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垃圾大王汤姆·萨奇:从分解粪便起家,到拥有一家号称可回收万物的公司|海外头条

若卡 2021-04-14 15:07

创业邦

00:00 0:5:45

编者按:本文为创业邦原创,作者若卡,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消费社会带来的一大后果就是垃圾过剩,但众所周知,在我们抛弃物中,最终回收的比例并不高,所谓的垃圾处理往往就是把它们进行填埋,在地下呆上几百年。

然而,有一家创业公司TerraCycle声称它可以回收处理任何垃圾。

本期推介Fast Company的文章《这个人的任务就是回收你生活中的一切》(This Man Is On a Mission to Recycle Everything In Your Life),作者Elizabeth Segran。

图片

TerraCycle成立于2001年,在过去的五年里,由于与一些品牌的合作,TerraCycle获得了爆炸式的增长。

这些品牌付钱给TerraCycle,让它收集和回收顾客的旧产品。

如今,已有超过500个品牌与之签署了协议,比2016年增加了10倍。

到2020年,TerraCycle在20个国家创造了超过5000万美元的营收,全球员工人数增加了33%,达到380人。

TerraCycle的显著增长更重要的体现是,世界正在朝着循环经济的方向发展——一个更可持续的系统。

在这个系统中,各个公司都停止从地球上提取原材料,而是回收已经存在的产品。

这其中挑战艰巨,比如谁应该承担回收的成本?回收一个复杂的产品后,如何才能让它恢复到原来的样子?

作者介绍称,当时,19岁的普林斯顿学生汤姆·萨奇(Tom Szaky)创办了TerraCycle公司。

该公司一开始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副业:在蠕虫的帮助下,将食物垃圾转化为高质量的肥料。

上大学时,萨奇把所有积蓄都花在了建造一个“蠕虫粪便转换装置”上,空闲时间在学校内到处实验。

两年后,他辍学创业,还把自己的发明卖给了Home Depot和沃尔玛。

也就在那个时候,他开始提前意识到了全球性的浪费危机将要到来。

他认为食品只是冰山一角,真正棘手的问题是塑料,塑料的应用太过广泛了。

由于塑料无法生物降解,最终会被扔进垃圾填埋场和海洋,在那里它会分解成小碎片,进入食物链。

当时的塑料回收计划很受限制,比如只收集由单一塑料制成的简单物品,像外卖容器。

其他的东西还会被扔进垃圾填埋场,因为它们是由多种材料制成的,分离起来很复杂,劳时劳力。

萨奇认为回收所有物品在技术上是可行的。问题是,如果一种产品分解成本太高,回收商就无法从中获利。

从道德上来说,回收公司应出于道德责任,回收任何东西。

现实情况是,回收公司也是营利性的企业,它们只会回收那些可以盈利的东西。

如果一件物品的收集和回收成本超过了后续价值,就不会去做了。

所以萨基决定创造一种新的商业模式完成这一任务。他建立回收各种物品的基础设施,并要求生产这些产品的公司来承担回收物品的成本。

作者提到,要求公司或个人付费回收自己垃圾的想法在20年前是非常疯狂的。

直到2018年才有了第一次明显的改观。当时一段乌龟被吸管堵住鼻子的视频在网上疯传,促使消费者呼吁城市禁止吸管和其他一次性塑料制品。

第二年,《国家地理》的一期杂志专门讨论了塑料垃圾的问题,阿迪达斯等品牌开始用回收塑料替代新塑料。

2007年,Honest Tea、Stonyfield Farm和Clif Bar赞助Terracycle建立了回收中心,让消费者把它们品牌的废弃食品包装丢弃在回收中心,然后再进行回收。

直到2015年,大品牌才推出了相关项目,比如博士伦的隐形眼镜,塔吉特的婴儿汽车座椅。

2017年,越来越多的大品牌参与进来,并且搞起了热火朝天的营销。

不管是出于宣传还是环保的目的,参与者越来越多,剩下的品牌开始感到压力,害怕会疏远那些高度重视可持续发展的消费者。

尤其是当年轻消费者成长起来时,不承担责任的企业会面临财务上的惩罚。

顾客登录TerraCycle网站,就可以预付运费将旧物发送到回收中心。

为了降低运输过程中的碳足迹,TerraCycle利用自己的回收中心网络和第三方回收工厂,将产品送到最近的工厂。

该公司将承担运输、分拣和加工的全部费用,财务文件显示,TerraCycle的大部分收入来自于品牌方的合作。

萨基说,每一个新的合作关系都涉及到开发收集、清洁和将产品分离成核心组件的新系统。

然后,这些材料经过该公司现有的机器处理,金属被熔化,塑料被粉碎、熔化和挤压成颗粒。

最后回收材料便可以出售了,像凉鞋上的塑料将被用来制作运动田径场的地面覆盖物。

就这样,TerraCycle发展迅速。

虽然萨奇对业务好转感到兴奋,但他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TerraCycle还没有创造出一个完整的循环系统,那就是让一个产品可以被分解成它最初所使用的材料。

例如,凉鞋不能变回凉鞋,这意味着凉鞋品牌还需要新材料来生产产品。

如果回收来的凉鞋可以分解成材料,用于制作新鞋,这将是最高级别的环保。

在将近40岁的时候,萨奇对过去二十年所看到的一切充满希望。

利益相关者,比如制造商、零售商或消费者,慢慢会愿意支付回收产品的实际成本。

到那时,就拥有了几乎可以回收所有东西的能力,或许会有一个没有废物的世界。

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