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立潮头,新时代创新企业发展的探索和坚守

2024-06-04
一个创业者或者一个创业企业可能最重要的一个问题或者标准,还是要创造价值。

5月29-30日,2024“两湖之约”新青年创投大会在常州举办。本届大会以“潮起扬帆创未来”为主题,推出了青年论坛、产业参访、青年人才创新创业大赛等多种形式的活动。大会期间,2024新青年创投榜的青年创业者、投资人、以及常州乡贤共聚一堂,分享最新的行业资讯,交流创投经验、链接常州产业机遇。

会上,以见科技联合创始人兼 CTO蒋童,每刻科技联合创始人史涛,微纳核芯联合创始人王佳鑫,世辉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姜慧芳主持的“勇立潮头,新时代创新企业发展的探索和坚守”圆桌中就创业探索与挑战展开对话,嘉宾精彩观点如下:

蒋童:一个创业者或者一个创业企业可能最重要的一个问题或者标准,还是要创造价值。

史涛:成为一个富豪或者财富自由的人,创业可能不是一个最好的方法。但创业可以让我们的人生变得更笃定一点,同时可以让我们更加接近于社会和物理世界的真相。

王佳鑫:创业的难度越来越大,要想构建一个比较深的壁垒也是越来越困难的。产学研循环是一个很好的思路。

【圆桌3】勇立潮头,新时代创新企业发展的探索和坚守.jpeg

以下为对话详细内容,由创业邦整理,内容有删节:

创业者与常州

姜慧芳:各位可以谈一下自己和常州的渊源,以及你怎么看待常州的营商环境、对创业者、对投资人、对创业的项目的一些驱动力和优势所在。

史涛:

常州我是我的家乡,他是长三角的中心地带、人才辈出,也具有浓厚的创业氛围。无论是从生活的环境来看还是从营商环境来看,常州都是有自己独特的优势的。

蒋童:

我在常州读了中小学,记得中学边上有一座“琢初桥”。 琢,即精益求精,初,即保持初心。我觉得这两个字跟常州的城市性格比较接近,不断创新升级产业,但又注重其核心价值。

王佳鑫:

大家都知道常州是新能源之都,这对于我们公司是有很大吸引力的。微纳核芯很重要的一个市场以及方向就是新能源,在这方面常州的产业链还是比较齐全,对于上游的芯片公司等来讲其实还是蛮有吸引力的。

这个时代,创业者的探索与坚守

姜慧芳:

常州的工业基和产业布局很好,我昨天去参观的时候也有非常直观地感受。创业也讲究天时地利人和,刚才也提到在这些企业跟常州的结合。目前大家创业都比较成功,也希望大家能在这个场合以创业者的角度给大家分享,在咱们这个时代创业的企业,怎么样去探索,怎么样去坚守。

蒋童:

我们从2018年1月份成立到现在也有六年多的时间,我们现在是一个接近于B轮阶段的软件企业,这么六年我感受到了一个比较明显创业范式的转变,以及创业者策略重要性。

从2010年 -2018年无论是中国的哪一个行业,特别是偏软的互联网或者软件产业,在短时间能够从零做到较大体量,乃至上市,这在任何国度的创新产业里面都是一个比较罕见的现象。但是从2022年之后更高质量的收入也就是我们的利润和现金流,可能会变为几乎所有软件企业的一个共识。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心态上的转变,我们不要过于的追求速度,以及体量,而是真正的追求质量,和我们能够活得长久。

以见融资融过三轮。我们从2019年、2020年、2021年都拿了美元基金的钱,当前我们一个企业获取正向现金流的手段,与其指望着从一级市场的投资机构,尤其美元或者是头部人民币去拿这个钱,不如我们向客户,向市场。因为这样的正向现金流获取的效率可能是更高的。

我们作为建筑行业的参与者,具体来说是工程建设行业,虽然不是房地产,但整个大的建设周期其实也是在一个低谷,我们考虑除了大陆以外,在日本、东南亚探索一些业务。所以创业者的灵活性也是很重要的,是要根据实事,企业自身的某种定位,能力倾向,我们可能在不同的阶段需要有些战术和策略。

姜慧芳:

你提到创业范式的变化,因为我理解你公司创业初期创业范式没有发生变化,你刚才深刻的理解两个转变一个是企业得活下去,活下去的要素就是你得有正向现金流不是完全依靠投资人的投资。第二,关注你企业的财务指标,不仅是你的研发投入的指标,还要考虑你的利润,所有的和财务有关的,对一个创业者来说,你是怎么觉察创业范式发生转变的或者有些什么痛苦的经历和一些转折点,让你认识到这是一个我们面临的新的普遍情况。

蒋童:

我们举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一个企业比如说我们在上海50人左右的体量,一个月花两百万是非常容易的,但是售卖软件尤其是标准产品的软件,一个月要拿到一百万的回款其实很难,但这个差价或者说我们的负向现金流此时仍然有一百万。如果你不亲身入局去做企业管理者或者经营者,我们只是从一个技术的角度或者想象的空间,其实很难体会到这一点,深入企业经营最细节其实也是最常识的部分可能是难的。我25岁创业,我到28/9岁才非常深刻的理解到这一点。

