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阿里转战东南亚,他挖出一个百亿美金独角兽,刚刚上市

2023-10-27
阿里巴巴
浙江电子商务
综合互联网公司
最近融资:二次上市|880.00亿港元|1999-09-09
我要联系
印尼还能诞生下一个极兔

图片

作者丨赵晓晓

编辑丨信陵

图源丨ATM Capital

10月27日,极兔在港交所上市,市值超1000亿港元(约134亿美元)。这是屈田转战东南亚六年后,收获的第一个百亿美金上市公司。

屈田是ATM Capital创始人,2017年,他跑到东南亚成立了这支基金,专注于东南亚市场,这是第一支中国背景、专注于东南亚市场的风投基金。基金第一次出手,就投资了极兔,现在极兔已经是东南亚排名第一的快递运营商。屈田也一战成名。

能成为一个好的投资人,更多得益于屈田多年前在互联网和投资领域磨练出的坚韧和稳健。

屈田是北京大学物理专业出身,入行互联网的2000年,正值中国互联网行业开端,很快、也很疯狂。前一年的1月,雷军投资的卓越网上线、2 月马化腾发布 OICQ、4 月马云创办阿里巴巴。京东、新浪成立才两年,搜狐跑的快一些,已经在纳斯达克上市。

仅7年时间,互联网公司从无人在意的边缘角色,成长为整个中国经济最具活力的部分,甚至成为加速中国方方面面变革的主导者。这里存在着越来越多的机会和钱。

2007年,屈田去了阿里,加入蔡崇信的战投部门做投资,他觉得做投资人更能精准的把握时机、抓住好项目。屈田在这里待了七年,出手并不多,但成功主导了美团和UCWEB两个大项目。屈田也有了自己的投资思考:少而精,瞄大不瞄小。

创办ATM Capital之前,屈田创办了蝙蝠资本,并天使投资了涂鸦智能、水滴等优秀的互联网项目。这让他养成了敏锐的洞察力,“优秀的人只要一交流就能感觉出来。” 屈田说。

极兔上市招股书披露后,ATM Capital这个第三大机构股东(占股5.49%)的身份被曝光,更多媒体找上来,大家都试图从屈田这里知道更多关于极兔和东南亚的信息。

图片

右为极兔快递印尼CEO,中为ATM Capital创始人屈田

图片

成为一支头部基金

十八年前的夏天,硅谷风投公司联合组织的那场著名的访问中国之行,被视为中国VC行业的分水岭。在此之后,一大批外资基金开始在中国设立投资机构。

沈南鹏也在这一年与红杉一起创办了红杉中国,之后投出了美团、字节等足够耀眼的项目。IDG最早进入中国,1993年,抓住了互联网和风险投资行业刚萌芽的机会,投资了百度、腾讯。两家机构也因此奠定了日后的创投江湖地位。

这是成为头部基金最核心的两个因素——进场时间早、在早期投中未来会非常成功的大公司。沿着这个成长路线,屈田开始找市场,很快把目光锁在了海外。

他几乎调研了所有的海外市场,屈田的条件是:人口基数大、消费能力强、经济增速快。

“只有东南亚最合适。”屈田说。2017年,东南亚人口数量接近7亿,排名全球第三,人均GDP超4000美元,经济增速快,移动互联网普及度高。重要的是,当时东南亚处于创投生态早期阶段,华人创业者多,但没有中国背景的基金落地。

六年前,投资圈少有人讨论东南亚,更没有多少人去过印尼,“100个投资人去过雅加达的可能只有一两个。” 屈田说,“是再好不过的进场机会了。”选好市场后,屈田把总部设在了印尼雅加达,“在东南亚,印尼各方面的优势最明显。”

