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割00后的《蛋仔派对》,难成网易的《王者荣耀》

2023-03-12
跟上
北京旅游
导游带团的工具软件
最近融资:天使轮|未披露|2016-06-20
我要联系
想要持续火,太难了。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深燃(ID:shenrancaijing),作者:深燃团队,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2023年开年,有一款游戏APP杀入了各大榜单。

先看看成绩。根据七麦数据,《蛋仔派对》从2022年12月1日开始,盘踞各大榜单。直到3月10日,在IOS实时榜单游戏榜里,《蛋仔派对》仍旧位列第一,并已经霸榜12天,超越《王者荣耀》《和平精英》。

其背后的开发者也放出了“豪言壮语”。近日,网易CEO丁磊在2022年Q4及全年财报电话会议上,提到《蛋仔派对》日活跃用户数突破了3000万,是网易日活最高的游戏,还高调的表示,“未来,我们会投入更多的研发和经营,做好 (蛋仔派对) 游戏的长期服务。这里的’长期’我觉得至少是10年。”

一款休闲游戏,定下了要做十年的“小目标”,被寄予的期望不小。

从类型上看,这是一款Party Game (派对游戏) ,“和线下很多人聚会时玩的游戏是相似的,只是方式放到了线上,是一种增进人和人之间的情感,起到社交作用的一种游戏形式。”一位游戏行业人士解释。此前爆火的《糖豆人》就是这类游戏的代表。

这在国内手游里算是一个新类型。玩家可以和朋友一起挑战各类关卡,也可以到“蛋仔工坊”里设计地图,供其他玩家游玩。并且和其他热门游戏男性玩家更多不同,《蛋仔派对》聚集了很多女性玩家,同时还有大量00后,甚至是10后的低龄玩家。

它不是一款上线就火的游戏。2022年5月上线时,籍籍无名,在2022年12月开始爆发,在2023年1月春节期间,迎来高峰,在2月、3月,也稳住了上升的势头。

不过对于后续能火多久、变现能力如何,不少业内人士对深燃表示了疑虑,纯Party Game对内容的消耗大,“游戏玩法是轻量的,长期很难留住玩家,付费能力也偏弱”,一位行业人士表示。

本文我们试图解答的是,《蛋仔派对》为什么火了?到底能火多久?能承载网易做10年的野心吗?

《蛋仔派对》,火了但赚钱吗?

2011年出生,正在上六年级的薇薇,之前一直玩《迷你世界》,最近迷上了《蛋仔派对》。她告诉深燃,自己是今年寒假1月20日左右,在朋友推荐下开始玩的,当时之所以吸引她,是因为蛋仔们看起来“生动可爱”。

她喜欢蛋仔配对里的“双人一蛋”,和朋友组队,一起和别人比赛,“很好玩”。后来一直玩,是因为游戏里的项目很多,她可以和同学一起组队,还能交到新朋友。和新朋友一起,他们在游戏大厅里, 一起坐摩天轮,俯瞰了整个蛋仔岛。

1个多月下来,她用自己的零花钱,充值了五六十元的蛋币。现在已经开学了,她做完作业后,会玩半个小时。不过爸妈也会说她,让她不要经常玩,等小学毕业后再玩。

一位小学老师告诉深燃,最近她刚好在带小学生的数学课,有二年级、四年级、五年级的,发现课间学生们都在聊“蛋仔”,“二年级的孩子可能不懂,但会好奇大孩子说的内容,四五年级的学生非常热衷聊,甚至部分家长会把这当成作业完成后的奖励”。

她也特地问了问学生们,为什么喜欢玩这个游戏,答案集中在三点,首先是容易上手,游戏流程不复杂,其次是身边的人都在玩,就也跟着玩了,最后还提到,因为游戏占的内存不大,“因为很多小孩的手机基本上是家长的闲置机或者平板”。

女性玩家,也是这款游戏的主力。

90后上班族小芮表示,下班后会玩《蛋仔派对》放松放松。她告诉深燃,最开始受吸引,也是因为蛋仔的形态可爱,后来持续玩,则是因为社交。

她通过《蛋仔派对》认识了一些游戏好友,大家特地拉了一个群,平时就一起玩玩游戏,聊聊天,不会彼此评价。而最让她喜欢的,是玩玩家们自己做的地图,玩的次数比官方的地图还多,“他们做的好看又精致,有的还有教育意义,比如有主题是让大家关注流浪狗被虐待、家暴等,有能引人反思的故事”,小芮表示。

根据易观千帆数据,3月10日,《蛋仔派对》显示的月活为917.2万,环比增幅达197.76%。玩家性别上,女性占比达64.72%。而年龄层面,和预想中的00后、10后占比高有些不同,实际数据显示,31岁到35岁群体占比最多,达66.02%,而这或许与小朋友往往是使用家长闲置机玩有关。

那么,《蛋仔派对》赚钱吗?

