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延迟退休与中国的人口问题

西西弗评论 2021-03-14 08:13

图片来自Pexels

编者按:本文来自西西弗评论,作者老C,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对劳动的卖方,普通劳动者来说,人多真不一定是一件好事。

1、

2020年,公安部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户籍登记新生儿人数为1003.5万,同比下降约14.89%,新生儿人数继续下降。统计局2019年统计的出生人数是1465万。这个数字引起了舆论关注,也有很多朋友忧心忡忡。一位朋友发来私信,说有一种“民族复兴初见曙光便蒙上阴影的感觉”。

这个问题也引起外媒的关注。华尔街日报撰文称“中国也许已经削弱了新冠大流行对其经济的影响,但是婴儿短缺的阴影正在笼罩其增长前景。”

图片

华尔街日报援引Capital Economiics的研究,声称:生产力增长放缓和劳动力萎缩有可能使中国永远无法超越美国,或者说,如果中国真的超越了美国,美国也会在移民的帮助下再次夺回榜首位置,不断补充其工人供应。

人口出生率问题真的会成为中国民族复兴道路上的阴影吗?我不这么认为。

2、

首先,2020年公布的数字1003.5万是公安部口径,同口径2019年的出生人数是1179万,同比下降15%。按这个下降比例,统计局的口径2020年出生人数应该在1200-1300万之间,确实有显著下滑,这个数字仍然远远高于美国每年出生380万人的数字。然而,出生人口继续下降的趋势预计仍将持续。

图片

从上述图表中可以看到。中国出生人口在1976-1980年是一个低谷,大概每年1500-1800万人。而在1981-1998年都维持在2000万人以上。1988年这个龙年,出生人数高达2500万人。1998年以后,就从2000万人下降到2004年的1600万人。在1600万人稳定了差不多十几年时间。我国的平均育龄是27岁,大概25-30岁是生育期。这样1988年以后出生人口的下降,必然会导致下一代2013-18年以后出生人口的继续下降。靠二次二胎(双独和全面)开放延迟了这个下降的时间。但这个下降是不可避免的。

2020年以后,年出生人口下降到1000 - 1200万,是一个很正常的结果。

所以,完全放开生育政策,所有人想生几个就生几个,是当务之急。甚至要考虑采取生育鼓励政策,把年出生人口稳定下来,争取回升到1500万人左右这个规模。

当然,每年出生1000-1200万人,也不是不够,中国人口的预期寿命目前已经达到77.3岁。即使每年出生1000万人,简单计算也可以维持7-8亿人的人口规模,如果不考虑老龄化问题,这个数字支撑一个世界大国,还是绰绰有余。

3、

中国需要多少人合适?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不同立场的人的答案是不一样的。

经济学生产要素中,最主要的两个是劳动和资本。劳动力的价格是工资,资本的价格是利息(或回报)。

有些观点认为,人口越多越好,人多力量大。站在资本的角度,这个观点100%正确。

站在劳动者的角度,就不那么简单了。人口众多,意味着劳动力供给过剩,工资难以上升。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因为中国存在大量的农村剩余劳动力,导致中国可以一直维持在一个低工资的状态,劳动密集型产业蓬勃发展。今天,中国的劳动力已经不是那么过剩了,工资水平也开始迅速上升。

如果一个国家始终存在大量剩余劳动力,就意味着劳动价格,也就是工资水平会长期处于低水平。而资本回报却会非常丰厚。

所以,站在劳动的买家,资本一方,人口一定是越多越好。站在劳动的卖家,劳动者角度,却没有这么简单。

4、

中国目前的经济,能提供多少高质量的工作岗位?其实,没有我们想象的这么多。

前不久,看到一则新闻:美团研究院发布的《城市新青年:2018外卖骑手就业报告》中,15%的骑手有大学文凭,其中3%有本科文凭,1%有硕士文凭。据说,中国有700万外卖骑手。按这个计算,有20万本科骑手,7万硕士骑手。

我没有歧视外卖骑手的意思,然而,这个数字还是能说明,我们国家是个发展中国家,还并没有能力,为每个人提供与其教育程度和能力相吻合的高质量工作岗位。老实说,即使美国这样的发达国家,也做不到这一点。

同时,我们国家的劳动力工资,还处在一个较低水平上。我们国家所稀缺的,仍然是高质量的工作岗位,而并非是劳动力。

同时,技术的发展,对劳动力的取代还是非常明显的。有种观点认为,中国将是最后一个靠廉价劳动力和劳动密集型产品实现产业升级的国家。因为,AI技术和自动化技术的发展,将很大程度的取代制造业劳动力,最终导致欠发达国家很难依靠劳动力成本优势与发达国家竞争。

自动化将让制造业能提供的就业,越来越少。越是高技术制造业,提供的就业岗位越少。

自动驾驶技术,在20年内会取代专业司机职位,释放数百万劳动力。无人机,自动送货车配送,也将最终取代外卖骑手。

未来,对劳动力的需求,会更多的集中在低质量的服务业岗位上。很多服务业岗位,也最终会被AI和机器人所取代。

在今天的美国,其实已经能看到这个趋势。从美国过去30年的就业变化看,由于中国的竞争,和制造业自动化程度的提高。高薪的制造业岗位不但没有增长,反而失去了3百万个就业岗位,而第三产业的就业岗位都在快速增长。

