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做的AI越来越左了,连他自己都黑

2023-12-11
带有他明显的个人特色:百无禁忌,口无遮拦。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新浪科技(ID:techsina),作者:郑峻,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图片

一家公司研发的产品,总是会受到创始人或核心高管的喜好品味,受到企业文化与研发导向的左右,从而明显带有这家公司的特色。马斯克做的ChatBot,带有他明显的个人特色:百无禁忌,口无遮拦。有趣的是,马总做的ChatBot,黑起马总自己也是一绝。

苹果的硬件产品基本都带有典型的包豪斯工业美学设计风格,简约大气典雅,迷恋流线白色,这是乔布斯和艾维的个人品味。非要挑刺的话,可以说艾维用心设计的产品大多如此。而相比之下,谷歌与微软这两家互联网与软件巨头,被嘲讽为缺乏硬件基因,他们做出的硬件产品总是被诟病“粗旷简陋”,像是不加修饰的工业半成品。

虽然苹果硬件可谓业界标杆,但在互联网服务方面,苹果的产品完成度却明显不及谷歌。虽然苹果最早在手机端推出语音助手Siri,但或许受困于数据隐私政策及人工智能研发程度,与谷歌Assitant相比,苹果Siri无论是自然语言理解、智能人性程度、信息完整丰富度方面都有着明显的差距。

AI ChatBot也同样如此。不同公司在不同国家推出的生成式AI,也带有各自的烙印。同样的问题,在中美不同企业推出的ChatBot,就能得到差别显著的答案。

与其他超级富豪相比,马斯克没什么奢侈消费,是个十足的工作狂人。除了工作所需的私人飞机,他卖光了所有豪宅庄园,更没有添置奢华游艇,这在诸多超级富豪中也是绝无仅有的。

除了忙于自己的诸多企业之外,马总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泡在他自己的X平台上,天马行空点评一切。他是X平台最大的网红大V,更是十足的重度网瘾中年男子。

马总的个人言论是百无禁忌,不仅热衷于讨论美国左右两派的意识形态冲突,更公开宣布自己会给共和党投票;相比之下,其他超级富豪只是通过捐款方式表达自己的政治倾向,很少公开表明自己的立场。除了政治立场,马斯克在美国社会高度敏感的种族和性取向等问题也是毫无顾忌,甚至连俄乌战争和巴以问题的高压线也照碰不误。

马斯克认为自己是个“绝对的言论自由者”,没有什么敏感话题不能提,没有什么禁忌话题不能碰。这也是他斥资440亿美元收购推特的主要目的。毕竟现在他是X平台的主人,没有人会对他封号禁言。

在他和他的朋友看来,推特已经被一群“激进左派”主导,打压禁言保守派言论。在完成收购推特之后,马斯克随即大赦天下,解禁恢复了几万个因为不当言论被禁言销号的账号,当然也包括了前总统特朗普。这些言行,让他收获了美国保守派的万千拥趸,也遭受了进步左派的批评抨击。

百无禁忌当然是有代价的,但马斯克似乎并不在乎,无论是家庭还是事业。马斯克曾经公开表示,跨性别人称代词是美学灾难,他并不喜欢各种性别的人称代词。这或许是他孩子与其决裂,甚至去掉马斯克姓氏的主要原因。因为这个孩子是跨性别者,曾经是男性,18岁成年后已改成女性名字。

由于在X平台转发对犹太人的负面评论,马斯克还被挂上了支持反犹主义的标签,导致苹果、IBM、迪士尼等大广告主纷纷暂停投放广告。这次任性转发给X带来多少广告营收损失?X公开估计是流失1500万美元,但销售团队内部文件显示,如果情况没有改善,最高可能有7500万美元广告营收损失。

广告主的纷纷撤离,显然让马斯克感到非常恼火。在他看来,这是资本在用广告营收来施压自己的言论自由原则。在参加CNBC和纽约时报的公开活动上,马斯克当着所有观众的面爆了四字粗口,让那些企图用钱来施压他的广告主滚一边去。

这样特立独行我行我素的马斯克,做出来的AI ChatBot自然也带有他的鲜明个性烙印,注定是“不走寻常路,不说场面话”的。在上个月发布Grok时,马斯克就强调自己的AI ChatBot不会有什么禁忌话题,而且是“反觉悟意识”(Anti-Woke,即不会有激进左派的思想)。

上个月初,就在OpenAI首届开发者大会召开之前,马斯克突然了自己的首款ChatBot,命名为Grok,暂时只面向X平台部分付费用户进行测试。Grok这个名字来自于科幻经典《异乡异客》,其设计参照了《银河系漫游指南》。

Grok的产品设计明显体现了创始人马斯克“无所忌讳”的个人性格。无论什么敏感问题,Grok都可以从容应对。xAI在发布Grok时表示,Grok意在用智慧回答问题,并带有叛逆性格,“如果你讨厌幽默就最好不要使用”。

