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起王慧文的AI梦,美团冲向“光年之外”?

2023-07-01
阿里巴巴
浙江电子商务
综合互联网公司
最近融资:二次上市|880.00亿港元|1999-09-09
我要联系

“十年,我需要休息休息,下一个十年,就托付给兄弟们了,感谢你们。”

2020年底,王慧文在朋友圈写下这句话时,外界本以为这位伴随中国互联网发展而持续创业20年的人物即将告别创业舞台。但是,一个曾经多次创业,正值壮年的互联网老将心中的创业热情是难以熄灭的。

随着ChatGPT的出现,新的科技浪潮奔涌而来,暂别聚光灯两年的王慧文,也伴随这股浪潮重新回到人们视野中。

今年2月13日,王慧文在社交平台发文宣布进军人工智能领域,称将打造中国的OpenAI。他表示,将成立北京光年之外科技有限公司,个人出资5000万美元,估值2亿美元,他个人不占股份,资金占股25%,75%的股份用于邀请顶级研发人才,下轮融资已有顶级VC认购2.3亿美元。

3月,美团创始人王兴也在朋友圈中透露,将以个人身份参与王慧文创业公司“光年之外”的A轮投资,并出任董事。

看似一切欣欣向荣,谁曾想,这场属于王慧文的“光年之外”冒险只持续了四个月。6月25日,有光年之外内部知情人士称,光年之外联合创始人王慧文近期遭遇个人健康问题,经诊断后目前已离岗就医。

在王慧文因病就医几天后,美团就宣布全盘接手光年之外。6月29日晚,美团港交所公告将以20.65亿元价格全资收购光年之外。

那么,王慧文的“AI梦”能否得以延续,而美团又将如何开启一场“光年之外”的旅行?

一、一场尚未结束的远征

光年之外是国内领先的AGI创新企业,AGI,即通用人工智能,是指能够在各种领域和任务上达到或超越人类水平的智能系统。AGI是人工智能的终极目标,也是科幻作品中常见的概念。

目前,人工智能还处于弱人工智能的阶段,只能在特定的领域或任务上表现出优异的性能,比如图像识别、语音识别、自然语言处理等,但无法跨领域泛化和适应新的环境和问题。

按照王慧文对标OpenAI的说法,光年之外的使命是实现AGI的普惠。

事实上,除了王慧文,这两年来活跃在AGI领域的互联网老将为数众多,包括百川智能王小川、Project AI 2.0的李开复、MiniMax的闫俊杰以及今日头条前用户产品负责人张前川、快手前国际化技术负责人王美宏等。

毫无疑问,ChatGPT让所有科技创业者看见了一条康庄大道。大模型正在为AI带来革命性变化,而革命性的变化往往会产生巨大的商业机会。

AGI可以理解和处理自然语言、图像、视频、音频等多模态数据,可以与用户进行自然和流畅的交互,可以根据用户的需求和偏好提供个性化和优化的建议和决策,可以在不同的场景和任务中灵活地适应和切换。

这意味着AGI将创造新的价值和商业模式,开启移动互联网之后全新的智能化时代。AI搜索、AI游戏、AI音乐、AI动漫、AI社交等各行各业的智能化解决方案已经在向世人招手,一场流量的重新分配和竞争格局的重塑正在到来。

作为互联网老将,王慧文自然对科技新潮感知敏锐。与美团创始人王兴从清华大学的同学兼室友关系开始,王慧文历经校内网、饭否网、美团等众多创业项目,这些项目共同特点就是全部踩在当时的风口上诞生。

今年宣布创立光年之外,进军AGI领域时,他在微博中表示,“大模型为基础的AGI开启了第四次科技革命,这将是一个多层次多波次的大浪潮,最终会改变一切。”

凭借王慧文的名气和人脉,光年之外一诞生就成为业内最受关注的创业公司之一。短短两个月时间,光年之外完成了以产品和技术人才为主的团队搭建,吸引了包括多名人工智能领域顶级专家和创业者的加入,团队规模来到70人左右。

4月,光年之外还完成了对一流科技的收购,持有约46.52%股权,一流科技主要从事大型语言模型的研发业务。

毫无疑问,王慧文为光年之外的发展打下了一个不错的基础。但是,谁都想不到从王慧文带着5000万美元“组队”大模型创业,到其因病离岗仅仅四个月时间,这场属于王慧文的AI远征暂时停下脚步。

