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虚拟博主,正在占领真实人类社交?

霞光社 2021-10-26 19:04

图源:图虫创意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霞光社(ID:Globalinsights),作者:照川,编辑:贝尔,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据科技媒体The Verge 10月19日消息称,扎克伯格计划将Facebook改名,并尝试增加1万多个工作岗位来推进“元宇宙”。媒体评论称,“突破社交媒体边界”的元宇宙有可能“让FB拉起增长的第二曲线”。

“虚拟偶像”、“元宇宙”早已不是什么新概念。事实上,国内很多传统社交媒体资深用户,也感受到了这种边界的突破。

拥有2亿多用户的国内生活方式分享平台小红书,不久前推出了“潮流数字时代”计划,试图推广一批虚拟人用户,作为博主进行笔记发布和商业带货,还将与Gucci和Givenchy等国际大牌合作新品首发。

小红书上虚拟博主的出现,意味着元宇宙设定中的身份、朋友、沉浸感等要素,正在通过社交媒体向人们日常生活渗透。

虚拟博主真的能通过营造“元宇宙”网络体系,一步步突破各平台边界,占领真实的人类社交吗?科幻小说中描述的数字世界,是否会在不久后来临?

美得像个假人

“那么精致的一个女孩子,居然是虚拟人?”

从事平台广告投放业务工作的90后子阳,已经不是第一次在小红书刷到虚拟博主了。“现在小红书上,虚拟博主真的有点火。”子阳说。

刚开始他点开虚拟人的笔记,并未感觉到异样——她们和小红书上其他女性的生活分享似乎已融为一体,丝毫不觉突兀。只有浏览到评论区,看到“不会有人不知道这是虚拟博主吧!”、“她好像真人”的讨论之后,他才意识到:这竟然是一个AI虚拟博主。

国内的虚拟博主之所以从小红书开始,与其用户的生活方式偏好有关。根据新榜数据,小红书目前已经有超过20个虚拟人博主入驻。其潮流垂类负责人在采访中表示,目前小红书APP已经覆盖了国内市场上70%以上的虚拟博主账号,并且还在不断“拉新”中。

社交媒体虚拟人用户,和各大互联网公司曾经推出的虚拟偶像不同,他们被称之为MetaHuman,也就是“超写实数字人”,优势就在于“特别真”。

一个年轻的女孩子穿着深绿色的风衣,凑在小区凉亭里看一群大爷下象棋。只有女孩的一头银发,隐隐透露出她赛博朋克的意味。这是小红书上很火的“AYAYI”,一个虚拟人。

就是这样一个平平无奇的少女,在她发布第一篇小红书笔记之后,一夜间涨粉了4万,获得超过10万人点赞,与之同步的是300万的阅读流量。除了做个典型的Z世代,围观老一辈的业余生活外,她的社交账号里还晒出身穿白绿色的运动衣玩着“鱿鱼游戏”的状态。站在地铁“吴中路”和“桂林路”的4出口,配文道:“元宇宙的快乐,你想象不到”。

图片来源:小红书用户“AYAYI”

而另一位拥有2.4万粉丝的虚拟人“阿喜Angie”,则因为晒出的状态、妆容略显浮粉,被其他用户善意提醒要“注意保湿”。阿喜的创造者们,非常机智地做出了她的皮肤瑕疵,而非像许多二次元人物一样磨皮过头显得过于完美。

有用户在阿喜的视频评论区写道:“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美女,但就是很耐看。”显然,社交平台的一些用户们,已经在以非常拟人的眼光来审视超写实数字人。

无论是实现超级盈利的虚拟歌手洛天依,迷倒万千宅男的初音未来,还是乐华娱乐旗下虚拟偶像团体A-SOUL和《明日之子1》中曾经强推过的虚拟歌手荷兹,都脱离不了二次元人的抽象感。

