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士尼炒了漫威头号“反派”

2023-04-02
复仇失败,他成了被裁员的1/7000。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盒饭财经(ID:daxiongfan),作者:毕安娣,编辑:王靖,创业邦经授权发布。

北京时间3月30日,一则令人出乎意料的消息传来,漫威娱乐(Marvel Entertainment)董事长艾萨克·珀尔马特(Isaac Ike Perlmutter)被迪士尼解雇。

这是迪士尼重组计划的一部分。迪士尼上个月宣布,将公司重组为娱乐、ESPN以及公园和体验三个部门,并削减7000个岗位。

漫威娱乐原本作为子公司运营,专注漫威电影宇宙的消费产品,此后将被并入迪士尼的其他业务中。珀尔马特的漫威娱乐董事长头衔也自无存在必要,他成为了迪士尼大裁员中的1/7000。

从迪士尼现在的重组进程看,这是一个并不特殊的决策。近期,迪士尼已经裁掉了整个元宇宙团队,还解雇了Hulu、Freeform的高管。

但这又不是一个寻常的事件,就在前不久,珀尔马特还连同其好友纳尔逊·佩尔茨(Nelson Peltz)在迪士尼发起“代理权战争”,但最终失败。

珀尔马特早在1993年就加入了漫威董事会,并在1994年漫威破产之后控制了漫威,2005年他正式成为漫威CEO。

正是在珀尔马特时期,漫威走出了阴霾,加大对电影的制作,《蜘蛛侠》《X战警》等卖座电影推出,并最终诞生出漫威宇宙。2009年,珀尔马特将漫威出售给迪士尼,成交价高达40亿美元,珀尔马特本人也获得了8亿美元现金和大量迪士尼股票,并保留漫威娱乐CEO的职位。

就算在整个迪士尼,珀尔马特也是一个重量级人物,是迪士尼最大的个人股东之一。

图片

艾萨克·珀尔马特 图源:SUSAN WALSH—AP PHOTO

但就是这样一个漫威的关键人物,在漫威英雄于虚拟世界大杀四方的时候,却成为了现实中的大反派。

他有着鲜明的个人特点:有故事,出生在巴勒斯坦的犹太人家庭,后成为以色列人,并在1967年的“六日战争(第三次中东战争)”时服役,到美国时身上只有250美元,自学金融知识并成为亿万富翁;够神秘,多年来几乎未接受过媒体采访,甚至公开的照片都很罕见。

也做了不少反派的事:“吝啬”,极度关注成本控制,漫威在他手中蓬勃发展,也始终伴随着创作者和漫威迷的不满;保守,被指责不愿接受少数族群和女性角色在漫威世界中发展,还曾是特朗普真金白银的支持者。

能被轻易打败的反派不是好反派,即便在迪士尼时代,珀尔马特也一度在漫威的方方面面具有话语权。

从将最有价值的漫威影业剥离漫威娱乐,到如今解雇珀尔马特,迪士尼经历了漫漫长路。

01

今天的故事可道是:7年前,权斗失败心不满,7年后,“复仇”不成终出局。

事情还要从2015年的权斗说起。这场斗争的主人公是珀尔马特和漫威影业长期“掌舵手”凯文·费奇(Kevin Feige)。

费奇可以说是对漫威影业影响最大的人之一,2000年加入漫威,担任制片的漫威影片包括《X战警》《蜘蛛侠》《绿巨人》等。2007年,费奇升任漫威影业总裁,并且带着漫威影业节节攀升,成就了娱乐业的传奇。

图片

凯文·费奇

而费奇得以大展拳脚的天地,由珀尔马特和伙伴阿维·阿拉德(Avi Arad)开辟。

2000年,费奇加入的“漫威影业”实际上在1993年就已经成立,彼时漫威还并不在珀尔马特的手中,主要的精力还放在漫画出版与周边产品上。

也是在漫威影业成立的同一年,珀尔马特与其伙伴阿维做了一件大事:成功让漫威收购他俩的玩具公司ToyBiz的46%股票,并由此进入了漫威董事会。

那时漫威的泡沫犹在,“收藏热”与漫画发行量相互推高,但已经出现了发行量下滑的趋势。

此后的几年,漫威漫画销量下滑七成,泡沫破裂,漫威身负巨债,从上到下爆发了激烈的内斗。而早已进入漫威董事会的珀尔马特和阿维又做了件大事:通过ToyBiz和漫威的合并,将一直争吵不休的前高层挤走,控制了漫威。

