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店”,占领创业圈

2024-05-12
创业的尽头,是“夫妻店”?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定焦(ID:dingjiaoone),作者:黎明,编辑:魏佳,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今年4月,“加盟制奶茶第一股”茶百道在港股上市,人们发现,它的7000多家门店是从成都一家“夫妻店”发展而来。

已经交表等待上市的沪上阿姨,发迹于10多年前上海人民广场的一家小门脸,夫妻两人都是联合创始人。

从深圳成长起来的奈雪的茶,同样由一对夫妇创办,当年两人谈生意谈成了对象,成为创投圈的一段佳话。

这让我们感到好奇,我们身边究竟有多少“夫妻店”?

有人说,“夫妻店”只是创业的初级形态,等公司做到一定规模,“夫妻店”也就不存在了,它只是个过渡。

但实际上,有不少公司即便做到万人规模,夫妻两人仍然是绝对的权力中心。他们也会引入现代化的管理制度,给外部人才成长空间,但始终脱离不了夫妻档的影子。

本文将拆解夫妻创业,看看这个特殊的组合,如何在商海浮沉。

分类:哪些行业“夫妻店”最多?

“夫妻店”最早的含义,是指由夫妻两人经营的小店铺。它反映了一个事实:夫妻创业多以开店形式存在。

餐饮是夫妻店最集中的行业之一。开一家餐馆,丈夫当厨师,妻子看柜台,这个搭配养活了无数小家庭。

近几年创投圈追捧的新式茶饮,诞生了不少大公司,很多也是从夫妻店模式起步。

2008年,25岁的王霄锟和27岁的刘洧宏,在四川成都温江二中附近,以“茶百道”的名字开出了第一家门店。由于生意火爆,第二年他们在西南财大附近开了第二家店。

开奶茶店初始投入不多,不需要高学历、专利,也不用懂互联网,只要门店地段好,奶茶口味好,就会有人买单。王霄锟夫妇的创业,一开始可能没想太多,直到开店第三年,他们才注册“茶百道”商标,至于推出“丁丁猫”作为品牌IP,则要到十年后了。

2011年,单卫钧、周蓉蓉夫妇卖掉山东的房子,举家搬到上海。一开始两人想开一个类似绝味鸭脖的小店,结果误打误撞开了奶茶店,取名“沪上阿姨”。

图片

2015年,彭心、赵林夫妇抵押房产向银行借贷,在深圳开出“奈雪的茶”前三家门店。一开始基本靠彭心主导,赵林协助开店选址,第二年赵林辞掉工作,全身心投入创业。

奶茶是餐饮的一个品类,开一家餐饮店,无论卖奶茶,还是做快餐、卖早餐,起步都比较容易。而只要开店迎客,立马就能产生现金流。这是看得见摸得着的生意,因而得到夫妻店青睐。周黑鸭、来伊份、紫燕食品等知名品牌,也是夫妻店起家。

除了餐饮,其他需要开店的行业,也诞生了很多规模不小的夫妻店。

三年前在港股上市的泡泡玛特,由北京中关村的一家实体门店发展而来。2010年门店开业时,创始人王宁、杨涛都只有23岁。

起初泡泡玛特定位“潮流生活小百货”,卖一些家居、文具、箱包、饰品、玩具等生活创意产品,属于一个杂货零售店。后来公司沿着潮玩的大方向,转型潮流玩具IP开发并引入盲盒玩法,慢慢做成了大生意。

已在A股创业板上市的戎美股份,被称为“淘系服装第一股”,一开始只是一个卖女装的淘宝店。80后温迪在工作之余开网店,生意有起色后辞职在家做起了全职淘宝店主,后来又把做交易员的丈夫拉来入伙,这才正式成立公司,一路做到10亿年收。

腾讯第18号员工李华,从腾讯离职后,和妻子李镭创办了富途证券,为中国科技公司赴港美股IPO提供了诸多便利。有意思的是,李华、李镭当年刚起步时,做的是一家婚纱摄影公司,折腾了几年才转型互联网券商。