这类“虚拟偶像”大多脱胎于游戏、影视或综艺领域,和迪士尼二次元IP“川沙妲己”玲娜贝儿相似,虽然也有自己的故事线和身世背景,但大家绝对不会把他们误认为是“人类”。

社交媒体上的MetaHuman(超写实数字人),大多不需要用表演展示魅力,只需要Po出照片而非视频。他们五官精致,技术先进,绝非从前的粗制滥造。“硬照”之下的虚拟人,和用了美颜相机的真人博主几乎没有两样。

和真人博主一样,她们脱胎于不同环境,适用于不同受众。虚拟人也有不同风格,有元气少女,也有职场女性。

比如手持魔杖身穿狮院校服,站在最近大热的环球影城门口的少女Vila。她的大眼睛、齐刘海和丸子头,就比AYAYI更显得可爱风一些;而“来自2077”的虚拟人ALiCE,以东方式的细长眉眼,拥有花木兰式“高级脸”,一抹过鼻梁的腮红让她极具辨识度。除此之外,还有知性美女类型的RIA,和自称“打工人”的职场时髦精Reddi等等。

图片来源:小红书用户“Vila”、“Reddi”

作为“超写实数字人”,虚拟博主比二次元人物,突破技术边界,融入进真实社交媒体的壁垒更低。尤其在当下一味追求颜值精致完美的社交网络环境下,“美得像个假人”似乎并不是一件坏事。

做好一年不盈利的打算

“我们是一个批量制造人的单位。”蔡飞龙略带调侃地说。

浙江传媒学院数字媒体系的蔡飞龙团队,正是小红书新晋虚拟人博主“西小施sisi”的研发者。十年前,蔡飞龙在浙大的博士项目里,第一次接触到了虚拟人物真实感的绘制。当时,市面上还完全没有“元宇宙”这个概念。

如今他已成为元宇宙领域活跃分子。他和厦门大学人工智能系张俊松团队联合打造的“潮流艺术家”数字人西小施,此前在小红书发布了一条爱国主题的帖子,曾获得50多万的阅读流量。

超写实数字人西小施,最初是由春秋时期美女“西施”脱胎而来。浙江诸暨是西施故乡,于是研发者们想把江南美女西施复原出来。又考虑到Z世代喜爱的年轻活力元素,西小施被塑造成一个多才多艺女学生+青春偶像的形象。

数字人西小施

目前,大家对虚拟人的关注点,多在它的应用场景,以及未来是否能实现盈利上。据蔡飞龙讲述,最初他们把虚拟人的应用场景,定在搭建网络数字展厅的商业化实操里:

他们的虚拟展厅里需要有一个虚拟形象形象来介绍产品,就像现实中的博物馆里,需要招聘一个讲解员一样。

但随着虚拟人越来越火,主推虚拟演员的虚拟影业,在最近获得了来自峰瑞资本领投的超千万元Pre-A轮融资,小红书大火的AYAYI,也被接纳成了阿里的数字人员工。于是蔡飞龙也希望像自己孩子一样的“西小施”,将来能在某部影片里参与一个角色。

但现在,巨大的研发投入已让团队压力重重。“一直是在烧钱,还没到把数字人‘卖出去’的阶段。”蔡飞龙说,不只是西小施团队,小红书上大多数国产虚拟人都是投入大于产出。因为这种超写实级别的虚拟人,动辄就是几千万的研发投入。

实际上,越是接近真实人类的超现实虚拟人,其对技术要求就越高。“人更愿意亲近于跟我们更相似的人类,(我)觉得写实类影响力大一点。”一旦制作粗糙,就会产生“恐怖谷效应”,让人觉得很不舒服甚至产生怪异的恐惧。

比如说我们上文提到的银发女孩“AYAYI”,其背后的虚拟数字人公司用了最新的引擎CG制作技术,他们对真人肤质、发质、微表情的全面高清复刻,造就出一个近乎完美的虚拟博主。

