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重点40城,九年间消失了多少企业?

2023-03-21
从2016年开始,中国微型企业注销率显著上升,经济进入下行周期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财经十一人(ID:caijingEleven),作者:刘建中、陈汐,编辑:刘建中,创业邦经授权发布。

疫情三年,关门歇业似乎比以前更加常见。我们想知道每年有多少企业不复存在?疫情期间企业注销比例是否大幅上升?各类企业生存状态有何不同?但目前鲜有文章揭示这些信息。本文是在这个方向上的一个努力。

本文数据来自于官方,但由于经济的复杂性,文章关于如何判断经济周期的结论可看作一家之言,供读者品评。

本文主要结论如下:

第一,在经济景气时,“重点40城”各组城市的微型企业注销率都约为5%-6%;而在不景气时,注销率可达10%以上。极端情况下,某些城市可以达到20%。

第二,本轮经济周期下行开始于2016年,而不是2018年的中美贸易战,也不是2020年的疫情。

第三,当很多城市的微型企业注销率开始显著下降,并不能由此判断经济开始复苏。

以下是正文。

众所周知,注册之后,企业出现;注销之后,企业消失。竞争中优胜劣汰,一些企业出局,一些企业入局,新陈交替并不是坏事。

但如果在很多重要城市中,都发生了企业注销数量快速上升的现象,却应该引起政策制定者的重视。这可能预示着经济下行周期的到来。

什么是“重要城市”?首先人口多,本文设定的筛选标准是人口大于300万。其次,为了研究老百姓的富裕程度对企业生存的影响,我们优先选择了富裕的城市。

“可支配收入”是百姓真正能用于消费、储蓄、投资的收入。所以和人均GDP相比,“人均可支配收入”更能反映老百姓的富裕程度。而对于企业,尤其微型、小型企业,民间购买力是影响其生存的关键因素。

我们利用富裕程度、人口数量、城市层级等标准,选出了40个对中国经济举足轻重的城市,文中简称“中国重点40城”或“重点40城”。这40城,按照居民富裕程度分为四组。如表1所示,第一组最富,第二组其次,第三组再次,第四组最低。具体筛选方式见尾注1。

表1: “重点40城”分组情况图片

下面看看,2014年-2022年的九年间,“重点40城”有多少企业被注销?注销情况有何规律?先看看2022年的情况。

2022年“重点40城”注销了多少企业

2022年,这40个城市的企业总数为2821.6万家,注销总数为194万家,注销比例为6.9%。这40个城市常住人口为4.27亿,约占我国人口的30%。全国企业注销数量,可以由此大致推算。

为了便于分析,本文把企业按照注册资本金额分为四类。这种分类方法和常用的认定方法不同,仅为方便本文讨论。

下文称注册资本小于100万元的企业为微型企业

称注册资本在100万元到1000万元之间的企业为小型企业

称注册资本1000万元到5000万元之间的企业为中型企业

称注册资本在5000万元以上的企业为大型企业

“重点40城”的大中小微四类企业的注销情况如表2所示。

表2: 2022年重点40城市中四类企业的情况图片

不难发现,企业规模越大,注销比例越低。微型企业的注销比例远高于其他类型企业:微型企业是小型的2倍多,是中型的3倍多,是大型的4倍多。

在所有注销企业中,小型企业和微型企业占了绝大多数。微型企业的注销数量占所有注销企业的一半以上(111.4 / 194=57.4%);

而小型和微型企业的总注销数量占所有注销企业的93%以上【(111.4+69.5)/194=93.3%】

表3展示了2022年“重点40城”微型企业注销率排名前10的城市,以及它们各类企业的注销情况。

表3: 2022年“重点40城”微型企业注销率排名前10城市的情况图片

2022年上海由于特殊情况,微型企业消失了21.6万家,注销企业数量排名全国第1。注销率为19.9%,排名第2。但上海小型企业注销比例仅约4%,中型企业为3.3%,大型企业为3.7%。这反映了微型企业抗风险能力较弱,更容易受到经济波动的影响。

