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mu的第一批淘金商户怎么样了?

2022-12-20
免费红利期已关闭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新莓daybreak(ID:new-daybreak),作者:李欢,创业邦经授权发布。

仅仅三个月,拼多多海外版Temu就迎来一次政策大调整。三万商家深受影响。

新莓daybreak从多位商家处了解到,从12月12日0时起,Temu国内段物流费用(即商家发货地到平台国内仓)由平台和商家各承担50%,运费从货款中扣除。在此之前,Temu国内段的头程运费一直由平台承担。

这意味着,Temu卖家的头程免运费红利期正式宣告结束。

与Shein的DTC独立站模式、全球速卖通的平台型模式不同,作为拼多多海外版,目前Temu 采取「类自营」模式。东兴证券报告分析,Temu卖家负责供货,平台掌握商品定价权,为了打造平台的低价定位,平台要求卖家报送产品底价,价格需要比同类产品在 1688 批发网站或者其他电商平台更低。

基于此,Temu目前有两种发货模式:一种是现货入仓,即VMI模式,由卖家备货到Temu国内仓库,商家须承担压货导致的退货风险;另一种是新推出的JIT模式,即预售模式,卖家自费发货到Temu国内仓,只能选择「顺丰加急」配送,有一定的时效要求。

新莓daybreak从拼多多处了解到,此次运费调整适用于非爆品类目,并非面向所有类目。此外,Temu此次运费变更主要针对VMI模式的卖家,不涉及JIT模式的费用逻辑。

针对此次变更,非JIT模式的紧急备货单依然是顺丰,平台和卖家各50%成本。此外,卖家如不愿选择平台合作的物流,也可以选择自送,后台已开通第三方物流渠道。

其实,靴子落地前几天,Temu就已在多个类目卖家群发出通知,平台将减少非爆款的运费承担比例,只是商家没想到,动作这么快。

收到通知的卖家王英有些不知所措,「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手上还有首单(新品首批备货)要发,不知道该不该如期发送。」

Temu上线三个月以来,三万多家商户——工厂、贸易商、工贸一体户和个体户,纷纷加入这个新生跨境平台,试图赶上第一波淘金热。但眼下,免费红利的窗口期正在逐渐关闭,之后考验的是各个卖家自己控制成本的能力。

注册开店、上传商品、买手选款、备货广州仓、上架销售,这五个看起来极为简单的步骤,但等到商家们真正运转起来,才深感压力是如何接踵而至,「就像闯关升级一样。」

新的运费政策调整后,到底是选择备货还是预售,商家也陷入迷茫。

备货的风险

赵钱是广东一家玩具出口外销的贸易商,他在Temu的玩具卖得都不错,但依然不敢肯定,这样的势头就一定是长久的。

早期,平台给他开出丰厚的条件,只要上满100款产品,平台就给流量主推。他几乎没有多想就拒绝了。

主推听起来很诱人,大批测款,换取爆款。但在赵钱看来,一百款备货量太大了,外加平台的入库上架速度很慢,「如果货在仓库最后没法上架,很容易砸手里。」

事后看来,赵钱决定不铺货的选择是明智的。因为他上传的25个产品中,最后只有8个成功上架。有的货品发到平台仓库一个月,还在排队上架。假如当初真的备货50-100款,不敢想象后果会多糟糕。

刚上线Temu一两周的时候,海霞也同样担心压货问题。她所在的贸易公司,在Temu平台负责售卖母婴类产品。

目前店铺只上架了两个产品,开售一两个星期,销量却只有4个,当初那份激动的心情,逐渐开始降温。

真正做起来之后,海霞才发现,现实并不是早期所宣传的零库存。按照平台的规定,不管销量如何,新品首批备货最多 30 件,卖出去一个,系统建议备货17天。

如果商家按照「零库存」的宣传执行,不进行备货,那也行不通,海霞说,「不备货,平台就可能不会给你推广,推广的标准是库存的多少。」

她曾站在平台的立场推测,如果商家备货库存不够,平台一经推广,货就卖没了,这对平台来说,也是不利的。但如果货物一旦滞销,Temu很有可能会让商户自己负责,要么打包退回给商户,要么让商户自己想办法处理掉。

时间过去一个多月,海霞的担忧终于应验。

11月17号这天,「系统提醒,有退货」,她点进去,显示有一笔到付,而且已经寄出,那款一个月只卖了4单的产品,被清退了。

「(平台)没有谈价格,直接退回了。」以前她只是听说有别的商家有这样的情况,现在她也被清退了。

不止于海霞,新莓daybreak还了解到,广东深圳卖配件的商户沁茶的货也被退回了。

她的产品同样卖得不好,但比海霞严重的是,她的产品已经全部被清退,快递到付,一个链接一个包裹,分好几次寄回。沁茶抱怨,平台采取多次而不是整个打包寄回的方式,这会让商家多付不少快递费。

