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路亚的中产:烧钱百万,为愉不为鱼

2023-07-25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表外表里 (ID:excel-ers),作者:王熙媛 付晓玲,编辑:Reno

来回走动的婧祎和另一个对手周围,各自聚集了二三十个看客,大家都屏住呼吸,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水里。

这是一场路亚加时赛,鱼与饵的角力结果在瞬息之间——一旦一方先被咬钩,另一方相当于在比赛里即刻“死去”。

规则听起来很有噱头,主打的就是一挑见分晓的刺激。

这种肾上腺素飙升的加时赛,是路亚体验的缩影。区别于准备繁复、以坐着为主的台钓,路亚需要走动着判断,通过抽、提、抖、停,让假饵模拟蜻蜓、青蛙等猎物,刺激鱼类进攻,于优雅中搏杀。

从“老头乐”华丽转变为“水上高尔夫”,自然入了年轻人的眼。

知乎、小红书等平台,“路亚”相关话题热度持续攀升,“要玩得专业,需要针对不同的水情,买不同的饵料,不同的装备。”等各类分享,动辄关注量十几万。

国内钓鱼相关产业的想象空间,也热切起来。有电商平台数据显示,今年618期间,很多路亚设备都是一上线就被秒空;同时,路亚用品的市场规模在持续提升。

“它真的让人上瘾,欲罢不能,跟飙戏的感觉类似。”婧祎说道。那场加时赛,她赢了,场上欢呼一片,但她没有加入喧嚣的阵营,而是闭上眼,享受那种紧张到头晕目眩,做主宰的刺激。

这不是她一个人,而是每一个进入路亚世界的人,都会触发属于自己的际遇、篇章。

一、走进路亚世界,开启主角篇章

“它会急剧的抽动挣扎,这种拉扯博弈的手感,就像车开到五十迈,把手伸出窗外时,传导出的愉悦阻力。”

回忆起路亚钓到大鲅鱼的时候,阿坤眼睛闪亮、语气兴奋地说道。

阿坤的总结是,台钓是等鱼,撒好诱饵等一两个钟头聚鱼,路亚是猎手主动找鱼——钓竿和轮子配合,让假饵在攻击性鱼类的领地舞动,刺激它的进攻欲望,带来的视觉、听觉、触觉感受,是他近十年台钓生涯从未体验过的。

自此,阿坤痴迷于路亚,从此台钓是路人。

在他看来,每一种路亚钓法的控饵拉扯感,都是不一样的。微物(小型鱼种)钓的感觉,类似用手摸迎风飞舞的旗子,被带起的颤动。

根钓的话——以底层鱼为目标鱼,多在礁石区、岩石缝等地方,要小心翼翼,就像精神紧张时,有人突然拽你一下的惊吓,很考心态;而上述的钓鲅鱼,是舒朗的爽感。

痴迷上这种不同的控饵感受,阿坤开始挑战各种技能,学习看卫星地图、判断地势不在话下,一个爱睡懒觉的人,不仅开始自律晨跑,更是专门练习攀岩和跑酷,强壮体魄。

“这一切,都是为了能到别人不敢去的地方,尝试不同的钓感。”阿坤表示,如今的他能身处无依无靠的垂直礁石,在乱石嶙峋的地形中,持续钓大半天,尽情享受控饵和征服的乐趣。

当然,这种“热血漫”人生,除了钓鱼佬自己的觉醒,还有外在的加成刺激。

据何彬介绍,“每一种场景有相应的竿子,每一种钓法也有相应的竿子”,一开始,他拿着一套新手装备,和朋友去溪流区路亚,折腾半天两人都空军收场(没钓到鱼,空手而归)。

了解了才知道,他们的钓组是入门铅头钩钩组,只能在浅滩清澈水域,钓马口鱼等基础的,那种障碍区,用类似德州钓组这种,才效果比较好。

被一语点醒,何彬自此打开新世界的大门,在装备钻研和升级上一路向前。

常见的马口、青梢等小鱼,来一套“微物”竿和饵;钓离岸较远的翘嘴鱼,要准备长路亚竿进行远投;诱捕喜欢近岸的鲈鱼,要用软饵,相应克重的竿子也要到位。

这样买买买下来,等何彬回过神,他的竿子和轮子加起来已经有七八套,价格很多也上升到千元级别。每次带着不同的钓具,去不同的钓点挑战,何彬都感觉自己奔赴在巡视自己事业的路上。

