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在风投世界,玩一局长线游戏

溯元育新Envolve Group 2021-06-11 08:09

编者按:本文为专栏作者溯元育新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大概在5年前(2014/15年),硅谷顶尖的GP们就意识到,追求短期、一次性的回报(3-5年上市 / 2年并购退出)对他们来说没有太大意义,让公司staying private longer,利用公司长期发展的规模优势追求长期复利增长,才是GPLP创业者共赢的方式。

最近读了篇硅谷隐形大佬很牛逼的文章,主要讲了3个点:

(1)不追市场热点,而去找那些短期退出变现“看似有限”,但长期复利百倍千倍增长的公司,作为一个早期投资人来说,是绝对可行的。

(2)已经有很多顶尖GP意识到了这一点,一旦投到一家未来的隐形冠军,哪怕需要十年二十年,股权/股票也值得一直拿着,这要比投了之后着急催促portfolio并购或者上市卖掉好太多了。但前提是GP和这个公司已经缔结了一种更深刻的共生关系。

(3)最后,作为GP背后的LP,对于能投到这样潜在未来冠军的GP,要有足够的耐心和信心,而不是急于到期清算。甚至在GP投到这样的公司时,LP完全应该抓住时机直投加仓。

然而,现在很多GP自己都没意识到长线游戏的隐性优势,更何况LP呢?这个话题我们做了两篇文章,非常精彩,这里是第一篇,慢慢看。

顺便提一句,溯元就是这样能够在10-15年的时间框架下,百倍千倍增长的长线公司,看懂的人都投了,你呢?

溯元育新创始人。对审美、结构与细节高度敏感,坚信我们处在精神变革的时代开端,值得更好的时代精神。致力于梳理与阐述商业文明与人类心智的代际变迁。

alex.gif

2018年就完成了亚洲首个在纽交所的SPAC上市,并收购了中国最大民营医疗集团「和睦家」。从百亿规模的交易中转身,寻找下一个大机会。“你看不懂的公司,我看得懂。你看不懂的资产类别,我看得懂。”

Mark Suster是创业者转行做投资人的典型范例,也就是我们之前说过的"Operator VC"。传统商业背景出身的他,创立了两家软件公司,分别卖给了The Sword Group和Salesforce。2007 年离开Salesforce后,Mark Suster加入了洛杉矶最老牌的基金Upfront Ventures做GP。他管理的第一支基金,Upfront III(08年募集),我们简单估算了一下,未来三年的TVPI大概在13.4-16倍,DPI至少有8倍。

在Mark看来,在新热点层出不穷的风投世界里玩一局长线的游戏,需要过人的定力和长远的洞见。而经历过这场长途的跋涉之后,达到的顶峰是在云层之下很难看见的。

然而,硅谷一直痴迷于不断飙升的增长曲线,因为硅谷一直被看作是一个「赢家通吃」的市场。一支基金里面只要有一个deal投的大红大紫,5%的fund size就可以让整个基金翻出5倍的回报,而剩下的95%不管怎么投,可以投的不咋地,LP觉得也还行吧,反正钱也赚了。

这是因为主流观点(所谓的)认为,VC基金的回报模型就是由极端情况下的极端成功所决定的,那对于投资人而言,最最重要的是牛逼的deal一定一定不能错过。这种「极端情况+极端成功」的思考模式,创造了一整代投资人的短视,和一波又一波的FOMO。

但是现在市场变了。想挤入后期轮次创业公司(Late-stage startups)的投资人、创始人和经验丰富的高管不仅越来越多,而且他们都可以通过玩长线游戏长期获益。

看看年轻人的精神支柱Instagram和Snapchat,一个以10亿美元估值,早早卖给了Facebook (Instagram);另一个一直保持独立经营,到今天市值940亿美元 (Snapchat)。走长线策略的Snapchat为支持它的投资人和用户群体,创造了很难在短期内想象的,远不限于财务本身的巨量价值。

to C赛道如此,to B其实也一样。举例来说,建筑管理SaaS领域独角兽ProCore最近刚刚上市,目前的估值为110亿美元。ProCore看似一夜之间的成功,实际上距离他们第一次拿到投资的时间已经有17年。想象一下,要是在2009年Autodesk拍出1亿美元的估值想要收购ProCore的时候,他们同意被收购了呢?可能很多神话就是这么提前结束的。

