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创业邦学园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学园
创业者一站式成长平台

字节跳动悄咪咪凑齐元宇宙“三件套”

雪豹财经社 2022-02-15 17:37

寻找新增长很急,元宇宙却很远。

编者按:本文系创业邦专栏作者雪豹财经社原创作品,作者闫学功,创业邦经授权发布。

为了买下元宇宙这张马化腾口中“未来10年的互联网船票”,字节跳动已经砸了几百亿元的真金白银。

从收购VR企业Pico、游戏公司沐瞳,到上线社交产品Pixsoul、派对岛,再到虚拟女团A-SOUL和虚拟人“李未可”,短短几个月时间,小步快跑的字节跳动便悄咪咪凑齐了硬件、游戏和社交的“元宇宙三件套”。

买下船票,对于钱多力量大的字节跳动而言并不是件困难的事。但这艘看似拥有巨大想象空间的“诺亚方舟”,还没有找到清晰的航线。互联网新的大航海时代正在开启,急于探寻下一块新大陆的字节跳动,能否顺利抵达生机和“钱景”无限的彼岸?

1、三把利刃,都指向元宇宙

通俗地讲,元宇宙是一个平行于现实世界的人造空间,也可以理解为运用AR、VR、区块链等技术,人为创造了一个平行世界

元宇宙核心概念之一,便是高沉浸感。

2022年1月,字节跳动上线元宇宙社交App“派对岛”。在这个线上世界,用户可以打造自己的虚拟形象,与好友聊天、逛街、看电影,享受沉浸式社交体验,与百度此前推出的希壤App异曲同工。此前,字节推出的元宇宙社交平台Pixsoul已在东南亚上线。

同样强调沉浸感的游戏,是目前最大的元宇宙概念输出端——市值突破400亿美元的元宇宙第一股Roblox便诞生自这一赛道。

2021年2月,字节跳动上线游戏品牌“朝夕光年”。3月,字节跳动豪掷40亿美元收购沐瞳游戏,一个月后又斥资数亿元将手游开发商有爱互娱收入麾下。

要实现元宇宙中高沉浸感的体验,离不开VR等底层硬科技的支持,它们是打开元宇宙世界大门的钥匙。

去年8月,智能穿戴设备品牌Pico创始人周宏伟以一封内部信,宣告了被字节收购的消息。据国内多家媒体的公开报道,此次收购价格约在90亿元人民币。

图片

(今年第一笔获得融资的虚拟人李未可,图源:李未可抖音官方账号)

以目前的技术条件,游戏、社交和VR是元宇宙的三大核心,字节已悄悄用真金白银集齐了“三件套”。

此外,元宇宙另一新兴应用虚拟人赛道,字节也早有布局。2022年1月,字节跳动独家投资AI虚拟数字人李未可。而在2020年末,字节与乐华娱乐联合企划的虚拟偶像女团A-SOUL就已正式“出道”。

02字节需要新故事

字节跳动亟需寻找新的增长点。

2021年的互联网寒冬中,中概股暴跌,互联网公司集体失速,高速发展的红利期渐行渐远。举足轻重的互联网“第三极”字节跳动也不例外。

据路透社报道,字节跳动2021年营收580亿美元(约合3687亿人民币),同比增长70%,较2020年111%的增速大幅下降。也是在这一年,字节国内广告收入自2013年商业化以来,首次停止增长。

更严峻的事实是,字节跳动的用户基本盘面临难以突破的增长瓶颈。2020年6月,抖音宣布DAU破6亿;2021年9月,抖音官方披露的DAU数据为6.4亿。

过去10年,今日头条和抖音的战绩,帮助字节完成了在图文时代和短视频时代从零到一、从一到十的增长。元宇宙会是下一个风口吗?它能否帮助字节跳动实现称霸下一个时代的梦想?