他们在模拟虚拟人外表真实外观和皮肤渲染上,不惜投入最先进的技术:“人的面部肌肉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包括皮肤血管、细胞结构等等,比如年轻人皮肤的那种通透,做不好就显得很干。”而且,研发人员把虚拟博主的面容,根据环境光线条件进行相应的模拟,虽然极大增强真实性,也但意味着巨额研发的支出。

最烧钱的是,他们还专门开发了一套能批量应用于虚拟人的表情系统,再配合他们数字人采集的计划。当采集库成功搭建好之后,人物特征就可以广泛运用,大量复刻会非常快。由此可以达到降低单个虚拟人成本,价格让市场接受的目的。

蔡飞龙团队进行的面部数据采集,图:受访者提供

此外,蔡飞龙主导的西小施团队,正在和厦门大学张俊松的人工智能团队合作,训练西小施的语音说话功能。这一部分的成本同样也不低。

这些投入,或许能真正实现他所提到的“批量制造人”的目的。毕竟“单个真人做拍摄录音工作,和多开几台电脑跑起来,不是一个量级的。”

面捕成果与优化,图:受访者提供

蔡飞龙对虚拟人未来前景很有信心:“我们的目标是比AYAYI的真实程度还要高,做到最自然、超写实。”

他们团队里的几个主创已经做好了一年不盈利的打算,但研发人员之处和运营成本却一直在滚动增加。据他设想,如果可以把单个虚拟人的成本降到降到20-30万上下,市场或许就能更容易接受。

超级拟人的道德困境

赛博朋克风、乖巧少女风、温柔婉约风......无论外在形态如何,虚拟博主的出现最终目的还是商业化。但也正是因为高度的“拟人化”,让许多人对超写实数字人产生反感。

根据头豹发布的《Z世代系列报告:元宇宙来临,虚拟偶像能否抢占先机》称,62.6%的用户喜欢虚拟偶像,是因为他们没有负面新闻,永远完美。但事实上,虚拟人不仅不完美,还有着天然的拟人道德风险。

小红书上美妆博主“翎ling”刚刚出现时,有很多用户都表示质疑,大家对提线木偶一般,背后有操纵之手的虚拟人并不欢迎。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虚拟人作为美妆博主的种草分享。

“翎ling”曾经在社交媒体分享过一款古驰的珊瑚色口红,她称之为“滋润不干,有点草莓的感觉。”但粉丝都知道,她其实什么都感觉不到。虚拟人们本身并没有人类那样自我感受产生的好恶情绪。无论面对什么产品,他们只能说“好”,只能说商家准备好的推广话术,于是“种草”就完全变成了“广告”。

更有许多用户表示,无法接受虚拟人做产品推广,觉得他们甚至连衣服的裁剪构造,都没办法进行反馈真实,更别说是皮肤试色的真实度了。

甚至有用户搬出了广告法的条文——“广告代言人在广告中对商品、服务作推荐、证明,应当依据事实,符合本法和有关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并不得为其未使用过的商品或者未接受过的服务作推荐、证明”,来证明虚拟人无法对未使用过的商品进行代言。

不久前入驻小红书的海外知名虚拟博主Lil Miquela,也曾经因为“真假”的问题饱受争议。

她在海外已经是一名成熟的虚拟博主,Ins上有着305万粉丝,还曾经和特朗普、Rihanna一同入选了《时代》年度“网络最具影响力人士”的榜单。

右三为虚拟人Lil Miquela

最初Lil Miquela真的会回复关注,也会给别人的状态点赞。她的浓眉和雀斑丝毫不显破绽,再加上拍照总带着一种“漫不经心感”,一开始许多粉丝真的相信她是真实存在的人类。甚至有粉丝辩解说,她只不过是修图修得狠了点——“就像每一个给照片修图的女孩一样”。之后许多追随者又怀疑这是英国模特Emily Bador改变了风格和妆容晒出的照片。直到黑客们入侵了她的账号,才最终确定了她是由3D电脑动画公司Modelingcafe制作的虚拟人。

