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两次崩盘背后的蚂蚁暗影

巨潮商业评论 2021-03-14 16:03

图片来自Pexels

编者按:本文来自巨潮商业评论,作者杨旭然,编辑王方玉,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春节假期前两天,A股大涨、上证指数创下5年来的新高,沪深300指数创下历史新高。不少投资者心里都是痒痒的,盼着假期赶快结束好杀入股市。

与春节后市场暴跌相对应的是,2月份A股投资者数量快速增加,整月累计新增160.94万,同比增加79.75 %。

但这次“牛市”和以往不同,真正的大部队不是这些股民,而是基民。

2020年上半年,基民规模就突破了8000万,其中有2000万是年轻的“新基民”。Mob研究院的数据显示,2020年新增基民中,18—34岁群体占比达60%,90后成为新基民的主力军,95后、00后也占据一定比例。

这届基民有一个简单粗暴的购买渠道:支付宝。

Mob研究院数据还显示,通过支付宝、微信、京东金融、天天基金、蛋卷基金等渠道购买基金的互联网新增基民中,有16.1%在18-24岁之间,43.9%在25-34岁之间。相比在银行等传统渠道购买基金,年轻人对网络渠道的信任度显然更高。

当成千上万的年轻人通过支付宝购买公募基金,为其输送弹药的时候,也给公募基金的管理者们出了一个不小的难题:如何在坚持“正确投资逻辑”的基础上,去消化如此之多的资金?

从过去一个月市场里灾难级的表现情况来看,这道题,他们并没有回答好。

01

照搬淘宝+余额宝

支付宝基金板块里的内容充满了煽动性和诱惑性。

打开支付宝的理财页面,就能对蚂蚁集团的“基金生意”理解大半。

理财栏被放在了首页按钮的右边,重要性不言而喻。进入之后可以发现,四个最重要的图标自左到右分别为余额宝、理财产品、基金、黄金,基本上是按照风险程度由低到高进行排列。

点进基金页面之后,内容变得非常丰富,主要展示的内容包括基金排名、热门基金、最佳榜单、策略选基等。收益涨幅数据,曲线图,以及平台为其拼配的宣传话术一应俱全。

这些基金的宣传内容,基本上是产品经理们通过揣测用户偏好,与投资机构共同设计出来的。其中不仅有对基金风格的详细解读,甚至还有对基金经理的夸赞式描述,以及一些基金经理接受采访的小片段。

除了可能存在的合作基金推广之外,这些内容基本遵循的是“马太效应”原则,即把现阶段市场表现最好的产品、内容放在最显眼的位置,进行重点宣传。

图片

这些内容充满了煽动性和诱惑性。随处可见的最近一年+XX%收益率的红色大字,还有基金表现排行榜,都是按照最近一年收益率由高到低排列。

图片

在“热门板块”模块中,投资者可以看到那些在涨幅榜中排名居前的行业,投资者可以在榜单中一键买入这个板块的相应基金。值得注意的是,每个板块相对应能够直接买入的基金只有一家,这背后是否有相关合作不得而知。

图片

在笔者撰稿的3月13日,即便是在大盘经历了大幅度下跌、基金重仓股普遍经历了30%左右的跌幅之后,我们在支付宝的基金版面中看到的仍然是一片喜庆,到处都在提示每年两位数的收益率,对于证券市场可能出现的风险则几乎只字不提。

仅仅是在下滑三四屏之后的最末尾,支付宝用灰色的小字提示了“过往业绩不预示未来表现,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这段小字,恰恰是埋葬基民投入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二级市场投资最简单的规律之一,就是股票短时间内的大幅度上涨,必然会伴随着均值回归,和随之而来的回撤风险。

过度强调公募基金的短期浮动高收益,会让投资者面对的回调风险大幅提升。而年轻的投资者不熟悉股票涨跌的规律,对短期高收益率背后的风险并不了解,甚至会将这些浮动收益误以为是固定收益。

支付宝基本上是将淘宝的那种用各种手段“卖商品”的思路,原封不动地迁移到了基金销售上面,注重宣传浮动收益、板块涨幅,而对相应的风险却没有进行足够的提示。

除了对部分基金的过往业绩、高收益进行渲染之后,支付宝还有另外一个非常诱人的地方——支持小金额进行方便快捷地买入,并且经常以一种“怂恿”的姿态,让用户先“买一点”,比如100元。