据普华永道数据,元宇宙市场规模预计将在2025年达到4674亿美元。借元宇宙的翅膀,不少公司股价起飞。Facebook 2021年9月宣布改名Meta并all in元宇宙之后,股价一度涨至384.33美元的历史新高。微软2021年11月确认进军元宇宙后,市值涨超2.5万亿美元,一度超越苹果成为全球最高市值公司。

这也意味着,冲进这个看似前景无限的赛道的,不乏同样有钱有技术有流量的新老巨头。

早在2020年,马化腾就提出了全真互联网的概念,元宇宙第一股Roblox的股东名单中也有腾讯的身影。百度推出了社交元宇宙App希壤,在游戏领域优势明显的网易,在网易云音乐上市时候秀了一把“元宇宙”敲锣。阿里则在2021年10月成立了XR实验室,研究AR、VR等与元宇宙息息相关的底层技术。

图片

(2021年12月27日百度发布元宇宙产品“希壤”)

号角还未吹响,元宇宙的战场早已硝烟弥漫,只靠讲故事远远不够。对手云集,字节跳动能否杀出重围?

03看近行远的星辰大海

就像五百多年前哥伦布踏上美洲大陆的土地,巨头们手握元宇宙的船票,争相抢滩互联网的下一个新大陆。那可能是一个蕴藏着黄金和甘泉的美丽新世界。

但在那之前,它们首先要面对的,是旅途中的饥饿困顿、惊涛骇浪,以及望不到头的等待和看不到方向的迷惘。

截至目前,大多数公司的元宇宙业务仍处于疯狂烧钱的阶段。

将公司改名Meta并all in元宇宙之后,扎克伯格早就预测过这块业务未来3年盈利的可能性都非常小,但3年烧了200多亿美元的Reality Labs,还是戳破了人们对元宇宙的狂热幻想。

2月3日公布2021年Q4财报后,Meta股价至今已跌超24%,市值蒸发超2000亿美元。扎克伯格的身家,也在一天之内缩水310亿美元。

广发证券称,虚拟偶像有可能成为元宇宙中最先实现盈利的项目。天风证券也认为,赋能社交、娱乐、让人们获得沉浸式内容体验的第一阶段元宇宙,在未来10年(2021-2030年)即可实现。

然而,面对高昂的成本和拥挤的赛道,字节跳动想脱颖而出并不容易。

据艾媒咨询发布的一份行业报告,3D虚拟偶像的制作,画师和建模构思的投入可达数十万至百万元。如果虚拟偶像需要推出一款单曲,包括编曲、建模、形象设计、舞台方案定制等,成本高达200万元,且不包括传播费用。

在抖音上爆火的虚拟美妆达人“柳夜熙”,其团队曾对新京报透露,推出柳夜熙前的半年多时间,研发成本、人员成本、技术成本等投入“远超百万”。

图片

(仅发8个作品便有超862万抖音粉丝的柳夜熙,图源:柳夜熙抖音官方账号)

游戏同样被视为最接近元宇宙的落地场景。但眼下,元宇宙游戏仍处于噱头大于实际的阶段。

以字节斥巨资并购的沐瞳游戏为例,其最大的现金牛来自旗下《无尽对决》,该游戏是MOBA类游戏(多人在线战术竞技游戏),与《王者荣耀》类似,与元宇宙概念关联不大。受技术限制等因素影响,元宇宙并未给游戏带来实质帮助。

2021年9月,A股元宇宙概念股中青宝披露上线了元宇宙游戏《酿酒大师》,此后股价一路猛涨,从8元涨至11月最高点的42.63元。但随着业绩披露及收到深交所连续几封问询函,中青宝逐渐褪去元宇宙底色,股价一路下跌至26.32元,跌去近40%。

除了变现难,字节在迈向元宇宙的道路上,还不得不突破底层技术的短板。元宇宙全真体验的实现,需要复杂且庞大的底层技术支持,包括5G、6G的网络基础建设、AI芯片、AR\VR等。相较于老牌互联网巨头BAT的实验室及科学家团队,字节Lab显得“家底薄弱”。

从这个维度看,集齐“三件套”、拿下元宇宙这张“船票”的字节跳动,距离下一个互联网新大陆还很远。

封面,李未可官方抖音账号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

产品服务升级,如需试用本功能,敬请移步至睿兽分析

跳转至睿兽分析打开 知道了,下次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