现在她的Ins简介里,写明了自己是生活在美国洛杉矶的“Robot”,小红书里也写明了自己是“虚拟时尚达人”。但她的确拥有全套的故事线,比如她自述今年20岁,是巴西和西班牙两种血统的混血儿。她的Ins名称是“Lil Miquela”,但她还有一个生活用名Miquela Sousa,工作是模特、网红和歌手。

但在Lil Miquela一则遭受侵犯的Vlog发布后,网络上关于她虚拟身份的质疑达到了顶峰。

在视频中,搭乘出租车的Lil Miquela遭受到司机的语言暴力,作为女生她无力反抗只能离开。视频本意可能是为生活中女性遭到侵犯的现象发声,但许多网友却觉得,Lil Miquela作为一个虚拟人编出这样的故事简直荒谬——社会悲剧并非营销手段,“轮不到她来伸张正义”。

超写实数字人虽然在社交媒体上显示出极其拟人的形象,但由于他们始终受控于某个商业机构,许多网友都不愿接受这些虚拟人拥有和人类一样表达思想、表达感受的权利。这也使得他们在商业应用上受限。

与数字人类共存

虽然面临巨大的质疑声音,虚拟博主依然接单接到手软。

Lil Miquela已经和Chanel、Supreme、Fendi、Prada等品牌都有过商务合作。许多明星都拿不到的当季最新款高定,作为虚拟人的Lil Miquela早就穿上身了。

虚拟人ALiCE的研发公司GLA Art Group格兰莫颐文化艺术集团CEO表示,通过小红书他们接到了和GUCCI的合作,另外联系他们的商家还有非常多。而上文提到在凉亭看大爷下象棋的AYAYI,不仅和娇兰、LV等国际大品牌达成了合作,还受邀去打卡了迪士尼、空山基线下活动。

除了社交平台带货,虚拟人还可能从多维度切入我们的生活。

6月20日,新华社和腾讯联合推出了数字记者“小诤”,以数字航天员的身份漫游三大空间站。10月2日,湖南卫视官微宣布了首个数字主持人“小漾”,登上热搜。

全球第一位数字航天员“小诤”,图源:新华网视频截图

月初,清华大学计算机系知识工程实验室的虚拟学生华智冰,正脸亮相并发布吉他弹唱歌曲《男孩》。她的老师,清华大学唐杰教授说,“(华智冰)学习成长的速度会快很多,明年可能就会达到12岁的认知水平。”

随着技术的发展,社交媒体上的虚拟用户可能越来越多。或许某一天,我们打开日常喜爱的社交媒体,发现难以区分清楚虚拟用户和真实人类。

子阳告诉我,区别一个超写实数字人和真实人类的诀窍是,“看她们眼睛里有没有光”。

“虚拟人眼神往往是呆滞的、停顿的,而真人照片眼神更活跃一些。”“还有那些太完美的,基本都是虚拟人。”子阳说。

这种按图索骥的方法听起来很符合逻辑,但实际操作起来会顿觉魔幻现实。

一方面,这种判断手段仅适用于当下还不算完美的虚拟人建构技术,而非未来超仿真的数字人类。另一方面,随着修图美颜的愈发普及,在社交媒体上身材皮肤都近乎完美,眼神里又看不到光的人像照片,实在太多了。

数字人研发者蔡飞龙,讲述自己研发出的虚拟人时,明显感受到数字人和完全的数码产品还是不一样:“这种感觉非常微妙”,虽然心里知道它只是一个和APP一样的产品,但还是对‘她’有更多的期望,希望‘她’能“活得好一点,成长得顺利一点。”

“我觉得虚拟人也应该有道德。”蔡飞龙说,或许将来真的需要构建出整个虚拟人的一套应该遵循的行为规范,“比如说广告范畴、哪些内容不能碰等等。社会逐渐会给他们赋予一套虚拟人的准则。”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