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创业邦学园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学园
创业者一站式成长平台

互联网大厂「周杰伦使用指南」

豹变 2022-07-07 07:16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豹变(ID:baobiannews),作者:赵若慈,编辑:刘杨,创业邦经授权发布。

7月6日中午12点,周杰伦歌迷们在线狂欢:亚洲天王时隔6年,再度推出全新专辑。先行曲上线后立即引发全网关注,而周董自带的流量,也是各大平台一直争抢的对象。从腾讯、网易,到快手、B站,互联网大厂到底多爱周杰伦?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2016年发完第十四张个人专辑后,周杰伦的新专辑就成了一个谜。每当被问起时,他的回答永远都是“年底”。2022年,粉丝苦等6年后,周董的新专辑终于浮出水面。

7月6日中午12点,周杰伦新歌MV《最伟大的作品》多平台同步上线,不仅引爆热搜,微博文娱榜直接被“周杰伦”相关话题刷了屏。截至发稿,该MV在QQ音乐播放916.3万次,B站播放617万次,微博有5178万次观看。

作为“获得金曲奖最多的男人”,周杰伦新歌正式发布前,各大平台就已经开始了马不停蹄的宣传。

7月2日,B站宣布与杰威尔音乐达成版权合作。随后,杰威尔音乐陆续在B站发布了《给我一首歌的时间》和《稻香》两首歌的4K修复MV,给粉丝们来了一波“回忆杀”预热。

不过,杰威尔音乐并非在B站独家入驻,QQ音乐、酷狗、咪咕音乐等都称自己将首发周杰伦的新专辑。甚至连一向不参与流量争夺的豆瓣,几天前也因为周杰伦新专辑被打低分的“乌龙事件”上了热搜。

新歌发布后,歌迷们的激动之情已经溢出屏幕,大家纷纷评论:“今天就是华语乐坛的复活”“终于再次等来华语乐坛交通指挥员周杰伦”。

周杰伦是80后、90后的青春回忆,随便发个动态都能引发极大关注,可谓“行走的流量”。

华语音乐从唱片时代进入数字化时代之后,各大流媒体平台有关“周杰伦”的争夺也从未停止。前有网易、腾讯音乐版权大战,网易云音乐错失“周杰伦”;后有快手拿下周杰伦的首个中文社交媒体,“周同学”走进快手直播间;今年视频号重映周杰伦演唱会,更是引发了歌迷的集体怀旧热潮。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杰伦,而对大厂们来说,却各自拥有不同的“周杰伦使用指南”。

01 腾讯、网易争抢周杰伦

2000年11月,周杰伦发行了自己的第一张专辑《Jay》,这张专辑以R&B及New Hip-Hop为主,西班牙式风格的弦乐演奏在专辑歌曲中表现出的意境直逼电影配乐,周董也借此完成了对上世纪华语流行音乐的颠覆。

首张专辑后,周杰伦以一年一张的频率接连发布了《范特西》《八度空间》《叶惠美》等6张专辑,张张销量都在百万以上。

然而,唱片工业的黄金时代,消逝得比想象中更快。随着MP3黄金时代到来,盗版和数字播放器给了唱片工业致命一击。没过多久,全能的手机替代了数字播放器,“音乐流媒体”成为音乐的主要收听、传播途径,酷狗、酷我、QQ音乐、网易云音乐等平台应运而生。

2015年,国家对盗版歌曲大规模打击,“音乐版权”时代到来。

提早布局版权的腾讯音乐脱颖而出。早在2014年,腾讯音乐就签下了全球三大唱片公司的两家华纳音乐和索尼音乐,拿下了大部分版权。杰威尔音乐的独家版权也在腾讯手中。

这时候,腾讯当起了“二房东”。接下来的几年里,腾讯将杰威尔版权转授给网易云音乐,第一次授权从2015年4月1日至2016年3月31日,授权费用为870万。到了第三年,更是涨至1818万,翻了不止一倍。

这几年里,网易云音乐和腾讯音乐之间摩擦不断。2017年,网易云音乐被腾讯音乐以侵权为由起诉,相关案例多达9宗,涉及200多首歌曲。网易云也“不甘示弱”,当年也以版权为由起诉了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旗下的酷我音乐。

2018年年初,在国家版权局积极协调推动下,腾讯音乐与网易云音乐就网络音乐版权合作事宜达成一致,相互授权音乐作品,达到各自独家音乐作品数量的99%以上,不过剩下的1%里,就包括周杰伦、五月天等主流歌手。