图片

在页面中的几个地方,支付宝的产品设计都有意无意地告诉用户,在这里,你可以买几十、几百、几千块钱的公募基金,让那些手里并没有太多钱的“投资者”参与进这场游戏中。

图片

蚂蚁集团曾经靠几亿用户的零钱碎银做成了余额宝,让其入股的天弘基金成为了全国规模最大的货币基金,几乎重塑了行业。

可能这就是马云以“蚂蚁”来命名的部分原因:一个个微小的个体,汇集成庞大的洪流,成为市场中个头最大,并产生巨大影响力的那个。

02

波澜与冲击

大多数投资者无法控制自己的欲望,而系统却冷酷无情。

一个值得怀疑但是还没人怀疑(至少是在蚂蚁内部)的问题是,在淘宝卖货和支付宝卖货币基金的成功经验,直接拿来复制到公募基金的销售上,真的合适吗?

货币基金所交易的标的,大多是短期货币工具,包括国债、央行票据、银行定期存折、政府短期债券、信用较高的企业债券等等,市场规模庞大,且多为债务工具。

这个市场涉及到几乎所有类型的债券交易,非常庞大。相比之下,公募基金所在的证券市场要小得多。符合公募基金投资标准的企业,A+H两地股市至多不会超过500家,大资金进入,很容易快速拉高这些股票的价格。

淘宝售卖的是商品,可以七天无理由退换。再差劲的商品,拿到消费者手中,好歹也是实物。但对于公募基金来说,赎回基金可以,过程中产生的任何亏损,都需要投资者自负。这意味着投资者心态跟消费者心态完全不一样,且难以管控。

毫无资产定价能力、只能买几百、几千元基金的投资者,以“蚂蚁搬家”的力量形成了庞大的资金流介入公募基金,复制了余额宝的玩法,却也成了推高“抱团股”估值的重要因素。

当股民们大骂公募基金“抱团成性”的时候,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正是新基民的大量出现,加剧了公募基金的“抱团”情况。

这些基民与专业投资者最大的不同就在于,他们中有相当多数并不具备对相应资产进行定价的能力,不仅追高时不看价格,割肉赎回时同样不会看价格。当出现行情波动,亏损的基民选择赎回时,会逼迫基金经理抛售股票,对市场形成巨大的冲击。

除了在“新基民养成”方面起到了放大器作用,很多投资者都还记得,在2015年曾经喧嚣一时的场外配资与熔断问题里,蚂蚁集团同样扮演了推波助澜的角色。

2014年,马云控制的浙江融信网络集团通过收购,成为了恒生电子(SH:600570)的实际控制人。在此之前两年,恒生电子开发出了HOMS系统,很快成了推动股票配资产业大肆发展的“利器”。

简单来说,这套系统既可以灵活地分仓,也可以方便地对融资客户实行风控,因此在2014、2015年的大牛市中成为了众多场外配资公司和伞形信托所采用的系统。

图片

股票配资早在多年前就已出现,客户多为资金实力更强的百万级以上的“大户“。但在没有HOMS这样的自动化监控与平仓工具之前,这个市场的规模和发展速度有限。

HOMS系统的出现,让当时的民间配资炒股呈几何级数增长,参与者资金级别快速下降,大量手里只有几十万、十几万乃至几万的投资者,通过各类配资公司参与进来。

这种产品与业务风格和余额宝非常接近:都是以技术的力量,让更多人参与到某项原本具有门槛的金融活动当中。

大多数投资者无法控制自己的欲望,而系统却冷酷无情。最终,两者合力掀起巨大波澜,资本市场大起大落。

在2015年的事件中,恒生电子被证监会处以4.14亿元的罚款。但后续是,这个子公司在仅缴纳了2000万元之后就申请破产并被受理。在破产之前,还将原本“杭州恒生网络技术服务公司”的名称变更成了“骆峰网络”,与恒生撇清了关系。

恒生电子方面则认为自己与市场的暴跌、熔断没有关系。在监管部门造访恒生电子在杭州滨江办公大楼的第二天(2015年7月14日),恒生电子董事长彭政纲接受了媒体采访,隔空喊话:

