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宁的第二家上市公司,市值超百亿

2023-08-02

李宁默默地又“敲钟”了。

6月20日,主营时尚鞋服生意的非凡领越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主板挂牌上市,股票代码为“0933.HK”。

值得关注的是,非凡领越的实际控制人为李宁及其家族成员,李宁本人任这间公司的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兼行政总裁,可以说,非凡领越是李宁的又一家上市公司。

与大家熟悉的李宁品牌公司不同,这是一家“买买买”的公司。近年来,非凡领越的业绩从2019财年的6.25亿港元,一路飙升逾10倍至69亿港元,在2022财年之前,这大部分归功于其对李宁公司的股份减持。不过如今,“买回来的品牌”正在支棱起来,数据显示,2023财年一季度,非凡领越30.11亿港元的收入中,来自Clarks的收入占比86%。非凡领越目前是Clarks的最大股东。

有业内人士称,这是一向选择走“单边策略”的李宁找到的新增长曲线,即用收购品牌弥补短板。事实上,曾一度成为国货运动鞋服第一的李宁,单从营收数据来看,已经离巅峰期越来越远。去年,排在第一的安踏营收536.51亿元,李宁为258.03亿元。

截至发稿前,非凡领越总市值为139亿。

李宁的第二家上市公司?

两次递交转板申请后,6月19日,非凡领越发布公告称港交所批准其由GEM转板至港交所上市。

非凡领越前身是非凡中国,于今年5月更名,是一家多品牌运营商,主要从事休闲服饰、鞋类的设计及发展、品牌推广及销售,和运动体验业务。

非凡领越的业务主要分为多品牌鞋服业务、运动体验两大板块,前者核心聚焦时尚鞋服的品牌运营,后者则聚焦体育目的地(包括体育园、运动中心及滑冰场)、体育赛事活动和电竞俱乐部的运营、服务及投资。

拆分看,2022年,非凡领越的多品牌鞋服板块营收为63.995亿港元,该部分录得经营亏损3.099亿港元;而运动体验板块的营收为5亿港元,此部分录得经营亏损1780万港元。

图片

非凡中国与李宁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资料显示,非凡领越由李宁于2010年以股东身份注资快意节能后成立,2013年其收购李宁公司约25.23%股权,主要以运动体验活动业务为主。彼时,公司已历经数次换壳,借壳上市后,非凡领越保留了原有的绿色能源业务,2014年才将这块连年亏损的业务基本卖出。

据企查查,非凡领越的股东架构为:李宁直接持股0.22%,李宁的哥哥李进直接持股0.62%,李宁通过Lead Ahead (李宁60%、李进40%)、Dragon City(李宁60%、李进之子李麒麟40%)、Victory Mind(李宁57%、李麒麟38%)分别持有21.95%、20.58%、17.29%的股份,李宁家族占股超过6成。

图片

这些年,非凡领越收购动作不断。2015年,非凡领越斥资25亿元向李宁公司收购红双喜集团10%股权;2019年,非凡领越5亿元收购LNG电竞俱乐部八成所有权。同年年底,非凡领越正式运营多品牌鞋服业务。2020年至今,其先后完成对堡狮龙(持股62.91%)、Amedeo Testoni(持股超95%)、Clarks(持股51%)的股份认购,其中Amedeo Testoni、Clarks为意大利奢侈品牌及英国百年鞋履品牌,分别在去年1月和7月收购。非凡领越在收购Clarks时曾表示,Clarks收购完成后,会增加它在亚洲、尤其在中国市场的份额。目前非凡领越在鞋服板块运营堡狮龙、Amedeo Testoni、Clarks、Bossini.X、LNG等品牌。其中,非凡领越于2020年收购堡狮龙后,后者于2021年推出了全新品牌Bossini.X,非凡领越成该品牌运营商。LGN则是非凡领越在收购该电竞俱乐部后新增加的鞋服业务。

但非凡领越前些年一路高涨的业绩,却并非来自收购品牌们的表现。数据显示,在2019财年-2021财年,非凡领越通过出售李宁公司股份分别获得净收益8.17亿港元、10.23亿港元和33.39亿港元,分别占据了当年公司年内溢利约99%、85%和75%。外界因此将公司的盈利秘诀解读为,是靠减持套现李宁股票而来。

截至2022年12月31日,非凡中国在李宁的持股比例为10.29%,仍为其第一大股东。

Clarks成新功臣

从2022年开始,“买买买”策略终于在非凡领越的业绩版图中支棱起来。

财报显示,2022年非凡领越营收达69亿港元以上,净利润增至8.73亿港元。这一年,非凡领越并未进一步减持李宁公司股份,收购的鞋服品牌们开始自我造血。

图片

具体拆分看,鞋服领域板块有喜有忧。其中,2021年到2022年,堡狮龙品牌收入从6.92亿港元降至5.46亿港元;LNG品牌收入则从9055万港元降至8410万港元。

