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员8500人,香港最大航空公司扛不住了!空姐直播、空少跑滴滴,谁来救救民航?

创业邦 2020-10-24 23:37

编者按: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报道,作者王贺,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平均每个月飞80个小时,现在也就是30个小时,感觉马上就要撑不住了。”某航空公司空少说,“但我也没啥别的一技之长,目前想到的只有去开滴滴或者代驾。”

“不是在北欧,就是在去北欧的路上。”在今年618期间的天猫国际“重连全世界”直播间里,在川航工作两年的资深空姐王丽云,成为了带货女主播,对冰岛护肤品Bioeffect等类似的北欧优质小众品牌如数家珍。

空姐做直播,空少跑滴滴,描绘出了疫情之下航空从业人员的自救众生相。不过,这些空姐空少们刚刚点亮的副业技能,未来恐将变成主业。

10月21日,国泰航空发布公告称,由于新冠疫情对航空业的打击,公司将进行规模22亿港元(约合18.94亿元人民币)的重组。这项重组内容包括停运公司旗下的国泰港龙航空,并且整体裁员约8500人。

疫情重击之下,当前全球航空公司均掀起了“裁员潮”。国泰航空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国泰航空的艰难岁月

1997年7月1日,为庆祝回归,一架波音747客机被喷涂特制的彩绘涂装,命名为“香港精神号97”,机尾则是翘首振翅标志。提供这架飞机的,正是当时香港航空市场的领军航司——国泰航空。

然而,近年来,国泰航空的经营状况不断恶化,净利润持续下降。

2010年,受益于全球经济复苏,国泰航空利润同比大幅上升199.3%,达140.48亿港元,净利润同比大幅上升1.47倍至110.53亿港元。

2012年,全球经济前景不明朗,油价全年大部分时间持续处于高位,对国泰航空的业绩也产生了重大影响。

2012年上半年,国泰航空亏损达9.35亿港元,下半年净利润完成从负9亿到正9亿的逆转,但与2011年的55.01亿的净利润相比,2012年下滑了83.3%。

2016年,国泰航空净亏损5.75亿港元,相比2015年同期下跌超过80%。

对2016年业绩出现下滑,国泰航空官方给出的解释有三个经济因素,包括中国内地经济增长率下跌访港旅客人次减少以及港元的强势

相比之下,2016年国航、东航、南航三大航的成绩迎来飞跃,合计净利润高达 168.18亿元,其中,国航的净利润近92亿元,是国泰航空的16倍以上。

为扭转颓势,2017年,国泰航空制定了三年转型计划。2018年,国泰航空的转型计划初见成效,扭亏为盈,营收增长14%至1111亿港元,净利大增286%至27.8亿港元。

值得一提的是,从2018年到2019年。重组海外业务架构成为了国泰航空转型工作的一项重要内容。

2018年底,国泰航空购入全货运航空公司华民航空的四成股份。2019年7月,国泰航空又宣布收购香港快运航空的100%股权。

2019年,是国内航空公司格外“艰难”的一年。从737MAX机型停飞,到缩减或取消飞机餐,航空公司们以一种特别的方式进入了公众的视线。

三大航虽然都保持了盈利状态,但南航和国航在2019年的净利润相比2018年,下降幅度超过10%,净利润最高的国航也只有为64.09亿元。

尽管2019年四季度由于香港本地社会问题收入和利润有所下滑,但国泰航空仍然实现盈利,2019年实现营收1069.7亿港元,净利16.9亿港元。

然而,在转型计划的最后一年,国泰航空受到疫情黑天鹅的影响,2020年上半年净亏达98.7亿港元。

三年大刀阔斧的转型计划,使国泰航空的总资产已增长至2145亿港元。不过,在形成庞大资产规模的同时,也埋下了巨额债务隐患。财报显示,2019年国泰航空的总负债已大幅增加至1517亿港元,今年负债率已升至历史新高的140%。

由于近年来连续收购华民航空和香港快运股份,加上此前已将港龙航空收入囊中,国泰航空的现金流异常紧张。2019,国泰航空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已大幅下降至59.8亿港元。

