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酒老店的“生死局”

2024-03-18
“现在同行交流都是在比惨,没有最惨只有更惨。”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灵兽(ID:lingshouke),作者:晴山,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怎一个“惨淡”了得

“今年准备关店了。”在青岛经营烟酒专卖店的王华,无奈地向《灵兽》称。

“今天一天的营业额只有453元,房租、水电、人工成本是300元,还要再卖到1000左右才能保证不赔钱。”王华表示,“现在同行交流都是在比惨,没有最惨只有更惨。感觉现在全国情况差不太多,都在艰难度日的状态中熬着。”

2008年开店的王华,在烟酒专卖行业摸爬滚打了近16年,但今年生意的惨淡让他再次确认运营烟酒店已经不是个好生意了。

“身边同行有关店的,也有在同行群里频发转让门店消息的,再就是计划转型的也不在少数。”王华称,去年生意就很差,高档烟降价卖也走动,低价烟在政策的限制下进的货也是少之又少,本来靠着低价烟的加价空间,维持着利润,但现在低价烟进货又太难。

“加上近几年控烟政策的加紧,使吸烟人群在减少,以及电子烟的平替,感觉这么门生意真是没有生存空间了,越干心里越没底。”王华说,前两年生意差的时候就靠春节拯救一下营业额,但今年春节生意也是异常惨淡,高档烟进几条就压几条的货,只能压低价格卖,不谈利润,不亏本就算好的了。

王华的门店开在社区底商,周边有一家大型商场、写字楼,该地段人流量也不少,但是周边一公里内就有数十家烟酒店。

王华称,附近烟酒生意的竞争也是很激烈,自己同行们的生意并不比自己的生意好太多。

他表示,即便现在生意这么差,附近也有新开的门店。“对面街上在前年新开了一家中小型规模的烟酒店,听说投入了大几十万,但生意也不怎么好。”

“经营这么多年门店,建立了不少附近的老客户,但近两年来老客户的消费金额也有明显的下降。比如,有些老主顾消费档次从之前的四五百元下降到了现在的二三百元,有的从二三百也直接降到了百元以内。”王华对《灵兽》称,现在买酒的顾客就更少了,几年前,酒水利润点大,但现在酒水行业越做越透明,酒也不好卖了。

王华称,当前国内大部分线下烟酒店的生意都不算好,特别是疫情期间新开店更是亏损的占了多数。大量的中小烟酒店生存不下去关闭了,同时也有新的竞争者涌入。“名烟和名酒的进货成本不停上涨,但整个烟酒行业利润并没有增加。伴随着门店租金的逐年上涨和用工成本的增加,整个烟酒店渠道行业毛利都在10%以下。”

“疫情前的那些年,生意好的时候一年能净赚十几万甚至二十几万。那时候香烟和酒水的利润也高,每到逢年过节的时候,一个月就能赚好几个月的钱。”王华回忆着告诉《灵兽》。

烟酒店也是做熟客生意。“之前业内很多同行生意做得好的,主要是在逢年过节的时候靠一些单位、餐馆,还有KTV批量的走货。还有就是婚丧嫁娶办宴席的需求,烟酒的消费量则更多。”王华称。

“但疫情后,大街上哪还有KTV,仅剩下的那几家也没什么客人,也是在艰难度日中,又怎么会拉动得起烟酒店的生意呢?”王华感叹道,整个大环境不好,大家生意都差,关店、转型的不在少数,又怎是一个“惨淡”了得。

烟酒老店的洗牌时刻?

不少烟酒店开始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

王华称,近几年生意难做,很多苦苦支撑的社区烟酒专卖老店,不得不关上大门。

“有些社区老店也曾经繁荣过,但市场不断变化,有些同行也在调整选品,但并不见得就能取得成效。竞争加剧、利润下滑严重已经把大家推向不得不关门的节点。”王华称,前几年烟酒店新增的太多,一公里范围内有十几家烟酒店或有烟酒销售的副食店,大大分薄了单店利润。加上烟酒利润双降,在除去成本之后,根本不赚什么钱,若是没有团购资源,生意只会越来越差。

“据送货的经销商称,今年线下很多烟酒店销量大概有20%-30%的下滑,产值、利润这块下滑更大。”王华说。

对此,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产能过剩”导致所有实体店都不好过,加之现在很多消费者选择线上购买酒水或者去更“靠谱”的会员店“买个放心”,去烟酒店的消费者就更少了。另外,也有些烟酒店老板年龄大了,新生代出现,他们也没动力了。

“他们的流量被别人抢占了,而线上低价进一步压缩了他们的利润空间,如果没有团购能力,基本上很难生存。除此之外,烟酒店成本高、效能低,盈利会越来越难。从未来大趋势来说,关门的可能性会增加。”上述业内人士表示,部分烟酒店退出也是市场洗牌的必然结果。