就像SaaS教父Jason Lemkin说的,现在价值100亿美元以上的公司更多了,有的公司甚至到了1000亿美元以上,所以投资人和创始人都可以通过玩长线游戏赚更多的钱,扩大自己的影响力。

回顾自己的deal record,Mark Suster发现他09年做VC的时候投的四家公司,有两家已经退出,还有两家(为企业提供语音识别和分析服务的Invoca,和目前世界最大的图片内嵌广告公司GumGum)依然在独立运营,而且完全有机会创造出至少10亿美元现金收益。

Mark Suster退出的第一个项目是Maker Studios,一家面向青少年的YouTube视频提供商,最后以6.7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了迪士尼。Upfront Ventures对它的第一笔投资还不到1000万美元,所以这笔投资做得相当不错。不过,Mark还是请求Maker Studios的CEO和创始人不要卖掉公司。

他当时和现在一样深信,创造者经济(creator economy,今年非常火)将会繁荣得非比寻常,而那些为创造者们提供技术和流程服务的公司也会迎来自我价值的跃升。Maker Studios的前CEO Ynon Kreiz现在是全球最大玩具公司美泰的首席执行官,前COO Courtney Holt是Spotify的高级重要执行官,他们到现在还是非常好的朋友。

他认为虽然这个6.7亿美元估值的退出已经非常不错了,但如果可以从头再来一遍,他还是会强势加码这两个人搭档做出来的公司,不到最后一刻(公司被收购/上市),他绝对不会撒手,而且还会努力劝说两个人做得再久一点,搞到更多的钱,利用规模优势在后期的资本市场、客户和人才上进一步扩大优势,创造更多价值。

Mark在Upfront Ventures的第二个“退出”,是数字营销软件和服务提供商Adly,它立足于社交媒体广告,有一定的创新,但由于种种原因,最终还是铩羽而归,一切归零。不过它的创始人兼CEO Sean Rad(这是个S级创始人,很强)继Adly之后,又创办了Tinder,这也说明有时候伟大的创始人+绝妙的想法+时机的交叉,才能炸出一笔几十个亿的成就(虽然Mark没说,但他们明显谈了一个条款,Sean之后搞Tinder,Mark在早期就投进去 / 平移进去了)。

另外两家公司(前面说到的Invoca和GumGum)还坚守在private的道路上,Mark相信,现在超过10亿美元的收益对这两家公司来说都是手到擒来,这些收益能惠及像Upfront Ventures这样的早期投资人(早在这两家公司估值在1000万美元以下的时候就进场了)、公司创始团队(大多数人已经离职)、管理这两家公司的高管,甚至是愿意在后期支持它们的投资人。

这四家公司都在洛杉矶或者旁边的圣巴巴拉,这些地方已经有了成熟的用户群体,而且时不时就能冒出价值几十亿美元以上的成就。

虽然有很多人在说风险投资中的后期资本(late-stage VC等)带来了各种负面影响,但实际情况是,为一场长线的风险投资游戏出资,让大部分公司保持独立经营,最终实现IPO,对GP来说也极其重要。

丰富的后期资金储备对大家都有好处。Mark做VC之后的第一笔投资是Invoca。最近Invoca宣布,他们收购了一个行业内强劲的竞争对手,这个收购案估值高达1亿美元。让Mark惊讶的是,5年前还在努力为自己争取1亿美元估值的Invoca,现在却能以这样的价格收购其他公司了。

根据大数定律,如果一家公司的每年能够稳定收入1亿美元(这个在企业服务叫ARR),加上大基数的增长翻番,再加上客户对产品的依赖长达7年或者更长时间,就会在更长期的时间里面创造出神奇的效果。虽然公司不会3年并购5年上市,但Upfront Ventures很乐意追随ProCore的脚步,支持Invoca成为一个百亿美元公司,见证它在SaaS行业的细分赛道,即自动化销售和精准营销的市场领跑者地位。

如果以长远的眼光进行一场长线的游戏,Invoca就能在自动化销售和精准营销业务的市场中屹立不倒,从独角兽成长为「十角兽」,也就是价值100多亿美元的公司。

Mark回顾了Invoca的成功在每个支持者身上的表现,当然这离不开硅谷职业经理人 / 连续创业者和有成熟经验VC的支持和帮助,我们(译者注:以下这是Alex说的话)坚定认为未来10年中国也会出现一整批这样的成熟企业家和投资人,接力跑步形成复利和规模效应,这才是十年打造百亿美金公司的可持续道路。(好的,Alex说完了)