按照屈田当时的调研,印尼是世界人口第四大国,移动互联网渗透率高、消费能力强,是整个东南亚最有潜力的、最开放、最包容的市场。

过去几年,印尼抓住了电商时代的每一个浪潮,诞生了Shopee、Lazada,以及印尼本土的Tokopedia、Bukalapak、Blibli等电商平台,即便是到了2017年,电商也依旧是最好的商业模式,只不过更多的投资机会存在于产业上下游。

沿着“支付 – 物流 – 供应链 – 新消费品”的上下游路径研究,屈田最后选择了物流,他判断,物流会有很大机会,“我在阿里是看着顺丰、中通等成长起来的。”东南亚也一定会出现类似的公司。

用屈田的话说,东南亚市场的浪潮明显,是 “一浪接着一浪”,“多浪叠加”,所以投资领域也需要更全面。

因此ATM Capital逐渐形成了四个大的投资领域 —— 电子商务及其配套基础设施(包括物流)、消费零售、金融科技、新能源,几乎覆盖了当时所有最主要的行业。

图片

2017年,ATM Capital成立第一年,屈田多次组织中国企业家考察东南亚市场,包括阿里合伙人俞永福、美团联合创始人郭万怀、YY CEO 李学凌、58 CEO 姚劲波、搜狗CEO 王小川、水滴创始人沈鹏、聚美优品CEO 陈欧等,试图挖掘出这个市场的更多可能性。

第二年1月,ATM Capital 完成首期募资,这笔钱用来投资扎根东南亚的全球化创业公司。

图片

ATM Capital投资方法论

为了尽快找到好项目、扎根,刚到印尼,屈田和合伙人梁民俊每天都跑着见创始人、聊项目。那个时候,屈田对印尼的想象是,本土也会诞生“印尼马化腾”、“印尼马云”,“我要去投资这批人。”

碰上极兔后,ATM Capital的投资逻辑发生了些变化。

屈田先接触的是新加坡物流商Ninja Van,在和创始人聊天过程中,屈田问:“印尼有东南亚最大的电商,为什么不把印尼单一市场做好?”对方说:“印尼有一家叫极兔的物流公司,我们打不过它。”

2017年10月,屈田第一次见到极兔创始团队,那个时候极兔的单量有近100万单,接近东南亚头部物流商JNE的单量,并且已经有扩展其他国家的计划。交流接触半年后,ATM Capital 成为极兔的第一个外部投资机构,并在此后不断加注投资。

认识前,屈田听过一些传闻,“一到印尼就把 OPPO 手机做到第一,做快递也特别猛。”他对极兔创始人的印象是,清秀、谦逊,讲话很客气,身上有股冲劲和韧劲。屈田看到了华人创业者的优势。

沿着这条线,屈田接连出手孵化和投资了美妆品牌Y.O.U,母婴品牌MAKUKU、咖啡品牌TOMORO COFFEE等。

如今,Y.O.U已经成为东南亚的头部美妆品牌,去年刚完成C轮融资。TOMORO COFFEE目前已经在印尼开了200家店。MAKUKU在印尼母婴市场快速崛起,并屡获本土消费大奖。对于他们,ATM Capital都是持续加注投资。屈田对这几个品牌的定位是,Y.O.U像珀莱雅,MAKUKU像Babycare,连锁咖啡TOMORO COFFEE则是瑞幸。

图片

这些创始人都有一些共同点,都是华人,在印尼待了很多年,对当地的人文经济、社会关系等有一定的认知和积累;工作经历相似,有丰富的东南亚全链路零售经验。

所以,在找人和找项目上,ATM Capital更倾向于华人创业者,要base在印尼、有创业经验,有团队帮他去执行,高管团队最好是国际化混合团队,项目要是大赛道、高毛利、高增长、且模式适合本地市场。

ATM Capital在东南亚怎么做投资?当把这个问题抛给屈田时,他说了几个关键词 —— “专注聚焦”、“深入研究” 。

ATM Capital的Slogan 是发现、帮助、陪伴优秀的中国企业家,从东南亚出发,打造全球领先企业,成为下一家百亿美元市值公司。ATM Capital覆盖新经济四大历史性增长机会:电子商务及其配套基础设施(包括物流)、消费零售、金融科技、新能源。

