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沦为“茶饮荒漠”,谁该“背锅”?

2023-08-09

北京,是如何沦为“茶饮荒漠”的?本文由红餐网(ID:hongcan18)原创首发,作者:周里希,编辑:方圆。

当史上最热夏天袭来,捧起一杯奶茶成为了打工人最后的倔强。但如果你人在北京,这一渺小的愿望却有可能会落空。

北京苦无奶茶久矣!

社交平台上总有人吐槽“在北京找不着奶茶店”;不少年轻人也时常隔空“喊话”某某茶饮品牌快到北京来开店……

一些被逼急了的年轻人,已经开始研究起“自制奶茶”。在小红书上,“DIY奶茶”最多的除了赋闲在家的主妇,就是IP归属地为北京的上班族。

屡次因“美食荒漠”引发舆论热议的北京,其实更是“茶饮荒漠”。“茶饮荒漠”,名不虚传

在北京朝阳大悦城工作的小尹,下班前打开了某新茶饮品牌的小程序,打算点单自提回家。因为当她回到租住的公寓后,不仅很难在周边找到奶茶店,连点一杯心仪奶茶的外卖都成了奢望。

遍地都是茶饮店的南方人或许会对此感到难以置信,身处北京的年轻人却大部分都会表示感同身受。

时常在外地出差的北京白领crisp也发现,许多外地十分常见的奶茶品牌在北京难觅踪迹。日前,新茶饮品牌霸王茶姬北京首店即将开业的消息引发了热议。crisp此前出差时喝过,回京后搜寻却一无所获,软件显示,离他最近的门店在80公里外的天津。

当时,crisp就很纳闷:“怎么霸王茶姬宁愿开到天津,都不先来北京?”

事实上,不仅霸王茶姬兜兜转转开了2000家店才来到北京,喜茶也是先入驻杭州、上海等地后才姗姗来迟。在全国拥有8000+门店的古茗,甚至还未踏足这片市场。如果能在北京喝上一杯挚友亲朋带回的茶颜悦色,那更是值得发到小红书上炫耀一番了。

在北京喝到一杯奶茶真的很难!

人们的直观感受也得到了大数据的印证。红餐大数据显示,截至今年4月,包括外来品牌在内,北京在营茶饮品牌总数约为2734个,而上海有3135个,广州更是高达7507个;具体到门店数,北京茶饮门店总数大约只有7851家,远低于上海的12837家和广州的20246家。△图源:红餐大数据小程序截图

数量有限的茶饮门店平摊到北京广袤的市域面积上,则显得更为稀缺。

根据中国统计信息网和国家统计局的数据,北京总面积达到16410.54平方千米,大约为广州的2.2倍,但奶茶店总数却不足广州的40%。

对比其它一线和新一线城市,北京的本土茶饮品牌也未成气候。

论知名度,广州是著名的“柠檬茶之都”,跑出了LINLEE林里、丘大叔柠檬茶;上海也有沪上阿姨、悸动烧仙草;奈雪的茶、喜茶的总部都在深圳;茶百道、书亦烧仙草则来自成都;长沙则跑出了柠季和茶颜悦色。

但在北京,似乎很难找出一个能征服全国消费者的本土品牌,一翻搜寻下来,只有主打酸奶饮品和鲜果茶的牧场能量排进了全国茶饮品牌规模的前50,算是北京茶饮品牌在规模层面的翘楚。

当上海和广东人在讨论到底是喝奶茶、果茶还是柠檬茶时,恐怕北京人只能悄悄退出群聊。因为北京不仅奶茶门店总数少,品类和产品也不够丰富。

例如近年来火热的柠檬茶,在北京简直少得可怜。红餐大数据显示,全国门店规模前十的柠檬茶品牌里,只有LINLEE林里和TANING挞柠在北京开设了门店。沦为“茶饮荒漠”,谁惹的祸?

北京的年轻人难道不爱喝奶茶吗?

