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90后女程序员:身在大厂,心系创业

蓝洞商业 2021-06-11 16:29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蓝洞商业(ID: value_creation),作者贾紫璇,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互联网女性的实力被低估了?如何为自己赚得更多的respect?

在一场谷歌女性开发者大会上,国内互联网的女程序员坐在一起。交流之前,她们彼此并不熟悉,但很快就可以因为某些细微的感受而认同彼此。

字节跳动的大S说,她会在99%确定的情况下,在回答别人时加上probably、might be等弱化性语气助词,而她的男同事则在80%确认的情况下,用了absolute。

在美团工作的Rumor的感受是,“相比男性,女性在职场中没有那么自信,但实际能力并不输给男性,所以很多时候女性的实力被低估。”

京东的Trista讲述自己的经历时说到,性别和年龄其实多多少少会影响到职级晋升。

她们来自字节跳动、京东、美团这些国内一流的互联网公司,她们身上有着技术开发者的严谨缜密,也同时具备着女性特有的亲和力。她们是大厂女程序员,当她们汇流在一起抱团取暖,某些答案就开始悄然发生了:

大厂是她们表面上的光环,但也是她们的负累所在。

4月份,Trista离职创业了,虽然只在京东待了五年多,但已经把该学的都学到、该见的都见到了,现在她有了自己更想做的事情。

Rumor虽然还在美团敲键盘,但每周会安排自己见不同的人,她坚信很多机会都是软关系带来的,为未来做自己的事业积累更多可能性。

北大毕业的大S一直以来的理想就是自己创业,她觉得自己想做有影响力的事,留在大厂凡事都要先说服领导这是有价值的,何必呢?

在男性主导的互联网开发者群体里,她们亟待建立一个属于女性的认知:懂技术,会沟通,承受着内卷,也有强大的自驱力。她们享受着互联网大厂赋予的光环加冕,也默默盘算着这场赌桌上自己未来的筹码。

留在大厂,并不是她们的最终目标。

1

选择

选择来到互联网大厂,一定是看中了大厂一些无法替代的优势。但选择当女程序员一定有一份热爱,快速试错,找到“兴奋点”,再深入去做,是她们选择做程序员普遍的逻辑。

“选择字节跳动,就是觉得可以比原先看到的更广阔。”大S被挖到字节后,相比之前,她觉得遍布短视频、教育、搜索等行业的产品矩阵更有吸引力,在这个更广阔的“APP工厂”里,她希望能探索一下自己的边界。

“外企太佛系了,我在字节学到的第一件事就是自己要为自己争取。”因为组织架构的调整,她不得不重新找到自己的位置。在字节跳动“以结果为导向”的扁平化管理下,她要说服新的上级,为什么自己的事情有更高的优先级,“向他证明为什么有价值,然后继续做。”

如今的北京字节跳动CEO张楠,也是上级用来鼓励她的案例之一。“大家可能只看到她光鲜亮丽的一面,但她也不是第一次做产品就做成了抖音,只是抖音成功了,大家都认识她了,但这个过程中有很多看不到的困难。我遇到困难时,老板就用她的故事来鼓励我。”

Trista在2021年5月正式离开了京东。从2016年1月到2021年5月,Trista在京东的五年多也在做打破自己、重新选择的事情。

起初,学计算机专业出身的Trista,进入京东之后却做着运维的工作。而在五年当中的某一天,一个新的部门成立了,是做数据研发的国际化。Trista的英语不错,加上有运维工作经验,比较懂用户,就被临时调去做一些文档翻译工作。

这一做不要紧,Trista像是开辟了新大陆一样,找到了让自己两眼放光的事情。“以前我做运维工作的时候,每天地铁上都在想如何解决用户问题,到家以后打开电脑就开始执行。当别人一次次夸我很厉害的时候,我没有任何感觉,只是觉得这是我劳动所得。”

Trista在转岗之前,做运维时的直属领导曾经给她建议,“我劝你不要跨到数据开发部门,你在现在的岗位已经做了很亮眼的成绩和不少的累积,市面上有多少‘三个月学懂Java’的培训班,就意味着数据开发这片红海有多少人扎堆。”而如今,这位领导已经做到了京东很高的级别。

