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安、杀熟和垄断 山姆会员店风波不断

2021-11-10
ee
北京移动互联网
面向女生的新一代场景社交
最近融资:|2016-01-06
我要联系
会员店,终究水土不服?

图源:摄图网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熵(ID:baoliaohui),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10月22日,家乐福中国在国内的第一家会员店在上海开业。

进入会员店领域,可以说是家乐福面对近几年萧条的线下商超经济一次大胆的尝试,而这种尝试也带来不错的效果,新店开业首天,家乐福部分商品呈现“爆卖”景象。

但是随着店铺进入正常运营状态,家乐福开始意识到事情没想象中那么简单。部分品牌的货源不断被扫货买断,本答应合作的产品供应商开始一家一家变卦。

开业当晚,家乐福会员店发布了一封致歉信:“实际上,从家乐福会员店筹建到开业,竞争对手持续向一些品牌施压,如果该品牌供货给家乐福会员店,就下架该品牌在竞对的产品;甚至在开业当天,部分品牌不堪竞对的压力,不得不到现场扫货买断其所有产品;我们还频繁接到品牌不再继续合作的消息”。

此外,家乐福会员店还表示,坚决反对商业领域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反对友商以自身市场地位强迫商家“二选一”,已经向相关部门举报。

而家乐福后续也向媒体公开,称该友商为沃尔玛旗下的山姆会员店。

无独有偶,将矛头指向山姆会员店的不止家乐福一家。盒马x会员店总经理长隐表示,从去年10月首店开业至今,盒马x会员店也长期遭遇类似情况。此外,在上海以外的城市,也有供应商迫于压力停止了与盒马x会员店的合作,而施压供应商的竞争对手是同一个很有实力的付费会员制超市。

据悉,目前盒马已与家乐福沟通,希望共同应对。

一时间,线下商超两大巨头共同向山姆发起了挑战,彻底燃起了这把“火”,作为深耕会员制商超多年的山姆,需要打起精神迎接这对劲敌了。

真买空还是假垄断?

1996年,第一家山姆会员店落地深圳。彼时国内消费者对于这种商超形式还十分陌生,5年时间山姆会员店在国内也仅开出6家店面。

然后老话说得好,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经过山姆在国内消费市场二十多年的经营和教育,消费者对于会员店的接受程度大大提升。2019年Costco的进入更使国内仓储制会员店迎来开店潮。

而到了2021年,仓储制会员店的市场更是按下了加速键。各大本地商超集团纷纷入局。老牌传统超市品牌人人乐在深圳和天津开出第一批会员折扣门店;fudi仓储会员店今年5月在北京开业;家乐福首店也在10月开业;盒马则计划在2021年新开出10家会员店。

当然,在各大商超集团进入的同时,山姆也加快了扩张步伐。截至目前,山姆在中国已经有36家门店,而且还计划到2022年底,扩张到40到45家。

山姆会员店目前是国内最大的会员制商超,这是毋庸置疑的,但反垄断风口下,最大的反而是最危险的。

刚开出会员店的两家商超巨头家乐福和盒马表示,由于竞争对手施压供应商回购买空相关商品,使得不少消费者无法购买。另外,竞争对手持续向品牌施压,如果该品牌供货给家乐福会员店,就下架其在竞对的产品。并且已经或拟向相关部门举报。

而对于此次家乐福的举报,山姆会员店在10月25日正式回应声称:到目前为止,山姆未看到有关方提供任何直接或间接的事实来表明山姆会员店存在所谓的“二选一”问题。山姆希望有关方面能从事实出发,停止扰乱市场秩序的行为。

三家商超界的头部品牌,在“反垄断”的节骨眼上因为“二选一”问题而起争执,引发的关注度可想而知。

从公开信息来看,2015年就曾出现过相似一幕。当时在《中国经营报》的一篇报道中,时任物美新业态中心总经理Irene冯如此表述,“我们在8月10日开业第一天遭遇了八九家供应商撤货,涉及几十个单品。这些商品大多是在供应商下架要求被拒后,在开业当天,被神秘顾客成批买走。”

这些从尚佳撤货的供应商都是沃尔玛山姆会员店的供应商。“有多名供应商向物美的采购反映,山姆会员店的老大跟他们约谈,要求他们从物美尚佳会员店撤货,否则将停止向他们订货。”Irene冯表示。