恐怕未必,6年前喜茶的入驻算是“打响了北京网红餐饮排队史的第一枪”。根据当时的报道,三里屯太古里店、朝阳大悦城店的平均排队时长超过4小时。△图片来源:喜茶

追根溯源,北京的茶饮门店这么少,得从它的地理位置上谈起。

北京的纬度高,夏季短。人体在天冷时,体液的分泌及流失会减少,很少“大汗淋漓必须来一杯”的感觉。从需求端来看,对比绝大多数一线及新一线城市,此地购买茶饮的频率偏低,喜茶首店的现象终究是少数。

北京漫长的冬天,也大大缩短了茶饮店的营业时间。寒冬尚且不提,“故都的秋”,也不是卖奶茶的好季节。

“冬日时间较长的北方地区,对柠檬茶接受度较低,投资回报周期太长。”柠季CMO谭力曾解释品牌目前不往北方走的原因。

根据他的说法,柠季挑选入驻城市时,首先会考虑门店在新市场的存活率,因此走出长沙后首选了火热的华东,今年则将重心放在了华南。△图片来源:柠季

“南甜北咸”也是原因之一。网络上诸如“豆腐脑到底是咸的还是甜的”等热门话题,暗合了南北方人显著的口味差异。咸豆浆、咸豆腐脑在北京不足为奇,但咸味奶茶,在茶饮界中终究是少数。

南方的气候环境与口味偏好则截然相反,湿热嗜甜对奶茶的需求量更大,尤为重要的是,南方充足的原料供给、方便的短途运输,给茶饮品牌提供了成长的肥沃土壤。

以茶底为例,茶多生长于华东、华南的丘陵地带,福建和浙江是知名的茶叶大省,仅福建一地便生长着乌龙茶、红茶、白茶、绿茶等多个茶种。△图片来源:奈雪的茶

再看新茶饮必不可少却又难以运输的鲜果,原产地也更多位于南方。茶饮产品中最常见的芒果多生长在两广、海南、云南、四川等地;榴莲等依赖进口的热带水果,南北方的运输成本也相差不少。而运输的难易程度影响了搭建供应链的成本,让企业在进入北方市场时更加谨慎。

南北差异还不足以概括北京奶茶店少的全貌,北京独特的“功能分区”同样造成了这里的奶茶店数量不足。

曾有媒体分析过北京便利店数量较少的原因,指出北京城市规划的“功能分区”导致了居民区和商圈的割裂。人们为了生计在住宅区与办公区之间穿梭,所以某一区域往往会在一定时间段内“空无人烟”。

人流密集的时段只有半天,阻碍了便利店发展,也不利于茶饮门店的自由生长。

一天中茶饮消费最旺的时段往往在下午,但位于居民区的茶饮商家在该时段却很难获得大量的订单,久而久之这里的门店越来越少,也难怪小尹不得不打包奶茶自提回家。谁来拯救茶饮荒漠?

各种因素综合作用,让北京与茶饮少了些缘分,但眼下也有人正尝试扭转这一局面。

此前,北京曾多次发文鼓励首店经济,用真金白银吸引商家们入驻。今年1-5月,共有403家品牌首店落户北京。其中,餐饮业占比最高,达到了63%。

聚焦到新茶饮品牌中,北京在今年6月迎来了曾卖1000元一杯、喜茶入股的野萃山,霸王茶姬7月也在北京热门商圈开出了围挡。大众点评显示,目前北京已经开出了3家霸王茶姬。

根据北京商报报道,今年以来,完达山乳此新鲜、MOJIU無酒·鸡尾茶、茶救星球·蔬果茶等品牌都在北京开出了首店。△广州“茶饮一条街”图源:红餐网摄

事实上,底蕴深厚的北京并不缺少茶文化。

官方数据显示,北京全市共有2397家传统茶馆,包括吴裕泰、天福茗茶、八马茶业、同庆号、鼎白等多个老字号品牌都开出了旗舰店或体验店。这些老茶馆也试图跟上年轻人的步伐,推出一系列新式茶饮产品。

因为一款冰淇淋而走红网络的百年老字号吴裕泰,此前就为了俘获年轻群体,推出了健康冷萃茶、裕泰现泡茶和特调鲜奶茶等产品,定价也在年轻人承受的范围内,均价15元左右。

而在新茶饮消费上,朝阳区则声称已成为北京创新茶饮品类最全的区域,官方数据显示,目前有创新茶饮门店约400家,占北京市总数的40%左右。

但归根到底,“植树造林”需要时间,在茶饮荒漠中短时间内铺开门店也存在一定难度,最现实的,北京高昂的铺租就是摆在中小商家面前的一道门槛。

对北京这样市场集中度较高的一线城市来说,品牌要想安身立命需要积累知名度、供应链、资金等多方位优势,否则只能成为北漂大军中的匆匆过客,毕竟皇城脚下见惯了太多去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