所幸,关键时刻,还是好兄弟站了出来。王慧文因病就医不久,美团就宣布全盘接手光年之外。

当然,美团对光年之外的收购,绝不只是王兴要支持兄弟,也有美团基于自身发展的考虑。在收购公告中,美团解释道:“通过收购事项获得领先的AGI技术及人才,有机会加强其于快速增长的人工智能行业中的竞争力。”美团方面表示,收购完成后,将支持光年团队继续在大模型领域进行探索和研究。

AGI是互联网巨头们争相奔向的远方,美团显然也不想错过这一次科技革命。只是,光年之外能否成为美团推开“AI+消费”大门的钥匙呢?

二、美团“1元购”通往智能化时代的船票?

时至今日,几乎每一家互联网科技巨头都成了AGI创业者。比如,百度、阿里巴巴、腾讯就分别推出了文心大模型、通义大模型以及混元大模型。

除了集团内部的自主研发,通过收并购加速AGI布局,对于科技大厂来说也是一件符合时间、成本和风险考虑的行为。

在创新领域,巨头未必比创业公司跑得快。此前,在一次旧金山的活动中,比尔·盖茨就指出,AGI会颠覆现在的互联网,但这场人工智能技术大战的赢家中,大公司和创业公司赢的比例,是五五开。

纵观创新药、新能源、人工智能等新兴领域,收购一直都是巨头们跑得最稳的一条路。

而在这次收购中,正如公告所说,美团快速、低成本地获得了领先的AGI技术和人才,包括北京智源人工智能研究院副院长刘江、有着搜狗输入法之父之称的马占凯以及一流科技相关人才等,与美团内部自研基础模型及相关应用程序的团队形成互补。

从具体的收购细节来看,美团收购光年之外的总交易价包括2.34亿美元现金、3.67亿元人民币的债务以及现金1元。

但是,这个数字并不代表美团实际支付给光年之外的金额,因为光年之外公司的净现金总额为2.85亿美元。这意味着,美团收购光年之外,实质上是以净现金的平价收购,即把投资人之前的出资资金原数奉还,再支付王慧文现金1元。

换句话说,这是一场足够仗义的“1元购”,帮王慧文、投资人解围的同时,美团也没有付出太多代价,就得到了一家人才储备优秀的AGI公司。

而获得光年之外的美团,也展示出布局AI领域的野心。作为一家科技零售公司,“零售+科技”一直是美团的前进方向。在此前的财报电话会上,美团创始人王兴曾表示,AI将改变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美团内部已经在开发AI模型。

在笔者看来,AI技术至少能从几个方面影响美团的业务:

一是利用大模型技术分析用户行为、偏好、需求等数据,提升美团平台上商家和用户之间的匹配效率和满意度,赋能本地生活相关业务。

二是利用大模型技术生成高质量、高可信、高价值的内容,如评论、攻略、视频等,拓展美团平台上的内容生产和消费。

三是利用大模型技术实现更自然流畅的多模态交互,探索美团平台上的新型交互方式和体验,赋能订餐、订酒店、订机票等业务。

当然,美团对光年之外的收购以及内部AI模型的开发也需要考虑到更多挑战,包括光年之外目前还未公开发布大模型相关的产品,其商业化前景和盈利能力尚不明确;大模型创业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和竞争,因为模型、算力和数据都向大厂集中,美团还需要与阿里、腾讯、字节等强劲对手展开激烈的角逐。

总之,不管是启动内部AI模型开发,还是这次收购光年之外,美团对AI领域的战略布局都才刚刚开始。

在更远的前方,如何提高大模型在业务垂直领域的表现,迈过大模型技术与应用场景间的鸿沟,以及利用AI技术重构自身商业生态,都是美团需要思考的难题。

正如中金公司分析的那样,巨头们布局AGI,长期比拼的是生态。最后能够走得更远的企业会思考如何将大模型真正应用到实际的场景中,理解自身垂直行业的业务属性和商业模式,并构建起商业生态。

美团想要通往AGI赋能下的“零售+科技”未来,一场漫长的远征在所难免。

来源:港股研究社


反馈
联系我们
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