它的变现方式和传统手机游戏的区别不大,都是通过卖通行证 (即购买战令解锁奖励) 、卖“皮肤” (通过抽卡等获取角色外观) 等。

和深燃交流的多名玩家提到,玩《蛋仔派对》,大部分钱花在买皮肤上了。小芮花了1000元来买皮肤,因为“出了好看的皮肤就会想拥有,有种收集的快乐”。玩家小林表示,自己花了4000多元买皮肤,也会买来特地送给朋友。

根据七麦数据,自2022年5月上线,到2023年3月9日,《蛋仔派对》在设备iPhone上的累计下载量达2100万,收入预估为6600万美元 (折合人民币4.56亿元) 。而根据易观千帆数据,用户设备方面,《蛋仔派对》中使用苹果手机的玩家占比为18.61%,约五分之一。

一位关注游戏行业的分析师对深燃表示,《蛋仔派对》的吸金能力,不体现在内购上,“据我了解,它的皮肤售卖率其实不算特别高,反而是异业合作占比高,比如IP联名,带来了不少收入”。整体来看,《蛋仔派对》游戏本身的变现能力没有特别出众,“不过这样的休闲游戏,开发成本相对较低,日活高,所以目前的ROI也高”,他表示。

意外走红,靠运气吗?

《蛋仔派对》的火,对网易本身来说,似乎都算是一个意外。

一位接近网易游戏的人士对深燃表示,网易有一套立项编号体系,比如广州团队的项目,以G开头立项,上海团队的项目,以S开头立项,而《蛋仔派对》则是U系列的项目。

所谓U系列,是利用已经在开发中的游戏的底层架构,融合市面上流行的题材,进行迭代,以跟上市场潮流,《蛋仔派对》一开始是这样的项目。

2022年5月,《蛋仔派对》刚上线时,大家都在关注派对游戏在国内能不能做起来,“当时就发现它不太能堆起来收入”,上述人士表示。

不过,让他们意外的是,到了12月,蛋仔就已经稳定在游戏下载榜单的前10名里,“一般来说,普通游戏在大力推广的前期,在榜单靠前很正常,但蛋仔有一个慢慢爬上来的趋势,这说明是用户底子好,从2023年1月开始,就没有在榜单前列掉下来过”,上述人士表示。

那么,从开发的角度来看,《蛋仔派对》为什么能吸引玩家?

首先是玩法上的吸引力。资深游戏制作人王鲸对深燃表示,《蛋仔派对》在设计风格上,融入潮玩、盲盒等元素,对年轻人的共同语言抓的很准确,不过这只是“皮”,在他看来,主要还是做到了“上手简单,但有扩展性”。

所谓上手简单,即游戏操作门槛低,而“扩展性”是指,游戏也给玩家留有技巧、运气的空间。

他举例,玩法上,玩家可以进行单人游戏、多人游戏,可以和其他人博弈,游戏里充满了机关陷阱,“很多不确定变量,都影响了游戏结果,有运气成分,普通玩家会觉得好玩;注重技术的玩家,也能考验技巧。”这都让游戏有很高的扩展性。

接着,就是游戏的社交和UGC能力发挥了作用。

《蛋仔派对》在诱发玩家社交上下了功夫,比如“多人游戏的游戏大厅,设置了很多mini game (小游戏) ,能完成随机的一场社交”,王鲸表示。

而UGC方面,该游戏制作人接受媒体采访时就提到,游戏目前每周UGC地图新增数量已经能够达到百万张。

接近网易游戏的行业人士张菲告诉深燃,“纯Party Game对内容的消耗大,游戏玩法都是轻量的,比较浅,长期很难留住玩家,需要UGC内容来留住玩家”,相比于同类游戏,《蛋仔派对》底层有UGC编辑器存在,留了一个UGC生产的口子,现在看来是个正确的思路。

但这不是其他游戏,甚至不是网易自己能复制的地方,“UGC平台要做起来,需要社交裂变,需要前期的沉淀,大家都知道要去找爆发的那个点,但很多能做到的产品,都是无心插柳的,不是人力可以判断的”,张菲表示。

那么,游戏为什么又吸引了00后、10后玩家?

游戏本质是文化产品,也会有现实生活的映射,在王鲸看来,这背后也有玩家兴趣的迭代。

“过去80后、90后玩家们,玩的《传奇》《征途》,游戏设计出来就是针对‘大哥’的,社交有着明确功利性的体现,早期的MMORPG (大型多人在线角色扮演) 游戏,甚至还设置有'结婚'系统,'结婚'了才能完成一些任务,玩家为了利益产生了社交,这和《光遇》《蛋仔派对》这样的鼓励玩家产生情感联系的玩法,是完全不一样的。”王鲸表示。

运营过集中了大量青少年的游戏产品的业内人士老饼对深燃总结,要打动10后、00后用户群体的游戏,一般需要具备三个特征:首先是低门槛,因为这些用户的设备,相对是较差的,需要能随时拿起来玩;其次是能跟别人一起玩,他们的群聚属性会更强,跟其他小朋友一起玩的陪伴欲望更强烈;接着是内容的多样化,“低龄学生群体对于游戏深度需求没有那么强,但是希望接触到更多的内容类型。”而《蛋仔派对》正好满足了这三点。

撑得起网易的野心吗?

