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克:不是 Arm 用不起,而是 Risc-V 更具性价比!孙正义的痛点,Arm 营收不到苹果利润的 1%

2023-12-04
苹果与 Arm 的合作始于1990年代初期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有新Newin(ID:NewinData),作者: 有新,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今天分享一篇“硬科技” 。 苹果与 Arm 的合作始于 1990 年代初期,最初的合作主要是基于 Apple Newton 个人数字助理(PDA)设备,这款设备使用了 Arm 处理器技术,苹果也是 Arm 早期的投资人之一,这也进一步加深了双方的合作关系,随着时间的推移,苹果在其各种产品中广泛使用 Arm 架构。

从 2020 年开始,苹果就开始在 Mac 电脑系列中使用基于 Arm 架构的自研 Apple Silicon 芯片,这标志着双方合作关系的一个新阶段;然而,这场长达 30 多年的合作背后,也充满着变数与复杂博弈,特别是 Arm 被孙正义收购后。

根据 Information 报道,软银 CEO 孙正义在 2017 年召集了 Arm 的一群高管,来讨论他们刚刚收购的这家英国芯片设计公司的一个重要客户 —— 苹果。在东京的一个会议室里,孙正义对这群人表示,苹果为保护新款 iPhone 屏幕的塑料片支付的费用,比它支付给 Arm 以获得其知识产权使用权的费用还要高,这一信息来自一位直接了解会议情况的人士,为了强调这一点,孙正义在大家面前假装剥离了 iPhone 上的塑料包装。

六年后,Arm 仍然面临着同样的问题:据直接了解情况的人士称,苹果每台设备支付给 Arm 的使用费不到 30 美分,用于在其每年销售的数亿台 iPhone、iPad、Mac 和 Apple Watch 中使用基于 Arm 的芯片,这是 Arm 所有智能手机芯片客户中最低的版税率,而智能手机芯片客户传统上是其收入最大的客户群。因此,苹果在 Arm 销售中的占比不到 5%,大约是该芯片公司前两大客户高通和联发科各自占比的一半。

自 Arm 最近 IPO 以来,这个问题变得更加紧迫。公司目前的估值为 630 亿美元,大约是软银支付的价格的两倍,这归功于投资者预期其技术将在云计算和汽车中得到越来越多的应用,但智能手机销售的放缓给 Arm 的营收带来了压力:最近一个季度,来自版税的收入同比下降了 5%。

从苹果那里获得更多的资金将有助于启动 Arm 的收入增长。软银在 2016 年收购了这家芯片公司后,孙正义试图通过提高版税率来改变与苹果的交易条款,但据直接了解情况的人士称,他没有成功。

Arm 并不是唯一发现成为苹果供应商是一把双刃剑的公司。一方面,与 iPhone 制造商建立关系可以为供应商带来大量销售。即使没有,与苹果合作带来的信誉提升也可以帮助供应商赢得其他客户的业务。另一方面,苹果以积极压低供应商价格而闻名,在某些情况下甚至导致他们因此亏损。

拥有苹果作为客户一直是 Arm 赢得其他公司业务的重要工具,苹果的工程师也帮助 Arm 改进了其设计,这些人士说。Arm 在 9 月份的 IPO 之前向投资者吹嘘其与苹果的关系。苹果还是一群投资者中的一员,这群投资者共投入了 7.35 亿美元购买了 IPO 中的股票。

两家公司之间的分手不太可能很快发生。9 月,Arm 表示,它已与苹果签署了一项新的许可协议,“延长至 2040 年以后”,但没有详细说明,这比 Arm 许可证的典型 5 年期限要长得多,据前 Arm 员工称。与此同时,据一位前苹果员工称,苹果已经探索了在其设备芯片中使用竞争技术的长期可能性。失去苹果将是 Arm 的重大打击。