以上提到的这些,只是众多夫妻创业案例的一小部分。夫妻创业,动机可能来自一个很现实、细小的需求,后来在发展过程中,有些始终是自负盈亏的小本买卖,有些做成了千店规模的大生意。

智能家居企业欧瑞博科技CEO王雄辉认为,在中国创业必然会变成家庭的事情,无论形式上是不是夫妻店,中国的创一代和创二代都无法将家庭和企业分开。他举了一个例子:有些公司向银行贷款,法人的配偶也要签字承担连带责任。

“从这个维度来看,其实很多公司都是夫妻店,没有家里的支持,在中国做企业其实挑战还是很大的。”他对「定焦」说。

分工:夫妻双方分别做什么?

夫妻搭档创业,必然涉及分工。因为社会观念、生理差别等多种原因,中国家庭的分工模式长期是“男主外,女主内”。具体到创业,通常是丈夫担任一把手。

去年举办的“第五届董事会多样性论坛”提到,中国5290家A股上市公司中,董事长为女性的仅有332家,占比6%。

事实的确如此。前文提到的三个奶茶品牌茶百道、奈雪的茶、沪上阿姨,都是由丈夫担任董事长,把控公司方向和整体战略,且丈夫的股权比例更高。2013年沪上阿姨成立时,单卫钧和周蓉蓉分别持股51%和49%,虽然差距只有两个点,但决定了丈夫是控股股东。

这并不意味着妻子对公司不重要。

沪上阿姨最早的创业灵感,实际上来自于周蓉蓉——她在上海的一条弄堂里看到一家没有门牌的奶茶店门口排着长队,由此注意到了奶茶这门生意。沪上阿姨早期的产品研发,基本也是周蓉蓉负责。在门店刚开业时,产品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奈雪”二字来自于彭心的网名,当年也是她一门心思想创业,拿着融资计划书去找投资人,这才认识了未来的丈夫赵林。

图片

梳理多家上市公司历史我们发现,餐饮类的夫妻店创业,妻子多是负责产品、营销等工作,在项目早期扮演重要角色。在一些科技类公司中,妻子往往负责品牌、运营,有些会担任公司的对外发言人。

“第五届董事会多样性论坛”上,一位金融系统的官员指出,理论和实践研究表明,女性更关注细节与人际关系,更具亲和力和柔韧性,有助于改善企业与利益相关者的关系;此外,女性在风险方面相对保守,不易发生欺诈事件,有助于降低和规避企业经营风险。

「定焦」接触过的多个“夫妻店”创业项目,通常是由女方负责品牌公关、产品运营,男方负责技术开发、团队管理。一位男性创始人说,早期公司人少事多,自己一门心思搞业务赚钱,其他“不直接赚钱的工作”都是由妻子去做。

还有很多“夫妻店”是男方明面主导,女方幕后支持。

李彦宏当年回国创业,妻子马东敏没有直接加入,而是在幕后出谋划策。2005年百度在纳斯达克IPO,李彦宏评价马东敏:“她总能在关键时刻冷静地提出最勇敢的建议。事实证明,她的那些充满东方智慧的建议,将我引上了正确的道路。”2016年百度陷入危机,马东敏重回百度,再次掌权掀起一轮巨大变革。

无论夫妻双方怎么分工,都要处理好公私问题。如果公私混杂不清,会让下属感觉这是一个家庭作坊,在引入职业经理人时遇到困难。而一家公司如果想做大,一定需要借助资本的力量,从外部引进优秀人才,这对公司治理提出了更高要求。

「定焦」接触的一位创始人,项目刚起步时让妻子负责品牌公关,有一次公司遭遇重大公关危机,团队完全不知如何处理,导致项目一度停滞。后来他从外部聘请了一位专业的公关顾问,才让公司渡过危机。“公司要发展,一定得让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他总结。

对于让妻子加入公司,王雄辉一开始内心是拒绝的。他没有信心处理好既是夫妻又是同事的关系,另外他不想让妻子承担过多责任。后来在投资人的强烈建议下,他才让有大企业工作经验的妻子加入公司,确实给了他很多帮助。他开玩笑:“过去我是老中医,靠经验,她带来了三甲医院的管理方法。”

由此可看出,合理的分工,是夫妻创业成功的前提。

分歧:决策权在谁手里?