除此之外,王华从总自己的角度总结了很多老店关门的主要原因:

一是,在政策与税收的影响下,使得业内同行在经营上面临着很大的挑战。

近年来,烟草新政策的实施直接增加了烟酒店的运营成本,同时也限制了其销售渠道。

税收的增加尤其对小型烟酒店构成了巨大压力,同时也直接影响了利润率,使得许多烟酒专卖店的经营“雪上加霜”。

“对于那些依靠薄利多销策略的店铺来说,税收的增加意味着他们必须提高销售额才能保持利润,但依靠低价烟提高利润空间的低价烟却并不容易进到货。这显然是一个巨大的挑战。”王华称。

二是,大家的消费习惯已经发生了变化。

曾经,烟酒店作为社区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承载着人们的日常需求和社交活动。但现在,健康意识的普及让许多人开始远离烟酒,寻求更加健康的生活方式。这种转变不仅仅体现在个人层面,更是一种社会趋势的变化。

三是,行业内卷加剧。

烟酒店目前所要面临的现状是,除了来自于同行之间的竞争之外,更多来自于大型连锁超市和便利店的挤压以及网络购物的冲击。

大型连锁店因其规模优势,能够提供更加多样化的商品和更加优惠的价格,吸引了大量消费者的目光。而便利店凭借其便捷的地理位置和24小时营业的特点,成为了许多人日常购买香烟的首选。

此外,网络购物的兴起则是影响烟酒店经营的另一个重要因素,在线购买酒水价格往往更具竞争力。

消费者可以轻松比较不同商家的价格和服务,选择性价比最高的商品。这种购物方式的方便快捷,对于那些习惯于使用数字平台的年轻消费者来说,具有不可比拟的吸引力。

烟酒店的演变

烟酒店经历了长时间的演变过程,直至我们今天所见到的样子。

在计划经济时期,中国并没有正式的烟酒店。所有酒厂生产的酒,都必须交当地糖业烟酒公司收购,然后人们凭票购买。

直到1988年,国家开放酒水专卖权,酒水经销商才有了存在的依据。

随着中国市场经济兴起,第一批烟酒店诞生。河南的许昌、商丘、夏邑等地走出了许多烟酒店老板,成为这个赛道上最早吃螃蟹的一批人。

上个世纪80年代末,国家开放了酒水专卖权,从此正式的烟酒店逐渐增多。

到了2003年后,随着中国经济高速增长,政商务活动中对烟酒的需求节节攀升,中高端酒水的需求也被进一步放大。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08年,中国烟酒零售市场的成交额接近40亿元,赶得上全国粮油零售市场一年的成交额。

人们高涨的需求把烟酒店带入了疯狂发展阶段。全国烟酒店不但数量大增,还逐渐成为了酒类零售的主要渠道,占据酒类零售70%的市场。

中国烟酒需求攀升的同时,电商也发展得如火如荼,有些人认为线下的烟酒店迟早要被淘汰。2009年,中国首家酒类垂直电商酒仙网诞生,许多资本都将目光转向这个赛道。

但面对着网购的夹击,烟酒店依然保留着很大的生存空间,尤其是熟悉本地市场,有拿货渠道、销售网络的店铺更有长久的竞争力。

对于烟酒品类来说,主要是基于其十分依赖线下传统渠道的商品。例如香烟,由于政策限制,这种商品不能在线上售卖,只能到线下实体店购买,因此也就成了烟酒店持久的收入来源和引流方式。对酒而言,彼时,尽管网购发展迅速,但线下渠道还是占了大头。

直到2012年八项规定出台,全国各地纷纷制定相应的落实方案,公务消费大幅减少,对烟酒、旅游、餐饮等行业都产生了巨大影响。彼时,也历经过一次关店潮,行业大洗牌,但后期也在逐步恢复。

随着时光流逝,疫情降临,行业再次陷入困境。

而在后疫情时代,面临一年比一年惨淡的当下,大部分烟酒店的现状是核心产品没利润,利润产品没销量,大部分顾客没粘性,受即时零售等线上销售渠道冲击,很多团购型老客户被抢走等。

“很多传统烟酒店已经到了生死抉择时刻。”王华无奈地说。

在困境面前,为了生存,很多人也在积极应对。

有人加盟全国性酒业连锁店,有人加大团购业务拓展力度,部分烟酒店不断拓宽渠道,利用社区团购、即时零售平台等增加自身店铺销售,并通过社群建设,增加老客户群体的粘性。

同时,部分面积比较大的名烟名酒店积极靠拢酒厂渠道变革,改造门店,将门店变为集产品展示、品牌文化、品鉴、零售为一体的品牌体验中心。

“目前来看,那些还有动力的同行,为了能躲过这场生死拐点,也只能寻求变革了。但最终结果如何还不知道。”王华感叹道。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反馈
联系我们
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