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数字化的进程在加速中国的独角兽孵化

创业邦 2021-09-29 18:36

9月23-24日,2021 DEMO CHINA 创新中国峰会在重庆融创国际会议中心亮相。自2007年以来,由创业邦打造的DEMO CHINA创新中国峰会已连续十四年为高成长创新企业搭建高规格交流平台。本次第15届峰会同时获得了首席合作伙伴芯爱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特别支持单位重庆科技创新投资集团的倾力支持,5大赛道由专场合作伙伴高通创投、腾讯5G生态计划、红杉中国种子基金、HP、联想创投、H50等产业及创投机构联合打造。

峰会现场,愉悦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刘二海、金沙江创投主管合伙人朱啸虎、名川资本创始合伙人王求乐,进行了名为《中国的独角兽孵化》的圆桌对话,犀利观点如下:

1.数字化的进程在加速,线下商业已经变成了线下互联网。

2.企业成长快当然好,但它的速度还是应该取决于所处行业的特点。

3. 互联网本身是一种产业,它跟医疗、汽车和其他多种行业在深度融合。在互联网基础设施化之后,这些产业本身的特点被进一步强化,在行业里创业,你需要了解相关的知识才能够有所突破。

image.png

以下为圆桌内容,由创业邦整理:

王求乐:刚才主持人说这个独角兽,实际上中国的占比是非常让人惊讶的,比重相当大,我们就这个话题进行探讨,跟两位大咖一起学习,希望把这个话题稍微发酵一下,能有更大的讨论空间。先问一下刚才讲的数字,为什么独角兽在中国发展这么快?背后的主要原因是什么?请两位分享一下,先从刘总开始。

刘二海:为什么中国的独角兽比较多,首先因为我们是一个规模体量足够大、创新空间足够宽广的经济体。对比一些小的国家,比如说以色列被誉为“创新的国度”,硅谷老牌风投Benchmark Capital曾设立以色列基金,后来没有再继续,究其原因是以色列大公司太少。这是因为过去十年二十年真正出来的大公司,往往是用户端的,以色列人口少,市场小,所以很难做起来规模。其二是关于创业公司发展速度的问题,当早期基础设施铺设好后,诸如搜索、社交、支付等通用型应用发展起来,更多的用户有了接触的机会,虚拟世界里的用户数就会以乘数效应增长。当然,可能另外还有货币的原因,现在全球的货币量比较大,一个创业项目融资几千万美元越来越普遍,而十多年前,一个项目融到三、四百万美金就已经是很大的一个数目了,这就使得绝对值来衡量,现在的公司体量和之前有所区别。

王求乐:我们现在的基础设施建设让公司发展得到加速,还有创业成本高了,钞票需要更多了,对此,朱总有什么见解呢?

朱啸虎:最近几年货币增发剧烈,尤其是美元。但从另一方面看,企业本身增长是非常可观的,数字化进程在加速,企业线下商业发展非常快,有很多的商业形态可以媲美以前的线上互联网公司。

王求乐:这个分享很有意思,线上和线下区别,就是延伸一下,刚才提到这种模式特征会让企业用户数量和收入基础都有很大的增长,不知道您怎么评价在线下以及今天我们很多现场的从事硬科技的公司,我们看到了他们的发展速度未必有那么快,那您在投资的时候,会不会有一些担心?

朱啸虎:硬科技有自己的发展规律, 不过线下的企业倒是可以发展迅速,因为它们线下技术非常强劲,数字化赋能基础也很强大,对人的依赖性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强了,所以这就能促使企业发展增速。我们之前去企业微信交流,现在企业微信的普及率已经非常高了,很多线下企业老板都非常欢迎企业微信,它真的能打通用户和消费者之间的能力,这就是非常强的基础设施,能让线下企业留住客户,激活客户。

王求乐:所以说,硬科技的发展速度的确不能很快,但是线下发展其实是可以变快的。

朱啸虎:对,我们发现很多线下企业的发展速度其实是可以和线上互联网企业去竞争的,十年前这种情况是不可能发生的,因为有了很成熟的线下基础设施,有了数字化赋能的能力,这些线下企业可以按照互联网的速度去发展。

王求乐:刘总,您现在在投新企业的时候,对它的发展一般有一个什么样的预期?

刘二海:刚才谈到了线上线下的事情,因为中国新基础设施的普及,导致强运营的加盟连锁成为可能,强运营作为主要的一个方法,可以从原材料供应、产品、支付到品控全链条把控,从而大幅提高管理的效率。换言之,这就是传统的线下模式获得了线上高效、精准的优势。线下有物理世界的独占性特点,这是无法被替代的优势,反观线上,历经二十年发展,线上流量价格已经非常贵了,那么融合二者优点的线上+线下由此也会变得更强。在美国有很多独立站,发展很快,在中国,原来这种垂直独立站发展缓慢,但现在我们看到的线上线下相互融合的形势,展现出来了和美国独立站比较类似的一些特点。同时,中国的企业也有自己的特点——产品渠道一体化,也就是既有渠道特色,又有产品特性, 这样就能看到一大批的线上线下的融合,这种产品渠道一体化的企业是广泛存在的,这是我就刚才朱总的发言做出的一些补充。