张菲透露,随着《蛋仔派对》大火,现在其相关团队的规模已经提升,最近一个月正在内部、外部招人。这也是丁磊亲自抓的项目,会亲自过问产品开发进度。“一直是他推动比较多,网易互娱高层原本对这个形态的项目不抱太多希望”,他表示。

现在,公司内外部,对这个产品的终极形态,有两种观点,一种想往Roblox方向做,它是全球最大的多人在线创作游戏,另一种野心更大,想将它发展为UGC生产平台,在这里用户都可以观看和创作内容。

而从内部招聘邮件来看,“主要在招平台化产品的相关人才,目前的定位,可能更接近于后者”,他说。

但要实现这些野心之前,《蛋仔派对》要解决的问题可有点多。

首先是老玩家的持续性上。

相比于重度游戏,这样的休闲游戏,“就没有长期爆火的先例”,张菲表示。

王鲸也提到,这种多模式游戏并行,会让游戏玩法被迅速消耗,想要吸引玩家,未来就需要提供更多玩法,这并不容易。因为“现在的这些玩法,参考了很多其他游戏的设计理念,相当于把过往游戏设计师数年打磨来的结晶,都集成到了这个平台当中,想要有足够多的新游戏出来,这就需要玩家、设计师打造更多内容来维护”。

这是当时选择这一策略带来的弊端。

其次,在吸引新玩家上,也可能会成为难题。

张菲表示,这类大DAU的产品,需要源源不断的新用户涌进来,才能实现正向循环,相比于腾讯,网易先天缺乏自己的流量渠道。

这次《蛋仔派对》爆火,核心推广平台是抖音,“但现在,很多一二线的女性游戏玩家,都被吸纳的差不多了,接下来就要看能不能下沉到三四线城市获取玩家”,张菲表示,网易的游戏产品,“一向都很难打到这样的玩家,这对营销上是一个考验。”

甚至用户量再往上走,作为大DAU的游戏社交平台,张菲表示,“对于网易来说,得对标的就是《王者荣耀》这样的产品了,后者也是社交互动的玩法,大部分人也是为了和朋友开黑,用户时间是有限的,两款游戏满足的需求是一致的,盘子就这么大,再往上走,就要和《王者荣耀》竞争用户了”。

接着是对UGC内容的维护上。“对于UGC来说,有人创作只是第一件事,后面还要考虑创作内容质量是否达标,别的用户是否买账的问题”,老饼表示,目前来看,《蛋仔派对》还在进行多个内容创作方向的尝试。

王鲸也表示,“用户社群的运营是很难的,目前很少人能刻意的做好这一点,甚至只要无过就是功。”

《蛋仔派对》游戏制作人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提到,在第一波内容被消耗完毕后,关卡同质化的问题开始出现,有限的创作空间,也让UGC产出遇到瓶颈,市场表现曾明显下滑,一度跌到畅销榜200名开外。

尽管后来通过扩展游戏和激发UGC内容,扭转回颓势,但这个“致命课题”,会一直伴随着《蛋仔派对》。

而关于变现上,它能带来的想象空间,目前看来,也是有限的。

张菲表示,总体上,“大DAU的社交类、偏匹配的游戏,付费指标都是偏弱的,因为无法卖数值 (可以理解为官方把游戏实力的提升,更多的放在付费充值提供的内容里) ,靠卖皮肤,就有点像QQ秀,对于大部分玩家来说,其实是不必要的开销,所以要赚钱,主要依靠大DAU来支撑,而不是靠单个玩家的付费金额”。

上述关注游戏行业的分析师也对深燃表示,尽管丁磊确实说了要做10年,但这样的休闲竞技类游戏,能否持续稳定的带来流水,充满未知,“网易是很务实的,流水是否稳定、可持续,直接决定了官方砍不砍,我觉得未来热度下滑是必然的”。

最后,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是,由于游戏的未成年人玩家多,运营管理上也需要下大功夫。

面向未成年人的游戏,在运营上需要更加谨慎,此前未成年人玩家集中的《迷你世界》《我的世界》,都出现过影响恶劣的事件,《迷你世界》还一度面临下架整顿。

王鲸也做过大DAU的青少年向的产品,“这些隐患需要经验来应对,比如游戏内部,要做好信息筛选和拦截的能力;所有付费环节,要进行二次确认甚至是多次确认;要有一整套完善的退费流程,同时,也要避免玩家利用未成年人退款漏洞来破坏游戏原本的运营;要做好正确的价值观的引导。此外,游戏内容的审查,也是重中之重,游戏行业刚刚回暖,需要好好自我监管”。

能否持续火热和吸金,留给《蛋仔派对》的问题,还有很多。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反馈
联系我们
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