伯恩斯坦的半导体分析师、曾在 Arm 工作过的萨拉·鲁索说:“苹果是智能手机世界的锚。” “如果他们转向另一个方向,我认为这将是一个非常有趣的信号,向更广泛的市场表明有机会做一些不同的事情,这将对 Arm 的业务造成破坏。”

目前,Arm 在其领域仍然是一个强大的力量。除了向高通和联发科等客户授权其现成的芯片设计——这些客户的芯片用于全球许多智能手机——该公司还将其设计背后的基础技术(即芯片架构)授权给其他客户,如苹果,后者使用它来设计自己的芯片,基于 Arm 设计的芯片存在于从汽车到无人机的所有东西中,更不用说全球 99% 的智能手机了。Arm 估计,有 7/10 的人经常使用基于 Arm 的产品,超过 2500 亿个芯片已经搭载了其技术。

尽管其芯片无处不在,但截至 3 月 31 日的财政年度,Arm 的净收入仅为 5.24 亿美元——不到苹果年利润的 1%,这种差异一直是孙正义的痛点,他经常在会议中挥舞着 iPhone,告诉 Arm 的高管,该公司应该从智能手机行业的利润中分得更多——尤其是苹果的,一位直接了解情况的人士说。

苹果与 Arm 的有利条款已经是一个紧密守护的秘密 15 年了,只有公司内部的少数人知道。(前 Arm 员工甚至说,由于该公司通常保密其合作伙伴关系的政策,他们不得不用代号“Fender”来称呼苹果。)然而,Arm 和高通之间关于版税支付的诉讼最近聚焦了苹果的甜蜜交易,苹果称这是其“最具商业敏感性的文件之一”。苹果本周早些时候赢得了一项动议,保持其 Arm 许可证的细节保密,此前高通要求 Arm 提供该协议副本。苹果告诉特拉华州联邦法院,披露该协议将使高通在与 Arm、苹果及其竞争对手的谈判中获得不公平优势。

目前,苹果也需要 Arm。Arm 的芯片架构优先考虑速度和功耗效率,这一点对于帮助苹果制造出年复一年胜过竞争对手的 iPhone 至关重要。2020 年,苹果加倍投入 Arm,将其笔记本电脑和台式电脑从英特尔芯片转移到使用 Arm 架构的苹果设计芯片上。

苹果的有利条款

苹果与 Arm 的关系可以追溯到 1990 年 Arm 成立之初,当时它是苹果、Acorn Computers 和芯片公司 VLSI Technology 之间的合资企业。苹果在其 Newton MessagePad 中使用了 Arm 处理器,这是一款未能大获成功的个人数字助理设备。一个世纪后,在当时的 CEO 乔布斯领导下,苹果出售了其在 Arm 的股份,以帮助资助公司的扭亏为盈。

Arm 实际上像其客户的芯片研发部门,使智能手机制造商和其他公司能够避免每年大约 1 亿美元的自主处理器构建成本,这是一些分析师的估计。

2008 年,苹果推出 iPhone 一年后,苹果与 Arm 达成了一项协议,授权其架构和现成设计。当时,Arm 正寻求进入新兴的智能手机市场,并愿意为能够展示其技术的高知名度客户提供较低的费率。

Arm 的大多数客户支付的版税基于他们向客户销售的芯片价格的百分比,这个价格基于芯片中包含的 Arm 核心数量(作为芯片的大脑)而上升,但像苹果这样的公司不向其他客户销售芯片,这使得 Arm 难以计算价格。苹果说服 Arm 接受每块芯片的低固定版税费,无论它使用了多少 Arm 核心。

随着芯片变得更加复杂,整合了多个核心,这种安排对苹果非常有利。苹果还在合同开始时就有远见地谈判,保留了将 2008 年达成的 10 年协议延长至 2028 年的选项,确保即使其销量和利润飙升,也会向 Arm 支付相同的价格。