整个股市股灾怎么形成的,作为监管部门,证监会肯定会论证并找到原因。而目前,有些认为是大股东减持,有些认为是配资,甚至还有一些阴谋论,这些都会由监管部门去判断,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与我们HOMS系统没有直接关系。

03

蚁群的边界

蚂蚁集团强调了蚁群的力量,却轻视了蚁群的破坏性。

如上文所说,HOMS、余额宝、支付宝基金业务的共同之处在于,都是通过技术的手段与力量,让更多人参与到某项原本具有一定门槛的金融活动当中。

从产品设计的角度来看,这些业务都非常符合蚂蚁金服一贯的产品逻辑——让原本充斥着高门槛、准入制度、各种限制的金融产品平权化、更加自由地流动。

从初心上,这样的愿景看似美好,足以打动投资者、员工、客户。在这条利益链条上的所有人,整件事看起来都积极、阳光并且充满了创新精神。

但为什么这些股东、员工、用户,甚至于整个资本市场,却都陷入了创新的“反身性”无法自拔?两次成为资本市场剧烈波动背后放大器,蚂蚁到底做错了什么?

通过技术与互联网汇集起来的金融需求,能形成新的市场,也能让蚂蚁集团自己赚得盆满钵满。

但却并没有考虑过,这个市场是否能够容纳得下突如其来的、如此之多的需求,以及蚂蚁集团在满足这些需求、赚取利润的同时,所需要承担的风险。

在笔者看来,蚂蚁集团强调了蚁群的力量,却轻视了蚁群的破坏性。

具体到资本市场,中国资本市场本身就已经是一个“散户市”。中国结算官网数据显示,2020年,全市场99.77%的投资主体都是散户,机构投资者占比仅有0.23%。

这些机构投资者的大量资金来源,原本是以金融机构、企业、以及资产数额相对比较大的投资者为主,这些相对理性并且有风险承受能力的出资人,让公募成为了相对理性、冷静的投资主体。

然后,在支付宝和各类互联网基金销售工具的加持下,大量散户投资者成为了公募基金的投资者,让原本只有0.23%的机构投资者进行了“二次散户化”。

毫不夸张地说,这是中国资本市场定价能力的倒退。

2020年是基金收益大年,但参与其中的基民,有非常多是把基金当成股票在“炒”。除了支付宝之外,第三方基金销售巨头天天基金网,也在近日向上证报提供的一份数据:

该平台用户2020年权益类持仓的平均收益率仅19.19%,远不及平均回报超40%的权益类基金。业内人士分析,2020年虽是权益类基金“大年”,但部分基民追涨杀跌、频繁操作,最终导致收益缩水。

蚁群的边界,在这样的追涨杀跌与频繁操作中变得清晰起来:技术的进步本意善良,但绝不应该用来放大人性的贪婪与恐惧。

余额宝的出现,通过搜集海量用户零散资金汇聚成庞大的基金。货币基金在顶峰时期规模曾一度超过5万亿人民币,占据了中国基金市场逾半壁江山,并最终迎来了政策的强监管。

但支付宝基金业务的“照猫画虎”,搜集到的海量零散资金,则在另一个小得多的池子里,掀起了滔天巨浪。

04

写在最后

3月3日,中国基金业协会正式发声:

针对公募基金行业投教宣传工作提出倡议,包括严格履行信义义务,忠实于投资者最佳利益,以及发挥专业价值,审慎合规开展投教宣传活动,投教活动严禁娱乐化,不得与国家相关精神、社会公序良俗相违背,各机构不得开展、参与娱乐性质的相关活动。

3月4日,支付宝联合90家基金公司,表示将“积极响应中国基金业协会发出的倡议,表示将发挥双方优势持续开展投教活动,提示理性投资,帮助投资者建立更专业的理财观。”

3月9日,支付宝·理财智库发布“致投资者的一封信”。信中提到:

在当前市场波动加大的情况下,更应该相信专业的力量,给投资经验丰富、能力全面、回撤控制能力强的绩优基金经理更长的时间进行专业的运作,用时间换取投资增值。

面对波动,首先要稳定心态,波动既是权益市场的特征,也是权益市场的主要收益来源之一,短期的市场波动并不影响权益投资的长期价值......不在低谷转身……

在这一天,上证指数下跌1.82%,回落至最低3328.31点。公募基金的抛售仍在继续,大量重仓股创下了调整出现以来的最低价格。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