同年3月31日,网易云音乐表示,由于版权方的突发要求,他们不得不下架涉及周杰伦等艺人的杰威尔版权公司歌曲。网易云音乐却特别强调是因为“希望购买版权未果”。

在彻底失去周杰伦版权之前,网易云音乐给出了一个“周杰伦热门歌曲合辑”,下载周杰伦合集后可以在其他平台免费听,200多首歌价格为400元,卖了10万多张。

紧接着,腾讯发布声明,对“周杰伦下架事件”进行了回应。声明中,腾讯音乐指出网易云在“合作期间屡次发生侵权及超出授权范围使用行为”。同时杰威尔也发表声明,称对腾讯音乐给予维权的大力相助与支持表示感谢,并呼吁“各方必须尊重版权,保障音乐人及用户的合法权益”。

2021年7月,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对腾讯音乐下发《行政处罚决定书》,责令其于30日内解除独家版权,停止高额预付金的版权费用支付方式,这意味着“独家版权”时代一去不复返。

但由于网易云之前版权到期售卖合辑的侵权行为,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杰威尔和网易云的合作意愿。因此,即使取消了“独家版权”,网易云音乐至今依旧与“周杰伦”无缘。

02 快手握紧“周同学”

另一家牢牢将周杰伦握在手里的互联网大厂是快手。

7月6日上午,快手官方微博发文:“为了庆祝我们的友谊,今天中午12点我请了周杰伦在快手个人账号‘周同学’亲自发表他的最新专辑主打歌MV,不要问我花了多少钱,都不重要,友情无价,你们值得。”

随着周杰伦新MV在快手获得270多万点赞,前几天传出的“周杰伦与快手将结束合作”的说法也终于得到了平息。据媒体报道,快手相关人士称,双方仍在有条不紊地合作中,近期将以周杰伦新歌发布为契机,在快手开展一系列活动。

2020年5月29日,周杰伦首个中文社交媒体在快手开通,账号名为“周同学”,并且简介中写着“全网唯一,只在快手”。第二天,快手正式宣布与杰威尔音乐达成合作,拿到了周杰伦全部歌曲及歌曲MV的短视频平台版权授权。

周杰伦首次现身快手直播间是在2020年7月26日,仅半小时的直播,在线观看总人次就突破了6800万,周杰伦的快手粉丝更是一夜间从直播官宣前的2200万突破至3000万。

当年,周杰伦之于快手,无疑是一针“兴奋剂”般的存在。

对于短视频平台来说,流量决定了话语权。根据QuestMobile的数据,2018年抖音在月活、日活上均反超快手,彼时快手想尽一切办法追赶抖音。2019年6月,快手两位创始人宿华、程一笑给员工发了一封内部信,号召全员进入战斗状态,并立下了“2020春节前达到3亿日活”的KPI。

对于当时的快手来说,撕掉“土味”“下沉市场”的标签,吸引新增量用户至关重要。因此,邀请周杰伦入驻,快手看中的首先是其背后的粉丝圈层。

根据艾媒咨询,快手用户以30岁以下为主,24岁及以下用户占比高达47.84%,25-30岁的用户占比30.35%。而艾漫数据的活跃粉丝画像显示,周杰伦63.85%粉丝年龄段位于25-34岁。周杰伦的80、90后粉丝,是快手想要争夺的流量。

此外,作为BGM存在的音乐对短视频来说极为重要。旋律性强、有记忆点的歌曲可以促进短视频的传播。回顾2018年抖音的出圈,离不开“抖音神曲”的加持,那一年《学猫叫》《我们不一样》《带你去旅行》《追光者》等歌曲,都因为抖音上的片段而风靡大街小巷。

不过,短视频平台使用音乐做BGM,通常只截取片段而非整首歌曲,用户想听完整版歌曲,最终还是要回到网易云音乐、QQ音乐。

而快手拿下周杰伦全部歌曲及歌曲MV的短视频平台版权授权后,意味着用户可以在短视频平台上听歌,短视频也有可能形成自己的音乐流量闭环。但目前来看,由于周杰伦的音乐歌曲版权不只快手一家,用户的听歌习惯短期难以改变。

