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摩尔庄园手游》正在消耗老玩家的情怀?

2021-06-13 10:31

图源:图虫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刺猬公社(ID: ciweigongshe),作者六一 编辑语境,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小九是一名建筑学的学生,在“肝”毕设期间,恰逢《摩尔庄园手游》开服,抱着情怀顺带在摩尔庄园里偷偷懒的想法,她开始在游戏里设计起了“建筑”。

她将自己的庄园装扮成华丽的T台,并在社交媒体上邀请其他玩家前来走秀,各色皮肤的摩尔打扮精致,定格拍照,她很兴奋地在社交平台上分享了活动的盛况,引发了很多玩家的呼应。

6月9日晚,小九却突然卸载了游戏,并删掉了自己之前发的帖子、清空了自己账号的所有内容。

“因为一堆人来捣乱,我没法玩了,抱歉。”她发过来的截图,游戏公屏上有人说着和游戏毫不相关的骚扰性言语,并呈现出刷屏的状态。“我走到哪他们就跟到哪。”“只能举报,非好友没法拉黑。”骨灰级玩家贺川表示,“客服并不给力,举报并不简单。”

在摩尔庄园里,这样被无良玩家骚扰的案例不是个例,豆瓣摩尔庄园小组有很多玩家义愤填膺地在组里抱怨,希望官方可以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图片

图片

据雷霆游戏公布的数据,《摩尔庄园手游》开服8小时游戏新增用户突破600万,在线人数突破100万,手游分享社区TapTap下载量突破250万,iOS畅销榜成绩冲进Top1,下载榜霸榜8天。

同时,自《摩尔庄园手游》儿童节上线至今一直占领微博热搜,在社交平台也掀起一阵阵分享社交热潮,游戏里的bug也成为玩家创造笑点的方式。

图片

手游自上线至今的微博热搜

资料来源:游戏陀螺、天风证券研究所

“小时候,快乐很简单;长大后,简单很快乐”为slogan的摩尔庄园手游,能否以不俗的成绩为开篇,为新老玩家创造“纯良美好的开心摩尔世界”?

开放式多人社交模式,辐射至游戏外的社交“天堂”?

《摩尔庄园手游》作为一款MMO(massive multiplayer online game 大型多人在线游戏),在游戏的原始设置上注重社交属性,玩家们可以建造自己的小镇,并招募居民;玩家可以双双配对成为邻居;玩家在庄园里拥有自己的特产,可以接待其他玩家,进行特产交换……贺川表示自己每天能接待4、50个陌生玩家。值得关注的是,《摩尔庄园手游》中嵌入了音乐节场景,通过与新裤子乐队、草莓音乐节联名,打造年轻人社交、蹦迪的Live现场。

此外,《摩尔庄园手游》是典型的箱庭探索游戏的玩法。“箱庭”是任天堂“灵魂人物”宫本茂提出的游戏设计理念,这也几乎是任天堂最重要的游戏设计理念,游戏的空间被设计成一个微缩的日式庭院,游戏设计师会在这个空间里添加、嵌套各种场景和元素。

《摩尔庄园手游》的地图上有庄园、浆果丛林、摩尔城堡等,每一个场景又由不同的元素构成,例如庄园里有田地、池塘、小屋等。这些空间保持开放,供玩家探索、交互以及DIY。

《摩尔庄园手游》的有趣之处就在于极具传播力和社交功能的DIY空间。

Rapper、《青春有你3》选手张思源(摩尔庄园ID卖力圆),建造了一个“卖力避暑山庄”,内含豪华庄园和新晋网红澡堂,细节中尽显奢华:庭院小径两边是大片的郁郁葱葱的星星树,庭院中心是一架粉色的钢琴,景观喷泉、喷泉滑梯、装饰花坛、装饰雕像、温泉一一摆放,远处天上飘着三个对称的白鲸鲸热气球,树荫下安置了四种不同样式的坐椅;澡堂更是从细节上完全仿真“北方洗浴中心“:更衣室,粉色等待坐椅,欧式镜子,水族箱,12个浴缸旁设置鞋架、挂架、冰箱、书架,还有专门给拉姆布置的小澡池。

由于摩尔庄园的特殊的开放性,所有人都可以领着游戏中的小鼹鼠前往这个避暑山庄体验“氪金玩家”的奢侈生活。越来越多的玩家也愿意将自己的庄园开放出来并搭配各类活动,给游戏里小鼹鼠的生活增添丰富多彩的休闲娱乐。

年轻玩家除了在游戏内制造一个又一个的网红景点和打卡热潮,还将社交挪出游戏,形成了圈层化的网络亚文化,创造了属于玩家们的精神家园,摩尔庄园里的小鼹鼠们拥有了玩家粉丝,成为了同人文的主角。

《摩尔庄园手游》有意强化游戏内NPC角色的个性和魅力,通过剧情的推进,游戏中人物逐一出场,错综复杂的NPC关系逐渐清晰地显现出来。老玩家贺川说,这一点让她觉得很是新奇。以前玩页游时,她会觉得NPC就是一群小鼹鼠,但在剧情的加持下,他们个性突出,变得更有意思了。