此后,珀尔马特和阿维开始大刀阔斧地改革,不仅大幅削减成本,还不遗余力地进军影业。漫威其实从80年代起就陆续有电影电视剧推出,但是效果并不理想。

珀尔马特和阿维对电影费尽心力,后来阿维回忆说自己整日奔波好莱坞,试图向电影公司高管们解释漫威IP的电影价值。1998年《刀锋战士》电影问世,赚得1.3亿美元票房,由此漫威影业有了希望,才有了此后的蓬勃发展。

从表面上来看,珀尔马特和费奇相互成就,一个提供土壤,一个浇水灌溉,培养出了漫威的惊奇世界。

图片

但实际上,由于风格与观念的不同,两人之间多有分歧。在2009年迪士尼收购了漫威之后,漫威娱乐依然是漫威影业的一部分,费奇仍然要向珀尔马特汇报工作。

珀尔马特对成本的控制很严格,而且偏向保守(这也被认为是漫威电影此前长期由白人男性主导的原因),费奇则不然。

2015年,漫威影业拍摄《美国队长:内战》期间,二人的矛盾达到顶点,也终于暴露在公众视野中。据《好莱坞报道》,这部电影拍摄期间预算膨胀,引得一向“节俭”的珀尔马特不满。矛盾一来二去的升级,珀尔马特动了“杀心”,想要解雇费奇。

同年5月,珀尔马特还陷入性别歧视的争议中。他的一封邮件被曝光,在邮件中他称漫威过去的女性英雄电影是“灾难”。

就在矛盾眼瞅着要失控,而珀尔马特恰好陷入争议之时,迪士尼出面进行重组,将漫威影业从漫威娱乐中拿了出来。据《好莱坞报道》,费奇已经为摆脱珀尔马特的这一天努力多年,多次向迪士尼表达意愿。

由此,费奇终于不再受制于漫威娱乐和珀尔马特,而直接向迪士尼工作室(Disney Studios)汇报。

在今年2月接受采访的时候,迪士尼CEO罗伯特·艾格(Robert A.Iger)谈及此事,验证了外界的说法。他回忆珀尔马特打算解雇费奇,而“我认为这是个错误,出面阻止了”。

对珀尔马特来说,这是一次巨大的权力失守。

在2009年将漫威卖给迪士尼之后,他在漫威的地位并没有什么变化,而费奇已经做他的手下十多年。

此番艾格出面阻止他解雇费奇,并且将漫威影业剥离,珀尔马特担任董事长的漫威娱乐就只有电视、动画、漫画和品牌授权的业务,看起来多,但已经价值大损。

到2019年,迪士尼将漫威电视也给了漫威影业,珀尔马特负责的业务进一步缩水。

02

对于2015年的权力失守,珀尔马特耿耿于怀。在今年2月的那次采访中,艾格说:“这让珀尔马特很不高兴,这种不高兴现在依然存在。”

虽然珀尔马特手中的漫威娱乐已经严重缩水,但他本人依然是迪士尼最大的个人股东之一。去年11月,艾格回归迪士尼再次出任CEO,今年初,珀尔马特就与好友纳尔逊·佩尔茨(Neison Peltz)发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代理人战争”。

图片

鲍勃·艾格

佩尔茨是特里安基金管理公司(Trian Fund Management)的掌门人。去年开始,特里安基金用9亿美元买入了迪士尼940万股股票,并且推动佩尔茨在迪士尼董事会获得一个席位。

至于原因,佩尔茨批评迪士尼2019年以710亿美元收购福克斯,以及失败的连任计划(艾格去年回归,踢走了其亲自任命的前CEO鲍勃·查佩克)。他还表示,多年来“薄弱的公司治理”侵蚀了股东价值。

而珀尔马特正是佩尔茨背后坚定的支持者。

在艾格回归之前,珀尔马特便开始行动,不仅曾致电迪士尼董事会成员,还亲自去佛州棕榈滩会见查佩克,想要游说他将佩尔茨放入董事会。

一时间,竟说不清这场“代理人战争”里,到底佩尔茨是主角,还是珀尔马特。两人的年纪相仿(80岁),财富相当,观念相近(都是特朗普的支持者),况且佩尔茨对迪士尼指摘的核心思想——需要节约成本——也很符合珀尔马特的一贯风格。

