挤爆「夜校」的年轻人,比上班还认真

2024-04-09
夜校的风很大,但还不足以吹动打工人搬的砖。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蓝洞商业(ID:value_creation),作者:赵卫卫,编辑:于玮琳,创业邦经授权发布。

小时候补习班上的最勤的一代人,如今开始上夜校了。

被称为成年人的兴趣班,愈发为人熟知的「成人夜校」,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个出圈的课程。今年 3 月底,被顶上热搜的是浙江文化馆的唢呐课。#500 个人蜂拥而至抢 16 个名额#,错过的网友捶胸顿足:「早知道我也去抢」、「唢呐一响,黄金万两」、「想想就很解压啊!」

果然,「这世界,终究是癫成了我们想要的样子。」

不同于几十年前,当下的「夜校」像是一个筐,只要有人感兴趣的课程,都可以往里装。北京小白夜校的主理人二白告诉「蓝洞商业」,他们最早制定课表,就是根据社群里学员们的反馈,大家想上什么课,再去联系老师,「人够了,就发车」。

而经过 5 个月的积累,这家夜校的公开类目课程表,仅朝阳区就囊括了超过 130 个课程项目。从常见的化妆、调酒、咖啡到裁缝、木工、非遗手作……几乎你能想到的,都有课可上。

最热门的课程,你一定出乎意料:「易经」,一位夜校学员告诉「蓝洞商业」,「群里时不时就报满了,总有人要求再加一期」。

包罗万象的夜校课程,折射出了年轻人向往的生活,提供了一个难得的精神出口;500 元 10 节课的价格,也让拥抱生活的门槛显得并不高。

但故事的另一面是,在一波又一波的出圈中,夜校始终难以走向大众。在学员侧,它隔着经济成本之外更难解决的时间成本问题;而在运营者这边,近乎于社群运营的商业模式,也难以称之为一门好生意。

一个月上完两门课,夜校为啥让人「上头」?

夜校火了吗?是的。

美团、大众点评数据显示,截至 2023 年 10 月,「夜校」的搜索量同比增长980%,相关笔记评价数同比增长226%。截至发稿前,大众点评的相关搜索结果已经超过 4 万个。

在浙江文化馆唢呐课被疯抢之前,去年 9 月,上海市民艺术夜校的秋季班,创下了 65 万人抢 1 万个上课名额的纪录。

这背后推波助澜的,是在上班和上香之间选择了上课的年轻人。

二白告诉「蓝洞商业」,夜校的主流用户画像是 20-35 岁的年轻人,其中 80% 以上是女性。

这里就包括 94 年出生的芝麻,今年 2 月底,她在社交媒体上被种草了夜校,顺势开启刷课生涯,「为了拯救我被工作污染的灵魂,要开始上夜校啦!」,撂下豪言后,短短一个月就完成了两门课程:调酒和缝纫。

谈起夜校生活,芝麻语气里溢满开心:「调酒课 E 人居多,大家都很活泼,4 节课学会 12 种鸡尾酒的调制方法,什么 B52 轰炸机、大都会、长岛冰茶……做完了就自己喝掉,基本上每次下课都是微醺的。」

芝麻正在上调酒课

也正是这种气氛,让调酒课程的社交属性得到更大的发挥:「确实有几个男生是带着找女朋友的想法来的。」

缝纫课则截然不同,「99%来上课的都是小姐姐,给人的感觉都很贤惠」,芝麻有一个颇为「灵性」的比喻,「边聊天边做手工,就像是在皇宫里,嫔妃们一边做衣服一边讲八卦」。

芝麻上课的缝纫教室

课程多元且能交到志同道合的朋友,是受访者普遍认同的夜校优点,还有一个必要前提,那就是「足够便宜」。

芝麻上调酒课的酒吧,位于北京朝阳区青年路地段,按照市价来算,基础款鸡尾酒的价格就在 50 元上下,再加上调酒知识和技法的学习,4 节课 680 元,算得上实惠。

缝纫课则是不到 600 元的价格,承诺教会两个作品,时间更灵活,本来就有一点缝纫基础的芝麻,很快完成了一件卫衣和一只托特包,「其实主要的成本就是布料。」

无论培训方还是学员都心知肚明,这样的几节课只能学到一些皮毛,而几乎所有的课程,都会在基础班之后推荐高阶班。「调酒的进阶班会教类似分子料理的一些高阶手法;缝纫是6800 元的半年班,不限制款式数量,时间内都可以让老师教。」芝麻告诉我们。

被高昂的价格劝退,还想在缝纫技巧上精进的芝麻没有报名高阶班,而是报了 30 块钱 1 小时的缝纫自习室。但她仍对夜校的体验给出高分评价,听闻有的夜校推出了木工课,正在跃跃欲试。

对于培训机构和授课老师而言,夜校更像是 9.9 元包邮到家的引流戏码,他们真正想要的,是上完体验课留下来上高阶班的 VIP 客户。

而对于学员来说,夜校如此便宜大碗,让他们不忍苛责更多。「12 节傣族舞课,学会了手位脚位和一支完整舞蹈,很值。当然没有自己报的小班抠的细,但对于只想陶冶情操的人来说足够了」,网友春晓说。

