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一条GUCCI皮带,让唯品会和得物相杀红眼,到底谁是罪魁祸首

商业街探案 2021-04-15 07:39

编者按:本文来源创业邦专栏商业街探案,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假货纠纷在奢侈品、潮牌的二级市场并不少见,但多是个体消费者和代购、小店铺、电商平台撕,偶尔也有品牌和平台撕,像2018年时加拿大鹅总部、雅诗兰黛中国均认为当时的网易考拉售假,后者还告到了法院。

但平台和平台撕的,很少。毕竟在这个产业链的各类纠纷里,平台的服务因为多少有点灰色地带的意思,上没官方支持、中不太好把供应链那点事儿抖搂清楚、下又得罪不起消费者。像网易考拉被品牌方锤过后不久就被阿里收购了,也侧面验证了这门生意水深难做。

所以,这些平台其实在某种意义上算“弱势”单位,应该惺惺相惜,一起闷声发财才对。

因此,当得物公开开撕唯品会的GUCCI腰带为假时,就有点老树开新花,信息量不大,解读性极强的味道:

1、模式上风马牛不相及的得物和唯品会是怎么撕起来的?

2、为什么同一家鉴定公司能对同一批腰带给出真假两个相反的结果?

3、正主GUCCI干嘛呢?

一件被倒爷引爆的血债

复盘一下事件的经过:

3月底,有消费者称在唯品会购买GUCCI某易烊千玺同款腰带在得物鉴定为假,引发多名消费者建群声讨唯品会,要求唯品会赔偿损失。

唯品会则宣称腰带是由海外流通渠道采购,采购链条清晰完整,具备合法来源,同时把退货商品送给中国检验认证集团广东公司进行鉴定,鉴定结果为真。

得物接着又晒出完整鉴定结果,同时宣称请了4家第三方鉴定,鉴定结果依然为假,有趣的是,其中一家是中国检验认证集团的上海公司。

由此,两家算是彻底杠上了。

其实,得物和唯品会原本在业务模式上差别很大:

唯品会是自营模式,主打低价尾货,号称线上奥莱。

得物早期用户原本的主要需求是限量高溢价球鞋的鉴定,等鉴定模式跑通后,得物逐渐扩展到售卖,以及潮牌服饰的鉴定和售卖,到今天其实已经算是一家主打服饰鞋履的C2C模式电商了。

那为啥这两个平台能撕起来呢?

先看直接原因:

该腰带的官方售价是3400元,唯品会券后2200元,而得物上该腰带的成交价在3119元左右(得物成交价会有所波动),一些“消费者”觉得有利可图,就转手去卖赚差价,扣掉大概10%左右的交易成本,也能挣600多元。

这里插句话:所谓的“消费者”大概率是倒爷或者以玩养玩的业余倒爷。

就像一个报道里提到有位小姐姐一直在唯品会购物,看到这腰带便宜就买了,买了后觉得自己带着不合适,看到得物上价格更高,就想卖掉,这话忽悠圈外人可以,但圈内人一看大概就知道这个消费者要打上引号。

其实不管在潮牌圈、鞋圈还是其他圈子都有这种情况,比如模玩圈有个AC论坛,上面有个二手交易区,经常有一些玩家回血出相对比较便宜的手办,也有一群倒爷蹲在论坛抢这些便宜的手办,根本轮不到一般的爱好者。

总之,得物鉴定为假后,这些“消费者”不但拿不到这600元了,根据报道还损失了购买投入(假设唯品会不退)和约150元的保证金(得物转卖的话个人卖家要交保证金,数额根据不同商品不同价格而定,如果鉴定为假会扣除),所以他们必然找唯品会闹事。

至于唯品会出售的奢侈品被鉴定为假,这是被动了命根子了,所以必然要维护自己的清白,公开发声。

而唯品会要维护自己的清白,必须要公开称得物的鉴定结果是错的,这就又动了得物的命根子——毕竟得物以鉴定起家。

得物卖家在出售物品时,得物要收取技术服务费(一般是商品价格的5%)、转账服务费(商品价格的1%)、包装服务费、鉴别费、查验费等,鉴别为假的话也要扣卖家保证金。

所以,得物一开始不会故意拆唯品会的台,但发展到唯品会声明时,也已经骑虎难下,不能不撕了。

得物树敌: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

那么,得物血战唯品会是偶然吗?并不是。因为当得物的业务品类从球鞋扩展到潮牌服饰后,和唯品会业务其实已经产生了交界:

1、得物上除了限量高溢价商品外,也还有大量低价折扣的货品,这个放到鞋圈内一般叫“大货”,和唯品会在部分品类和产品上已经有直接竞争关系了。

2、得物上因为有鉴定服务,在理论上是保真的,加上有一个交易成本,所以部分限量高溢价商品的实际价格要比其他电商平台高一些,这次“肇事”的GUCCI腰带就是个例子。

再拿一款热门鞋AJ4×UNION的粉红蓝配色来说,也要比淘宝酷动城的商铺普遍贵一些。

那针对消费者其实就是有个心理效应:

别人家便宜的不保真,或者说,真消费者在购买这些限量、高溢价的商品时,可能更愿意多花点钱去得物。

这并不是探案的臆测。

事实上这些年在鞋圈的二级市场,有一些知名的店铺比如烽火体育,都爆出过真假掺着卖的传闻,圈内消费者虽然对得物也没有特别信任,但除了一些假鞋商号称自己也在得物上卖货外,并以“得物过验”为骄傲,至少大范围内,还没公开爆过什么板上钉钉的售假实锤。

所以说,得物如果继续做大,唯品会低价折扣的核心价值必然会受到影响。GUCCI腰带的事件只是把这个影响提前引爆了而已。

3、有人可能会问,既然得物那些限量商品贵一点,那么平台或者商铺只要自己的商品保真,拿到得物验证能过,还有价格优势,怕啥呢?

理论如此,但实际情况要复杂的多。

举个例子:这些年大热的高街FOG复线essentials有一件号称必入的花卉卫衣,目前淘宝上号称正品的店铺大概卖到1000元出头,而在得物上售价高达9000元。

如果你去淘宝店铺问这件卫衣,大都会说不支持得物鉴定,只支持贴吧、咸鱼。

探案和一位淘宝店主聊过这事儿,有位卖家说essentials的质量很一般(探案编辑自己有10件左右,确实一般),都是被炒起来的,尤其是这款花卉卫衣,得物自己要炒,所以淘宝过去的一般都说假。

当然,这个事儿查无实证,也不排除这款卫衣确实绝版了,市面上1000元左右的都是高仿,所以店铺们“不约而同”的说得物自己炒货,不给过验。

但从侧面也看得出来,一些外面的商家对得物目前既当裁判(鉴定)、又当运动员(售卖)的事儿是有点意见的,理论上来讲,经历了腰带事件的唯品会应该能够感同身受。

鉴别市场怪状:正主不吱声,造假的在打假

前面提过,目前唯品会和得物的腰带风波还是罗生门,因为同一个公司给出了不同的鉴定结果。最主要的是,最有资格做裁判的GUCCI始终不吱声,中国区相关负责人被记者问道后,才说关注到了这个事儿,对此暂时不发表意见。

而GUCCI中国的意思是,保证消费者在官方渠道购买的一定是正品,官方渠道包括品牌直营店、官方网站和相关授权渠道,同时表示GUCCI不提供鉴定服务。

当然,这也不奇怪。这些外企大牌从来不对其他渠道的产品提供鉴定服务,甚至有些大牌管杀不管埋。

比如加拿大鹅总部、雅诗兰黛中国在2018年说网易考拉所售产品为假时,也没有对公众宣布什么是真假标准,所以在发生类似纠纷的时候,其实最后都成了一笔糊涂账。

而在雅诗兰黛中国告网易考拉的时候,探案询问过一位某跨境化妆品电商的前高管,对方说,对于正品,平台和品牌方的定义都不一样。

他解释,平台认为来源可靠,供应链条清晰就是正品,但供应链的供应链是不是靠谱,平台就语焉不详了。

而品牌方总部一般都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只会说一句“保证消费者在官方渠道购买的一定是正品”。

同时,品牌方的中国公司是有销售KPI的,他们会认为除了官方渠道外的,都不是正品。如果业绩不好,就可能会找二级市场的茬儿,在该高管看来,雅诗兰黛中国告网易考拉就属于这个场景。

所以基本可以预见,唯品会和得物的纠纷在理论上是不会有结果的,核心原因就是,这些鉴定都是没有得到品牌明确承认的行为。

同时,因为没有品牌方的支持加上工艺、款式、产品一直在变,得物做了这么多年鉴定,实际上也没有做出一些明确的鉴定标准。

这导致坊间对得物的鉴定能力也是有争议的,一位圈内人刚刚告诉探案,说一些造假商会利用照片角度、甚至钻研PS技术想办法在得物过验,当然能不能成也不好说。“最好的办法就是看实物,你想想鉴定师每天靠照片鉴定那么多鞋,靠谱吗?”他说。