能不能进董事会,需要股东投票决定,珀尔马特的大规模持股是有力的武器。

根据英国《金融时报》计算,假设2009年漫威卖身以来,珀尔马特没有增持或出售迪士尼的股票,其所持迪士尼股票价值约为24亿美元,占比1%。

在迪士尼多次拒绝佩尔茨进入董事会的提议之后,艾格接连祭出大招,任命耐克前CEO马克·帕克(Mark Parker)为下一任董事长,接替在下次年会后卸任的苏珊(Susan Arnold);紧接着在上个月宣布了重组计划。根据重组计划,迪士尼将削减55亿美元的成本。

一个解决“继任”问题,一个解决成本问题,精准阻击。

佩尔茨就此收手:“现在迪士尼计划做我们想让他们做的一切。我们向鲍勃(艾格)、管理团队和董事会致以最美好的祝愿。我们将密切关注,我们会支持你们的。代理权之争已经结束。”

珀尔马特有没有点头同意佩尔茨摇白棋,无从知晓。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在代理权战争宣告结束的一个多月之后,珀尔马特接到迪士尼的电话,他被告知,漫威娱乐这个子公司是“冗余的”,将被纳入公司更大的业务部门,他被解雇了。

03

正如一个经典的“反派”,他倒霉,很多人拍手叫好。

一名网友说:其他6999个员工被裁员是悲剧,但这一个值得庆祝。

图片

还有人提到了珀尔马特的“罪状”:别忘了,就是因为他,漫威的“X战警”和“神奇四侠”才被坑了。

图片

这件事也发生在2015年前后,X战警和神奇四侠的漫画书封面被改,名字和图画都避免出现他们,即便有时候他们明明是主角。这是因为当时IP的电影版权在福克斯手中,而珀尔马特不想要为别人的电影做宣传。

漫威的粉丝们手中有不少传闻,都直指珀尔马特,比如前文提到的对于女性英雄电影开发的不重视,再比如2012年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的匪夷所思的事件:在电影《钢铁侠2》上,珀尔马特主张用唐·钱德尔取代特伦斯·霍华德,原因是“黑人长得都一样”。

图片

还有的人在幸灾乐祸:“超爱这个消息。当初他卖了漫威,现在他被解雇了。”

但也如一个经典的“反派”,他足够饱满和复杂,不乏支持者。

一方面,针对珀尔马特的种种传闻,向来缺乏官方证实。

在漫威影业剥离末尾娱乐的那段日子,有报道完全讲述了不同的故事,即费奇是一意孤行的混蛋,不顾漫威娱乐的种种忠告,而珀尔马特甚至扮演着调停者的角色。而费奇则将珀尔马特当作应对外界质疑的挡箭牌,受到质疑的主意都归咎给漫威娱乐。

在缺少官方证实的情况下,终是一笔糊涂账。

另一方面,就像弹指一挥间灭掉一半人口的漫威大反派“灭霸”,有人痛恨他的残忍与狂妄,也有人看到了他的“善意”和“务实”:虽然手段激进点,灭霸还不是为了地球好?你们有更好的办法吗?

珀尔马特的“吝啬”,也可以用“节俭”“务实”“谨慎”来形容。而这也是迪士尼现阶段最需要的。

在2022年,迪士尼股价一路动荡。虽然流媒体成为迪士尼的明星业务,但付费会员增长缓慢。自2019年推出以来,迪士尼的流媒体业务已经亏损近百亿美元。艾格如今高喊降本进行重组,也正印证着迪士尼正在度过艰难时期。

甚至是珀尔马特的“保守”,也有漫威迷表示怀念。

在2015年脱了漫威娱乐之后,费奇的漫威影业一路高歌,不断推出女性、少数族裔为主的英雄电影。

但就像迪士尼的深皮肤美人鱼一样,女雷神、无需试镜就参演的黑人演员等,也引起了部分漫威迷的不满,认为是“政治正确”的产物。

也许,唯一可以安慰他们的是,珀尔马特虽然被解雇了,但实际上漫威娱乐已经没啥大用好几年了,而手握大量迪士尼股票的珀尔马特,依然有条件兴风作浪。

而这,也为“反派”被灭之后的续集埋下了伏笔。

参考资料:

1、 华尔街见闻:《“代理权之争”逼近!迪士尼临危“换帅”,任命耐克老将为董事长》

2、 新浪科技:《迪士尼反击激进股东佩尔茨“造反”:CEO系列并购没问题》

3、 北京商报:《谁拖累了迪士尼》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