“互联网带动东南亚各行各业数字化的进程,才刚刚开始。”屈田说,“在东南亚,没有投资公司跟我们的打法一样。”

专注聚焦有两个方向,一是专注扎根在东南亚的企业家,顺势投资而不是逆势,二是掌握更多行业的准确信息,对行业的认知足够深。中国背景是ATM Capital基金的优势,做孵化是其特色,这两点在东南亚的投资机构中很少存在。“要做到专业化,就必须专注。”

“很多华人创业者,我们都是他们的第一个投资人。” 屈田说,“更懂对方、更容易获取信任。”

在开枪频率上,屈田不追求数量、追求质量。到现在为止,ATM Capital已经投了20多个项目,有几个公司已经开始盈利。

随着极兔、Y.O.U、MAKUKU跑出来后,ATM Capital的价值被更多的人看到。“做好自己,结果会说话。”

图片

Y.O.U菲律宾马尼拉专柜

图片

东南亚和东南亚以外的机会

一个月前,屈田刚从中东回来,期间见了中东的王子,俩人相谈甚欢,王子表示对屈田孵化的项目很感兴趣,抢着说“什么时候来中东,我也要投资,还要带着我的伙伴一起投资。”在屈田的印象里,当地人很开放、友好,也很重视跟中国企业打交道。

但市场成熟还需要时间。屈田认为,中东市场确实很热,但离整个产业、商业模式变现还有很长的距离,和东南亚相比,中东人口规模相对较少,市场天花板相对较低。从全球新兴市场来看,还是东南亚更适合中国创业者。

谈及拉美,屈田觉得拉美的增长潜力最大,会是下一个东南亚。巴西、墨西哥也有很多投资人和企业在看,人口多、GDP高、消费能力强。

屈田表示,出海有先后顺序,先做印尼,再做东南亚,然后是全球的新兴市场。他观察到,很多国际化成功的公司主要集中在中美日韩欧等几个发源地,而未来印尼会是下一个发源地,至少有30%的中国全球化企业会从印尼诞生。

屈田还建议中国企业家要全球化,第一站先来印尼,把东南亚市场做好。这里有很多机会,比如消费零售赛道很广,包括食品、饮料、零售、线下连锁服务等。

另外,印尼优秀的金融科技公司不多,这次疫情提高了东南亚的支付在线普及率,印尼在线支付群体从2017年的20%增加到现在的50%,这是巨大的变化。随着东南亚未来在线经济发展,这个方向也存在机会。

图片

ATM Capital也在看新能源的赛道投资机会,屈田判断,新能源是东南亚另一个有巨大潜力的领域。但是长期赛道,产业进入快速发展可能还需要3-5年。

问有什么好的建议给到创业者和投资人时,屈田分享了几个基本原则:找准方向all in、早入局、有本地化团队、认真做研究、选择大赛道、模式贴合本地市场。

对于投资人,屈田着重说了一点,“要做创业者永久的合伙人,这就要求我们要保持对行业的深度研究和观察,同时保持对这些企业家的长期关注。”

屈田说自己是个幸运占大多数的人,大学学的是物理专业,出来后做了互联网,后来又做了移动互联网,几次踩对风口转型成功。但又是个很理性、客观的人,做事不考虑自己,只考虑能不能做好。他的好奇心很强,喜欢新鲜的事物,所以更有耐心去钻研和调研。

他的投资逻辑受曾鸣教授影响很大——大舍大得,大赌大赢,“所以才有了今天的ATM Capital。”

在印尼,屈田有时间了会和朋友聚一聚,聊聊理想、谈谈未来,没有太多个人生活,每个月都是国内国外地跑。

忙忙碌碌的投资之外,ATM Capital更想滋养东南亚的创投土壤。

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反馈
联系我们
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