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汽车的利润,是从宁德时代嘴里抠出来的

2023-03-01

文 | 周天财经

周天财经 原创出品

近日,中国造车新势力理想汽车发布财报称,2022 年第四季度营收 176.5 亿元,市场预期 176.22 亿元;净利润 2.65 亿元,而市场预期净亏损上 1.11 亿元。该公司预计 2023 年第一季度,车辆交付量为 52000 至 55000 辆,较 2022 年第一季度增长 64.0% 至 73.4%。

目前,理想的市值和销量,都约等于蔚来汽车 + 小鹏汽车的总和,在几年前,理想还是三家中最弱的一家,到了今天,蔚小理可能要重新排排座次了。这是为何?

核心原因,理想这条命,就是增程式方案给的。所谓增程式方案,其实相当于给电动车上安了一个发电机,电池没电了,就烧油来补电。

01 增程式方案

用发电机替代电池,电池载量小,避免利润转移给强势的供应链霸主宁德时代。理想的利润,其实就是从宁德时代嘴里抠出来的。

并且,理想 2023 年还在继续从宁德时代嘴里抠利润,理想总工程师马东辉在财报电话会上透露:目前正在和宁德时代谈判电池价格,此前市场流出一条消息:宁德时代最近推出一项「锂矿返利」举措。为锁定长期订单,宁德时代以 20 万元/吨(当前价格的五折)碳酸锂成本向各车企提供电池,代价是 3 年内采购宁德时代电池的比例不低于 80%。

02 回应一些争议点:

理想汽车是不是力帆汽车?其实:理想纯粹买了一纸造车资质,申请资质难度较大,大多数新势力都花了 10-15 亿元人民币买了一张造车门票。

增程式是不是工业垃圾?其实增程式反而是理想的成功秘诀,其最大优势,就是舍弃掉变速箱,绕开了外国在变速箱上积累的技术壁垒,也回避了中国在精密制造上的短板。

其次,增程器重量轻于电池,降低车重,价格也显著低于电池:一个增程器几千元的价格,也比动辄七八万元的电池便宜。(比如蔚来汽车的 150 度电池,迟迟没推出,就因为成本上企业和消费者都受不了,150 度电池成本接近 30 万,这样一算,理想在当前每节约出 50 度电池容量,相当于节约了 10 万元成本)

李斌就说过:2022 年电池涨价让蔚来汽车少了几十亿毛利润。这就是理想财务报表比蔚来汽车好看的缘故。

李想的核心竞争力是田忌赛马策略:用一个次优的方案,确保了低成本和快速交付,在对手还在花 2-3 年试图放大招推出一个王炸产品时,理想抢先推出工业次优品抢占市场。(比如,奇瑞汽车的混动方案直到 2024 年才铺量,拱手让出大好市场)

李想说:「我永远找次优解」,「最优解风险太大,成本太高」。所以,先做到 60 分,再做到 100 分。

增程器(也就是发动机)很占空间,所以增程式基本都得是大车方案,这本是个劣势,但又刚好满足了中国消费者的大车需求,理想讨巧地找到了一个次优产品的商品化卖点。

对比一下小鹏汽车糟糕的产品节奏和打法:小鹏 P7 在取得成功后,本应该直接推旗舰 SUV 小鹏 G9,却浪费了一两年时间推出了廉价的 P5,然后再推出的 G9,从中等价格下探到低价,突然又往高价走,不仅品牌爬升难,也扰乱了用户心智;其次是,何小鹏憋个大招,想推一个王炸产品:800v 平台,充电快,能耗低,然而技术太超前,这种全新电气架构成本贵好几万,充电桩配套又跟不上,用户多花几万,却买了一个期货。

理想没有核心技术,但却有一流的定位和战略。

03 最后分享一个小故事:

据说还在微软担任高管时,陆奇曾劝说微软核心管理层,应打造自动驾驶汽车。

陆奇并不是让微软去卖车,其逻辑是,开发自动驾驶汽车的过程,能让微软获得很多重要技能,比如人工智能,这些技能会让微软在其他领域获得成功。

陆奇认为谷歌就是一个好样本。因为搜索引擎的缘故,谷歌工程师不得不学会了前人从未开发过的技术,从硬件到软件。于是才有了谷歌后来在智能机、视频、文档、电邮等领域的成功。

「这并不是说谷歌人喝的水有啥不同,而是说搜索引擎要求他们解决一系列技术难题」陆奇认为,「我们必须让自己看到计算机的未来。」


反馈
联系我们
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