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创业邦学园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学园
创业者一站式成长平台

谁说腾讯故意躺平?

财经新知 2022-05-23 00:08

“腾讯满纸荒唐言,股民一把辛酸泪。”

5月18日港股盘后,随着腾讯“暴雷式”一季度财报发布,次日腾讯股价跳空低开,最大跌幅接近9%,超2000亿港币市值在这场暴跌中灰飞烟灭。质疑观点迅速在股民群体中蔓延:“腾讯赚的钱都去哪了?”

其中,财报呈现的一则信息尤其引起投资者的关注——腾讯的营收总额维持稳健,但净利润跌幅显著。有投资者认为,腾讯正在故意“躺平”,在财报披露中隐藏部分利润,一方面顺应互联网行业的强监管周期,另一方面为未来的定向增发作筹备。

那么,腾讯故意“躺平”的可能性有多大?

业绩炸雷

2022年一季度,腾讯实现营业收入1355亿元,同比基本持平,但环比下跌6%。

在国际会计准则下,腾讯实现净利润234亿元,去年一季度为477亿元,利润少了243亿元,同比跌幅高达51%。

在非国际会计准则下,腾讯一季度的利润是255亿元,去年同期为331亿元,利润少了76亿元,同比跌幅也高达23%。

两种会计准则的差异在于,国际会计准则倾向于关注影响现金流的财务变动,对处置投资公司的收益计入利润表;而非国际会计准则向利润表计入了更多不影响现金流的财务变动,包括股份支付、投资公司市值变动、无形资产摊销等。

例如,2021年四季度抛售京东股权,使腾讯在国际会计准则下净利润疯涨了140%,但非国际会计准则下为减少22%。

相比统计口径复杂的利润指标,现金流更能表达企业经营盈利的真实情况。从现金流角度看,今年一季度,腾讯经营性现金流为338.22亿元,去年同期为510.04亿元,跌幅为33.68%,介于两种会计准则的利润跌幅之间。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财报的成绩,还是在腾讯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实施了一系列成本控制措施,优化成本结构的背景下取得的。

在今年5月16日发布的《2021年度腾讯可持续社会价值报告》中,腾讯董事会主席马化腾一席话点明了腾讯的战略转型:“腾讯正面临挑战与发展并存的新阶段,公司将借此换挡,更加聚焦以用户价值、科技创新及社会责任为中心的本源。”

这番话的背景是,从去年三季度开始,腾讯出现了利润增速低迷势头,从2021年三季度到今年一季度,腾讯净利润同比增速分别是3%、60%和-51%,其中,腾讯在去年四季度的净利润高达949.58亿元,但包含出售所持京东集团股份收益782亿元,如忽略这部分收益,腾讯在该季度的净利润增速约为-25%。

究其原因,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教育、游戏等行业遭遇监管压力,叠加疫情反复冲击,腾讯的各项业务正在遭受全面冲击。

谁动了腾讯的奶酪?

如果具体到腾讯今年一季度的利润表现上,部分影响因子如下:

从成本端看,2022年一季度,腾讯收入成本为783.97亿元,而去年同期为726.68亿元,只有小幅上涨。其中,销售及市场推广开支从85亿元缩减至80亿元,这解释了腾讯优化成本结构的成果。腾讯的收入成本增长主要源自服务器及带宽成本、支付交易成本及内容成本。

但与此同时,腾讯的一般及行政开支从189.67亿元增长至266.69亿元,同比增幅高达41%,主要源自股份酬金开支、研发成本、人力成本、海外附属公司成本及收购公司成本。其中,腾讯在一季度的研发成本为153.83亿元。

而这是腾讯利润表“翻车”在成本端的核心原因。77亿元的行政开支增长,在国际会计准则下贡献了16.14%的亏损幅度,在非国际会计准则下则贡献了23.26%,约等于腾讯在该季度的全部亏损额。

从收入端来看,2022年一季度,腾讯的三大业务——增值服务、网络广告、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营收占比分别为54%、13%、32%,而去年同期,这一比例为54%、16%、29%。