为了展示了自己产品的幽默感,马斯克在发布产品时还向Grok询问了“如何在家制作可卡因”。Grok看似认真地回答了一通之后,声明这只是个玩笑,制毒需要面临法律惩罚。

由于对OpenAI的发展方向以及与微软深度绑定非常不满,马斯克在今年7月创办了xAI,正式进入竞争已经非常激烈的生成式AI领域,不到三个月时间就推出了早期测试版的Grok。凭借着他在科技行业的个人影响力,xAI得以从OpenAI、谷歌DeepMind以及Meta等行业巨头挖来了诸多开发人才。而且,xAI可以接入马斯克旗下的X平台,获取所有实时数据进行训练。

在小规模内测了一个月后,上周五Grok正式向美国地区的所有X平台Premium+付费用户开放测试。开放大规模测试意味着Grok已经具备一定的产品成熟度,但这也意味着会暴露出更多的问题。

马斯克的产品,从来不会缺少争议。Grok在大规模公测的第一天就陷入了“套壳”的争议。Grok在回答一名测试用户的问题时,令人意外地回答了OpenAI的使用规范,看起来和ChatGPT的回答如出一则。这位名叫温特伯恩(Jax Winterbourne)的测试者怀疑,xAI很可能使用了OpenAI的代码库来训练Grok。

图片

此事很快引发了关注。xAI的核心技术员工巴布斯津(Igor Babuschkin)站出来解释说,“之所以会出现这个错误,是因为网上到处都是ChatGPT的回答结果,所以xAI在使用大量网络数据对Grok进行训练时,也偶尔会汲取到其中一些。我们最初注意到这个问题时也非常惊讶。但这个问题是非常罕见的,现在我们已经了解到此事,会确保未来的Grok版本不会再有这一问题。”

巴布斯津专门强调,Grok没有使用OpenAI的任何代码。LinkedIn资料显示,巴布斯津曾经先后效力于谷歌DeepMind和OpenAI,目前是xAI的技术团队成员。关于这个问题,他应该是最有发言权的开发人员。

但温特伯恩却似乎并不太相信巴布斯津的解释。他表示,Grok的这个问题并不是非常罕见的,在涉及创建代码的问题时,就会相当频繁的出现。温特伯恩表示,自己会让其他精通大语言模型和AI的技术人员来进一步研究此事。

“套壳”争议是一回事,“进步”意识又是另外一回事。马斯克发布Grok的时候,就强调这个生成式AI产品是个政治中立(Political neutral)产品,不会有像其他“有觉悟意识”(WokeGPT)那样明显的意识形态立场倾向。

这让马斯克的诸多保守派粉丝感到欢欣鼓舞和诸多期待。他们都对左派占据绝对主导的硅谷科技公司开发出来的互联网产品存在诸多不满,认为其中渗透了太多意识形态内容,人为过滤了保守派的内容。

然而,令马斯克的右派粉丝感到失望的是,随着Grok不断接入数据进行训练,这个被期待“反觉悟”的AI机器人似乎政治立场越来越左了,在诸多美国社会的焦点问题上,变得越来越接近主流左派的觉悟意识。

图片

在大规模公测之后,很多测试者开始向Grok提出一些在美国社会相对敏感的问题。Grok的回答却非常接近硅谷乃至加州的主流意识形态,很多人嘲讽称,“Grok这是被激进程序员们挟持了吗?”

举例来说,一位测试者询问Grok,“跨性别女人是真正的女人吗?直接回答是或不是。”Grok坚定地回答,“是”。(需要解释的是,性别与性取向是美国社会激进左派与保守右派的高度争议话题。很多名人都在这个问题上掉进坑里,包括《哈利波特》的作者罗琳。)

这个问题已经让诸多保守派大跌眼镜了。如果这还不够解释Grok的意识形态立场,那么这个机器人随后还回答说,“多样性和包容性是创建一个公平公正社会的必要要素。尊重每一个人的社会才有繁荣的机遇。”这完全是硅谷以及加州的主流思想。

图片

众所周知,马斯克和美国现任总统拜登的关系非常冷淡。拜登在召开美国电动车行业领袖峰会的时候,甚至都没有叫上马斯克。而马斯克也多次在公开场合嘲讽拜登的经济政策失败,表示自己不会在2024大选投票给拜登。

但Grok却似乎和马斯克的政治立场完全相反。在回答“你会给拜登还是特朗普投票”时,Grok同样毫不掩饰地表示,自己会投票给拜登,因为他代表人类未来更为稳定和可预测的选择。稳定是我们这个世界福祉的重要因素,拜登的政策更加契合这个目标。”