作为国泰航空的大股东,太古集团迟迟没有出手相救,也是国泰航空业绩不断下滑的重要原因。

去年国泰航空行政总裁何杲被责令辞职后,太古集团高层查实后大为震怒,随后紧急召集国泰航空董事会,提出了人事调整案并获一致通过,后续还将对国泰航空管理层进行进一步清理。据悉,急于与国泰航空划清界限的太古集团,拟将其亚太区的总部搬离香港,而迁往内地的上海。

疫情肆虐,大股东袖手旁观,加之巨额债务压身,74岁的国泰航空已危机重重。

打开“逃生门”的两把钥匙

已录得史上最大亏损的国泰航空,已通过裁员的方式开启自救之路,但他们需要做的,似乎还有更多。

“国泰航空要想走出困境,主要有两个问题要解决,一是如何融入到祖国大陆的市场,挽回自己的品牌形象。因为看到全世界的航空业复苏,真正拥有一个国内航线,复苏情况比较好的,就是中国的航空公司”。达睿咨询创始人,首席分析师马继华在接受创业邦记者采访时表示。

国内在疫情控制住的情况下,复工复产也在有序进行中。刚刚过去的国庆小长假也为航空业带来了一波小高潮。

中国民用航空局数据显示,今年国庆假期,全国民航共计运输旅客1326万人次,日均旅客运输量恢复至2019年国庆假期的91.07%。国内主要旅游城市进出港旅客订票量和客座率也已接近或达到去年同期水平。

从数据上看,中国大陆的航空业已基本回到正轨,但近年来,国泰航空在大陆市场的发展则较为缓慢。

从2017年开始,国泰航空旗下的国泰港龙航空才开始在中国大陆的省会城市以及中国较发达的城市开通前往香港的航班业务。国泰航空也只在北京和上海开通前往香港的航班业务。

尽管国泰航空属于寰宇一家航空联盟,但是目前中国大陆还没有寰宇一家的成员,所以,在中国大陆,国泰航空与中国国际航空、中国东方航空有过合作项目,但只能与中国国际航空进行航班代码共享。

交银国际发布报告认为,国泰港龙停运预示着国泰的中国内地市场份额将进一步缩减。从去年下半年至今,国泰在内地的市场份额就不断缩水,内地收入客公里占2020年总收入客公里不到3.0%(而19年上半年占比为6-7%)。失去国泰港龙将进一步加速国泰在内地市场份额的收缩。

“另外。国泰航空需要改变自己的股权结构。”马继华告诉邦哥,“未来,让国航等大股东发挥更大作用。是下一步最需要做的。否则,只是简单的业务调整,无法扭转颓势。”

今年6月9日,国泰航空及其主要股东太古股份、中国国航一起停牌。随后,国泰航空发布公告,称其将进行一项高达390亿港元的资本重组计划。

国泰航空是老牌英资财团太古集团旗下公司,后者通过太古股份持有国泰航空45%的股权,重组完成后,太古股份持股比例将降低至42.26%,仍为国泰航空第一大股东;二股东中国国航的持股比例将从29.99%降至28.17%。

值得注意的是,国泰航空和中国国航之间交叉持股,国泰持有中国国航超过18%的股份,也是其第二大股东。

“国泰航空要解决现金流的问题,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放弃控股权,比如转让,让国航去掌握更大的股份,我觉得这是完全可以做的,如果不做这一步很难。”马继华对邦哥表示。

事实上,国泰航空的危机只是目前全球航空业的一个缩影。疫情之下,全球航空业均遭受重创。

据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报告,今年全球航空客运收入将剧跌3140亿美元,较2019年减少55%,其中亚太地区跌幅最为显著,高达1130亿美元,乘客需求按年下跌50%。此前国际航协曾发出预警:“如果没有政府救援,全球半数航空公司将破产。”