玩家在微博、豆瓣上研究起与剧情相关的NPC关系,磕起了怪盗RK与骑士瑞琪的CP,对游戏中NPC产生了奇妙的情感,“馋瑞琪的身子”等大胆的表白频频出现在摩尔庄园豆瓣小组的帖子里。

图片

阿年表示自己是老乙女游戏爱好者,现在看到好看的纸片人就会馋人家身子。“可能是乙女游戏的后遗症,会把自己代入游戏角色,所以下意识会对NPC产生情感。”微博上有画手太太将瑞琪拟人化,金色的头发、磁性的嗓音、闪闪发光的盔甲让瑞琪脱离了他小鼹鼠的身份。

cr微博:画画的一颗蛋

桃花源被入侵,摩尔庄园不存在单纯社交

但当《摩尔庄园手游》成为三次元饭圈的二次元团建基地后,次元壁能否突破,摩尔庄园还能否成为社交“天堂”,都变得不确定了起来。

最开始进行饭圈团建的粉丝群体是喜欢十八楼(时代峰峻)的楼丝们,他们小范围地“占领”了18区1123服,创造了楼丝的“天堂”。随之,其他的粉丝也根据爱豆的生日进入了相应的服,联动微博超话,呼朋唤友。

粉丝们认为这只不过是想在游戏里找到兴趣爱好相同的玩家。玩家阿年表示她平时会混各种圈子,有时候会进一些电竞队伍代表数字、爱豆生日服务器,她会找到很多同好一起玩、一起团建去音乐节跳舞。

但这也让平时张扬的粉丝们在游戏里更加不受待见,一些玩家表示“这种迷惑行为只有粉丝能做得出来。”他们认为粉丝们圈地、拉帮结派影响路人体验,要是之后继续深受饭圈思维毒害,无疑给其他想平静玩乐的玩家带来了地狱般的体验。

玩家们或许对饭圈团建持有不同的意见,但对于类似文章开篇描述的,玩家反复被骚扰、平静美好的庄园生活被打扰的现象,表现出极为强烈的愤怒。

原本渴求获得避世生活的玩家们,尤其是女性玩家,却在游戏里遭到了在现实生活中也时常警惕与担心的尾随、辱骂、性骚扰等可怕行为。而目前游戏并未设置非好友的拉黑机制,而举报也并不简单,一方面,这些无良玩家一般成群结对,数量较多,另一方面,客服、官方回应、处理得并不及时。

官微评论区里的玩家诉求

相比之下,同样带有避世性质的游戏《动物森友会》和《江南百景图》凭借轻社交属性,从某种程度上避免了“桃花源”被入侵的风险。

《动森》的硬件门槛(是否拥有switch)自然建构了社交区隔。此外在日本“岛宇宙化”文化状态下,《动森》游戏逻辑更多是建设一个排除外界人际关系的孤立小岛。虽然玩家可以自主选择向朋友打开本岛的大门,与朋友发生交往关系,但这一玩法只流行于《动森》在社交媒体上风靡的时期。此外,《动森》设置了“最佳好友”的选项,可进一步确定交流的核心圈层。玩家绝大多数时间只需在与现实同步变换的岛内风光里与其中的动物居民们闲聊,感受单纯的社交。

《江南百景图》中“知府”的建设行为自始自终都是一场独角戏,玩家通过与NPC(非游戏玩家)谈天说地中寄托心怀苍生的情感,而回避与其他玩家的高浓度社交。

在《摩尔庄园手游》同样存在与NPC交谈,主要有两种模式,一是推进主线剧情,二是日常闲聊。但阿年吐槽道,主线剧情较为无聊,并没有给人带来太多的惊喜感,而与NPC平时的交流则太过于低幼化。贺川也认为这对不想有外界社交的孤狼玩家并不友好。

慢节奏和“肝与氪”——天然的悖论

《摩尔庄园手游》六一公测时,主理人Ricky郑宙理在知乎上回答了游戏的定位是一款“慢节奏的、轻松愉快的、人与人互动更紧密”的休闲社交类手游。他认为这可能是最贴近成年小摩尔对摩尔手游幻想的样子。

千灯喜欢骑着自己的小摩托,畅快地穿梭在摩尔世界中。

她决定在摩尔世界里看一次日出。一天,她在凌晨4点55分来到浆果森林。这时天将亮未亮,头顶上深蓝的天空幕布上撒着碎星,远处群山上天空的颜色隐隐地显出温暖的橙色,月亮缓缓地躲进了山的背后。

5点整,太阳伴着朵朵浅紫色的云升了上来,深蓝的天空变得亮起来,天蓝与渐变的橙色让千灯激动不已。后来,千灯又来到白雪皑皑的雪山,天空时刻变换的颜色让雪山的白泛着与众不同的金色。