2022年太原微型企业注销率高达33.2%,排名第1。看太原所辖市区数据,发现各区注销率都很高。比如企业数量较多的小店区,微型企业注销率为32.4%,与太原全市的水平基本一致。

在这10个城市,虽然微型企业的注销率都超过了11%,但大型和中型企业的注销率很少超过5%。

2014年-2022年 “重点40城”的企业注销率

表4展示了2014年-2022年九年间,“重点40城”小型和微型企业的注销数量和比例。

表4:2014年-2022年“重点40城”微型和小型企业注销的数量和比例图片

2014年和2015年是本轮经济周期中景气度较高的年份。表4和图1显示,2014年和2015年,“重点40城”微型企业的注销比例低于6%。

图片图1: 2014年-2022年“重点40城”微型和小型企业注销率变化

图1中,2016年微型企业注销率开始显著上升,此时约为7%;2018年上升到8.8%;2019年达到峰值11.7%;之后注销率略有回落,但数值仍然很高,约为10%。

微型企业注销率和经济景气度有怎样的关系?

可以看出,2014年-2022年随着经济从景气高峰向不景气运行,“重点40城”微型企业注销率大体呈现上升趋势。

小型企业的变化趋势类似于微型企业,但不完全相同。小型企业的注销率2016年-2019年比2015年显著上升。2019年达到最高值,2020年之后有所回落。这反映了小型企业抗风险能力强于微型企业。

需要注意,2014年和2015年的微型企业注销率显著低于2016年之后的数据。从2016年开始,微型企业注销率显著提升,反映出经济形势已经开始走弱。

所以,本轮经济周期的走弱并非起始于2018年的中美贸易战,更不是2020年的疫情。实际上,微型企业注销率显示,中国经济从2016年已经开始走弱。

城市富裕程度如何影响企业注销率

本文的一个研究重点是,城市居民的富裕程度如何影响企业注销率。因为微型企业注销率的变化趋势最为明显,所以我们仅比较微型企业的注销率。

先看“重点40城”中最富裕城市的情况,也就是排名第1到第5的城市。它们是“上北苏杭广”。

图片图2: 五大城市2014年-2022年微型企业的注销率变化

如图2和表5所示,2017年以前广州微型企业注销率一直在6.5%以下,其他4个城市的注销率基本都在6%以下。

2018年,它们的注销率都开始显著上升;而2019年五大城市的数值都继续上升,其中北京、苏州、杭州、广州上升到约10%的水平。2020年之后,五大城市的注销率基本都保持在8%以上。

表5:2014年-2022年五大城市的微型企业注销率

图片

下面分别看看“重点40城”第1到第4组城市的情况,第1和第2组代表富裕城市组,第3和第4组代表相对贫穷的城市组。

如图3和表6所示,第1和第2组2017年以前数值比较低,2018年显著上升,2019年达到约10%的水平,2020年之后继续保持高位。这和五大城市的情况非常类似。

图片

图3: 2014年-2022年第1到第4组城市的微型企业注销率

第3和第4组城市,2014年-2015年的注销率较低,数值略高于第1第2组。但是2016年,微型企业注销率就上升到接近10%。2017年-2019年数值继续上升,2019年达到峰值,之后稍微回落。

表6:2014年-2022年第1到第4组城市的微型企业注销率

图片

从上述情况看,城市的富裕程度如何影响微型企业的生存状态?

在经济景气的时候,富裕城市(第1和第2组)和不富裕城市(第3和第4组)的微型企业注销率都比较低。

当经济从景气向不景气演化过程中,不富裕城市的注销率首先显著提高,而且远远高于富裕城市(如图3或表6中2016年-2018年所示)。

当经济不景气持续多年,富裕城市和不富裕城市的注销率区别变的不再明显(如图3或表6中2020年-2022年所示)。

为何当经济不景气持续多年,富裕和不富裕城市的微型企业注销率区别不再显著?