夜校不是蓝翔技校,专业技能不是年轻人想从中汲取的养分。一个有力的证明是,为了拓展业务,二白去年增加了可以考证的专业班型,但受欢迎的,仍是短期的兴趣班。

不忙的时候,二白也会去「蹭课」,给她印象最深的学员是三个好朋友,「无论什么课程都在一起,摄影、缝纫、木工……都是一起报一起上。」

有人为了社交、有人为了放松、有人为了陶冶情操……年轻人上头的背后,夜校并没有承载过多的功利性目的,而是给生活开出的「新解药」。

5个月积累1万用户,夜校是个好生意吗?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夜校。

对于 90 后们的父辈来说,上个世纪 80 年代的函授、夜大,是提升文化水平、获取文凭的途径,主办方是地方高校;

而在 90 后群体火出圈的夜校,一跃成为都市年轻人追赶潮流的生活方式,向着商业行为无限靠拢。因此,在官方牵头的公益夜校之外,个人组建夜校成为主流,裹挟发展成了一股小微创业热潮。

在小红书上,关于夜校的笔记有超过 8 万篇,但点进去看,会发现大多数是组织者的引流贴,只有极少数是上过课的分享。

事实上,从社交平台引流到社群,根据社群反馈设计课程、洽谈合作老师、联系场地,就是个人夜校的标准运营模式。

看起来很简单,所以,这是一门好生意吗?

去年 11 月,本是建筑师的二白,遭遇了公司解散,旅游了一圈后,她偶然发现了夜校这个「新鲜」事物,迅速投入其中。短短五个月时间,她积累了20 个社群,近 1万名社群用户。

但二白并不认为这是一个好生意。一方面,这是一个不太赚钱的辛苦活。二白告诉我们,现有的 20 个社群,包括日常的报名、联系老师、场地,都由她自己一力承担,开始创业后,再也没有出去旅游过。

她不是没考虑过平台化,但这将摊薄本就并不丰厚的利润。个人夜校的盈利模式类似于中介,在收取的学费中扣除场地费、培训费和材料费用,能剩多少都是一课一议。二白说,「现在赚的钱其实和我上班时差不多」。

另一方面,这不是一个完全没有门槛的生意。二白认为,想做个人夜校,要么入局早,要么有资源,主要是指老师资源。她踩中了第一条,积累了不错的「生源」,但经常在第二条遇到卡点。

「一部分老师是个人邀请,还有一些是机构合作,有一些课程的老师非常难请,真的要看机会」,二白说,「就拿最近出圈的唢呐课来说,很多戏曲曲艺的课程都是国家一级演员,不太会愿意进行夜校的授课。」

此外,很多培训机构并不会和个人夜校进行排他性合作。不久前,一位明星体验了夜校的缝纫课程,发到了短视频平台上,连带着夜校和缝纫班都出圈了。

二白告诉我们,这家也是他们合作的缝纫老师。但「蓝洞商业」发现,这家培训班也自己在社交平台做宣传,并引导直接报名,第三方合作的夜校并没有获得更多的流量红利。

穿透到本质,个人夜校可以理解成「套了一层皮肤的社群运营」,如何盘活用户才是核心。「蓝洞商业」加入的另一家夜校社群,甚至会每天准时在群里发新闻早报。而二白也在近期探索了非夜校形式的线下社群活动,包括元宵节的猜灯谜,还有公园追击赛。

缺乏独家资源,依靠同一个热点聚拢的社群模式,先入者往往会占尽优势。对于已经发酵了半年的夜校来说,已经不是一个后来者友好的生意。

几天前,「蓝洞商业」在小红书加了一个有 4 个组员的正在筹备中的夜校小组,截至发稿前,小组人数仍是 4 人。

夜校的风,吹不动 996 的砖

热度来的快,去的也快,虽然总是会阶段性上热搜,但夜校生意难做的根本原因是:夜校火了,但没出圈。

500 元 10 节课的价格,降低了资金门槛,但越不过时间门槛。虽然个人夜校大大拓展了区别于传统夜校的课程范围,但工作日的上课时间最晚也只能安排在晚上七点,这对于996 的打工人来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芝麻告诉我们,她上过的两门课程,除了在调酒课遇到了一位刚被优化的大厂员工,她没有遇到任何一个互联网打工人。在缝纫班,她结交了几个好朋友,她们中一半是全职宝妈,还有就是满世界飞来飞去的小富婆们。

「我原来的工作经常出差,也是没办法上夜校的」,芝麻说,现在她跳槽到了一家机构媒体工作,每天朝九晚五,这是她能拥抱业余生活的前提条件。

时间之外,意愿同样重要,这决定了休息日是在家躺平还是出门上课。

芝麻在上夜校之前,本身就是手工爱好者,结束夜校课程,她也马不停蹄报了缝纫自习室,还有一对一的唱歌课程。而她身边的朋友同事,几乎都会在听闻夜校后心生向往,但却没有一个付诸行动。

犹太典籍《塔木德》曾有言:钱流向了不缺钱的人,爱流向了不缺爱的人。而在现实生活中,夜校终究流向了并不缺夜校的人。

夜校的课程出于兴趣而非功利,这意味着相较于少儿教育,比赛、演出、考级的需求很少,回报少则投入低;低门槛的商业模式,导致短时间内涌入了大量的个体创业者,良莠不齐,也会导致恶性竞争的发生。

「这个行业缺乏约束,或许会比教培更早陨落」,今年年初,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一位月流水超过 30 万的夜校从业者如是说。

夜校的风很大,但还不足以吹动打工人的砖。下一站,或许是更新商业模式的延展,也或许是行业洗牌的来临。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反馈
联系我们
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