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养猪”是门好生意吗?

导语:数字化进程中的认养农业新叙事

出品丨数科社

作者丨林木

疫情带火了云健身、云蹦迪,但你听说过“云养猪”吗?

近年来,随着农业科技的快速发展,以往被贴上“落后”“传统”标签的养猪业,正被科技一步步改造着。如今,人们只需要一部手机,就能在一个类似于QQ农场的APP里,给认养的小猪日常投食,通过直播看着它逐渐长大,最后变成送上门的猪肉。

“云养”并非新鲜概念,早在几年前就曾兴起的一阵热潮,却被一度理财平台骗局的阴影所笼罩。但随之市场阴霾日渐消散,农业科技进一步渗透,“云养”产业正在卷土重来。

“云养猪”是门好生意吗?背后的认养农业在数字技术加持下,又迈出了怎样一步?

01丨认养一头猪

直播屏幕中,一只小黑猪正在猪圈里吃食。

在一款农场APP的领养界面,有黑、白、花三个生猪品种供用户选择,一个月大的小猪仔价格一般在四五百元左右。每只被用户领养的小猪都会标记独有的编码,然后被送到平台合作的农户代为喂养。

平日里,领养人可以通过实时监控,随时查看小猪的生长活动。平台上提供玉米糊、鲜草料、红薯等饲料套餐,购买后由农户代喂,如果饲养经验不足,也可以选择托管饲养,或邀请好友共同饲养。

根据农场的领养协议,一只小猪仔被领养后,至少要240天领养期满或者268天生长期满,方可达到出栏标准,领养人可选择屠宰、赠送或继续喂养。

通常一只小猪仔从被领养到变成邮寄到家的猪肉,全程算下来大约需要花费五六千左右。除了领养费和饲料钱,领养人还要支付出栏、屠宰、物流等费用,如若生猪生病,还要花钱为其诊断治疗。在平台上,打扫猪圈、加干草、擦摄像头等都标有价码,甚至可以花100多元给小猪仔刷个粉红色的猪圈。

近几年,受疫情影响,禽畜销路受阻,不少畜牧公司、农场与网络机构合作,推出了“云养猪”项目。

一位家庭农场负责人表示:“现在多数人没有时间和精力养猪,认养服务比较省心,价格虽然较高,但农户养的猪周期长,肉质鲜美,客户吃过都比较认可。”

“最主要是吃着放心,这两年买年猪不方便,还怕是喂激素的,这个随时都能看猪仔生长情况,感觉和自己养的差不多。”已经有过一次“云养猪”经验的李女士说道。

“云养猪”的门槛并不高,“合作社+家庭农场”的模式较为常见,于一些中小家庭农场而言,仅需做好实时直播和信息耳标两个环节,便能开展“云养”服务。由合作社统一安排、辅导饲养,并负责销售,代养农户就不用再愁销路,不少地方也将“云养猪”模式当成带动当地农民收入的示范点发展。

但对于具有一定规模的畜牧企业或大型农场来说,“云养”模式则更加考量其数据采集与分析、智能管理系统及信息共享平台等数字化能力,其业务发展范畴也不仅仅停留在养猪业,而是趋向覆盖整个绿色生态农业产业链。

02丨“认养农业”新叙事

“云养”模式底层逻辑要归于认养农业,亦可看做是认养农业跨入“互联网+”新阶段的标志。

认养农业是订单农业的一种,从概念和兴起节点来看,颇具共享经济意象,是指生产者和消费者,也就是所谓的认养人之间达成的一种风险共担、收益共享的生产方式。

早在2015年,国内就已成功开启先例,彼时涌现出一大批认养农业模式企业和新型农场,像辽宁盘锦这样的粮食生产省市,还成立了国有性质的生态农业发展有限公司,以助推认养农业模式的探索与发展。

2018年春,吉林省粮食局全面启动优质吉林大米订单农业活动,首期选出10000亩良田,开展“吉田认购”活动。这一模式推出不到三年,就吸引了2万多个单位和个人成为吉林专属稻田农场主,产出效益达到普通稻田的2-3倍。

