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亏为盈,阿里大文娱“站起来”了?

2023-08-18


来源 | 伯虎财经(bohuFN)

作者 | 番茄

这几年,关于阿里大文娱的传闻愈演愈烈。

今年7月,有市场传闻称,将优酷土豆注入港股上市公司阿里影业,也可能让

让优酷土豆独立上市。

随后,阿里集团副总裁颜乔进行了辟谣。

2020年,王兴在饭否发帖说,阿里放弃大文娱已经是一件可以开始倒计时的事了。虽说此言论还得到部分业界认可,但让阿里整体放弃文娱业务可能性不大,单从巨头间战略均势的角度出发,阿里必将会持续投入。

长期以来,阿里大文娱被市场评价“缺乏内容基因”,背靠阿里流量、资源却换来不断亏损,从2016年组建至今,阿里大文娱连年亏损,亏的最多的时候,2018年亏了214亿,2019年亏了158亿。

但在阿里巴巴架构重组后的首个季度,大文娱突然赚钱了,让人意外又惊喜。

截至2023年6月30日,阿里巴巴上一季度收入2341.56亿元,同比增长14%;经营利润424.9亿元,同比增长70%。

其中阿里大文娱集团(含优酷、大麦网、阿里影业)贡献53.81亿元收入,同期增长36%。

阿里大文娱终于扭亏为盈。而距离当年马云给出的11年期限,阿里大文娱整整用了10年时间。

01 “躺着赚钱”的大麦网+阿里影业

从阿里大文娱集团业务划分来看,以优酷、阿里影业、大麦为三大核心引擎,覆盖在线视频、电影以及戏剧、音乐演出等文化娱乐领域。

财报显示,阿里大文娱集团经调整净利润为6300万元。而2022年同一季度亏损9.07亿元,此前也是持续亏损的状态。

为什么这一季度,实现扭亏?

这要归于线上娱乐业务的增长及线下娱乐业务的强劲复苏,阿里巴巴影业和大麦网扛起了本季度的盈利大旗。

首先先来看看阿里影业,这一季度表现对阿里影业来说并不容易,作为阿里大文娱赛道的重要支点,阿里影业虽然起跑多年,但业绩却一直不如人意。

一方面,想要赚内容制作的钱非常难,另一方面,疫情这三年是内容制造巨头们最难挨的三年。自2020年起连续三年亏损,2020年-2022年上半年,净亏损分别为3.9亿元、1.62亿元、5300万元,亏损状况正逐步改善。

这些年阿里影业定位也在不断调整,从开始的寄希望成为文化产业基础设施,到如今凭借内容制作+科技板块两条腿走路,逐渐走出泥淖。

据猫眼专业版数据显示,2023年阿里影业参与制作12部影片,已上映8部,总票房112.2亿。其中,主出品8部,出品总票房36.76亿;主发行5部,发行总票房49.67亿。

在今年阿里参与制作的8部已上映影片中,有7部票房过亿,3部票房破15亿,爆款频出,如《消失的她》、《长安三万里》。

当然,阿里影业的强劲增长离不开中国票房需求的强劲,也离不开其“广撒网”的策略,让阿里影业在低迷的电影市场中获得了押中爆款的更大可能性。

阿里影业已经连续三个财年实现经调整EBITA盈利,亏损收窄收入增长的原因主要是公司对于在内容方面的持续投入使得电影和剧集在质量和数量上也得到提升。

再来看看大麦网,今年上半年全国演出市场一路上行,可以说“躺着收钱”。

线下演出市场上半年的表现强劲,二季度更胜一季度。作为行业头部平台,不仅拥有过亿注册用户,还是体育赛事最大的系统服务提供商。大麦属于一级票务平台,模式多为自营,这类经营模式的特点就是价格固定,同时聚合了大量演出、赛事主办方或出品方,有较强的演出资源储备和获取能力,在行业内处于主导地位。

据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票务信息采集平台提供的数据,2023年上半年,全国营业性演出(不含娱乐场所演出)场次19.33万场,与去年同比增长400.86%;演出票房收入167.93亿元,与去年同比增长673.49%;观众人数6223.66万人次,与去年同比增长超10倍。

随着今年线下演出的爆火,市场复苏大麦网躺着数钱,本身其行业地位和运营模式也很难亏损。

比如前几天火爆全网,让西安人震撼的TFBOYS演唱会,大麦网赚得盆满钵满。大文娱也进行了内部资源互联,在优酷搞了独家直播跟着“喝汤”。不得不承认的事实是,大文娱能盈利,全靠影迷和粉丝们的热情,而不是没有平台忠诚度的长视频观众。

