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光雷达第一股”禾赛科技在美国IPO,光速为最大机构股东

2023-02-10
光速自2018年起连续领投禾赛5轮融资,累计投资额超过1亿美元,上市前占股17.5%,为公司最大的机构投资人。

图片

光速早期投资企业禾赛科技(NASDAQ:HSAI)昨日成功登陆纳斯达克,成为中国“激光雷达第一股”。光速自2018年起连续领投禾赛5轮融资,累计投资额超过1亿美元,上市前占股17.5%,为公司最大的机构投资人。

禾赛科技发行价19美元,当天收盘于21.05美元,上涨10.79%,市值超过26亿美元。

光速中国创始合伙人宓群在上市现场表示,“非常高兴能在现场见证禾赛发展的新里程碑。作为公司的早期投资人,我们一路支持公司快速成长,中间也一起经历了许多创业的坎坷。令人欣慰的是看到像禾赛这样的中国科技创新,从萌芽发展到全球领先,现在又在国际资本市场获得全球投资人的信任,能够这样协力中国创新成功走向世界,让我们很有成就感。”

禾赛科技是一家全球化的激光雷达研发和制造商,产品广泛应用于支持高级辅助驾驶系统(ADAS)的乘用车和商用车,以及自动驾驶汽车。禾赛的激光雷达技术也致力赋能各类机器人应用,例如无人配送车和封闭区域内的物流机器人等。截至 2022 年底累计交付量超过10万台,客户包括全球主流汽车厂商、自动驾驶和机器人公司,遍及全球40个国家,90多个城市。

“禾赛在激光雷达核心领域拥有全球领先的技术研发能力和自有的先进制造生产能力,团队不断挑战自己,审时度势快速地响应市场变化,前瞻性地布局未来的发展方向。通过持续地创新,成长为全球激光雷达行业的领导者。”宓群表示。

图片

10年前对激光雷达的预判

光速的投资一直遵循对大趋势的预判,基于此来选择赛道,再从赛道里挑选最好的公司持续加注。在宓群看来,真正要做好硬科技的早期投资,不仅要懂现有的技术,也要能预判未来的技术趋势。

投资禾赛科技正是基于这样的逻辑。

对激光雷达赛道的关注要回溯到宓群10年前在谷歌总部第一次体验内部在开发的无人驾驶。尽管还在非常早的开发阶段,试驾的不少感受相当不错,但也有很多问题。他判断随着软件的迭代开发,自动驾驶迟早会实现,它对整个汽车行业、能源、保险、出行方式等都会带来巨大的变革。

“当时我了解到试驾的谷歌汽车车顶上搭载的激光雷达,成本要10万美元,激光雷达是自动驾驶领域的核心硬件,我觉得非常需要突破,壁垒也很高,从投资角度看,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赛道。”他说道。

从那时开始,光速就在中国、美国、以色列等全球范围内寻找激光雷达赛道里最好的投资标的,几乎把这个赛道所有的公司都扫了一遍。

其实,2014年时宓群就和禾赛科技联合创始人及CEO李一帆交流过,当时禾赛做的是激光气体检测,宓群判断市场不够大,没有投。2017年禾赛转型做激光雷达,有机械雷达样品客户在测试,宓群再次联系了李一帆。

宓群跟禾赛的团队聊了很多技术发展的趋势,探讨激光雷达的核心方向。

“当时我们对激光雷达行业已经做了很长时间的研究,行业内的创业公司都在做机械雷达,我们判断在性能和成本上要有突破,需要做以半导体芯片为基础的固态雷达。”

宓群判断,与机械雷达相比,固态雷达依靠芯片可能有更好的技术路径在降低成本的同时,提高产品性能。所以他更关注禾赛在固态雷达领域的布局思考,当时禾赛已有了预研以及一个产品的雏形。于是宓群提出,希望能对雏形产品进行验证。这也是禾赛第一次被投资人要求直接测试产品雏形。宓群记得当时就去禾赛办公室的地下车库进行了200到300米的测试,虽然不完美,但他判断在设计和架构上还是很有潜力的。

“我们接触过的很多激光雷达公司当时都没有考虑固态的产品,但禾赛团队已在研发中,说明他们的意识和对行业发展的预判是对的,这是潜力的一种表征。这个团队我们也比较喜欢,他们虽然很年轻,但有成长性思维,执行力强,且有all in的心态。”宓群这样评价禾赛的团队。

很快2018年初光速敲定了对禾赛科技的B轮领投,在C轮公司需要更多资金完成固态雷达的研发时,很多投资人犹豫没有领投,凭借对公司的了解,光速果断继续领投一轮,并在之后的轮次一路加注,持续支持。

