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大校友为12345热线提供服务,即将干出一个IPO

2024-02-25
大模型热潮下,AI公司正迎来一个绝佳的上市窗口期。

图片

来源丨创业邦(ID:ichuangyebang)

作者丨巴里

编辑丨关雎

题图丨midjourney

2013年以来,AI语音识别公司“云知声”、 AI语音交互公司“出门问问”、AI智能推荐公司“宜搜科技”、 AI语音公司“思必驰”等20多家AI企业递交上市申请。

AI大模型热潮,带来一个绝佳的上市窗口期。

专注于交互式人工智能的上海声通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声通科技”)也在其中。

近日,这家公司在港交所提交招股书,拟在香港主板上市。早在2023年6月27日,其就向港交所递表,后因过期而失效。

据悉,声通科技主要面向企业客户提供通信产品及服务,主要包括基于AI技术的云呼叫中心、智能客服,可应用于智慧城市、智慧交通、智慧金融等领域。其中,多个地方政府的“12345”和报警热线就是由这家公司来提供的。

根据艾瑞咨询报告,以2022年收入计算,声通科技是中国第二大企业级全栈交互式人工智能解决方案提供商,仅次于科大讯飞。

图片

交大校友获软银支持

为12345和报警热线提供服务

声通科技成立于2005年,由在行业内超过20年研发经验的汤敬华创立。

在创办声通科技前,汤敬华已获得上海交通大学软件工程硕士学位。目前,他是上海交通大学人工智能博士研究生,主要研究方向是分布式人工智能和知识图谱。2016-2018年,他还曾受新华网邀请,担任新华网亿连公司的副总经理,负责互联网+产业落地。

图片

声通科技董事长兼执行董事汤敬华 图源:声通科技

声通科技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孙琪则主要负责公司整体运作与市场。他在销售和市场推广方面有20年经验,曾任职于金证股份、高阳软科信息技术(上海)有限公司、上海灵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两人可谓“技术+市场”的典型组合。

就在2023年递表前不久,声通科技宣布,全球知名计算机科学家何积丰院士加入公司,担任首席科学家。何院士毕业于复旦大学数学系,2005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是中国最早提出可信人工智能概念并推动其产业化的少数科学家之一。

实际上,在声通科技成立十多年的过程中,历经AI发展的两次浪潮,在这个过程中,公司也从呼叫中心系统解决方案提供商转型成为一家AI加持的公司。

声通科技早年以融合通信起家,曾为国内多家电力公司、电信公司提供呼叫热线服务。2016年前后,DeepMind旗下的AlphaGO代表的深度学习引发了国内第一波AI浪潮,声通科技随即开始探索基于人工智能的自然语言理解、自动语音识别及语音文字转换。

2021年至2023年,生成式学习与多模态大模型带动了第二波AI浪潮,公司再次完成技术升级,交互式人工智能平台可以支持视频交互及情绪识别。

由于选择To B的通信市场切入,声通科技所服务的客户多以政府、国企等公共部门为主。截至目前,声通科技是新华网互联网小镇云通信服务唯一供应商和合作伙伴,也为多地政府的“12345”和报警热线提供解决方案。

自2015年完成股改的声通科技,截至目前已完成多轮融资,累计融资约5亿元,投资方包括软银中安、盈科资本、嘉兴尚裕、莘庄工业区、成都科技创新投资、东浩兰生、共青城环平、嘉兴诚顺贰期、浙江久立投资等多家投资机构。

图片

其中,软银更是早在2019年就参与了声通科技的A轮融资。软银方面斥资900万元,获得后者2.71%股权。

就在声通科技递表的前两天——2023年6月,声通科技还完成了约1.8亿元C轮融资,由浙江久立投资、内江高新科技投资领投。也正是在此轮融资中,晨气信息、薛广涛、甲庚文化等股东进行了减持操作。

2023年6月上交的招股书显示,截至第C轮融资完成后,声通科技估值已达到20亿元。

IPO前,声通科技董事长兼执行董事汤敬华直接持股11.26%,通过声通融智(汤敬华夫妇100%联合持有)持股16.40%,合计持股约27.66%,按照一致行动协议掌握35.97%的表决权。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孙琪直接持股5.80%,通过甲庚文化持股1.74%,合计持股约7.54%。

外部最大股东为盈科资本,持股11.75%。此外,A轮投资者软银持股约1.93%;C轮投资方浙江久立投资、内江高新科技投资分别持股约1.49%。

目前来看,汤敬华头顶“交大硕士”的标签,不过这在众多AI公司中并不具有稀缺性。尽管递表前突击宣布接近80岁高龄的何积丰院士担任公司首席科学家,但其是否能够亲临科研一线予以产品和技术上的指导还是个问号。此外,面对“AI四小龙”等公司少则几十亿、多则上百亿的融资规模来讲,声通科技累计约5亿元的融资就显得不够看了。

