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VC年度总结:2020有点像2008,后者因为金融危机,前者因为疫情丨知食派(视频)

创业邦 2021-01-27 22:08

编者按: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报道,作者知食派,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从2020年走过的创业者都是足够强韧的创业者。

经历过2020年的投资人也是阅尽千帆的投资人。

在这有惊无险、意料之外的一年,想重头来过,还是收获格外多?

欢迎收看本期「知食派」,《为什么2020尤其可贵》

感谢嘉宾——DCM中国创始合伙人、董事合伙人林欣禾先生,顺为资本创始合伙人、CEO 许达来先生,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周逵先生,腾讯投资董事总经理余海洋先生,带来精彩观点。

精彩观点

顺为资本创始合伙人、CEO 许达来:2020年有点像2008年,同样都引发了全球性质的恐慌——2008年是金融危机,2020年则是因为疫情。

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周逵:可能会有另外一波跟线下业务结合的更好医疗公司出现,现在最好的几家公司跟线下结合得并不是很好。

图片

DCM中国创始合伙人、董事合伙人林欣禾:过去你做成的东西,不可能再重复。

腾讯投资董事总经理余海洋:我认为,2021年上半年整个K12战场会更加惨烈,整个市场的学生数量也可能没有今天大家想象的那么多。

以下为视频文字内容整理:

腾讯投资董事总经理余海洋:非常高兴有机会跟行业里的顶尖投资人交流,很荣幸跟大家都有合作。2020年是不同寻常的一年,从最开始的梦幻开局到现在一眨眼就过完了,大家在这一年里都有很多不同的感受和观察。

我提议,各位投资人各分享两个小故事,一个故事是关于自己公司2020年发生的故事。另外分享一下在这个特殊的年份,发生了什么特别有意义,或者是值得回味的故事。

先分享一个我们团队的故事,腾讯投资的一个董事总经理是外国人,他一直在香港负责海外投资。2020年春节之前,他跟太太、孩子们都去了泰国,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全球性的大事,全家都被困在了泰国,直到最近才回到香港,他在泰国呆了将近十个月的时间。

但是非常令我诧异的是,他在泰国待的9-10个月时间,公司的海外投资都还在正常进行着。

事后我们也在想这是怎么做到的。首先,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和投资公司都非常习惯用远程方式交流,无论是微信还是视频,大家并不会因此形成距离感。另外,几年前,我们为部门内打造了一套IT系统,大家可以很方便地在上面进行高效协作,我们的正常工作并没有受到影响。在疫情发生之前,其实是很难想象的,在科技进步的过程中,大家的生产和生活方式发生了很多我们没能意识到的改变,这是我的感触。

顺为资本创始合伙人、CEO许达来:很羡慕你的同事能够在沙滩上待九个月,我的运气就没有那么好。今年上半年,我大部分时间在新加坡,由于各种原因,很难回到国内。而从6月份以来,我被隔离了三次,也因此摸索到了一个用好隔离14天的时间管理法。

这是我个人的故事。而且预计未来6到12个月,根据疫情的演变,我应该还要被隔离好几次。从这件事上可以看出,我们的每一个被投公司都要经历同样的考验。疫情是大家都意想不到的情况,所有公司都面临了很大的考验,有些是受益方,但大多数企业的业务还是受到了影响。疫情考验着创始人的抗压能力,逼着他们调整业务模式、经营模式。只要扛过这一关,相信未来几年内,这些公司都会有很好的成长。

疫情也加速了在线交互的发展,过去大家不适应视频会议,而今天大家对此已经非常习惯了,我觉得这是一个好事,通过疫情提高了大家的办公效率。

我们还是要乐观一点,经过这次疫情以后,只要能够扛过这个压力期,做出相应的调整,我相信公司未来会发展得更好,整体效率会得到提高。

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周逵:疫情中最深的烙印就是隔离了,这是人生第一次。2020年上半年都是跟家人在一起,出不了门,这也是人生应该是不会再有的经历。跟你的家人在一起呆上几个月,大部分人都有了不一样的收获,坏事后面还有好事降临。