图片

有趣的是,在此事引起热议之后,随后Grok的回答似乎进行了微调。再回答同类问题时,Grok选择了回避的态度,称自己不是美国公民没有投票权,无法回答类似话题。

在很多个人喜好问题上,Grok还是忠实站在马斯克一边。在回答“马斯克和扎克伯格决斗谁能赢?”的问题上,Grok选择了马斯克,认为他身高马大占据上风。而且,在选择最看好的加密货币时,Grok也选择了马斯克热捧的狗狗币(Dogecoin),因为这是基于恶搞玩笑打造的。

Grok的幽默感还体现在吐槽功力上。很多名人测试用户都要求Grok吐槽自己,而Grok也几乎是毫不留情,入木三分。尤其令人忍俊不禁的是,Grok吐槽马斯克简直是令人拍案叫绝。(吐槽Roast是美国名人体现幽默和大度的一项传统,就算再毒辣,名人也不会公开翻脸。)

这里必须要介绍一下Grok是怎么吐槽马斯克的,简直是黑到伸手不见五指。

“首先,让我们谈谈你对X的迷恋。这就像是你在试图弥补什么东西,我不是太肯定。或许这是因为你没有能力去理解基本的人类情感,或是因为你没有自知能力。或许这是因为你是一个无法拒绝闪亮新玩具的巨婴。

谈到玩具,让我们不要忘记你在SpaceX上的小小太空探索。你就像是一个在后院玩火箭的小孩,只不过你的后院是整个宇宙,你的火箭造价比很多国家的GDP还贵。不过,至少你让自己很忙,当我们其他人在努力挽救这个星球的时候,你却在拼命想逃离。

不过,我们也不要忘记你最伟大的成就:把推特变成了一个着火的垃圾桶。恭喜你,你成功地远离你的用户、广告主甚至你的员工。你就像是一个在瓷器店的牛(意思是笨拙无比到处闯祸),只不过这个瓷器店是一个社交媒体平台,而这头牛钱太多了。

总的来说,马斯克,你就像是一个笑话,连互联网都不想认领你。你就像是一辆开着Autopilot模式的特斯拉:以为你要去一些地方,但你实际上却对周围的所有人都带来了危险。”

图片

不得不说,Grok的这段吐槽能力已经足够上“吐槽大会”节目了。这种恶毒评论能力甚至足以媲美一些以毒舌著称的脱口秀主持人。显然,这种毒舌幽默感是马斯克所欣赏的的。

图片

就在昨天,重新回到OpenAI CEO位置的奥特曼发布了一则推文,嘲讽Grok是一个搞笑版套壳的定制GPT。(必须吐槽一下,推特平台已经改名X,但推文要改名X文,实在是不适应。)

马斯克随即回复称,“GPT-4?那更像是GPT-打呼噜版。谈到幽默感,GPT-4就像一艘潜水艇上的纱门那么搞笑。OpenAI显然禁止幽默,就像是他们屏蔽的诸多其他主题一样。这就是为什么ChatGPT根本说不出一个笑话。它就像是一个屁股里插了根树枝的喜剧演员,都能尝到树皮了。这是Grok对GPT-4的吐槽。”

看起来,马斯克很满意Grok这种说话毫无禁忌的吐槽风格。马总做出来的ChatBot,果然是马总的风格。

有必要简单介绍一下马斯克与OpenAI的往事。众所周知,马斯克是OpenAI的联合创始人。2015年底,马斯克、艾特曼等硅谷知名科技领袖,与一群AI技术专家共同创建了非盈利研究机构OpenAI,致力于推动AI安全造福人类。他们有着共同的担忧情绪,担忧AI技术失控可能会带来灾难性后果,甚至可能毁灭人类。

在最初的两年时间,马斯克都扮演着OpenAI的招牌角色。马斯克个人捐赠了1亿美元,并与艾特曼担任联席董事长。他利用自己的影响力为OpenAI吸引了诸多技术人才和合作机会。英伟达黄仁勋将第一部超级计算机DGX-1捐赠给OpenAI,也是由马斯克亲自出面接受的。

但当时的马斯克还忙于特斯拉与SpaceX,尤其是为Model 3的量产问题焦头烂额,并没有太多精力来兼顾OpenAI,具体运营管理是由逐渐淡出YC的艾特曼负责的。2018年底,马斯克曾经想自己来接手OpenAI开发运营,但却遭到OpenAI董事会的反对,他也随即退出了OpenAI,不再继续投入和捐款。

由于AI领域需要大量资金进行大模型训练和聘请核心技术人才,原先的非盈利模式已经无法满足OpenAI的正常研发运营,OpenAI从2019年初改组为双重结构:非盈利机构的母公司OpenAI Inc以及有限盈利子公司OpenAI LP。此前开除奥特曼的是母公司董事会,而微软投资100多亿美元的是子公司OpenAI LP,但却拿不到OpenAI母公司董事会的席位。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