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华裔创立美版“饿了么”,上市首日涨近80%,却被称“2020年最荒唐的IPO” ?|海外头条

若卡 2020-12-10 11:48

创业邦

00:00 0:6:57

图片

编者按:

《海外头条》是创业邦推出的海外栏目,服务于广大创业人群,为他们提供专业、有启发性和实用性的海外讯息。

栏目通过分享优秀的行业热点文章,帮助创业者打开新思路,洞悉全球市场动向,掌握大企业背后的秘密。创业不应盲目,张开眼睛看世界,才能找到新风景。

就在疫苗快要开发完成的时候,外卖公司DoorDash提交了IPO申请,这不是巧合。

本期推介文章作者David Trainer认为,DoorDash的投资者都意识到机不可失。

当新冠疫情导致的封城威胁不再推动食品配送需求增长时,这家公司上市的机会窗口就会迅速关闭。

今年早些时候,随着全美范围内的餐馆停业,外卖需求飙升。

作为美国最大的食品递送服务公司,DoorDash极大地受益于这种增长的需求。

此前DoorDash上调IPO定价为每股102美元,市值有望达到390亿美元,与即将上市的Airbnb不相上下。而首日开盘更是暴涨近78%,上涨至182美元,市值逼近600亿美元。

但也正因如此,很多金融媒体和华尔街分析师都对DoorDash前途表示担忧多过期待,更有人称这是“2020年最荒唐的IPO”。

中美外卖市场环境不同,即使DoorDash被称为美版“饿了么”,它的上市只是一场厮杀的开始。

本期推介福布斯的文章《DoorDash: 2020年最荒唐的IPO》(DoorDash: The Most Ridiculous IPO Of 2020)

图片

2013年DoorDash由三位华裔Tony Xu、Andy Fang和Stanley Tang共同创立。

创业初期,他们白天上课,晚上自己当司机送货。

几年后,DoorDash逐渐壮大,共融资25亿美元。

美国外卖行业呈现出Doordash、UberEats、Grubhub以及Postmates 四足鼎立的状态。

作者表示,DoorDash让他想起了WeWork此前试图进行的IPO。

WeWork正是2019年最荒谬的IPO,而DoorDash的业务同样处于劣势。

之所以DoorDash能够进入IPO,只是因为人们在家工作、学习、娱乐所影响和刺激的。

一个企业没有护城河、在最好的商业环境中没有利润,又面临着无门槛的竞争对手,它的投资发展前景并不好。

更糟糕的是,为了证明高估值是合理的,该公司需要将其在全球送餐应用程序市场的份额从过去12个月的16% (TTM)至少提高到56%,同时在竞争激烈的业务领域将利润率从-12%提高到8%。

作者称,一场全球流行病才推动了DoorDash一个季度(截至2020年6月30日)的公认会计准则盈利能力,在最佳商业环境下利润率尚且超不过12%。

但从那以后,该公司一直没有盈利,甚至可能永远不会持续盈利了。

首先,低进入成本使得盈利不太可能。

美国外卖市场上充斥着提供同样服务的竞争者:廉价外卖。

它们的交付速度差不多,由于没有其他差异化因素,不同外卖软件的转换成本非常低,获得更多消费者青睐。

经调查发现,使用DoorDash竞争对手服务的客户比例自2019年第三季度以来强劲上升,GrubHub从19%上升到了27%。

Second Measure的数据显示,仅使用DoorDash的客户比例从19年第三季度的63%下降到20年第三季度的53%。

DoorDash也承认其与竞争对手间缺乏差异化,如果没有价格激励,就无法留住客户。

哪怕你不是商业专家也能了解,没有差异化产品的企业很难收取高于服务成本的价格。换句话说,盈利很难。

其次,比低转换成本更糟的是与供应商的竞争。

在独立的外卖服务软件进入市场之前,必胜客的母公司百胜餐饮集团、达美乐披萨(Domino’s Pizza)和棒约翰(Papa John’s International)都为顾客免费送货。

现在,这些自己提供配送服务的餐厅大多也收取快递费,价格却远低于纯粹的外卖公司。

之所以能够这样,是因为餐厅的核心业务能够产生利润。

而外卖市场目前并没有大的利润可图,餐厅仍然不想放手,是为了保护和控制它们与消费者之间的关系。

外卖员和餐厅的利益并不是完全一致的。大多数外卖员收费是根据时间、距离和送餐的可取性来计算的,他们可能更关心最大化送餐的数量而不是送餐的质量。

由于消费者倾向于将质量问题归咎于餐厅,而不是外卖员,他们在确保良好的客户体验方面的责任就更少了。

因此,餐馆可能会觉得有必要自己送餐,以保护顾客的权益,即使不能通过送餐服务获利。

然后,在美国的外卖市场,考虑到竞争性质和持续的价格战,作者认为这也是盈利的一大障碍。

有人觉得,未来盈利的唯一希望来自规模潜力,大幅压低物流成本,但GrubHub的首席执行官都否定了这一可能。

DoorDash也指出,公司预计未来支出将增加,可能无法维持或增加盈利能力。

该公司披露的S-1财务报告的内部控制存在很大问题,这意味着DoorDash没有足够的技术和流程来确保其财务报表的准确性,增加了其未来需要重申财务状况的可能性。

最后,作为一家新兴的成长型公司,DoorDash的多级股权结构确保了创始人在公司保留多数投票控制权。

此外,作为两名联合创始人投票协议的一部分,DoorDash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Tony Xu将有权投票表决另外两名联合创始人Andy Fang和Stanley Tang持有的股份。

IPO之后,三位联合创始人将持有公司69%的投票权,随着高管们的股权授予,这一比例只会增加。

如果所有的股权奖励都被行使或授予,联合创始人将控制公司79%左右的投票权。

换句话说,公司将由少数高管控制,投资者几乎没有追索权。

据瑞银估计,到2030年,全球食品外卖市场的价值将达到3650亿美元。

即便如此,DoorDash要在一个价格竞争的行业中维持市场份额和高利润率异常困难。

而且,随着多种高效新冠疫苗的出现,食品配送业务有极大可能回落。

就连DoorDash自己也承认,疫情使业务速度加快,但这种情况不会一直持续下去,预计收入、总订单和市场管理的增长率会在未来下降。

当消费者再次恢复正常的饮食习惯后,或许就能看出DoorDash到底是不是“2020年最荒唐的IPO”。

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