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陈安妮的二次革命

飞娱财经 2021-06-24 17:51

编者按:本文来源创业邦专栏飞娱财经,作者:明明,内容架构师:静静,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1992年出生的陈安妮还没到30岁,以漫画作者的身份,成为“网红”10年了,作为创业者,她创办快看漫画7年。前者是她如何一步步走入公众视野,后者则蕴含了一位年轻的企业管理者,崛起与成功的路迹。

这家公司最新的消息是即将完成新一轮融资,资方为SK电信、Naver、LG等几大韩国财团出资设立的One Store公司,融资金额在1000亿韩元。而此前,它已先后获得红杉、腾讯、字节等知名投资机构的青睐。

陈安妮还在野心勃勃的路上。早两年是立志打造“中国的迪士尼”,现在是已经小有成就的“国际化”。2020年,快看漫画实现海外流水1.1亿元,2021年计划实现3亿元。

目前,快看漫画已经成为国内最大的漫画平台,漫画市场占有率超过一半。根据其官网公布的数据,截至2019年7月,APP总用户量超过2亿,月活用户超过4000万,50%以上为00后。

一如资本对B站的推崇,相当大一部分原因在于极具潜力的年轻用户群体,坐拥Z世代的年轻人,快看漫画也在爆发其巨大的商业价值。2019年,快看漫画布局商业化,以内容付费、广告和IP开发为矩阵,实现自我造血,盈利能力逐步增强。

只不过,硬币总是有两面的。大步伐的商业化动作背后,平台也开始频繁暴露些许不可避免的问题。

2017年起,快看漫画多次被新华社等点名,平台涉嫌通过“打擦边球”“污内容”导流,排名较高的漫画类型大多带有情色暗示。去年,则有媒体曝光,不少未成年人的家长在第三方投诉平台上,针对快看漫画“内容涉黄”“诱导消费”等问题发起投诉。

当盈利成为主要目标,平台便极易陷入盲目的“流量论”中,成为人性的试验田,不只是快看漫画,这是所有内容产品的挑战。

无论如何,对于快看漫画来说,如何解困诱惑,又如何在维系日益增强的商业化需求面前,保持初心,成为在线漫画平台的代名词,是永久的战役,也是陈安妮的“二次革命”。

01

诞生

时运造就1%的陈安妮

2020年10月11日,#陈安妮和王小明结婚#话题冲上微博热搜榜,网红漫画家@伟大的安妮 发文,连载数年、记录她与男友点滴小事的漫画《安妮和王小明》正式完结,现实中,经历13年的爱情长跑,他们也幸福地进入婚姻殿堂。

有微博网友说,从高中躲被窝里开始追的漫画,一直跟到现在,听到消息后,赶紧下载了快看漫画APP,追完了这最后一话。

@伟大的安妮 即陈安妮。

陈安妮的漫画之路充满机遇和偶然性。她从小热爱艺术和文字,却因为家庭变故没能坚持这条路。大二时,因为听了漫画家杨笑汝的讲座,便重新鼓起勇气进行创作。

因为善于观察和体会生活,她的笔下常常是大学里的糗事、感悟,反而吸引了不少粉丝。2012年11月,她的第一部作品《妮玛!这就是大学!》出版,举办签售会时,第一天就有3000多名粉丝来到现场,让她很受震撼,也坚定了这份职业选择。

在微博,她逐步成长为拥有数百万粉丝的“网红漫画家”。而快看漫画的诞生,则源于一组名为《对不起,我只过1%的生活》的作品。

在那部作品中,陈安妮认为,身边很多像她一样的漫画作者,没日没夜搞创作,生活却依然很拮据,她希望能改变这种状况。她说,“我们应该做一个好玩的APP,让那些真正好的作品被大家看到”。

2010年起,国内互联网创业潮再度涌起,投融资进入繁盛期。借由李开复举办的一场“大V”分享会,陈安妮第一次认识到天使融资,于是,带着为数不多的几个伙伴,她奔向了北京。