但讽刺的是,即便这样,得物目前也是大众在二级市场购买产品时最靠谱的保障了。

更讽刺的是,在皇帝(品牌)不急的情况下,一些假货制造商居然也在小红书上教用户识别如何假货,他们一般是对比专柜正品、自己的货(各个店的叫法不一样,有的叫纯原、有的叫艺术)和所谓通货。

这些商家通过对比教程引流到自己的微信,再进行售卖。

当然,在小红书上做运营的和微信上的卖家实际是不是一个人,这个说不好。同时,这些微信的卖家到底是不是一手商家(自己有投资工厂),也存疑。

“你能接触到的都不是一手。”一位前莆田圈内人告诉探案。

探案编辑曾经在一家小红书上宣传的微信店铺购买过一款鞋,承诺5天发货,但等了一周都没发货,最后承认是别人的厂子做的,表示“货源不可控”。

而有的商家在发货时还会专门配上得物的盒子,并且宣称不少代购或者得物卖家在自己这里进货。但在被询问是否能在得物过验时,又语焉不详,只说可能会“无法鉴定”。

即便在假货市场也是乱像丛生,各种不知道哪里来的鉴别对比标准,对同行的攻击,比如广东的看不上莆田的“通货”,有自称工厂股东的说别人家连一级代理都不是,甚至还有说自己总“进去”以表示造假造的太真……

总之,这个市场特别有趣,有一种一群人精在过家家的感觉,如果读者有兴趣以后探案还可以详细扒一扒。

这些现象在一定程度上,也导致了二级市场的混乱和鉴别难度的加大。

品牌坐庄,潮人被溜

那么,是什么造成了这种乱像呢?

那些正主,也就是品牌方是难辞其咎的,拿球鞋市场来说,一般来说,一个品牌有少数限量是正常的,但耐克算是开辟了一个“款款限量”的先河。通过各种联名、代言、配色、明星同款加稀缺供应来对市场进行饥饿营销。

拿dunk来说,这本来是一个非常老的系列,几乎没有任何科技含量,原本是给滑板爱好者的,基本售价都是599、699、799的样子。

10年前,dunk都快死了,老鞋友应该能记得以前商场里都是打折卖的。但耐克就是通过稀缺配色+王一博等各种明星同款这种噱头(新疆棉事件后王一博解约了),让几乎每一双dunk都在二级市场被炒到了天价。

同时,耐克对衍生的黄牛、造假、鉴定难等问题又不肯投入资源管理,坐看二级市场各种炒作、高价乱像。

再拿前面讲过的FOG复线essentials来说,一件发售价格大概都不到1000元的卫衣,在得物上可以卖到9000元、一件海淘价格在1500元左右的棉服,国内买手店就可以依靠信息差和保真优势(虽然实际是不是保真谁也不知道)卖到小3000元。

说白了,还是这些品牌自己先限量,把工业品当稀缺品卖,加上一众博主、卖家、黄牛的炒作,引得无数韭菜跟风。

所以,假货、炒鞋、鉴定等等看上去是不同的问题,但在根子里是一个问题。

要解决也很简单,品牌方自己加大铺货量到黄牛没能力吃掉就行了,像椰子350白斑马在2016年超限量发售的时候,二级市场的售价都是过万的,后来阿迪达斯在2017年补了一次大货,价格一度逼近原价。

事实上,甭管黄牛、博主、卖家怎么炒,品牌方发一次大货就能全部戳破,只是品牌方不会这么干,他们也需要这个生态保持品牌的热度和稀缺感。

所以,最倒霉的永远是那些跟风消费的消费者,拿虎扑为例,这段时间李宁在虎扑上的名声几乎已经快臭掉了,因为李宁用来秀肌肉的新鞋驭帅14䨻也搞饥饿营销,甚至纵容黄牛。

于是大家从李宁限量发售韦德之道时积攒的怒气被彻底点燃,怒斥李宁跟耐克学坏了。

直到今年2月份,虎扑还有网友惦记着耐克将要全新发售的Zoom BB NXT篮球鞋教李宁做人,结果耐克在3月搞出了一出歧视新疆棉事件,李宁趁机又炒或被炒了一波……

所以,要想不被品牌们当汪汪汪一样溜,永远记住那句话:鞋穿不炒,别盲目跟风。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