摩尔世界里的日期和时间与现实世界同步,有同样的日夜变换和天气晴雨。不仅如此,摩尔庄园也完善了游戏的各种细节:你可以听见淅淅沥沥的风雨声;你可以看到天空在不同时间渐变的蓝、橙与粉;你可以听见小摩托突突的发动音;你可以在游泳时,看见身后池塘里泛起的阵阵涟漪。这在细微之处花费的笔墨让摩尔世界成为很多玩家心里平静美好的世外桃源。

@千灯

但如果只是让玩家通过在摩尔世界里闲逛以获得慢生活的愉悦,这显然是页游的玩法,玩家可以通过闲逛,顺便玩一玩小游戏来获得金币,维持庄园的生活,很是惬意。但对于手游而言,目前的摩尔世界版图显然有些捉襟见肘,深受老玩家喜爱的“黑森林”和一些不同地点的配套游戏都尚未开发。同时,手游的发力点也并不在于此,郑宙理认为页游缺乏核心玩法,如果完全照搬,靠情怀支撑,只能维持一到两周。

于是《摩尔庄园手游》加强了原来页游中的农场玩法,将游戏转变成为一个模拟经营类游戏,玩家可以在摩尔庄园世界中体验农牧场、餐厅经营等玩法。

玲子喜欢种田、做菜时的收获感,同时享受盘算游戏规则之后有所收获的感觉——“要考虑自己需要多种植哪些农作物能满足餐厅和任务需求,还要积攒物资升级农机,实现农场的机械化,节省游戏时间;开餐厅需要积累原材料、积累金币装修升级,还要精打细算看做哪种菜卖得快、收益高。”

但种田成为主要游戏玩法,带给老玩家贺川巨大的失落感。她谈到自己刚打开手游,呈现的是种田的新手任务场景,而不是摩尔庄园标志性的城堡,这让她非常的不适应。但因为情怀,她还是会每天在种田、经营餐厅上花4、5个小时,“但能挣到摩尔豆很少。农场工具也并不好用。”

虽然玩家社群整理出了产出多、效率高、挣钱快的经营攻略,但在搜索、摸清攻略的过程中,精打细算地压缩时间成本以实现资本增值的玩法似乎与《摩尔庄园手游》所定义的“简单的快乐”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悖论。

“就像我步入社会开始了第一份实习,我的小摩尔也在游戏里成为了打工人。”贺川苦笑到,“我感觉自己像是被迫种田,有人推着我走,我必须努力。”悠闲不过是一张空头支票。

除了需要花巨大的时间成本种田、经营外,玩家们还需要战战兢兢地守着自己的农场围上篱笆,以防偷菜、偷牛、薅羊毛等偷窃行为的发生。

同为经营类游戏的《动森》虽然有着类似的经济体系,玩家需要从NPC狸克那里借贷以购买种子、衣服、家具等来经营小岛,但贷款并不急着偿还,玩家还是可以悠闲地享受岛上的风光。

但即使这样,《动森》也仍然在最风靡的时候,让抱着休闲、养老为目的的玩家们走向了投机倒把的「动肝」之路。

而《摩尔庄园手游》作为游戏圈内少有地将模拟经营+MOO社交玩法组合的游戏,“肝”与“氪”的问题将更加严重并持续存在,这显然是与慢节奏的理念背道而驰的。

当高浓度社交渗透进田园生活中,社交压力和消费社会的自我展现也不可避免地逼迫着玩家投入更多的时间和金钱成本去扩建、装饰个性化的庄园,为小鼹鼠穿着上时尚的衣服。

同时,摩尔世界的“人气之王”“时尚前沿”排行榜也以官方的名义刺激着玩家符号化展演,而这种建立自我和社会认同的动力间接地推动了游戏的宣传和推广。

TapTap上有玩家讽刺到,游戏的氪金系统是整体游戏中做得最完善的。小尤建了一个“汤臣一品”风格的庄园,但背后已氪金六七百块了。游戏中每一项能让玩家获取社交满足,让其他玩家“wow!”的玩法,都需要人民币的支撑。

尾声

贺川几乎是摩尔庄园最早的一批玩家,从小学低年级玩到初中毕业,不间断地玩了六七年。她在现实世界没有什么朋友,被校园霸凌的她将摩尔庄园当作第二个家,是她枯燥、孤独生活中的一抹亮光。与现实世界里努力不必然有回报不同,游戏里只要认真做任务,条条大陆通罗马。

她带着情怀进入了摩尔手游的世界,但游戏远远没有达到她的预期,频频的Bug、单调的玩法、无处不在的“肝与氪”让她怀疑自己的情怀还能坚持多久。

阿年作为老玩家,也谈到了同样的问题,她希望游戏一开始的视角放在庄园的介绍和参观上,毕竟打了一张情怀牌,应该好好调动老玩家的怀旧情绪。她感觉游戏有点像拼拼凑凑的经营类,每日任务的大部分时间浪费在过地图这种事情上,有点催眠,而且人物、家具、服装建模都很一般甚至粗燥。

“如果游戏没有核心玩法,情怀最多只能持续1-2周”。但有了模拟经营+MOO社交组合玩法的《摩尔庄园手游》又该怎样维持老玩家的情怀呢?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