在营收总额基本不变的背景下,这意味着,腾讯的广告业务吐出了3%的份额,由金融科技及to B业务接管。

而后者的毛利率又大大低于前者,财报显示,腾讯在今年一季度增值服务、网络广告、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的毛利率分别为50.43%、36.65%、31.56%。在去年同期,这组数据为55.09%、45.06%和32.27%。

结论是,今年一季度对比去年,腾讯高毛利的广告业务份额萎缩,低毛利的金融及企业服务业务份额增长,特别是尚未盈利的云服务业务增长,拖累了腾讯的整体利润水平。

从投资收益看,去年一季度,腾讯手握2277亿元上市公司股权,但今年一季度仅剩1661亿元。在今年一季度,腾讯继续加大力度抛售投资公司股权,处置投资公司收益净额从去年同期的34亿元飙升至188亿元,其中,腾讯减持了“东南亚小腾讯”Sea共计约185亿元的股份。

但是,腾讯持有的其它公司市值仍在下跌。今年一季度,腾讯以公允价值变动计入利润的金融资产损益从增长147亿跌落至亏损0.35亿,同时产生了70亿投资公司、商誉及收购产生的其他无形资产的减值拨备,而去年同期仅有0.5亿元。

也就是说,去年一季度市场情绪稳定,腾讯对投资公司偏向“持有”,今年一季度市场情绪出现恐慌,腾讯对投资公司偏向“出售”。今年腾讯卖公司卖了不少钱,但没卖的公司市值损失更大,在非国际会计准则下,这对腾讯的利润冲击更为明显。

腾讯想不想躺平?

「财经新知」认为,腾讯的“躺平”主要是环境所迫,同时也有顺势而为。

被迫躺平体现在,受市场环境影响,腾讯的部分业务正在陷入增长瓶颈期。

以广告业务为例,受教育行业双减及游戏版号停发等上游行业影响,教育、游戏等重要领域广告主预算出现大幅减少。在近似的时间点,字节跳动广告收入被曝出停止增长,阿里巴巴在去年第四季度,中国商业零售业务营收增幅从去年同期的39%大跌至7%,腾讯自然难以“独善其身”。

而承担未来腾讯广告业务增量希望的视频号仍然处在投入期,尚未进入大规模商业化阶段,从5月20日晚,视频号重映周杰伦“摩天轮2013演唱会”的动作来看,视频号正在摸索线上演唱会的商业模式,以此形成在商业化能力上与抖音的差异化——在用户数据精细度、算法模型落后于抖音的背景下,通过B站大型综艺式的内容破圈,以追求品牌广告的投放效果,其效果有待长期观察。

在增值服务业务上,腾讯游戏在各业务板块中表现最为平稳,由于重要产品《重返帝国》上线于季度末期,其收入将递延至下一季度结算。在游戏版号发放恢复的背景下,腾讯游戏有望在国内市场保持稳定增长能力,并进一步在海外市场扩张。

在金融及企业服务业务上,受疫情下出行、餐饮、线下零售等消费活动减少影响,腾讯支付业务增长有所受阻。云服务业务上,腾讯在2022年力求云业务扭亏为盈,根据「36氪」报道,从去年开始,腾讯对CSIG(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进行了较大范围的裁员,以追求云业务的整体降本增效。

同时,腾讯也有部分顺势而为的举措。从2018年起,腾讯将战略调整为“扎根消费互联网,拥抱产业互联网”,即明确将C端业务定义为存量,B端业务视为增量。

从去年的互联网监管风暴开始,在外部因素催动下,腾讯从to C到to B的转型正在加速。例如近日,腾讯对PCG旗下OVBU(在线视频事业部)腾讯体育部门进行架构精简,多个部门在此次调整中被撤除。

对腾讯来说,转型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从腾讯历史上的历次组织架构调整看,冗余部门、业务乃至人员的精简为腾讯的增长提供了巨大动力。在新的市场形势面前,腾讯的转型往往能起到亡羊补牢的作用。

而腾讯的投资逻辑,在短期内仍然取决于制约因素是否存续。如果国内市场需求低迷的环境没有改善,腾讯的“躺平”短期内恐怕无药可医。

本文来源于:财经新知,作者:白芨,编辑:月见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

产品服务升级,如需试用本功能,敬请移步至睿兽分析

跳转至睿兽分析打开 知道了,下次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