02 “爬着赚钱”的优酷

说到长视频,从财报来看,二季度优酷的总订阅收入同比增长5%。看似增长,实则对比上一季度总订阅收入同比增长13%来说,这一季度增长实际呈下滑状态。

提到优酷,行业老三,亏钱不说内容制作能力也不及腾讯视频、爱奇艺,俗称“爬着赚钱”。

在云合数据发布的2023Q1有效播放榜单上,优酷上榜的独家内容最少,排名也相对靠后。

今年以来,优酷几乎没有能与《漫长的季节》、《狂飙》相提并论的爆款剧。借《狂飙》热度播出的张译新剧《他是谁》也好,开播前以年度“剧王”之姿高调宣发,拥有可观粉丝基础的《长月烬明》也罢,均落得高开低走的下场。

虽然说大文娱盈利,但优酷这个最大的包袱,无疑是大文娱寻求融资和独立上市的最大阻碍。

长视频行业,会员增长已经进入存量竞争阶段。关于优酷是否扭亏为盈仍然没有定论。

去年爱奇艺、腾讯陆续宣布盈利的时候,优酷一直没有发声,虽然今年宣布订阅增长,但由于与88vip绑定,其具体收入仍然未知。因此,阿里这次收入增长应该大部分来自线下。

好消息是,在此之前,优酷已经实现连续七个季度的亏损同比减少。

截至2023年3月底,阿里巴巴数字媒体及娱乐板块经调整EBITA亏损人民币11.02亿元。这一数据相比2022年同期的19.66亿大为改善。财报称亏损收窄主要由于优酷通过审慎投资于内容及制作能力所致。

同样原因,2023财年阿里巴巴数字媒体及娱乐板块,经调整EBITA亏损人民币18.74亿元,而2022年同期为46.90亿元。优酷带动大文娱板块年同比减亏超60%。

但对于已经盈利的老大老二来说,市场对于优酷显然没有太多的耐心。在阿里大文娱独立上市预期下,优酷必须脱离集团的庇护,独立完成用户与应收的增长。

麻烦的是,在长视频这门“内容生意”的十字路口,如果过于急功近利,则会被肤浅的流量变现思维所影响。

如今优酷愈发保守的内容策略,也容易让外界对平台创新能力失去信心和期待。

这些年爱奇艺开始做减法,不再急于丰富产品线,而是狠抓内容,发力大制作、精品化的自制剧。腾讯视频则是依靠超级流量,重点打造IP剧集成功圈粉。

随着阿里大文娱的寻求上市,优酷必须找到“刀刃”,否则很容易陷入被合并进阿里影业的境地。但这也不算坏的结果。

03 大文娱纯为梦想充值?

马云曾说过,“ 大文娱是给大家带来快乐的,我们给大文娱的时间是 11 年,中国有好多人都不开心,目前阿里大文娱没有赚钱的目的,我们希望,10 年以后,阿里大文娱会促进中国与他国的文化交流。”

当然,马云也没说错,阿里大文娱确实没有赚钱的目的,甚至10年亏损。

众所周知,阿里大文娱兵团靠阿里集团“买买买”撑起,各个文娱板块子公司缺乏深度融合和资源整合,各业务线之间相对比较分散,缺乏大协同意识。

部分子公司仍存在“缺资源找集团”等靠要的思想,企业的内生动力和拼劲明显不足。与此同时,内部融合不够也可能会影响整体品牌形象,导致无法形成整体优势和竞争力。

上市临近,阿里大文娱不得不面对的现实是,如何实现盈利?

俞永福时代的阿里大文娱旗下业务一度包括合一集团(优酷土豆)、UC、阿里影业、阿里音乐、阿里体育、阿里游戏、阿里文学、阿里数字娱乐事业部等,阵容庞大。

而后,阿里大文娱的各个条线不断被调整和独立,减到只剩下如今的三块业务。眼看大麦网势头正猛,阿里影业也连续三年实现EBITA盈利,只剩下优酷还在亏损的泥淖中挣扎,身为“老父亲”的阿里大文娱也不得不着急。

这次扭亏,无疑也给阿里大文娱注入了一剂强心剂,一改以往颓势。

这些年,抖音、快手、B站等平台狂飙突进,为AT不限于文娱入口的争夺带来了巨大变数,而这当中字节跳动的杀伤力最大。以抖音为例,抖音从文娱延展至电商,已逐步形成完整的商业闭环。

在正面战场,拼多多、美团分别在电商及本地生活服务领域强势崛起,不断冲击行业固有格局。投资非主营业务是对未来的下注,在态势尚佳时,虽有亏损亦不在话下。

对阿里集团来说,今年实行“1+6+N”组织改革后,眼下各大业务集团都在寻求上市,阿里大文娱也需要独立起来,用市场数据说话。

静候阿里大文娱的春天早日到来。

参考来源:

1.知危:8年了,阿里想给不争气的优酷找个好下家?

2.锦缎:阿里的大文娱难题

3.松果财经:从优酷到阿里文娱,大麦终于“转正”了?

4.阑夕:爱腾内容争霸,优酷哪儿去了?

*文章封面首图及配图,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若版权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联系我们,本平台将立即更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