图片

全年营收达5亿

身背“对赌协议”遭股东减持

目前,中国人工智能解决方案市场可以分为交互式人工智能解决方案、计算机视觉人工智能解决方案、人工智能通用技术解决方案三大细分市场。

在汤敬华和孙琪的带领下,声通科技选择了交互式人工智能行业这一细分赛道。

图片

据悉,声通科技基于Voicecomm Brain和Voicecomm Suites为城市管理及行政、汽车及交通、通信、金融以及教育、医疗健康、电商及零售等行业提供了各种企业级解决方案。

其中,城市管理及行政是声通科技的核心业务。2020年-2023年前三季度,该解决方案的收入占解决方案总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5.8%、36.1%、39.2%和49.5%。

总体来看,AI依旧是一个资金投入大、回报周期长的行业。近年来,声通科技的营收规模虽然一路“看涨”,但是却从2022年开始,由盈转亏。

2020年-2022年,声通科技的收入分别为3.47亿元、4.60亿元和5.15亿元,毛利分别为1.12亿元、1.52亿元和2.02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488.9万元、3638.4万元和-8581.1万元,于2022年开始由盈转亏。

图片

图源:声通科技招股书

2023年前三季度,声通科技的收入为4.88亿元,较2022年同期的3.24亿元增长50.78%;毛利为2.01亿元,较2022年同期的1.18亿元增长70.28%;净亏损为-6143.2万元,较2022年同期的224.1万元增加2641.28%。

声通科技在招股书中称,主要是可赎回注资的公允价值变动,是该公司产生净亏损的主要原因。2020年度至2023年前三季度,该公司的经调整净利润(非国际财务报告准则计量)分别为5980.5万元、6233.4万元、6335.6万元和8079.6万元。

据艾瑞咨询报告显示,以2022年的收入计算,声通科技是国内第二大企业级全栈交互式人工智能解决方案提供商。科大讯飞市占率为14.4%,而声通科技市占率为2.7%。尽管声通科技位列第二,但两者市占率存在较大差距。

图片

图源:声通科技招股书

此外,声通科技与科大讯飞的业务也有较高的重合度。

在城市管理领域,声通科技凭借着9.4%的市占率略高于科大讯飞的7%。但除此之外,声通科技在汽车及交通、通信以及金融领域的市占率均远逊于科大讯飞,分别仅为2.5%、2.0%和3.7%。而科大讯飞在汽车及交通领域的市占率则高达20.4%。

尽管声通科技十分重视研发,但公司对外部技术的依赖过重的问题一直存在。

在招股书中可以看到,2020年-2023年前三季度,其技术外部费用在研发投入中的占比分别为 71.45%、55.29%、45.45%、48.9%。虽然该项投入呈逐年缩小趋势,但依旧占据研发费用近一半。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2023年前三季度,声通科技的贸易应收款项分别为9760万元、2.48亿元、3.79亿元及4.57亿元,其中,2023年前三季度的贸易应收款项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高达93.65%。

不仅如此,声通科技的应收账款周转天数也大幅增加。同期,分别为98天、137天、222天与231天。

对此,声通科技也计提了大额坏账,应收账款亏损准备金额分别为1490万元、3240万元、6650万元及7820万元。

声通科技称,由于公司核心业务是城市管理及行政领域提供智能解决方案,其客户主要是政府部门,财务管理和付款审批流程导致付款周期较长,因此导致声通科技的应收账款居高不下。

创业邦还注意到,2020年至2023年三季度末,声通科技的运营资金长期处于流出状态。其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分别为-3341万元、-7508万元、-3111万元和-3388万元,长期处于负值状态。

同时,截至2023年三季度末,声通科技仅拥有现金3260万元。

在这种情况下,加速上市也许是最好的方法。

不过在融资过程中,声通科技也不得已背上了“对赌协议”。

招股书显示,公司与投资者签订了对赌协议,协议权利包括赎回权、清算优先权、反摊薄权等。

声通科技提到,其发行的A-1轮、B轮、B+轮及C轮股份将在若干事件发生时,由公司及创始人赎回。而上述若干事件包括:未能在2024年12月31日内进行合资格首次公开发售;未能达到2020年至2025年的保证利润;控股股东出现变动。

招股书显示,2020年-2022年及2023年1-9月,声通科技的可赎回注资金额分别为9931.6万元、2.66亿元、5.28亿元及8.48亿元。

换言之,如果声通科技不能在今年内完成上市,公司或将面对来自投资人的巨额赎回、撤资压力。

不过,尚未到达2024年末的时间期限,已有部分股东进行了减持。招股书显示,2023年,薛广涛、晨气信息及甲庚文化分别减持3万股、1万股及1万股,对价金额分别120万元、65万元及65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声通科技的股份曾于2015年12月18日至2022年12月23日在上海股权托管交易中心的N板(科技创新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退出N板后,又转板至Q板(中小企业股权报价系统),并于2023年8月31日,股东通过一项有关申请退出在Q板挂牌的决议案。

在业绩及对赌协议的双重压力下,声通科技能否在最后期限前成功登陆港交所,只能由时间给出答案了。

图片

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