人的普及目前有成本鸿沟,工业机器人价格昂贵,在雷军系的企业里,极致性价比几乎是统一的商业理念,傅盛透露,他最近去南方看供应链,就是要寻求降低成本的方法。在目前现有的销售方式上,“大白”可以被售卖、被租用、以租代售的方式。而租用看起来更像劳务派遣。

其实媒体已经不止一次报道过咖啡机器人,在我们的邻国日本就有产品推出,2019年的日本涩谷,就有一家机器人咖啡馆,客人选好产品付款后,机器人就拿起杯子煮咖啡,还和客人语音互动,据媒体报道,冲泡一杯咖啡,两分钟就能完成制作。

这个咖啡馆的初衷是日本进入到第四消费时代,人口红利早已消失,咖啡机器人以替代人力的角色出现。

至于中国,人口红利的消失还在未来,此刻,提AI机器人替代工作的意义,更是指咖啡制作在欧美形成标准化体系后,因为缺乏创作型,而转变为一种重复性的劳动,这样的工作,由AI替代更有优势。

另外,现在咖啡师的工作多在后台,与消费者缺少互动,“酒吧的招待就不一样,他们表演调酒,有欣赏度,从消费者点单开始,就不断有互动”,从这个角度来看,调酒师被机器人替换的可能性不大。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