比起何·乡村企业霸总·彬,纯氪金玩家、发烧友南曦,更是沉迷路亚“王国”扩张不可自拔。

他钟爱溪流路亚,各处跑溪流钓点,因为对很多地方的情况不熟,常受山洪、降雨等情况干扰,索性每年花十几万包下一个稳定的溪流钓点,做固定钓场。

南曦表示,玩钓场两年了,没算过什么盈亏,“就约着朋友一起玩,图个方便,享受那个过程。”

而路亚渔具投入也不遑多让,作为路亚资深玩家,他对钓具收藏没有抵抗力,从价格几千的海淘品牌,到颜色绝版的珍藏款,他都来者不拒。

甚至一次,在一个渠道看到了一款中意很久的绝版轮子,毫不犹豫地以三万八的价格拍下(现在轮子升值到了十万)。

在南曦的展示中,路亚五年,他集聚了80个轮子、30根竿子,其中大多是限量款或者绝版。

如今南曦每周保持五次出钓的频率,而每次出去,他都会就当天天气、自己的穿搭,来调配相应的钓竿和轮子的颜色。毫无疑问,这是路亚世界里的豪门男主漫。

然而要知道在各路漫画世界里,人设只是一方面,强者才是C位所在。回到路亚,装备是其一,技术才是正义。

二、烧脑技术流,做水下世界的王者

眼角的余光瞥到一个钓友拿着钓竿,向自己走来,阿坤不禁在心里翻了白眼,知道熟悉的一幕又要上演了。

“你这是什么牌子的装备?你要不试试我的,我这个是日本的牌子,竿子四五千。”开场话头、内容主旨,都没有超出阿坤的预期:秀装备的优越感。

起初遇到这样,阿坤以为大家是想就装备,进行技术切磋,很热心地将自己的经验和盘托出。但后来发现不是这回事,“他们是觉得比我装备好、比我厉害,炫耀罢了。”

认识到这一点,阿坤很少再花费精力去掰扯,而是用另一种“炫耀”反击。

“众人皆知,玩路亚甚至玩台钓,中鱼的时候才是最帅的。”阿坤总结道,而提高中鱼率,技术是王道。

阿坤主攻之一的根钓,最重要的是找鱼,以及对“富贵险中求”度的把握——在礁石区、岩石缝等地方钓鱼,很容易挂底,对控饵的手法要求非常高。

严格遵循这两点来精炼技艺,拿着便宜渔具的阿坤,往往会在后半程上演猎杀反转,这一次相约海礁路亚,也不例外。

持续了一段时间都没有中鱼,再加上有人频繁挂底,几个钓友渐渐沉不住气,觉得所在的岛礁区域不行,就乘船去了海里钓。

“他们还叫我了,但我不可能去的,并且很无语。”阿坤表示,海中间根本不利于鱼藏身,更不可能钓到。

最终,坚守原地的阿坤钓上了15条,而其他几个人折腾了一圈,加起来的数量不及阿坤的一半,回程的船上格外的安静。

相比于阿坤的“深藏功与名”,喜欢旅游的皮皮,可谓满世界找人切磋、输出。

皮皮一入门路亚,就很少空军,一时间很膨胀,“那时觉得自己可牛逼了,去旅游开始带着路亚装备,作为攻略的一趴。”