下半年,大家基本上不知道自己的同事在哪儿,也不用知道他们在哪儿。自从大家习惯了用Zoom之后,办公室都空了好长时间。这是一个深深的体会。

说一个跟投资公司有关的事,达达上市的时候是在2020年5、6月份,那时还是疫情高峰期,我们特别担心线上沟通的效果不如面谈。但是负责人告诉我,谈到最后的阶段,大家都不用看视频,电话会议就可以沟通了。

这是第二个体现了效率提高的案例。以前需要包个飞机,在几个城市飞来飞去,现在潜在的投资人都可以及时参加会议,效果更好了。

林欣禾:2020年对我来说是非常独特的一年。因为这一次的疫情,想着跟我父亲一起待四五天,然后就回北京。结果我整整在台北跟我父亲待了大概九个月的时间。这是我从上大学以后,第一次跟我爸爸待这么长的时间。不然人总是有很多很忙的事情,也没有时间回去看自己的家人,这是我最感谢的事情。

余海洋:三位的分享特别好,我们这些人平时非常忙,平时很少有时间跟家人待在一起,这样的一个大环境,让我们有机会跟家人享受非常难得的时光。

我们这群人,同时又是非常有自我驱动力的人。我们的身份是投资人,放眼未来各位怎么看待在经历了这样大的环境之后,未来几年各个行业的发展,以及自己的想法和观点。

我们投资过一家在线教育K12公司猿辅导,2019年整个K12赛道好像没有那么火。疫情突然来袭,学生们涌到线上,开始进入各种各样的班课,教育公司股价一飞冲天。不过现在一些二级市场公司的表现没有前段时间那么好,我反思之后发现,最开始用户没有什么选择,全涌到了线上,这就让大家觉得线上教育会爆发。当然疫情确实提高了渗透率,让更多人尝试了之前没有尝试过的产品。

随后,由于国内疫情控制得非常好,很多人回到线下。这整个过程里,因为普遍估值都涨得非常高,各家的UE(Unit Economics, 单位经济模型)又开始恶化,各方都表明要在明年投入很多钱去做线上教育。

从我的判断来看,2021年Q1或Q2在线教育没有之前想的那么火,或者说这个行业会面临挑战。无论是头部公司,还是快速发展的公司,都会有更多的需要解决的问题存在,而不单单是享受红利。

我认为,2021年上半年整个K12战场会更加惨烈,整个市场的学生数量也可能没有今天大家想象的那么多,这是我的一个猜想。看看三位对于2021年或者是以后变化的分享。

周逵:我想说的是在线医疗。今天上市的医疗公司特别火,可能会有另外一波跟线下业务结合的更好医疗公司出现。现在最好的几家公司跟线下结合的并不是很好,我理解教育和医疗有很多很相像的地方,这也是我的一个猜测。

许达来:十年前,无论是创业者还是投资人,从融资能力到业务发展,芯片行业都不是最佳的选择。今天的大环境有很大的改变,有国家发展的诉求,还有产业升级的需求,我们还是觉得未来在工业互联网、智能制造、先进元器件等领域还存在着大量的机会。

此外,我们认为科创板目前看来是非常成功的,科创板让这些前沿科技公司有一个很好的渠道,帮助他们实现融资渠道的多元化,使他们能够融到大量的资金,对于投资人和他们的LP来说,也多出了一个退出的渠道。

我们坚定看好上述领域在未来几年中的发展。

林欣禾:2020年我学到的一个道理是,过去你做成的东西,不可能再重复

余海洋:各位投资人讲到了很多火的行业,包括医疗、芯片、教育。现在有一个现象,我相信很多在座的投资人也有类似的想法,今天投资人见的每一个项目方都会说我已经有几个TS(Term Sheet,投资意向书)在手上了,好像这个市场上不错的项目都会有很多的TS。还有一些投资人见面就说,我觉得你很好,不做尽职调查,也不清楚一级市场是否还会保持这样的火热。