但2022年对Clarks的收购,给非凡领越业绩带来超预期的影响。2022财年,Clarks贡献了近78%的收入,同时,由于Clarks的并入,让非凡领越的整体合并收入大增399%。2023年1月,非凡领越完成对Clarks的第二轮收购,其股份增加至51.0%。业绩上看,根据2023年第一季度财报,非凡领越收入从去年的3.84亿港元大幅增长684.6%至30.1亿港元;其中,Clarks收入约26亿港元,占公司整体收入的86%。

另外,运动体验部分产生了5亿港元营收,较2021年5.3亿港元减少5.6%。公司的解释是受出行受限影响,体育园、运动中心及滑冰场暂停营业导致收入业务减少。

由此可见,Clarks已是非凡领越的“新功臣”,收购仅一年,就成了这家公司的“钱袋子”。

不过,这家百年鞋履品牌也有过自己的光鲜和低潮。坊间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有一半英国人的第一双鞋来自Clarks”,巅峰时期,它每年能卖出5400万双鞋,其主要客群覆盖英国、美国和日韩等。但Clarks 2019年亏损达到8200万英镑,后又因英国封锁令影响,Clarks亏损达1.5亿英镑。

图片Clarks Originals首次与伦敦街头品牌Aries展开合作,推出DesertTrip系列

疫情导致亏损固然可叹,但更重要的原因是品牌面临老化,激不起年轻人的购买兴趣。非凡领越则在品牌年轻化运营上弥补了Clarks的短板,加速帮其开拓中国市场。据悉,Clarks旗下潮流线Clarks Originals于6月在北京三里屯太古里开设中国首店,这间门店将不定期独家发售限量潮流联名鞋款。

同时,李宁的联名系列经验也成功复制到了Clarks身上。今年,Clarks相继推出多个联名款,包括与Supreme、sacai等多个设计师品牌。

李宁掉队,非凡补救

1963年出生的“体操王子”李宁已到花甲之年,但生意场上的事他还没法放手,因为稍有怠慢就会被一众晋江运动商人超越。尤其是曾经的对手、现已反超自己的安踏。

先来看看安踏。近年来“一路进击”的安踏,2022年收入首破500亿元,达536.5亿。自2011年营收首次追上李宁开始,安踏一直是中国国产最大体育用品公司。如今,其2022年营收更是30年来首次超过耐克中国,体量是2.08个李宁。

在多品牌版图上,热衷于“买买买”的安踏从依赖单一品牌到“多元开花”:第一增长曲线,以安踏为代表的专业运动;第二增长曲线,以FILA斐乐为代表的时尚运动;第三增长曲线,以DESCENTE迪桑特、KOLON SPORT可隆、AmerSports亚玛芬为代表的户外运动。

图片

不过,安踏虽然业绩创下新高,但净利润下滑、增速放缓。其中,安踏曾引以为傲的“现金奶牛”FILA首次出现年度收入下滑,财报显示,2022年FILA收入约为215.23亿元,同比下滑1.4%。FILA下滑的同时,“所有其他品牌”则实现26.1%的增长,安踏表示,主要得益于高端滑雪品牌的DESCENTE和高端户外生活方式的KOLON SPORT业务带动。

再看李宁。李宁集团以李宁单品牌为核心,坚持围绕“单品牌、多品类、多渠道”战略,2022年,李宁集团全年收入达258.03亿,同比增长14.3%,毛利较2021年的119.69亿上升4.3%至124.85亿;集团整体毛利率为48.4%,较去年下降4.6%。

图片

从财报看,鞋类依然是李宁公司营收最出彩的业务,其2022年营收达134.8亿,占总收入的52.2%,较前年提升41.8%。去年,李宁多个联名款板鞋爆火小红书,其中就有迪士尼联名系列,其中一款李宁X匹诺曹联名款上线即爆火。

一边专注专业运动赛道,另一边则通过非凡领越全面进入消费时尚领域,李宁逐渐跑出自己清晰的商业版图。非凡领越在招股书中也提到,未来将继续开拓市场和调整产品定位,培养主流消费群体忠诚度,令这些品牌成为Clarks以外的新增长点,多元化的鞋服业务创造了极具潜力的发展空间,为集团的业务带来更多可能性。

另一层面,非凡领越也是李宁打开国际市场的通路。尽管前者的知名度不如李宁,但就未来看,上市后的非凡领越需要向资本市场证明自己的造血能力,在国际市场扮演好扩张的角色。这场关于“争夺中国体育运动用品市场冠军的比赛”,变得越来越精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