红杉资本沈南鹏是第一个抛橄榄枝的人。

今天,回过头来看,快看漫画的崛起离不开两大关键因素,一是陈安妮的个人影响力,二是以沈南鹏为代表的资本进驻时,背后的动漫行业时代红利。

快看漫画上线时,陈安妮已经成为一个千万量级的网红大V,而决定创业那部《1%》作品,也靠个人影响力,在发出当天就登上微博热搜,成为当时的热门话题。快看漫画的雏形产品上线后,仅3天时间,就引来超100万用户。

沈南鹏在投资快看漫画后曾提到,中国动漫市场方兴未艾,内容创业创新符合国家政策导向。一部很重要的政策方针,就是2013年,文化部印发了《关于贯彻落实<国务院关于推进文化创意和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的若干意见>的实施意见》,其中提到扶持内容健康向上、富有创意的优秀原创动漫产品的创作、生产、传播和消费。

与此同时,自2012年起,动漫产业市场规模开始大幅递增,其中2012年为321亿元,到2014年时已经突破千亿。这一小众的内容细分领域,终于迎来了资本的曙光。

公开数据显示,2012年,国内的动漫创业投资事件仅有6起,2013年不过11起,到2014年时则一跃达到31起,并在2015年井喷,达到77起。

快看漫画成立后的三年时间内,红杉资本接连参与押注了三轮投资,一直到2019年,这家年轻的动漫内容平台,前后接住字节跳动、华人文化和腾讯等多家知名机构抛出的橄榄枝,一共完成五轮融资,成为内容创业领域当之无愧的明星企业。

02

崛起

赢下关键的平台战役

从快看漫画的发展脉络中,我们能清晰地看到一家内容平台,如何在激烈的行业竞争中偏安、又愈发强大的成长轨迹。

快看漫画并非是国内最早的互联网漫画内容平台。2006年,动漫爱好者周靖淇创办个人网站有妖气,供早期同好们交流分享,2009年,有妖气才正式成立组建公司运营起来。

以有妖气为根据地,优秀的创作者们和优质作品如源源不断的活水,灌入了这一尘封的小众内容赛道,引来腾讯、网易等巨头的垂涎。

以腾讯为例,2013年,腾讯漫画斥巨资引入《海贼王》《银魂》等已经蜚声国内外的日本动漫作品,并在2014年,以百万年薪签约《尸兄》作者七度鱼,加大在国漫方面的投入。

快看漫画、漫漫漫画等新兴平台,则快步抢跑,切入更为短小精悍、适合分享的条漫,同样冲入战场。

内容平台的竞争,本质上还是内容优质与独家的烧钱battle,一如今天的优爱腾长视频战役,漫画平台们需要优质的IP获客并维系生存,这就难以避免令人胆颤的烧钱大战。有数据表明,漫画平台们开启竞争的2014年前后,不到两年时间,就烧掉了数十亿人民币。

很长一段时间内,有妖气依然是当之无愧的行业老大,最大的原因便是,它依靠过往数年的积淀,手中紧握不少大热IP,如2012年爆火的《十万个冷笑话》《镇魂街》等等。

内容平台的商业化,想象力其实并不算大,多围绕广告、优质内容付费等开展,而围绕内容IP的版权开发,已经是想象力的边界。这就决定了,内容独特性和商业化动作,掌握了各家平台的生杀大权。而该过程中,各家也走向了道路不同,终点相似的命途。

一边是有妖气为寻求更大的突破,于2015年作价9亿元卖身奥飞娱乐集团,希冀通过后者扩大IP版权的运营和商业化成果,另一边,“不差钱”的腾讯漫画大手笔买买买,将国内的漫画版权生意推升了一个高度。

无奈,成败皆是命。有妖气“成也IP,败也IP”,成为奥飞的一枚棋子后,却再也没能孵化出如《十冷》一般的作品,而腾讯漫画则“成也有钱,败也有钱”,在集团内,其十分依赖QQ漫画这一重要的内容分发渠道,而大厂赛马机制,让QQ漫画不甘于为他人做嫁衣,遂抛弃腾讯漫画,开始独立运作。自此,腾讯漫画一蹶不振。