但面对内心的一份热爱,Trista觉得选择数据开发是她必须要做的事情,哪怕一切从零开始。

相比之下,Rumor选择做女程序员的路径就简单得多,但也没有脱离一个原则:要去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一方面是我发现自己不适合做量化,另一方面也发现自己更喜欢技术,而AI是一个与时俱进的岗位,也非常有趣。”

来到美团前,Rumor在一家创业公司,“前几年,我的目标就是进入大厂,我觉得这是一个坎,过了这个坎进入大厂就像是给自己镀了一层金。”

美团崇尚学习文化,Rumor在这里体会到了与之前的创业公司不同的企业文化:竞争里也有合作。这是她到了大厂之后,学到的第一件事情。

“以前的我,看到公司里有人做出一个程序来,我也要做出一样的,甚至做出更多来超越他,现在的我会以另外一种合作的方式来处理工作,而不是盲目攀比。”

2

自愿的996

周末不属于大厂,大厂里的996全是自愿,这也不假。

被迫放弃健身,是大S在字节跳动最遗憾的一件事。她之前的习惯是每周一四锻炼身体,但在字节一般都要半夜十一二点下班,最晚的时候凌晨三点,那种锻炼身体带给她的愉悦感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了。

从小经历过校园霸凌后的大S,已经学会了在逆境中自我重建,习惯了用优秀来证明自己,所以“北大毕业生”带给她的,除了曾经在校园里“被保护的很好”以外,离开校园后的她并不觉得北大是自己高人一等的象征。

相反,来到字节跳动后,大S日常仍然不断浏览技术博客,把每条有用的信息都用笔记录下来,让自己的认知保持更新迭代。

她最近在读的书是梅耶·马斯克的《人生由我》,这本书是马斯克母亲的作品,被很多人视为成功女性的代表之作。“马斯克能够有这么狂热的造火箭的梦想,跟周围环境对他的塑造有直接关系,所以我也要把握不断学习的机会。"大S觉得,自己要在大厂努力自我迭代。

“我们公司的员工很多的北大、清华、中科院、浙大、复旦等名校毕业的,我(毕业于:北京航天航空)在这儿根本没有优势。”Rumor说,“你会发现这些聪明的人,他们不仅是技术强,人际交往也强,总之什么都强。”

Rumor认为,自己在美团的不可替代性也恰恰在于不断自我迭代。

她说,“每个周末,我只给自己留出一天的时间休息,工作日之后的下班时间和剩余的周末时间,我基本都在做自我提升的事情,比如学习技术方面的知识,比如对外输出并获得回馈。”

Rumor有一个个人的公众号:李rumor,仅仅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有上万的关注者了。除此之外,她还和朋友做了一个关于面试经验搜索的网站:面经酱。

从知乎搬到了微信公众号,Rumor也累积了不少粘性粉丝,这些为她带来的不仅仅是广告费,还有更多隐性的价值,是值得用休息时间来交换的,哪怕这些价值是延迟的。

而曾经在京东战斗了五年多的Trista,更是个自我驱动的“工作狂”。

跟2016年刚刚入职京东的前半年一样,Trista在调换部门之后的半年里,几乎不曾休过周末。“我不喜欢到自己的工位上加班,怕被别人看见。所以通常都会在周末找个没人的会议室学习Java和数据开发。”

互联网大厂用餐时间的食堂也是非常热闹的,菜品也较为丰富。但Trista不喜欢浪费时间排队,相比工作,吃饭对于Trista的意义要小得多。在午餐和晚餐的时候,Trista办公桌上有什么吃的抓起来就吃,既能填饱肚子,也不会耽误手头的工作。

工作如此饱和,Trista还在2018年加入了Apache基金会(全世界最大的开源软件基金会),并且在2021年,通过几年来帮助全球各地的开源技术者们交流和解决各类问题,成为了为数不多的Apache华人member之一。