任何事物的发展都要遵从客观规律以及它本身的产业规律。我们VC、尤其是早期投资人投一个项目时,往往大致预测未来会长成什么样,但要问更具体的每个时点怎么样,这真的做不到,但我也认为这就是早期的魅力——有未知才有希望啊。VC为什么叫“风险投资”呢?因为甘愿承担风险去做一些从零到一创造价值的事、甚至是把沙子变成芯片这样开创性的事。

回过头来看,我们说现在进入了新基础设施时代,这必然有一些转化。明显存在的现象就是产业化的倾向性在增强。去年,我们就说互联网作为一个单独产业的投资时代已经结束了,因为它变成了基础设施,和医疗、汽车、电子制造、能源等其他多种行业正在加速融合,导致这些具体行业的行业属性进一步凸显出来,你需要了解相关的知识才能够有所突破。我们自己的项目也是行业特色非常鲜明,这个时候,它的发展速度取决于这个行业本身的特点。

除此之外,新兴技术也会影响企业的发展速度,一个创新企业的发展往往会显得跌宕起伏。比如说我们投资的植物肉企业,它当然发展得很好,但你说现阶段就让它像传统的食材一样普及,这是不现实的,我们必须遵守行业规律。包括一些新的科技也在沿着这样一条自有特色的脉络发展,我们讲尊重常识、回归商业本源,就是这个意思。

王求乐:在移动互联的时代,除了速度之外还有 一个有特色的词叫赢者通吃,那么在你们看来,到了今天这个时候,不管是描述的线下也好,植物肉也好,还是我们的硬核科技也好,它的特征在哪个赛道里面可以复制,就像过去的移动时代,可以赢者通吃吗?

朱啸虎:今天赢者通吃这个概念是不正确的,线下商业不可能再赢者通吃了。硬科技可能还会,优秀的公司可能市场份额还会很高。线下商业不可能垄断,它会回归到商业的本质,每家线下企业做好自己的事才是最重要的。

刘二海:如果行业足够大,也可以孕育比较大的公司。比如汽车行业,这个行业在传统的油车时代都没有赢者通吃,包括电动化之后也一样,一定是多家共存的。

王求乐:我理解确实不同的行业不太一样,但是总体来说要看行业的大格局。两位主要是我们的业内做早期的大咖,都有非常敏锐的观察,所以也谈谈中国的独角兽,尤其是大型的,它这个过去的增长的势头在你们看来还能不能继续保持甚至加速,以及在哪些领域更有机会出现新的领先型创业公司?

朱啸虎:中国本土市场很大,我觉得在消费端在企业服务端都可能出现独角兽企业,消费端在线下连锁商业,中国还有五年的黄金窗口期。比如说连锁餐饮,在它5万亿的市场规模中,中国的连锁规模率非常低,只有17%,美国60%以上,日本则是50%以上,它们都开始品牌化、连锁化。由此可见中国的进步空间非常大。除了餐饮,便利店的机会也很大,这就说明,在很多线下连锁企业中都存在着机会。企业服务端,中国才刚刚开始,过去五年上市的基本都属于企业服务,最近上市的企服公司都是百亿美金以上的,今天美国千亿美金的企业服务公司数已经超过了消费互联网,之后还会持续增加。同样,在中国,五到十年之后过百亿美金的企业服务公司也将会更多。同时,中国还有美国没有的,比如国内的工农业都需要无人化和智能化,未来在这方面也可能会产生独角兽企业。

王求乐:所以是两个行业,一个是线下,一个是服务软件,当然还有其他行业也有很多机会,不知道刘总有补充没有?

刘二海:我补充几句,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中国人的创业精神,以及对创业的热忱。另外就是中国在过去改革开放40年的时间,对全球的贡献是中国制造,在未来的三四十年内,这可能会变成中国的消费。我们的消费带动了中国的进口,带动了整个世界的发展。还有一个大家谈的TO C发展才能带来TO B的发展,它们两者并不是矛盾的。我们描述愉悦的投资:to C研究美好愉悦生活是什么样的,to B研究这些美好愉悦的生活该怎么实现。

比如机器人,机器人是一个非常激动人心的行业,它把人工智能、机械、IOT融合在里面,有非常大的发展空间。另一点就是新能源,因为新能源变化了以后,使得内燃机变成电池和电机,它可以改良非常多的业态。最后一点就是智能、它在新能源、机器人当中也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

王求乐:时间关系,谢谢两位的精彩发言,我总结一下在这个独角兽的这个话题上,大咖认为中国的出现,有自身的原因,还有自己的市场基础,包括我们的技术基础、产业基础。中国在不同的行业领域,仍然有不同的机会和特性,最看好的几个行业,一个是企业服务领域,还有一个是线下连锁以及机器人和应用的领域。谢谢两位大咖的精彩分享,谢谢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