它们都败在了自己的优势上,令人唏嘘。有意思的是,这一过程中,对手们激烈困斗,快看漫画是隐身的。换言之,它颇有“躺赢”的意味。

究其原因,作为一位依靠分享大学生活、恋爱小事而爆火的网红漫画家,陈安妮有特定的用户标的:年轻、女性。而从该目标群体出发,快看漫画找准了定位:占领女性市场,主打女性为主角的恋爱漫画,霸总漫画,譬如快看漫画前期推出的《怦然心动》《十二点的灰姑娘》等。

根据易观千帆2018年10月发布的统计数据,相较于其他平台,快看漫画的确女性用户比重更大,占比达63%,男性仅为37%。

但“猥琐发育”并不足以阐释,一家如今坐拥2亿用户,相较有妖气、腾讯漫画,生存技能满点的平台,如何坐上它所处赛道的头把交椅。

事实上,与其将快看漫画定位为一款内容产品,不如说它是一家内容社区,原因在于,快看漫画是强运营产品,包括平台活动、内容选择等维度,将吸纳流量作为最终目的。

借助陈安妮个人影响力,以及红杉为代表的资本驰援下,逐步积攒起来的版权内容、用户体量,2018年起,快看漫画的战略布局落在“IP+社区”上。比如上线“世界”用户社区等,在社区举办“看见漫画偶像”活动,用户们集聚在这里,创造、分享同人绘画、短视频等多元化内容。

科技自媒体“刘旷”曾指出,快看漫画的内容始终以轻度内容为主,不烧脑,好消化,一分钟可以看完一话更新,符合碎片化趋势下丧失深度阅读能力的读者之所愿。从这点上看,也是快看漫画拥有轻松有趣社区氛围的间接原因。

快看漫画在2019年开启商业化探索,主要围绕内容付费、广告收入以IP改编三大方式,最后一项,外界最熟知的案例应该是2018年上映的电影《快把我哥带走》。

正如有妖气的“前车之鉴”,IP版权运营有极大的不确定性,快看漫画如是。《快把我哥带走》之后,这家平台再没有推出类似火爆的IP。目前,它最大的收入还是内容付费。

今年上半年,快看漫画CTO李润超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谈到,近一两年,他负责的产研体系内,关注的更多是如何在工业化的流程下进一步提升创作者效率。

陈安妮进一步解释,相较于之前的个性化创作,工业流程下,受大数据影响,作者可以选择通过分析数据,或者依然遵循传统天赋论,不迎合市场,只不过,后者成功的概率要比前者小很多。

这也就意味着,快看漫画无论从定位还是内容上,都是极强的用户导向论,通过筛选年轻的女性用户,再根据用户的喜好,影响平台作者的内容创作,最终增强用户的付费意愿。这是一条顺畅的内容商业化闭环。

03

挑战

头把交椅的二次自我革命

成为第一后,快看漫画的脚步变慢了。特别是互联网红利消弭的当下,各家公司争相流血上市,以求上岸,而快看漫画迟迟没有IPO的动静。

核心原因便是,坐拥行业的头把交椅,快看漫画并不踏实。

我们先来看外部竞争。

早在2018年,快看漫画的用户数据就是一骑绝尘型的。根据移动大数据监测平台Trustdata发布的报告,2018年9月,快看漫画1186万的MAU,几乎等于腾讯动漫、看漫画、微博动漫等几家平台之和。

不过,正如我们在上述分析中提到,诸如腾讯动漫等竞对,几乎都是先从自身开始分崩离析,为快看漫画登顶助推不少。这时的腾讯,已经以“没有梦想”著称,更多依靠投资布局多条战线,动漫产业不外如是。

在完成对快看漫画的投资后,腾讯方面曾表示,腾讯对动漫产业长线看好,多年来围绕产业链上下游进行投资,包括众多平台方与漫画、动画工作室等。

不过,这也为今时的格局埋下伏笔。之于快看漫画来说,作为动漫产业链上一环,还没有能力全方位涉入产业,而今时的竞争却要求,平台内容之外,具备IP版权运营、影视化改编等多元能力,这是腾讯在丢掉内容平台之后,依然保持强大的缘由。