Invoca创始人兼CEO Jason Spievak把业务从零带到一,帮Mark招到了Invoca的继任CEO,暂别团队和公司。他自己去搞了一家开发「可降解果蔬保鲜膜」技术的Apeel Sciences,融了种子轮和Upfront领投的A轮,现在这家公司也到了十亿美元估值。故事还没完,这个Jason又继续创办了一个早期VC基金Entrada Ventures,估计Mark个人也投了。

Invoca的联合创始人Rob Duva创办了另一家名为Fin & Field的公司,这是一个提供预订打猎和钓鱼旅行服务的平台。第三位创始人Colin Kelley还在Invoca做CTO,依旧是公司的骨干力量。

他们所有人都能进行一些secondary(二手股份)的买卖,包括Invoca的股东在内,所有人都受益于老牌风投公司Accel Partners、Morgan Stanley、私募机构HIG capital的MD(Scott Hilleboe)和其他公司提供的后期资金。这种中期变现+长期资金收益真的非常棒。而这些Late-stage VC的投资逻辑,则是上文推特中所提到的,他们看到了未来SaaS上市公司IPO平均市值会在100亿美元的二级市场估值逻辑,所以入场下注。

还有一个例子是Gregg Johnson,Invoca的继任CEO,他一手把Invoca起初2000万美元的ARR带领到1亿美元以上,并计划将其运营到超过5亿美元,有朝一日成为一家上市公司,包括Mark在内的早期参与者,都是这一令人难以置信的超长线游戏的受益人。

多年来,Mark一直认为,给像Invoca这样的公司足够的时间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在更长期的视角里面,展示复利和规模增长的力量。但有些LP似乎非常看重GP能否做到「同一年募集基金回报表现排名的前四分之一」(top quartile performance),这对新GP来说是一种扭曲的激励机制,为了追求快速回报,GP可能会流失很多长线业务带来的绝佳机会,其实最后受损的还是LP。

像Upfront Ventures这样有LP共识的风投机构,他们有足够的耐心。投了Invoca的这支老基金(Upfront三期,2008年募集)的总回报已经从2x变成了3x、4x,而且将来会变得越来越牛逼。

为什么这么说?算一笔帐啊,这个Upfront三期基金fund size是1.87亿美元,单一一个在Invoca里面拥有25%的股权,如果Invoca以100亿美元的估值上市,就是25亿美元等值的回报,那TVPI就已经变成了13.37x,假设股价腰斩,最后退出了12.5亿美元现金,那单就这一个项目对基金总DPI的贡献也是6.68倍(还不算其他投得非常好的项目,比如最开始提到的6.7亿美元退出的Maker Studio和社交软件Tinder)。

Upfront Ventures现在是第七期基金,长期的LP基础让他们能保持冷静,不去盲目追逐那些随时变动的风口热点,专注于能获得更多回报的长期竞技。不过这份冷静只能通过时间和投资沉淀,Mark也还记得他们做第二到第四期基金的时候是什么感觉,那时候他们需要不断证明自己的存在,不断追逐市场热点。

一些风投的领军人物开始不再把「在风投世界排到前四分之一」看作神坛,USV的Fred Wilson也谈到了相对于公共市场的风险投资业绩(Public Market Equivalent)。他写道:

在所有的风险投资基金中,有一半基金的表现优于股市,而股市是大多数机构衡量风险投资基金的基准。

一些LP用来比较基金的方法叫做PME(Public Market Equivalent,公共市场等价),但实际上,调整PME benchmark对LP和GP来说都非常具有挑战性,所以很多新手LP就恢复到简单的「排名前四分之一」GP考核标准了。而这种benchmark都是来自于MOIC、TVPI、IRR等等不能显示底层数据的来源,LP必须依赖这些不完整的数据集去衡量。由于大多数特殊年份的风投公司相对较少,中期的价值难以衡量,数据也不完整,这些方法往往不是长期价值的理想观测点。

Mark认为,top quartile这样的benchmark会重创那些面临「快速决胜负」压力的新基金,为了凸显自己能速战速成,他们的投资在后续轮次中会以最高价格进行,甚至提前抛售股权。