被定型为新农业模式的认养农业,因能打通农业一二三产业链,逐渐受到政策和地方政府的青睐。

传统认养模式以线下为主,消费者到农业产业园区或农业基地,挑选某块田地或某一产品,可以参加劳动,也可以托人代管。但随着互联网+认养农业模式的落地普及,物联网、大数据、区块链等数字技术的注入,则彻底颠覆了认养场景,改变了消费者的认养体验。

2021年,农业农村部等七部委将“智慧认养农业”写入《数字乡村建设指南1.0》,推动了认养农业模式的跨越式发展。

结合5G、移动互联网、直播等新兴数字技术打造的智慧化、一体化及可视化的认养农业模式,开始成为撬动农业新商业的主流方式,大幅提升了农业溢价空间。

认养农业模式的发展随科技进步而不断壮大,背后当然少不了来自互联网企业的助力。对于传统农业而言,互联网企业有着先天的流量和技术光环,还具备强大的供应链和双向服务能力,是联手探索智慧农业的最佳合作对象。

事实上,不少互联网巨头早已下场参与其中,如具有代表性的两大巨头,阿里和腾讯,都相继跨入认养农业,展开一番探索和试水。

阿里此前多次开展过认养一棵树、认养稻田活动,去年9月,阿里云还与认养一头牛达成战略合作,加速乳业数智化转型升级;同在去年,酉阳和腾讯共同推出了“何家岩云稻米”线上认养计划,小程序上线后30个小时,3.8万平方米的稻田就被认养一空。

除了渠道连接上的赋能,数字技术也给传统种植业、养殖业带来了生产管理效率的提升。如田地间的A lot一体杆、猪场里的AI养猪、猪脸识别,从认养一棵树、一块田到认养一头牛、“云养猪”,技术升级迭代背后同样赋予了认养农业更多想象空间。

03丨何以走向大众?

当下,认养农业正处于数字化新阶段的“催熟期”,尽管在解决农产品销售难题和助农增收方面具有优势,但也存在一些问题需要解决。

将认养农业拆开来看,首先是“认养”。

认养模式需要消费者提前支付履约保证金或定金,属于一种预售农业模式,消费者要先相信生产者会按时履行承诺,提供优质的农产品,履约保障完全取决于生产者的诚信。这就意味着,一旦有生产者毁约或心怀不轨,很容易给消费者的利益造成直接损失。

近两年,假借“云养殖”实为从事不法活动的案例不断上演。3月,重庆晨报刚曝出一则“李鬼”事件,涉事公司干脆就打着“认养1头牛”的旗号招摇撞骗。

当前的认养模式通常适用于本地化生产,且缺乏统一的标准和规范,导致产品品质、售后服务等方面存在差异。消费者虽然能通过实时监控、编码等确认权益,但遇到违约或违规操作,只有通过向平台或农场反馈维权。

其次是“农业”。以养殖业中养猪为例,一直都存在价格不稳、猪瘟侵害等问题,这对养殖者和认养者双方来说,都是不容忽视的风险因素。

一位家庭农场负责人表示:“这两年受猪瘟影响,猪周期效应明显,猪肉价像坐过山车,到了年底交猪,有的客户宁愿违约也不收猪。”在一些“云养猪”平台上,领养协议中会标明,因不可抗力导致生猪伤亡的,所有责任由领养人承担,其中就包括猪瘟。

无论是粮食作物还是禽畜,在生长过程中都避免不了受到种植、养殖技术、环境变化等外界因素的影响,尽管数字化技术的渗透让农业日渐走向标准化和规范化,但认养农业作为一种农业新商业,自然无法忽略成本考量。

目前来看,认养农业尚需不断建立完善相关监管制度及发展政策保障体系,像“云养猪”这类新项目也需要一个教育市场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应避免盲目追求认养规模贪大求全,小而美、小而精或许才是当下的最优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