看着别的商家一口气入库200多个产品,备货量同时远高于自己,海霞也不免暗地里替他们捏把汗。

负责与海霞对接的平台经理曾开出诱人条件,上满100个产品就给店铺推广。虽然这样做会产生10倍的备货量,很快就能产生爆品,但海霞经过深思熟虑,最后还是婉拒了对方。

至少现阶段看来,她认为这种模式风险很高,「一开始报价太低,销量又低,还要货,就是相当于自己的钱,还要给别人货源。」她期待后续销量能起来。

经过这次的教训,海霞决定,如果以后一个月都卖不动,就主动降价清仓,减少损失。

问题出在选品 ?

海霞告诉新莓daybreak,其实那款被清退的产品,一开始卖得还不错,只是后面速度变慢了,因为平台上出现了很多重复的竞品。沁茶也把原因归结在产品上,「估计是自己的品没选好。」

Temu运营三个月以来,品类暴露出的问题逐渐让商家们头疼。新莓daybreak从商家处了解到,现在Temu平台上,大量同质化的产品出现,即使是平台经理,也没有办法剔除。

前段时间,海霞原本打算占坑一款成本140元的产品,平台经理也明确告诉她,这个产品在平台上并不重复,但后来她自己发现,这款产品在平台上早就有了,而且出价比她还低。现在,她的这款产品已经寄给平台仓库,但都还没有上架。

平台上几乎已经找不到蓝海品类,如果价格再没有优势,势必面临出局。在商家们看来,价格竞争正式来临。海霞现在也改变了想法,价格太高的产品,她不想再做了,「出单慢,资金压得多。」

做女装的胡晓正踩在「高价」的刀刃上,一个半月以来,系统后台的销量始终都只维持着一天几件,目前只有一个产品卖得动,三个价格比较高、质量比较好的产品,都不怎么出单。

现在,面对这些卖不动的产品,她都不再备货,等(销量)差不多,再备。11月中下旬这几天,她的产品直接不怎么出单了,她在想,「是不是都在等黑五?」

高价和压货,给了胡晓不小的教训,现在遇到有人与她讨论这个问题,她都建议不要上高价,会压钱进去。至于压货,她也建议不要备太多,当入库三天左右,算好了差不多备货,按备货压就行,系统算法还是比较好的。

「一下备几百进去,就没必要,除非是热销。」

预售可行吗?

10月,Temu推出的JIT模式,商家预交5000 元人民币保证金,从收到后台紧急备货单开始计算,24H内必须发货、48H内必须到仓,超时罚款,且需要商家自费发往广东的仓库。

海霞和赵钱对这种模式不太乐观,因为JIT模式对时效要求太高。

海霞的观点是,这并不是谁都可以做的,仓库周围的卖家才可以,毕竟2天内到仓库,超时还要罚款,而且还得自己先备好货,如果自己没有货还要采购的话,2天也来不及。对于她贸易商的身份,这显然风险很大。

赵钱很符合条件,他就在仓库附近,发货广东隔天就能到,但他坚持不上架,「我们批发订货货量很多,但不能这样做,会忙不过来。」他认为JIT模式对供应商并不友好。

赵钱的玩具产品在平台上竞争很激烈,根据商家佑树11月29日从买手直播间得到的消息,Temu市场部推店铺的一个标准是店铺的链接数得超过50个,赵钱的产品还没有达到这个推流标准。

11月初,他想到办法自救。根据运营亚马逊的经验,他开始去facebook上做推广,销量很快就超过了一千单。

赵钱满足于现在这种供货模式,一天要看 100 次前台销量,「这样供货给他们,每天看出单量不香吗?」不过,看到最新发布针对VMI模式的物流运费调整,他准备刹车了。

商家们早就清醒意识到,当下,他们很有可能只是平台测品的先行者,一旦平台找到爆品,他们将会被更有优势的卖家替换掉。

胡晓的产品还是卖不动,她告诉新莓daybreak,在这里恐怕很难等到发财的那一天,最近,她在考虑要不要放弃Temu,转去做速卖通。

11月30日,速卖通开始学习Temu,向商家推出全托管模式。在社交平台,有跨境电商卖家表示,商家提供产品供货价(成本+心理预期利润),平台拥有定价权,10天回款,目前已经和「小二」在沟通。

速卖通也是中国卖家扎堆的地方,针对动销不高的商品,速卖通几乎采取了Temu一样的措施。

12月5日,速卖通发布了相关的管理规则,对于不活跃商品,平台将采取流量屏蔽、下架、删除该商品的处置措施。

出海这条路,注定不是坦途。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王英、赵钱、海霞、沁茶、胡晓为化名)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