家人和合伙人的双重身份,让夫妻创业的管理难度增加,免不了争吵和妥协。

这方面最典型的负面案例是当当。1996年李国庆和俞渝闪婚后回国创业,双方在内部分工明确,2010年当当网赴美上市,一时风光无两。后来,当当经营不善,转向亏损,两人在发展战略上出现分歧,“夫妻档”合作模式遭遇挑战。最后,李国庆退出当当,俞渝全面掌权,双方不欢而散,李国庆还上演了一出带人冲进公司抢公章的闹剧。

俞渝曾反思,夫妻搭档不是好的创业模式,亲人共事,不能客观地看待彼此,情绪上的撕扯,会让公司进步的速度打折扣。

「定焦」接触的多位创业者都承认,夫妻创业,吵架根本无法避免。不过,当当的故事有其特殊性,我们不能据此就彻底推翻夫妻创业模式,关键还是要看双方如何沟通和解决矛盾。

女性创业者云珊告诉「定焦」,她和她先生在创业之前几乎很少吵架,但是创业之后吵架的次数明显增加。“我的性格有点强势,有时候我们会因为业务上的分歧吵得非常凶,彼此互不相让。”

图片

后来他们找到了一个解决办法,如果实在达不成统一意见,就听男方的,“因为他是CEO,不是CEO的那方,需要快速做出角色转变,需要妥协。”再后来云珊生小孩,逐渐淡出公司管理,她对自己的角色定位变成了辅助,“就像一个随时待命的秘书,可以提建议,但做决定的都是他。”

除了让一方做出妥协,用合适的方法划分边界,也是处理矛盾的秘方。

王雄辉和妻子在公司一开始也矛盾很大,问题出在很难划清边界。他们尝试过理想主义的划分,将业务拆分成独立模块,然后分别认领,事实证明效果不佳。经过很长时间的磨合,他们发现基于各自的能力分工效果更佳。

对于日常的争吵,他们也找到了解决矛盾的终极方法——约法三章,晚上11点之后不再讨论工作。他们在早上10点开半小时的会,双方交流意见,对需要做决策的事情进行认知对齐。

“那个时候往往是大家能量最强的时候,也是最笃定和专注的时候。我发现效果很好,这两三年我们和睦了很多。”他说。

夫妻搭档创业,有人一心想要做大做强,有人只想做成一个小而美的公司,不同路径对应不同能力拼图,但无论企业做多大,夫妻双方只有共同进步,跟上彼此的步伐,才能保持团队稳定。

王雄辉发现,跟妻子一起创业这些年,双方的信任和默契在不断增加,彼此知道对方的能量和能力区,“该帮的时候帮一把,该互补的地方就互补”。

同时他认为,公司今天的成就,他只占40%的功劳,剩下的60%归妻子。“有些人需要在台前去成就,有些人则需要在台后,而且更有成就的人往往在台后。”他说。

结语

夫妻创业,本质上是以家庭为单位参与经济活动,它的呈现形式可以是一家小店,也可以是一家上市公司。这些“店主”既是经营者,更是创业者。

过去很多夫妻店是从衣食住行入手,抓住了国内经济发展和消费升级的机遇,后来随着互联网创业兴起,很多高学历青年加入创业,借助资本力量快速做大。

面对风险,有人携手并进,也有人分道扬镳。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机遇,创业项目可能会随时代变化,但夫妻搭档这种形式会一直存在,而且会随着技术的进步呈现出新的面貌。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反馈
联系我们
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