今时的创投环境,已经成为巨头的游戏,而从二次元视频社区出发,在2018年上市的B站,也将成为下一个“腾讯动漫”。

2018年12月,B站宣布对网易旗下网易漫画主要资产进行收购,包括APP、网站、漫画版权及相关使用权益等。此前的一个月,哔哩哔哩漫画独立APP正式上线。网易漫画在内容方面的优势是,累计拥有超过20000部漫画作品,同时,与集英社、集英社、讲谈社、KADOKAWA(角川)、SQUARE ENIX均等海外知名工作室有合作。

而较于快看漫画,作为国内二次元“主城”的B站,对于腾讯显然更有价值。在完成漫画板块布局后,B站便与腾讯在版权、投资等产业链上达成了合作。

再看内忧。

快看漫画所倚重的大数据筛选维度,注定是为流量服务的,这也就直接导致了,快看漫画内容的单一性,以及平台作者的“内卷”化。

一方面,女性用户的喜好会左右什么样的内容被生产出来,譬如大量的“霸总”“恋爱”“明星”,成为平台偏好的作品。另一方面,以流量大小决定作品命运,就势必会丢掉一些能够厚积薄发的好作品。

自媒体“IT爆料汇”曾算过一笔账,平台作者每更新一话收入为2800元起,按用户会员价42KK币计算,也需要6600多人购买该话,才能支付得起作者的薪水。这样一来,快看漫画就会极大缩短作品的试水期,只要作品初期数据不好就直接砍掉,从而抹杀一些有潜力的作品,一些作者只能黯然出走。

而“恋爱”等漫画,为吸引用户,甚者会超出监管,在涉黄的边缘试探。去年疫情期间,就有家长在第三方平台投诉快看漫画,自家小学五年级孩子购买的漫画,名称带有“绝色小娇妻”“邪王神妃”等含有情色暗示的词汇,认为对未成年人“毫无营养价值”。

不过,这些问题并非不可以解决。参照B站,起初也面临低俗动漫内容的困扰,但也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解决。

出海。

在成立第6年,快看漫画开始筹谋“出海”,随着新一轮融资的消息发出,出海是一件步子更大的事了。

在今年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陈安妮提到,对于公司来说,海外市场千变万化,印尼、东南亚的流量比较好,但用户付费意愿不一定高,英语圈和日本、韩国的用户量级未必很大,但用户付费意愿和价值很高。这也说明了,快看漫画为什么会获得韩国财团注资。

不过,更重要的是,出海作为商业化一环之外,更重要的是,“积累自己对这个世界的理解”。

而当陈安妮解决了上述内忧外患,完成二次革命,也将向成为中国迪士尼的道路上又近一步。

04

飞娱财经的思考

中国版的迪士尼没有捷径

迪士尼作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动画王国,核心竞争力的基础必然是优质而独特的内容,从复仇者联盟到星球大战,从冰雪奇缘再到狮子王——没人不爱迪士尼。

这些IP优秀,但也拥有绝对的特质:丰富、多样而经典。

快看漫画的“中国迪士尼”之梦,显然更多的是愿景,不过,在愿景之外,如何更靠近“偶像”,这需要不以数据和流量为驱动,生产优质内容的实际行动。

迪士尼就像那个世界的意像,摆在陈安妮面前,指引她向外看,而迪士尼同样是世界参差的具象,这又是她,或者说她所代表的国漫人,行动的方向。

希望陈安妮,活得像漫画里的主角。

参考资料:

1、中国企业家杂志,《陈安妮:中国漫画市场第一平台女掌门的进化与野心》,作者:陈睿雅

2、IT爆料汇,《快看漫画恶循环:变现手段太激进,作者难产好作品,用户难挽》,作者:于松叶

3、36氪:《2 亿用户的快看漫画,下一个增长点在哪?》

4、锌财经,《低估、争议、黑马,快看漫画的攻与伐》,作者:许伊雯

5、刘旷,《凭娱乐化弯道超车后,快看漫画规模优势能维持多久?》

6、靠谱二次元,《国产漫画平台消亡史》作者:

7、锋芒智库,《2019漫画市场大变局:奥飞出售“有妖气”,腾讯、B站搅动乾坤》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