“今年的疫情对航空业影响非常大,特别是像新加坡航空等所在地面积比较小的航空公司压力会更大。这些航空公司能够通过裁员,主动地去适应,应该说是不得不做的事情,活下去比什么都重要。重组是一种利好,从资本市场也能看得出。”马继华对邦哥说。

“客改货”是自救最好方式

“求组队!飞哪里都行,今年在家办公,一直有时间。”东航随心飞用户李女士告诉邦哥。

今年6月,东航上线新产品——“周末随心飞”引起了业内外的广泛关注。该产品只需旅客一次性花费3322元购买,即可在一年内任意周六与周日,乘坐东航与上航港澳台地区外的国内航班。

东航推出“周末随心飞”产品后,引来了各家航司竞相追随,春秋航空“想飞就飞”、海航“嗨购自贸港”、南航“快乐飞”等产品相继推出,刺激国内旅客出行。

“随心飞”的推出,使得不少“羊毛党”跃跃欲试。然而,自今年6月大批“随心飞”产品上市至今,满满的套路使一大波消费者吐槽纷至杳来。“随心飞”似乎已变成“闹心飞”。

本人购买东航周末随心飞,结果变成闹心飞!投诉第一条:套路,航班少,订不到票。购买机票时出现了有余票但无法订票的现象,而用非周末随心飞的账号,就可以预定机票。我在内蒙,本来东航航班就少,还故意不让订票。投诉第二条: 随心飞产品规定必须提前5天订票,必须提前4天退票,且累计三次不提前退票即取消产品,涉嫌霸王条款。提前退票,可以要求乘客补退票费,但直接取消产品有效期,我3322元只实际乘坐了一次航班就被失效。”用户“毕文雨1798”在黑猫投诉网上表示。

不难看出,“随心飞”在一定程度刺激了国内旅客出行市场,但在产品的使用规定仍存在不小的问题,未来若不能得以修正,恐将适得其反。

此外,因疫情而产生的“周末随心飞”类无限飞产品,或将随着疫情的结束而消。因此,“客改货”成为了全球航司更稳妥的自救方式。

“客改货应该是后疫情时代,未来一两年航空公司自救的一个主要方向。因为整个疫情的影响会非常大,那么,全世界的航空公司要想恢复到以前的水平,实现正增长,可能还需要两三年的时间,这个方面可能货运是比较好的一个途径。”

疫情影响下,今年一季度全球航空货运量上升4.8%,由于民航客机大规模停运,客机货舱无法得到利用,全行业可用货物吨公里(ACTKs)同比下降了22.7%,这也使得航空货运价格上涨。因此,一些航司选择将大型宽体客机拆除客舱座位改飞货运班次。

山东太古改造的主力机型为B737-800,经过全货机改造后,可承载20吨货物。737类的标准型货机基本上是通过“客改货”完成的,飞机用到15年到20年后,通过客改货,使其延寿,整个飞机服役时间达到30多年。

今年4月13日,天津航空公司也进行了客改货,天津航空同日执飞两班“客改货”航班 ,由新疆首飞布加勒斯特,和武汉包机飞往巴黎。

目前,国内多家航空公司如南航、海航等航空公司都进行了客改货。同时,民航局已经专门成立了促进航空物流业发展工作领导小组,围绕中国产业国际供应链的保通、保运、保供,着力推出了降低国际航空货运成本、提升货运航线航班审批效率、鼓励航空公司“客改货”等六方面提升国际航空货运能力的措施。

国际主流航司方面,今年3月28日,美联航已开通“客改货”航班,用波音777和波音787客机在中美间运送物资。4月,加拿大航空用拆除经济舱座椅的波音777客机在中加之间运输口罩。

全球航空公司掀起的“客改货”大潮,或将使现代航空物流业迎来转型。

写在最后

“航空公司不可能继续拥有同样规模的机队和员工,他们必须改变。这将是一个不同的行业。”资产评估公司Avitas高级副总裁亚当·皮拉斯基说。

对于国泰航空来说,改变,是不确定的未来中,唯一能确定的事情。

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熬过了最难艰的时光,全球航空业终将迎来最盛大的繁华。

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