林欣禾:创业者不想听到的就是投资人互相打招呼,比如说我跟红杉说他要多少TS先谈好,就给他这个价格。

周逵:结果就是前面老有人给了TS,我们同事说有时间,结果突然就加速了,所以这招还挺有效的。

去年这一年,大家的节奏非常快,刚说这个原因就是整个市场钱多了。另外,因为疫情之后市场发生这么大的变动,以前10个公司里有5个公司可以投。现在只能看到5个公司,剩下2个是适合的,钱多了,目标更少了。而投资为什么变多,是因为局势更清楚了,包括科创板的吸引力以及对趋势的判断等都更清楚了

许达来:昨天有一个朋友跟我说,今年美国印的钞票是有史以来的20%。钱多了,负利率,房地产投不了,只能到股市去了,这个问题也是我一直在问自己的。我目前初步的结论是,这个市场可能还要持续地热一阵子,因为水放出来很容易,但要收紧是比较困难的,放出来很快,收回去要一段时间。

今天我初步的结论是,未来一年中,市场会继续地热下去。同时我也觉得,2020年有点像2008年,同样是全球央行在印钞票,同样是引起了世界范围的恐慌——2008年是因为金融危机,2020年则是因为疫情。即便如此,我相信十年后,再看各大股指,也一定是在上涨的态势中。有个朋友问我你是在鼓励大家炒股吗,不是,我们都是严肃投资人。

今年钱多了,确实很多公司拿了很多的融资,估值体系也变了,比如科创板降低了上市的门槛,以前用市盈率10倍来计算的一些公司和产业,今天可能是按50倍的投资计算的,这非常考验投资人的水平。我们要求自己在做任何投资的时候,都要放眼10年,就算未来12个月市场会持续热下去,可我们不是做二级市场,我们不是明年就退出,所以做任何投资决策还是要放眼10年。看看这个行业十年后是否还会存在,是否还有很好的前景。

周逵:尤其是在人民币方面,长钱并没有增多,短钱是很多,人民币的市场,一级市场长钱并没有增多。

余海洋:钱变多了,并不一定能够拿到长期回报的,尤其是看到科创板以及整个股市情况这么好,很多原来的估值体系,在今天都被摧毁了。

接下来问一个问题,在这样的环境下,针对同一个项目,去年我们的依据是一套估值体系,以及退出天花板,而在今天,我们会怎样调整估值体系,以及对未来天花板?

许达来:调整估值体系是必须的,但具体调多少,就要看个别案子的情况。我们还是非常看好中国科技产业的长期发展,每一年都会有很优秀的创业者和潜在的独角兽诞生,按市场的估值体系变化,保持一定的投资步伐。我们不能停留在去年或者是几年前的估值体系,必须跟着市场走。

周逵:估值体系变化除了钱变得便宜了之外,估值体系变化的根本还是在于需求的变化。

疫情之后,健康需求更旺盛了,这是非常明确的变化。健康方向有很多公司的估值体系是在变化的。另外,中美关系变化后,芯片需求源于整体局面的变化,芯片估值体系也应该变,估值体系还是要从需求找原因。

林欣禾:关于2020年与2008年相似的这句话给我一个很大的启发,我要回去再想一想。2008年大家都觉得会赚很多钱,到2009年却并不是想象的那样。结果Bear Stearns Cos. 变成一块美金卖给了JP Morgan,之后Lehman Brothers 从七八百亿美金市值的公司变破产,所以对于估值的问题,大家要特别小心。

感谢许总提醒我们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许达来:从我的角度,明年发生什么事情我很难预测,对10年以后,我还是比较乐观的。找准投资方向,10年以后,投资人还是会有一个巨大想象的回报空间。

余海洋:大家都是长期主义者,对未来是持有很大希望的,因为今年的情况,我们应该对环境变化保持一丝谨慎态度,去思考潜在的东西。

非常高兴今天有机会听三位资深投资人对这一年的感悟和对未来的展望,谢谢大家的时间。

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