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比心陪玩,不止陪玩

蓝莓财经 2021-07-18 10:12

编者按:本文来源创业邦专栏蓝莓财经,创业邦经授权转载,图源:图虫。

比心APP,一个以语音为媒介,集陌生社交、语音直播、互动小游戏为一体,通过“技能分享”,达成“社交约玩”的大型综合性服务平台。

向左走是游戏兴趣社交,向右走是电竞陪练中介,不同的商业模式和发展空间决定着它的最终走向,也决定着他要面对怎样的对手。

但问题在于,这个饼真的有想象中这么大吗?

企业在描绘自己的发展蓝图时,往往会强调自己所在的行业前景如何广阔与美妙。

根据中国游戏产业研究院发布《2020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的数据显示,2020 年,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 2786.87 亿元。在游戏这个2786.87亿的大饼中,2020年腾讯网络游戏收入增长36%至1561亿元,网易游戏年营收突破500亿元,达546.1亿元……

但还有残酷的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注销、吊销的游戏公司数量达到18710家。2018年上半年,近百个APP推出游戏陪练业务,但仅仅半年时间,就有大量APP遭遇“下架风波”。

“饼”都被谁吃去了?

《比心2020年终盘点报告》的最新数据显示,比心已拥有海内外1606个城市超过5000万注册用户,其中年度新增用户达2000万,增长率为66.67%;App注册陪练大神超600万,截止目前,已有超过150万陪练大神在比心创造收入,兼职陪练平均月入2951元,全职陪练平均月入达7905元。

比心App的收入大多来自佣金抽成,按照比心平台20%的抽成,比心App的收入规模十分有限。佣金模式的一个问题在于,盈利困难。以美团为例,2020年,美团外卖完成101亿单,每单净佣金0.98元,每单经营利润0.28元。

相比外卖,游戏陪玩更难以规模化,如果不能转到线下,获得高净值玩家,这就更加限制了收入空间。

美团通过“高频积累用户,低频赚取利润”的方式,在增加用户黏性和平台利润之间做出均衡。但比心陪玩显然没有创造出带动企业发展的新飞轮。

作为比心App 最大的流量来源,王思聪多次为比心站台,且亲自在比心陪练上担任陪练师,接单价格是666元一小时。按每天工作10小时,每月工作30天,最高收入约为20万,真正的电竞大神的月收入绝不止于此。这也就意味着,真正的大神是不会全职来做陪玩的。

技术不够,“社交”来凑。陪玩分两种,一种是懂社交,一种是懂技术。在陪玩行业,技术水平的重要性可能比不上“社交”技能。

一旦不再强调技术实力,也就意味着陪玩技能准入门槛很低,这也就意味着使用体验不高,人菜瘾又大的游戏玩家,想要的是能带他飞的游戏大神。在陪玩平台,想要升级可以接单的“大神”根本不需要有过人技能,而是只要你玩过。

一面是大神数量有限,一面是游戏玩家的巨大需求,供需端的矛盾,一方面说明陪玩市场潜力巨大,一方面说明难以规模化的陪玩市场收入空间有限。

比心陪练app已围绕线上电竞陪练这一业务原点,在陪练师线上就业、陪练师职业标准、电竞人才输送等方面积极布局。平台数据显示:已有近3万人在比心负责运营的电子竞技陪练师平台获得国家认可的资质。

正如711 的母公司总收入里,有 89% 都是加盟店贡献的佣金收入,711 的本质是一家「培训咨询公司」,而不是「零售公司」。如果比心打算将电竞培训当作新的收入飞轮,也不得不说是一门好生意。

是社交还是中介?

尽管陪玩的饼并不大,但也不影响互联网巨无霸们跃跃欲试,不管是为了扩大产业链条,还是为了开拓新业务。

腾讯推出王牌上分APP、网易则推出了“黑猪电竞”APP,小米推出了语音陪玩“啾咪星球”App,本来就主打游戏直播的虎牙和斗鱼也都上线了相应的游戏陪练服务。

相比陪玩,直播的收入空间遥遥领先,这是直播在商业模式上的优势。一对一的陪玩,和一对多的直播,就好比一对一高端家教和一对多的双师大班课,收入规模之差距可以想象。

虎牙、斗鱼合并被叫停,势单力薄的游戏直播平台面临抖音、快手的冲击,比心能避开这一赛道,对自己倒也是好事一件。

即便同样是陪玩,但产品的定位不同,就会有不同的发展方向。一个方向是游戏技能中介,另一个方向是以兴趣为基础的陌生社交。

如果说直播是付费增值服务模式,与陪玩平台更类似的是类似美团的佣金模式。

比心App将自身定位为陪玩,也就意味着其强调平台的工具属性,为用户提供陪玩“大神”,而不是游戏好友。建立在金钱之上的关系,可能比建立在兴趣之上更加牢固。

游戏陪玩是低频业务,其变现模型就是收取佣金,比心尚不如当好玩家与“大神”之间的中介。虽然盈利模式上更胜一筹,但想象空间却小了很多。

陌生社交的脆弱性在于,一方面从陌生社交到微信的环节难以绕开,另一方面,陌生社交工具永远面临被更新的所取代。无论是陌陌、探探,还是主打灵魂社交的soul,都难以解决这一问题。

更难以解决的是盈利问题,社交软件四个生命阶段:始于约炮,兴于炫耀,衰于无聊,亡于广告。以游戏为基础的兴趣社交,也难以找到自己的盈利模式。

而且,一旦花钱和社交联系在一起,就很难不让人想入非非。屡次陷入软色情危机,这几乎是所有陪玩平台都曾遇到的问题。

早在 2015 年苹果 App Store 曾就 “违规有偿服务”将比心陪玩的前身鱼泡泡强制下架,后经内部调整后才重新上架。这与陌生社交平台的软色情困境如出一辙。

用户黏性从何而来?

游戏陪玩属于低频次需求,随着个人境遇的发展需求可能会消失,难以形成长期稳定的用户群。用户黏度不高,平台归属感自然也难以养成。

比心App要超越其他陪玩平台,不仅要提供更加优质稳定的服务,更要把先发的流量优势转化成用户黏性。

选择佣金模式,也就意味着强调平台的工具属性。同样佣金模式的美团与大众点评合作,扩充内容侧,使用户真正活跃在平台上,提升了用户粘性和平台价值。

当前的陪玩平台,不仅面临用户粘性不高的问题,还有陪玩大神随时将用户转移线下的隐忧。想把用户的粘性和注意力尽量抢到自己手里,只有深度绑定用户才有更高的变现价值。

从比心App的“玩一玩”选项下,覆盖当前热度较高的几款手游,王者荣耀、和平精英、使命召唤、第五人格等等都包括在内。除此之外,五子棋、连连看贪吃蛇等互动小游戏都能找到共同玩家。

2015年上线的比心App 在一开始就是在线技能供需匹配平台,在2016年上半年,比心还增添了英语陪练、手绘陪练等服务,时至今日,比心App 上还提供心理咨询服务。

这样带来的好处就是,吸引新用户,并增加老用户的活跃度。拓展更多业务,提高用户基础,打破平台营收天花板。

陪玩业务满足了所谓孤独患者的需求,满足了一些以前无法满足的需求,但如果没有转线下来吸引高净值客户参与的话,最终大概无法盈利。但是,把“大神”与用户绑定,让陪玩消费成为习惯,这或许是比引流更难的事。

小众市场,上限不高,陪玩是个能赚钱的生意,但或许很难是个好生意。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