面对山姆的“追杀”,物美尚佳在国内市场“试验”一年后就宣告失败。而如今,家乐福、盒马等新进场的竞争对手,是否在遭遇此前与物美尚佳一致的供货商撤货手段,我们暂时未知,但可以肯定的是,在当前的反垄断背景下,靠着“二选一”等不正当竞争手段来确立市场优势,这条路已经不好走了。

不久前市场监管总局对美团“二选一”作出的34.42亿元罚款,还是一个新鲜热乎的反垄断案例。在高压线之下,山姆会员店仍旧铤而走险,这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山姆会员店在面对大量零售企业进入会员制商超后的紧张。

因为国内会员店模式虽然还拥有很大的空间,但是近年来各大零售企业不断入局,再加上企业之间的同质化严重,赛道已经出现了拥挤状态。

从2017年-2020年四年内,沃尔玛关闭了90家超市,新开了16家山姆会员店。沃尔玛在财报中还计划到2022年底,在中国拥有45家左右的山姆会员店,从这点可以明显看出,山姆会员店似乎已经成为沃尔玛在中国的“最后一根稻草”。

而山姆会员店在国内最大的优势就是差异化,事实上这也是会员店与普通商超的差异所在。许多会员店会拉拢供应商搞产品独家售卖的形式,希望通过产品的差异性来标榜自己的独特,从而吸引更多的消费者。

但实际上这些本就是涉嫌垄断的一种行为,如果一种商品只能在一家店买到,那么理论上这家店就会获得这件商品的定价权,对于消费者来说这显然是不利的;此外,供货商如果只能给一家企业供货,那么这就会导致供应商对下游企业形成依赖,这无论是对供应商来说,还是整个市场来说,都是一种不健康的行为。并且在“反垄断大旗”之下,这种行为对于企业来说显然是不利。

当然,山姆除了在商业竞争上陷入“垄断风波”外,在面对消费者时,也存在一定问题。

次卡、食安和杀熟

作为一家会员制商超,正常情况下,顾客需要购买每年260元的个人会籍或680元每年的卓越会籍才允许进行购买,这也是保证顾客用户体验的一道防线。

但一些想要购买却不舍得办理会员卡的顾客,仅需在第三方购物平台花费10元左右便可购买单次会员卡进入店内购物。这难免会降低花高价购买会员顾客的购物体验。

当然,影响最大的是“代购现象”横行。随着山姆会员逐渐“出圈”,一些没有山姆会员店的城市里,代购成了大多数人的选择。

在第三方电商平台上,做山姆代购的商家比比皆是,生意也都不错。但这对于通过正常购物渠道在山姆会员购买产品的普通消费者来说,会极大程度上降低其消费感受。

很多消费者网友也曾在网上进行吐槽,“一些爆款产品刚出炉就被黄牛抢购一空,排队购买已经成为常态。”

此外,山姆会员店曝出的食安问题也并不少见。

今年9月,江苏常州一网友反映在山姆会员店购买的菌菇汤料里有白色虫子。该网友称,包装显示生产日期为2021年5月,一大包分装四小包,其中一小包出现虫子。向客服反映后客服称是正常的,洗干净吃。对此不少网友表示不理解,难道这款产品中本就包含虫子吗?

在黑猫投诉平台上,也能看到近30天内存在上百条对于山姆会员店的投诉。并且在查看后发现,这些投诉中大多数事关其商品质量问题。

作为一家以质取胜的商超企业,出现种种食安问题,难免会引起消费者对其“美好生活标杆”的宣言产生质疑。

事实上,山姆作为一家拥有大量会员信息的企业,也曾陷入“大数据杀熟”的舆论之中。

根据南方都市报2021年3月31日消息,有网友发现“下单同款商品豪宅区要贵近40元”,价格差近30%。

此后山姆会员虽以“APP系统问题导致”作出解释,但对于企业来说,不能每次都以“客观原因”告终。况且,不论原因如何,这种“大数据杀熟”行为定会使消费者对企业丧失信任,对品牌造成不可逆的影响。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山姆用20多年的时间将国内仓储会员制市场从0做到了1,为国内商超市场带来更多可能,但在越来越多零售企业入局,使这条赛道逐渐火爆的情况下,山姆会员店的挑战才刚刚开始。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反馈
联系我们
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