此后不久,苹果开始为 iPhone 开发自己的定制核心,苹果在 2010 年聘请了一位曾领导 Arm 智能手机处理器核心设计的前 Arm 工程师。2012 年,苹果推出了搭载首款苹果设计的基于 Arm 核心的 iPhone 5,这些定制芯片在性能上一直超过了竞争对手(如三星)销售的使用 Arm 现成设计的相似芯片。

转向制造自己的定制核心意味着苹果支付的版税低于那些从 Arm 获得完整套件和全部服务的客户。相反,苹果只授权了 Arm 的架构,这决定了其核心的工作方式,这使苹果能够设计出符合其特定需求的自有核心,而不是购买面向广泛客户群的 Arm 芯片设计。

2013 年,苹果是第一家转向 Arm 64 位架构的公司,使其处理器核心能够同时处理更多数据。Arm 的其他客户对于采纳这项升级犹豫不决,因为它会花费更多,但苹果在该技术上的成功促使其他人效仿,从而提升了 Arm 的销售。

苹果仍然是唯一一家设计自己核心的智能手机公司。高通、联发科、三星和谷歌都在开发自己的智能手机核心设计,但他们仍然依赖于 Arm 的现成设计,这使得他们更难脱颖而出。

孙正义欲提高价格

软银于 2016 年收购 Arm 后,孙正义迅速着手提升公司价值。一位前 Arm 员工说,孙正义设定了一个目标,即将 Arm 的年收入(当时约为 17 亿美元)在未来 10 年内增加到超过 100 亿美元,此外 Arm 还进入了汽车和云计算等新行业,并引入了新的商业模式。例如,它开始提供年度订阅计划,让客户有机会使用 Arm 更广泛的知识产权,并为小型初创公司提供低前期费用的技术使用权,以换取日后更高的营收。

有一次,孙正义打电话给苹果 CEO 库克,告诉他 Arm 将提高其所有主要智能手机和芯片客户的价格,库克的团队向他保证,Arm 无法提高费用,因为当时的公司合同将持续到 2028 年。孙正义作罢。从那以后,苹果和 Arm 经历了几轮谈判,基本上保持了苹果交易的财务条款不变,熟悉情况的人士称。

据报道,今年早些时候,Arm 试图更广泛地改变其定价模式,根据客户销售的最终设备的零售价格而非设备内芯片的价格向客户收取版税。根据《金融时报》,苹果作为该行业中销售一些最昂贵智能手机的公司,没有参与讨论,而且 Arm 在其他客户反对后最终取消了这一举措。

从短期来看,苹果和 Arm 之间的联盟似乎不太可能破裂。鉴于 Arm 的架构对其当前软硬件至关重要,苹果不太可能很快放弃其合作伙伴。苹果曾与 RISC-V 芯片架构进行过接触,这是一种开源架构,不需要支付版税,但据一位直接了解情况的前苹果员工称,苹果估计从 Arm 转移到 RISC-V 至少需要 8 年时间。

与此同时,苹果派人参加 RISC-V 会议,并发布招聘广告,寻找有 RISC-V 经验的人员,据前苹果员工和对招聘广告的审查称。至少,苹果增加对竞争芯片技术投资的可能性在与 Arm 的谈判中给了它一定的优势。

如果苹果决定与 Arm 分道扬镳,这一过程对于苹果来说可能比对于大多数 Android 智能手机制造商来说要轻松得多,因为苹果对其设备的硬件和软件有控制权,前 Arm 和苹果员工称,这一事实是孙正义认为 Arm 在与苹果的谈判中影响力有限的主要原因,一位了解他思维的人士称。

对于 Arm 来说,这样的事件不会像失去一个普通客户那样简单。前 Arm 员工表示,与苹果公司的合作一直是 Arm 赢得希望复制苹果成功的新客户最有力的营销工具之一,而且苹果工程师提出的宝贵想法已被 Arm 纳入其架构的升级版本中,例如加速 AI 和 ML 任务的设计。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