2020年周杰伦入驻快手时,快手宣称是“周杰伦首个中文社交媒体”,但在这两年的“营业”中,除了一眼就能看出来的官方运营广告,其他的杰伦日常都是以静态图片为主,这显然不符合快手的短视频调性和用户属性。

另外,由于更新的照片大多是和INS同步发布,所以并无太大波澜。而目前在“周同学”上能看到的直播回放只有四场,最近一次已经是2021年7月的事情了。

03 视频号与周董“回忆杀”

对于想借助视频号重新杀回短视频赛道的腾讯来说,则在今年通过周杰伦演唱会的重映,掀起了一场线上演唱会的风潮。

5月20日和5月21日,周杰伦“魔天伦2013演唱会”“地表最强2019演唱会”线上重映在晚上8点准时开始。这次线上演唱会重燃了周杰伦庞大粉丝群体的热情,近1亿歌迷涌入微信视频号、QQ音乐等平台,和周杰伦相聚。

周杰伦的超高人气当晚给腾讯音乐带来了可观的流量。5月20日演唱会在视频号播放1小时后,腾讯音乐和TME live两个入口的观看量已突破1300万,至演唱会结束,两个入口观看总量约为3200万。据不完全统计,当晚全平台观看周杰伦演唱会重映的人数已突破5000万。

这不是视频号第一次以线上演唱会的形式发力。

2021年12月17日,视频号迎来线上演唱会首场“破圈”,出道23年的西城男孩在视频号上直播演唱会,累计观看人数超2700万,最高同时在线人数达150万。

紧接着,五月天在年底举办的视频号跨年演唱会又吸引了1400万观众。后街男孩视频号全球首场线上演唱会:4688.4万人观看;崔健视频号直播,4600万多人观看;罗大佑演唱会,4100多万人观看。

视频号线上演唱会出圈之后,抖音似乎也不想错过这份红利。

于是,在罗大佑演唱会视频号直播的当天,孙燕姿同样出现在了抖音的直播间里开演唱会,两家同一时间段开战,仿佛一场巅峰对决。

从结果来看,孙燕姿一个多小时里,直播间有约2.4亿人次的观看,罗大佑直播了两个多小时,直播间有近3500万人看过。但由于抖音和视频号的计算方式本不相同,前者采用PV(页面浏览量),后者采用UV(独立访客数),两家数据无法直接比较。

这场顶流之争尚未停止。

周杰伦“摩天轮”+“地表最强”重映之后,7月3日晚,又一场超级经典的演唱会在抖音开启重映。这就是“Beyond Live 1991生命接触演唱会”,当晚累计观看人次超过1.4亿。

一向以“大力出奇迹”为打法的抖音,紧随视频号之后布局线上演唱会,目的也十分明显:想要通过“模仿”来“超越”。

线上演唱会虽然不需要门票,但大咖、巨星天生带有巨大的曝光量,这对品牌来说是营销的好机会,极狐汽车准确抓住了这个新的增长点,成为崔健、罗大佑两场线上演唱会的冠名商。而当时崔健演唱会,微信生态内曝光量12亿+;罗大佑演唱会,微信生态内曝光量11亿+。

视频号背靠庞大的微信生态,再加上腾讯视频、音乐的内容支撑,具有天然的优势。但与抖音、快手相比,视频号显然错过了短视频平台的风口。想要与短视频平台和直播分一杯羹,视频号需要找到自己独特的路径。在疫情之下,线下演唱会遥遥无期,线上演唱会的形式显然是视频号在短视频商业道路上的差异化打法。

在线上演唱会中,用户可以购买“微信豆”,继而转换成礼物进行打赏的功能。除了商业品牌冠名,演唱会的巨星周边也从线下转移到线上。周杰伦演唱会当天,视频号下方的商城链接页面共上线了12件周边,售价59元的抱枕、69元的手链、79元的渔夫帽开场30分钟就售罄。视频号的“线上演唱会”商业化路径似乎逐渐明晰。

正如周杰伦在《最伟大的作品》中所唱:“世代的狂,音乐的王,万物臣服在我乐章。”即使20多年过去,顶流明星依旧是各大平台争抢的对象。而对于绝对顶流周杰伦来说,从唱片时代到音乐流媒体再到短视频,不管媒介如何变化,大厂们的“周杰伦使用指南”,仍在继续。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

产品服务升级,如需试用本功能,敬请移步至睿兽分析

跳转至睿兽分析打开 知道了,下次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