特别是本地化的,缺乏国际竞争的本地服务业-教育,餐饮,医疗,本地的商业服务都实现快速的就业增长。然而,这些增长的岗位,并非高薪职位,餐饮,教育,医疗的低端岗位,后勤行政这些岗位都是属于本地化低薪岗位。

即使这类的低质量就业岗位的增长,未来都越来越困难。因此,有的西方政治家提出了UBI,全民基本收入这个概念。人太多,很多人实在找不到工作,就国家发钱养着算了,也不用费尽力气去创造就业岗位了。

我认为,在未来,人多不是什么优势。“内卷”是一个时髦热词。为什么会内卷,不就是人太多资源太少吧。

19年,我去北欧旅游,在挪威玩了两周。挪威38万平方公里土地,比江苏浙江安徽三个省加起来都大,只有500多万人口。自然资源无比丰富,过的日子实在是太舒服了。

卖东西的,只担心供大于求,永远不担心供不应求。卖家肯定希望供给越少越好。买家肯定希望供给越来越多。

对靠出卖劳动赚钱的普通人来说,人多,劳动力供给过剩,真不一定是好事。

5、

大家担心的另一个问题是人口老龄化。我认为,人口老龄化危机其实是个伪命题。

拜登1942年生,今年79岁,还在总统任期第一年。特朗普1946年生,今年75岁,活蹦乱跳,精力充沛,2024年还打算再选一次总统。要全世界老人们都有这个精力,哪有啥老龄化问题。

在人均寿命提高同时,只要人均健康寿命也同时提高,就没啥老龄化问题。今天中国,一名70岁老人的健康状况,可能超过40年前60岁老人的健康状况。去日本旅游,70多岁老人工作的比比皆是。很多出租车司机都是老人。

如果健康寿命同步提高,所谓老龄化问题的本质是个退休年龄的问题。

假设平均20岁工作,60岁退休。

如果人均寿命70岁,那就是40年工作,10年退休。人均寿命80岁,就变成了40年工作,20年退休。

之前是4年工作换1年退休,变成2年工作换1年退休。肯定养老金账户吃不消。延迟退休年龄,改成65岁退休,45年工作,15年退休。就是3年换一年,这样就好多了。68岁退休,48年工作,12年退休,就恢复到4年工作换一年退休。就和原来没啥区别了。

人均寿命上升导致的养老金入不敷出问题,靠多生孩子没法解决。大家现实一点。

天上不会掉馅饼。要么每个人都少拿养老金,要么政府靠通胀稀释大家的养老金。想拿到足够的人均养老金,唯一办法就是延迟退休年龄。

日本的退休年龄是65-75岁。(原先是65-70岁,2020年退休上限提高到75岁)德国的退休年龄已经从65岁提高到67岁(1967年以后出生的人),目前计划继续提高到69岁。美国1960年以后出生的人,退休年龄是67岁;英国是66岁,法国是67岁。

经济高度发达,养老体系完善的资本主义国家的退休年龄,普遍都是65岁以后。目前都计划继续延迟退休年龄,为啥中国一个发展中国家,在人均预期寿命已经接近发达国家水平的同时,还能承受60岁的退休年龄?

过去60岁就浑身是病,没法工作了。现在60岁的人都精力充沛得很,再干几年没问题。

我是八零后,我估计我的同龄人的退休年龄至少也是65岁了。谁都想早点拿退休金,但没办法,这就是现实。

坚持60岁退休的结果,每个人拿更少的退休金。

对体制外的人,延迟退休不需要担心,担心也没有。真正要担心的是40岁以后如何保住工作。

如果有持续的年轻过剩劳动力供应,40岁以后保住工作更难。

还是那句话,对普通劳动者,人多不一定是好事。

6、

总结一下,对一个劳动者来说,中国人口下降,不一定是坏事。劳动力短缺导致工资上升,人均生活水平提高,当年的日本、韩国、四小龙都经历过这个历程。随着技术的不断进步,自动化设备将取代越来越多的人工劳动,未来的中国,可能并不需要现在这么多的劳动力。

人口老龄化问题,养老金入不敷出在未来都会是问题,但这个问题,将更多的通过延迟退休年龄来解决,无法靠多生孩子来解决。

中国960万平方公里土地,耕地资源和矿产资源都是有限的。最佳的人口承载量,肯定比目前的14亿人口要少。人口就算到达峰值,开始下降,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欧洲美国同样有人口出生率问题,白人和亚裔的人口出生率低于拉丁裔。

欧美靠移民解决人口出生率和劳动力问题,导致的麻烦我相信会更多。

最后一点,中国政府的组织力、对社会对和个人生活的干预能力都远远大于西方国家,也远远大于日韩。

如果有一天真的中国政府下定决心要让国民多生,还是有很多办法的。举个例子来说吧,北上深的房地产限购政策,从以家庭为单位,改为以家庭成员人数为单位(小孩也算),就能增加不少对生育的激励。

再比如,当年城市双职工家庭,可以在小孩1岁时就送到托儿所,一周接一次就行。基本上社会和单位承担了大部分育儿直接和间接成本。双职工夫妻养4-5个孩子也不是做不到。当然,那时的抚养质量,现在的城市父母可能很难接受。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