一个可能的解释是,不富裕城市首先进入经济寒冬,前几年已经将“体质较弱”的微型企业淘汰。这时,富裕城市才刚刚入冬,富裕城市中存在“体质较弱”的成员,而不富裕城市中剩下的企业却是抵抗力较强的精英。

也正因如此,虽然2020年-2022年第3和第4组城市的微型企业注销率有所下降,但不能判断经济回暖。不是天气变暖了,只不过剩下的都是抗冻的精英。

结论和启示

本文有三点结论。

第一点结论:在经济景气时,“重点40城”各组城市的微型企业注销率约为5%-6%;而在不景气时,注销率可达10%以上。极端情况下,某些城市可以达到20%。微型企业抗风险能力弱,在经济不景气时,其注销率远远高于其他类型的企业。

得到的第一点启示:当发现经济开始下行,应积极优化微型企业的生存环境。否则微型企业会大比例消失,这也会成为推动经济下行的一股力量。

第二点结论:本轮经济周期下行开始于2016年,而不是2018年的中美贸易战,也不是2020年的疫情。“重点40城”第3和第4组的微型企业注销率从2016年就显著提升到约10%,这表明经济已经开始下行。

得到的第二点启示:“重点40城”第3和第4组的微型企业注销率可以作为一个观察指标,用于观察经济景气度。当这些城市组的微型企业注销率显著上升,说明经济景气高峰已过。

第三点结论:当很多城市的微型企业注销率开始显著下降,并不能判断经济开始复苏。

2020年-2021年,第3和第4组城市的微型企业注销率下降,但这并不能说明经济复苏。因为经历了几年不景气,体质较弱的微型企业已经被淘汰。剩下的微型企业抗风险能力较强,所以注销率下降了。但这并不能说明,经济好转和信心增强。

判断经济复苏,要看其他数据。比如在相关研究中,我们发现新增大型企业数量上升是经济复苏的一个标志。这背后的道理也容易理解:大企业注册资本大于5000万元,虽然注册资本不需要全额实缴,但大企业的新增数量仍然可以反映经济信心。

而且,新增大型企业的经济活动又会成为带动经济向上的一种动力。

北上广深苏杭是中国经济最强的六个城市。目前北京的数据还没有更新,我们看看其余五个城市的数据。图4是上海、广州、深圳、苏州、杭州各年1月和2月累计新增大型企业的数量。

图片

图4: 2017年-2023年五大城市1月和2月份累计新增大型企业数量

从图4看,2023年2月这五大城市新增大型企业数量仍处于低位。除了苏州,其他城市的数据远低于2018年,也低于2021年和2022年。所以目前还看不到投资信心的增强,也还看不到经济复苏的迹象。

尾注:“中国重点40城”选取方法

第一,首选富裕的城市。在富裕城市中,企业活力较强,抗风险能力也较强。下表列出了2022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排名前30的地级以上城市(不包括香港、澳门、台湾)。从表7中排除人口小于300万的城市:舟山、珠海、马鞍山、东营。最终得到了26个城市。

表7:中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0强

图片

第二,加入以上26个城市中未包含的直辖市:天津、重庆,得到28个城市。

第三,加入以上28个城市中未包含的非省会副省级城市:大连,得到29个城市。

第四,加入以上29个城市中未包含的、GDP总量排名靠前的11个省的省会城市:郑州、成都、福州、合肥、石家庄、西安、南昌、沈阳、昆明、南宁、太原。

天津虽然人均可支配收入略低于昆明,但考虑到天津直辖市的低位,将天津归于第3组。

通过以上方式,最终得到中国重点40城名单。从整体看,这40个城市中排名1-10的城市为第1组,居民比较富裕;11-20名为第2组,居民财富次之;21-30名为第3组,居民财富再次之;31-40名为第4组,居民财富最低。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