当《华尔街日报》刊登一篇质疑a16z回报率的文章时,Mark非常公开地支持a16z:

LP在决定投哪只基金的时候,都在考虑什么?总的来说可以归结为4点:

(1)最有价值的一点是,能否挖掘到最高质量的deal,LP能跟投直投。

(2)其次,针对市场有共识的好项目,大家都抢的时候,能不能投进去。

(3)再次,是几个合伙人的职业素养,化学反应和合作顺滑度,以及他们是否能为下一只基金尽心尽力。

(4)最后,你去看看GP过往的track record。

LP投资的是基金的潜力,而不是过往的业绩。想想看,Accel Partners曾经是一只功勋赫赫的基金,互联网泡沫崩溃之后,一些LP曾经质疑他们是不是迷失了方向,所以退出了,提前结束了和Accel Partners的GPLP关系,而那个时候Accel Partners刚刚投了Facebook的A轮——这可能是Accel Partners投资史上最亮眼的一笔,而这些乱了阵脚的LP也就这么错过了。

如果你是因为受到a16z“中期财报不佳”的影响,没有投他们的基金的话——哈哈!你可能就错过了Coinbase。

「玩长线游戏」通常取决于基金能不能与创始人和高管合作,在变现赚钱和打造长期主义的公司中找到平衡。因此,企业发展中期有变现机会时,如何抉择非常重要。比方说,有人曾经给Invoca开过3亿美元的收购offer,当时Upfront Ventures持有29%的股份,如果追求速战速决,那就是一笔很诱人的投资。然而Invoca的CEO、创始人们和股东们一致认为,他们不拘泥于眼前小利,都想在长线游戏里,建立更伟大的公司。

不早早卖出,也能获得短期内想象不到的回报。用Roblox(上市了,529亿美元市值了啊,文末有链接)和瑞典Mojang Studios开发的沙盒游戏MineCraft为例,同样是类似概念的游戏,MineCraft以25亿美元的价格就卖给了微软,当时还被看作是一场非常成功的买卖,而Roblox一步步走到了今天的500亿美元市值。这就是稳住心神、投身长线游戏的价值所在。

最后再来看看Mark第三期基金里面四笔明星deal的最后一个,GumGum。它和Invoca的剧本很像,都是创始团队足够有魄力有远见,和公司一路走到了巅峰。

GumGum最近宣布完成了由高盛领投的7500万美元融资。创始人兼CEO Ophir Tanz在继续创立他的下一家公司Pearl,由专注加密技术的Craft Ventures等力量支持。另一位创始人Ari Mir后来创立了点对点的物流和供应链平台Clutter,这家公司从软银、红杉和其他公司融到了3亿美元。

第三位创始人兼CTO Ken Weiner,仍然在GumGum担任CTO,创造着超越市场的表现。这三位创始人都在创立GumGum及其后续公司方面有精彩绝伦的成绩,从任何一种衡量标准来看,GumGum都是一家价值10亿美元以上的公司。

幸运的是,GumGum还有一个由Phil Schraeder(继任CEO)领导的天才高管团队,他也是一个长线游戏的玩家,专心把GumGum打造成一个走向IPO的行业领袖。摩根士丹利、NewView Capital、高盛等公司提供的后期资金,也给了投资GumGum的LPGP一个光明的前景。

如果没有这些核心人物和其他人组成的执行团队,GumGum对投资它的所有人来说都不是最优级的回报。而有了这些人的出现,LPGP能看到的GumGum是一个能定义整个行业的公司,因为随着监管和高科技的发展,cookies(网站浏览痕迹追踪)的使用会逐渐减少,对隐私也更加重视,GumGum的业务正好和这样的趋势相匹配。

前面说到的四个玩长线游戏玩家:早期VC、创始人、后期VC和高管,都依靠这种长远视角赢了一局。第五个玩家角色是「社会」,大家都玩长线游戏,去追求那些“如果我们不存在,就不会出现的技术和产品”,就能避免反复制造车轮子,把钱、人才和时间花在推动行业进步的前沿上。

今天我们就先聊到这里,这篇文章我们既讲了长线游戏,又讲了四个很具体的案例,够你看好多遍了。下篇文章我们会详细讲讲,作为GP,如何识别出能玩好长线游戏的创始人。作为LP,如何识别出能投出这样创始人的GP。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