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0万辆的潜在市场,电动摩托开始崛起

2023-06-18
“电摩也能跑出特斯拉那样的创新企业”。

图片

创业邦(ID:ichuangyebang)原创

作者丨潘磊

编辑丨海腰

题图丨达芬骑

“现在(创业)做电摩,正是好时候。”

从事智能电驱业务的“赤兔驱动”创始人吴道贤说,汽车领域的电动化红利正在向ebike、电摩领域外溢,最终也会有特斯拉那样的“新势力”。

投资者也开始押注电摩。

6月初,智能电摩研发商“派电科技”A轮获得了来自“和高资本”的亿元级人民币投资,其去年初近亿元人民币的Pre-A轮投资则来自联想创投。

图片

某一线投资机构相关人士称,全球摩托车市场容量大概在6000万辆左右,其中大约92%-95%属于燃油摩托,所以电摩替代潜力很大。

吴道贤告诉创业邦,和电动车产业链类似,中国的电摩产业链也属于世界一流水平,“所以可以两条腿走路,比如出海”。

图片

一线投资机构布局

寻找电摩特斯拉

电动摩托车并不是以前那种可以不挂牌照的“电瓶自行车”,而是事实上的机动车,需要持证骑行。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区分电瓶自行车和电摩的最简便方式,就是看有没有“脚踏骑行”功能——车子没电了还能像自行车一样蹬着走,就是电瓶自行车,否则就属于电摩。

电摩又分为两种,分别是轻便电摩和电摩,其中前者时速不能大于50公里。

图片

最近几年新成立的电摩企业,多数都选择做中高端电摩,也因此受到风险资本的关注。

睿兽分析信息显示,吴道贤创立的赤兔驱动两年前就获得了来自险峰K2VC的天使轮融资,目前也在推进新融资。

他表示,投资机构基本上也是顺着电动汽车的演进路径来进行布局,包括整车厂和产业链。

从时间线角度看,去年下半年以来,电摩投融资事件有加速趋势。

2022年9月,“鲨湾科技”完成由麦星投资领投的千万美元级A轮融资,前者已经布局了东南亚和欧洲业务。

去年底,“Horwin号外”也完成亿元级人民币天使轮融资,投资方为XVC。

今年3月份,东南亚电摩品牌“SWAP”完成千万美元级别Pre-A+轮融资,本轮融资由“活水资本”领投,其他投资机构还包括Kejora-SBINew Energy Nexus,等等。

算上本轮,SWAP已经在成立不到两年时间内完成了多达4轮融资。

另一个明星电摩项目“达芬骑动力”,也完成了6轮融资,其最新一轮融资的参与方包括新晖资本。

该公司官网显示,其首款产品DC100的“整车意向金”为17.77万元,目前已经接受预订。

这也让其估值大涨。

图片

达芬骑DC100

2021年5月底完成的天使轮,达芬骑估值5亿,据称其曾在今年4月份推进新一轮融资时,估值已经飙升到80亿-100亿人民币。

另外,“摩兽出行”、One Moto也都在今年完成了新一轮融资。

不完全统计显示,包括险峰K2VC、盈科资本等知名机构,都已经布局电摩赛道,寻找电摩行业的特斯拉。

图片

电摩崛起

哈雷把相关业务打包上市

在电摩“新势力”崛起时,和汽车行业类似,传统电摩玩家也没闲着。

传统电摩差不多可以分为两类——一是电动两轮车转型电摩,比如雅迪、爱玛等,另一类则来自于燃油摩托车制造商。

6月初,雅迪与保时捷合作,在欧洲推出了一款售价高达6000欧元(约合人民币4.5万元)的电摩,这款车的单次充电最大续航里程达到了80英里(约130公里)。

图片

迪在与保时捷联合开发的VF F200电动摩托车

另一个电动车巨头爱玛,差不多两年前就掷下10亿,在浙江台州搞电摩项目。

台铃也和泰国合作,以在东南亚推进电摩业务。

除了这些电动两轮车厂家大举进军电摩之外,传统燃油摩托车玩家也在加速布局。

国内摩托车上市公司“春风动力”,已经制定了和汽车行业类似的“智能化+电动化”的发展战略。

但最激进的也许是哈雷。

去年9月,哈雷戴维森的电动摩托车部门LiveWire,以SPAC形式上市,成为美国第一家公开上市的电动摩托车公司,目前市值约20亿美元。

另外宝马集团已经表示,到2030年其都市出行系列将全部电动化。

作为典型的日系摩托车玩家,本田和日本汽车在电动化方面的谨慎姿态很像。

这不难理解——本田想保住现有赚钱的燃油车业务,同时也在一个相对更长的时间内实现电动化(本世纪40年代中期停产燃油摩托车)。

可以预见的是,传统电摩玩家将会和“电摩新势力”有一场无法避免的竞争。

但在吴道贤看来,新势力并不怵这些传统摩托车玩家。

图片

电动汽车淘汰赛开始

电摩进入快速发展期

“电控方面技术门槛比较高”,吴道贤说,做电摩的电控研发需要跨界人才,这对传统电摩玩家来说比较难。

他指出,电摩市场火爆的原因,在于其比电动车小,却又比电动自行车大,而且替代效应明显。

图片

另外市场规模也很可观,最高可达6000万辆。

“国内国外可能各占一半。国外主要是欧美,以及日本、印度、东南亚等”,他认为,到2027年电摩渗透率有望达到20%。

号外联合创始人兼COO刘平也表达了类似看法 ——2027年中国电摩渗透率将从目前的20%上升至50%,海外市场也将在未来几年内也将提升到20%~30%。

吴道贤指出,电动汽车的发展,使动力电池的规模化效应逐渐显现,电池成本开始下降。

“这种成本下降的红利传导至电摩,可能需要2-3年”,他表示,电动汽车现在已经逐渐进入淘汰期,电摩刚好迈入快速成长期,“即便2030年之后,电摩依然会高速发展,因为摩托车行业的电动替代已经不可逆”。

对于国内的电摩政策,他认为不算友好。

“法律层面其实没有什么障碍,主要是一些城市可能会‘禁摩’。”他称,这也是一些电摩初创企业把业务重心放在海外的原因之一。

而且跟中国的电动车产业链类似,电摩产业链也很能打。“国外用户关注车子的性能,这正是我们的强项,也跟之前发动机时代的竞争逻辑完全不同,目前我们接到的询单、报价都是成倍增长”。

前述一线投资机构相关人士也表示,投资人关注电摩,主要跟出行场景有关。

“比如在下沉市场,普遍存在着打车不划算、骑车又太远的出行场景,这就是电摩的机会。”他说,东南亚等地本来就是摩托车的主要市场,现在面临着电动替代的趋势。

吴道贤说,他完全相信电摩也能跑出类似于特斯拉那样的创新企业。

图片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