图片

光速中国创始合伙人宓群(右二)与禾赛科技三位创始人

图片

禾赛的共同创始人

禾赛创始人提到,创业至今最正确的三个决定是回到中国创业、做激光雷达、拿光速的投资。光速给予禾赛各方面的帮助,也因此被禾赛称为是公司的“共同创始人”。

除了持续地给予资金上的支持,李一帆也曾提及,与宓群接触交流的次数多了,觉得他是一个硬核的,有技术背景的投资人,能够针对公司正在研发和未来储备的技术方向,提出很多有质量的建议。同时,帮助公司在各个节点提前做出战略决策,引荐全球合作伙伴及重要客户。

在宓群看来,做科技投资要能够帮助公司更好地建立自己的壁垒,这就需要投资人具备清晰的认知和对技术的理解,在技术方向和产品路径上帮助公司一起来构建长期战略。

在产品策略上,宓群提醒团队不仅要做高端市场,满足全自动驾驶,在中低端也要有提前布局。新能源电动车的快速发展,带来了很强的激光雷达辅助驾驶的需求和商业化机会,但对激光雷达的成本控制要求很高。禾赛提前布局固态激光雷达的研发,在电动车辅助驾驶爆发时抓住了这一波的市场机会。

此外,禾赛把芯片研发和高端制造这两个关键环节也牢牢地掌控在自己手里。半导体芯片是固态雷达的核心部件,但由于激光雷达市场规模尚小,能够采购到的多为通用芯片,如果要降低成本、提高性能,需要对芯片做特殊的优化。宓群提及,禾赛有很强的技术功底,针对激光雷达的应用,组建芯片团队设计研发了一系列的专用芯片,增加了集成度和性能,保证量产一致性和可靠性。

另一方面,禾赛还将激光雷达的制造工艺融入到研发设计流程中,最终形成“研发-设计-较准-测试”的闭环,自建工厂的生产能力又使其能够完成从激光雷达的产品设计到最终交付的全流程,不仅从源头上把控各个生产环节,还能及时优化和改善生产流程。

这些发展关键时刻的战略举措都使得禾赛能快速成长,真正实现产品的快速迭代和高技术壁垒打造,在自动驾驶爆发期还没有到来时,已占据了行业领先地位。

根据全球知名市场研究与战略咨询公司Yole Intelligence发布的《2022 年汽车与工业领域激光雷达报告》,在众多厂商中,禾赛科技获得了多个“全球第一”:ADAS前装量产定点数量全球第一,L4 自动驾驶激光雷达市场份额全球第一,车载激光雷达领域总营收全球第一。

“我们相信他们有实力在未来持续用产品和技术助力更广泛的自动驾驶应用场景,赋能中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不断扩大中国智造的影响力。”宓群说,“时代赋予了中国创新巨大的机会,我们有幸找到行业里最有潜力的公司,帮助公司快速成长,共同面对挑战,做长期正确但短期困难的决定,将中国的创新做到世界第一。”

图片

硬科技投资厚积薄发

光速深耕科技行业,在硬科技领域已布局超过10年,深挖水下项目,坚持投早投优,早在2005年光速投资了半导体设备行业龙头企业中微半导体,2013年投资了全球光通讯模块领先企业中际旭创(SZ:300308),目前已投资了包括南芯、慧智微、智加科技、显耀显示科技(JBD)、瞻芯、爱科微(AIC)、灵明光子、云脉芯联、恒泰柯、斯坦德机器人、菲莱科技、珈钠能源、戴世智能等在内的硬科技企业。

中国的创新需要在早期有真正懂行业的风险资金来支持。宓群认为,硬科技投资最重要的是团队拥有相应的背景和基因。目前光速的硬科技投资团队具备专业领域的理工科学术背景和认知,曾在硬科技行业顶尖的企业工作多年,在硬科技领域有自己的产业网络和优秀人才资源的覆盖,知道如何定义硬科技产品,能看清市场的需求在哪里。同时他们又在投资行业有从业经验,对未来全球技术和商业趋势有前沿的触觉,这些在宓群看来都是硬科技投资的核心。

“我们一直在思考未来的机会在哪里,如何在早期抓到好公司,建立行业的投资口碑,这些都需要长时间的积累。”他进一步解释道,“我们更看好未来会成长得很大,但今天可能还很小的增量市场。我们希望能抓住全球趋势下的增量市场,激光雷达其实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中国需要拥有世界级自主研发能力的硬科技公司,中国的科技公司也完全有实力成为全球领先的企业。“在光速投资的企业里已出现了诸如中际旭创、禾赛科技这样布局全球市场的龙头科技企业。它们在一个细分赛道将技术创新做到极致,同时又不断满足产业革新趋势下涌现出的新需求,抓住了一个全球化的机会。”宓群强调,“作为中国创新的全球合伙人,光速中国将持续加码硬科技,同时发挥自身在科技行业深厚的积累及全球资源,助力更多的中国硬科技公司走向世界。”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