但走出国门不久,就被“教育”的认识了这一行的水深。

据皮皮讲述,那是在土耳其的一个港口,迎着惬意的海风和漫天绚烂的晚霞,他用不同的钩子类型在海岸线上游走了一个多小时,一条都没钓上来。

而这期间,在他旁边台钓的一个小男孩,接连不断上钩了快100条。

“虽然说钓法不同,但这样的落差和悬殊,让我觉得很丢人。”皮皮想起当时,窘迫地表示,“最后人家小孩都看不下去了,走过来给了我一些饵,我才钓了两条收场。”

这样的刺激,让他开始了对技术的极致追逐。

比如,了解到日本在路亚方面比较完善、先进,他专门飞了过去,长达一周的旅游时间,什么都没玩,就拿着钓竿在海边和人学。

“真的是很震撼,很多钓法都是第一次见(现在一些都传到国内了),甚至他们会用长达三四十厘米的饵,去钓同样长度的鱼,斗智斗勇到了极限,看他们拉上来,我也一整个激动。”皮皮张开双臂比划道。

而系统认识到各种玩法的不同,他将自己的技术范围聚焦在鲈鱼上,每次出国游,都会空出一半时间在当地路亚,国内的钓点更是跑了个七七八八。

现在的他,对不同区域鲈鱼的所在水位,以及不同成长阶段、季节环境、温度下,鲈鱼想吃的饵都信手拈来,在圈里已经成为“大神级”存在。

在不断进化的同时,皮皮也在输出——很多朋友被他的技术折服,跟着进了路亚圈,“我基本上都手把手教大家。”

而之所以要这样,除了技术决定中鱼率,还在于玩路亚像任何喜好一样,如果长久没有正反馈,热情很难持续。

阴差阳错入坑路亚的亮亮,就属于这种。

一次午休聊天,同事刷到一个路亚视频觉得很帅,拉他一起看,两人看着看着纷纷上头,要一起买装备耍起来。但他兴冲冲砸了大几千入手,去约同事,却发现对方没买,可事已至此,他只能开始。

“我的频率是每周一两次,多则二三次。”在他的设想中,一段时候后自己就能帅气甩竿,中鱼嗖嗖的。可事实上,收获始终没有起色,“玩了一年经常都是空军,只有两三次钓到了。”

亮亮将此归结为工作原因,没有足够的时间磨炼,技术提高漫漫无期。而自信心受挫,他逐渐失去兴趣,处于半停滞状态。

所以说,尽管渔猎的本能刻在人类基因里,但有技术打底,才能真正驾驭水下世界,持久享受愉悦。

后记

洞悉掌控神秘莫测的水况,搏击“斗”鱼的刺激,与瞬息万变天气的对抗.....一旦融入路亚,就意味着踏上了对种种热血澎湃、爆燃时刻的追逐。

皮皮开启了新的体验探索——跟船海钓,这让他在不久前与海上风暴正面相遇。

“狂风卷起的大浪,让我们的船飘摇得像要散架一样。”皮皮回忆道,但那样的危险时刻,他第一时间感觉到的不是害怕,而是想到了高启强的名言“风浪越大,鱼越多”。

或许是应激反应,也或许是一瞬间的着魔,总之路亚人对中鱼的执著可见一斑。所幸,经验丰富的船长才不管年轻人的热爱,见天气不对,就把船开走了。

当然,过了那个场景,之后再想起来,皮皮还是后怕的,毕竟在海上遇到暴雨没有及时脱离,很多时候就没有以后了。

不过,这并没有影响他对出海路亚的热情,他计划在最近的台风天结束后,再和朋友们结伴出行、大显身手。

因为对皮皮们来说,一竿一轮挑战整个水底世界的诱惑,永远也不能抵挡。

(文中阿坤、何彬、亮亮、皮皮均为化名,特别鸣谢小红书博主“赵婧祎”“学长你坏坏”“吱吱不会路亚”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