姜慧芳:

很多企业的创始人,非常关注财务,自己具备一些财务知识,外部有些比较不错的财务合作伙伴,以及专门招一些财务方面的的高管。但就管好现金流这个事,虽然老板有大数,但得有人真的得抠着现金流,我觉得是一个很好的点很务实的分享。史涛总跟我们聊聊你的心得是哪一种。

史涛 :

创业者都很了不起,因为我们都是在非常复杂的系统里去求解问题的人,把不确定性的东西变成确定,这是我们作为创业者的责任。

要把不确定性变成确定就是要在产品上创新,在业务上找到新的解决方案来解决问题。但是这个事情他其实会随着你创业过程当中你会放缓速度的,比如说像刚才蒋总提到的,以前我们都是要追求增长,现在要追求利润,如果要追求利润,我相信肯定有些企业就会把自己的创新步伐放缓。但你如果把创新降低,其实又回到了那个坚守的问题上面,是不是你的坚守就放低了?你对自己的初心就放少了一点?对待我最关键的员工,但是如果企业经营遇到困难的时候,我又应该怎么去跟他们交流,

我认为如果要把自己的路走的比较远的话, 内心诚意部分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发现说真正拿到结果的创业者,往往一定是非常的真心。所以我在内部比较倡导就是说大家要坦诚沟通,遇到困难共同面对,这是我一点小小的体会,有一些务虚的部分,也有一些自己很细节的一些感受。

王佳鑫:

这两年创业的难度越来越大,要想构建一个比较深的壁垒也是越来越困难的。产学研循环是一个很好的思路。在美国、欧洲其实产学研道路是比较通畅的,就是从学校到产业怎么做转化,但国内说实话这一点还是有蛮大的差距。

但是我们看到一个现象,在芯片设计领域,“国内高校”跟欧美高校和产业两方已经走在一起,可以明确说国内头部高校在芯片设计领域可以跟欧美同行PK的,但怎么把“国内产业”这个第四方拉进来,这是我们必须要面临的一个现实问题。

怎么把产学研循环做好,我自己的想法是不能仅有牛逼技术,更重要的一点在于得要有很强的产品定义能力。怎么做好产品定义,个人觉得一定要跟下游具备产品定义能力的大客户深度绑定,如果你前面不跟这些大客户绑定,后面这些客户随便找一个理由就可以你打发掉了,但是如果我们前期能够去跟大客户充分对接,了解它的需求,了解其未来的前瞻性布局,这对于我们形成第一笔订单以及未来长期合作都会有帮助。

所以我觉得这个对于很多以技术见长的公司来讲,一定要把产品

姜慧芳:

佳鑫总从一个科学家变成创业者,从创业者变成一个好销售,他跨越好几个阶段。

芯片研发这种项目我也做了很多,一个角度是从源头从课题开始从高校里面的Paper开始,一直到它具有一定的技术上的可行性做继续的概念验证,到技术成果转化到变成一种商品。这个商品拥有技术的替代和性价比,价格有优势,成为下游供应商首选的。这个过程周期很长,我碰到的最初期的创业者真的是科学家,你跟他聊半天,他跟你聊我这个技术有很好,后来一个阶段我们融到B轮、C轮开始跟我聊整个组织架构和业务的稳定性,再聊到后面就是说我的大客户在哪里。所以我觉得佳鑫总已经到了第三步,所以企业能活下来各自都在自己的迭代,所以佳鑫总和团队应该迭代到去应对市场和销售角度,所以是一个很让人开心的事情,希望大家都能从他们的过程中得到一些借鉴。

时间关系,希望每人给青年创业者一句共勉的话,可以从现在的当下2024年角度,也许你看到未来的三年也看到五年都可以一句话来讲讲你的想法。

给创业者的建议

王佳鑫:

我分享一句话,其实这也是我在内部反复强调的一句话:做得对>做得好>做得快。

“做得对”,就像雷军所说的只有顺势而为我们才能够在时代的风潮中起飞;当然做得对不仅要顺势而为还要做好产品定义,如果你做得不对,所有研发投入都会打水漂的。所谓“做得好”,就是要做好流程建设,这会成为公司长期稳定很好发展的一个基础。最后一个就是“做得快”,即怎么在人员一定的情况之下提高效率,当然以芯片为例,不仅数字芯片而且模拟芯片都可以通过EDA和脚本等自动化工具提交效率。

史涛:

从概率的角度,成为一个富豪或者财富自由的人,创业可能不是一个最好的方法。但是为什么我们创业?可能是因为创业可以让我们的人生变得更笃定一点,同时可以让我们更加接近于社会和物理世界的真相,所以我觉得这是创业带给我们最重要的启发。所以,我一直觉得创业它是一场修行,不一定能修到钱,但是一定能修到自己的心,这是我送给每个创业者的话。

蒋童:

我分享给大家的话是:价值创造为本,自强则万强。我觉得一个创业者或者一个创业企业可能最重要的一个问题或者标准,还是要创造价值。自强则万强,面对各种不可预见的变化,需要拥有强大的内心。


反馈
联系我们
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