上午到单位回邮件,中午处理自己在Apache基金会的事,下午开各种会议,晚上写代码,这就是Trista每天的基本日常。

"别跟我说什么内卷,你告诉我哪里不存在内卷?我亲眼看到我们公司楼门口保安把吃的藏在身体后面,怕因为吃东西影响公司形象,这不内卷吗?如果不能告诉我解决办法,就不要给我制造焦虑。"Trista说。

从刚入职时候发表观点不会被看到的她,如今做到了有一年的Q4业绩和年终奖翻倍,为公司创造出一款从人工处理到机器处理的变革性产品,同年也被升职。

聊到这些的努力和驱动的时候,Trista的眼睛里是带着光的。

3

下一站

虽然大厂能够带给她们很多别处学不来的东西,但仍然留不住她们学到技能后想要离开的心。大厂更像是她们的培训班,课程结束,便会各奔前程。

重度B站用户Rumor虽然忙到“连躺在床上刷B站都觉得奢侈”,但“忽然被其他部门同事发消息过来说'你是不是Rumor'的时候”,“读者朋友发微信说看我文章学到很多的时候”,都让Rumor收获到预期之外的惊喜和快乐。

一周前,Rumor在自己的公众号上把5月份每天的日程安排晒出来,说不想再卷了。玩儿完一个周末后,当晚还是坐在电脑前更新了自己的公众账号。在大厂中自我驱动,已经成了惯性。

"在大厂,我学会了如何跟其他部门的同学沟通。我发现很多部门的技术人员都在重复地造轮子,但其实我可以根据不同部门的需要,造出一个大家都可以用的轮子,这样会省去很多工作,但前提是需要跟各个部门的人做好足够的沟通。"

来到大厂后,Rumor深深地意识到沟通和人脉的重要性。因此,她每周还会安排自己去见不同的人,这些人中有不同部门的同事,也有通过公众号找到她的创业公司CEO,或者大厂中高层领导。

她说,自己在大厂学够了、见够了就会离开。未来自己可能选择去一家外企,也有可能创业,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

无论怎样,现在在大厂做的每一处小小的积累,未来都会通过现在建立起的这些看似不起眼儿的软关系而获得更大的机会。“起码我通过认识不同的人,已经不担心自己失业了。”Rumor笑着说。

刚满9岁的字节跳动已经拥有10万名员工,在全球有超过240个办公室,源源不断的年轻人还在涌入。

大S觉得,相比腾讯和阿里,字节跳动还在飞速成长,管理风格难以归类和总结。她接触过两个风格截然不同的上级,都很年轻但是风格迥异,“大家都是带着前司风格来的,这些风格还在融汇碰撞,我也在期待属于字节跳动的风格。”

大厂带给大S的,除了对于知晓用户喜好,和不断更新迭代产品带来的满足感以外,负责海外业务的她也增长了很多见识,"这是之前在只做垂直领域的外企里看不到的。"

然而在这些背后,大S还通过同时拥有产品经理和技术技能的双重属性,在大厂里赢得了尊重。

“未来我会自己创业,我觉得把需要的东西学完了,就可以出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我想做有影响力的事。”对于自己在大厂后的下一步,大S有着坚定判断和清醒的认知。

Trista已经慢慢将自己的新公司搭建起来,京东无法给她想要发展的事业,她果断选择带着在大厂见到和学到的一切离开。

“如果让你从100元和100万元里选一个,那不叫选择。只有两边都是100万的时候,才叫选择。”Trista这样定义选择。而这些大厂女程序员们有着清醒自知的前提下,才能为自己做出下一步的选择。

显然,她们知道自己想要的未来,不在大厂。进入大厂就像去了北上广深一样,成为了层次更高和机会更多的风向标。

在程序员中,女性会比男性更受欢迎吗?大S并不觉得,因为公司的要求并不会因为你是女性而下降。她意识到某种行内的“潜规则”:大家心照不宣,但都觉得女生更难说服别人证明自己。

对外界来说,她们充满着神秘感,但对她们自己来说,选择大厂,或许只是一个中转站。她们需要带上这段行程里的风景和经验,来奔赴下一站。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