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周杰伦都带不动,这个行业还有救吗?

2024-06-08
“年轻人的‘开黑基地’,如今乏人问津。”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新零售商业评论(ID:xinlingshou1001),作者:钱洛滢,编辑:葛伟炜,创业邦经授权发布。

日前,有媒体报道称,全国范围内消失了7万家KTV,昔日热闹的、属于年轻人的娱乐、社交场所,如今成为了中老年人的聚集地,而餐饮也成为KTV的“标配”,甚至有KTV将火锅搬进了K歌包房。

如果说KTV曾经是“社牛”们的快乐老家,那么同样面临消失境地的,还有游戏宅们的“开黑基地”——网吧。

工信部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6月底,全国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数量为13.2万家,比2019年底减少了4.5万家——同样是令人触目惊心的数字,坏消息却是,网吧可没有大量中老年人前来“撑场子”。

一个真正的夕阳产业或许就是这样,无人问津,也无人在意。

01周杰伦都折戟的夕阳产业

网吧行业也曾受到过市场、资本和明星的青睐。

2016年前后是网吧行业最后的辉煌期。当年,周杰伦与IDG资本共同创立电竞品牌“魔杰电竞”,开设“魔杰电竞馆”,试图打造高端、奢华的新一代电竞场馆。

在当时,还很少有网吧会称自己为“电竞馆”,因为电竞是一个听上去太过专业、离普通人很遥远的名词,也足见魔杰电竞的野心——或许是想让自家的网吧成为电子竞技业余赛事的比赛场馆。

这是因为,当时的中国电子竞技头部赛事,都打算效仿美国NBA、NFL那样的专业体育联赛,让赛事和俱乐部不再只集中在上海一地,而是向全国分散,从而带动各地的电竞、旅游产业发展。某种意义上来说,自建电竞馆算是周杰伦深度参与中国电竞行业发展的一步棋。

彼时,魔杰电竞和深圳当地一家电竞馆合资,耗费两千万元打造了占地1700平米的深圳旗舰店。该门店一度因VIP房间的包时费用高达300元而出名,不过,这更多是营造出来的噱头,实际上,这家电竞馆最便宜的开机价位是5元/小时。

当年还是有不少粉丝前来“为爱发电”。不过,根据小红书为数不多的打卡笔记来看,这家号称“地表最高端网吧”电竞馆的体验也并非最佳——餐饮不太行,气味很刺鼻。连粉丝都表示不太能接受。

图片图源小红书

魔杰电竞在2019年获得过一轮新的融资——这也是不少连锁经营的网吧品牌获得融资的最后年份,此后,它们在资本市场就基本销声匿迹了。

2021年11月,《新京报》在探访魔杰电竞深圳南山店时,发现原址已经入驻了新的电竞馆。而在2023年9月,魔杰电竞(深圳)文化管理有限公司的企业状态正式变更为“注销公司”,彻底退出了深圳市场。

无独有偶,上海的网鱼网咖是曾经获得王思聪投资的明星网吧,一度开遍了上海的大街小巷。然而,随着网吧行业整体走下坡路,在2018年获得最后一轮融资并几度传出上市可能的消息之后,网鱼网咖的门店在上海街头开始变得越来越少,门头也越来越小,不少网鱼网咖甚至会在店招上用小字标明“网吧、电竞、棋牌室、旅馆……”

早在2016年前后,就有业内人士表示,网吧将进入薄利时代,用户客单价会变得越来越低,与此同时,面对手游的冲击,网吧的生存态势将越来越困难。

为了吸引更多消费者前来,也为了提高客单价,网吧们不约而同地开始探索多业态融合的运营模式。

02摸索多业态

和KTV一样,由于消费者通常会长时间逗留在店内,网吧内的餐饮服务便自然成为了“标配”

例如,网鱼网咖之所以要叫“网咖”,就是因为配备了咖啡、茶饮和简餐服务,算是对传统网吧只提供泡面、零食和罐装饮料的一次消费升级,网鱼网咖之后,不少网吧都开始称自己为“网咖”。

而魔杰电竞旗下也有茶饮品牌“J-Tea魔杰的茶”(以下简称“ J-Tea”),通常开设在魔杰电竞馆内,也有独立的门店。

J-Tea在2020年开放加盟。有趣的是,魔杰电竞并不允许J-Tea的加盟商使用以周杰伦为原型创作的“周同学”形象照片、图像以及文字等进行宣传。最终,有6位加盟商认为魔杰电竞在事前并未作此申明,构成欺诈,将魔杰电竞告上法庭。

早在几年前,还有一些博主、B站Up主会去一些网红网吧探店,然而,他们探店的重点并不在于网吧的环境、设备如何,而是去品尝网吧里充满锅气的现制美食,或是体验如客房一般的包夜服务——算下来确实比住酒店要便宜,还能玩游戏,这样的形式显然深受附近大学生们的喜爱。

也许正是因为许多年轻人会选择去网吧包夜,才衍生出了网吧+酒店的“电竞酒店”业务

为电竞酒店提供智慧门店搭建和云服务的供应商“选住”,曾在2022年发布《2022年度电竞酒店行业大数据蓝皮书》,从《蓝皮书》我们可以看到,两年前全国范围内的电竞酒店仍然呈现高速增长态势,从2021年的8674家跃升至16491家。

图片图源《2022年度电竞酒店行业大数据蓝皮书》

与普通酒店横向比较,电竞酒店的客单价并不算高:平均房费消费仅为241.52元,略高于全国范围内三星级酒店的平均水平。数据显示,所有电竞酒店的平均日均营收为4496.58元。

“选住”并未在第二年继续发布电竞酒店蓝皮书。而从其官网信息来看,“选住”已经许久没有推出更新版本的SaaS服务,最新消息也停留在2022年11月的“与顺网科技合作,共建电竞酒店云生态”的新闻上。

除了餐饮和酒店,许多网吧要么和棋牌室、台球室、街机厅结合,将游戏属性发挥到极致;要么效仿猫咖、狗咖,可以一边打游戏一边撸猫、撸狗、撸羊驼,尽管这似乎会影响游戏的操作;甚至有网吧成为了Livehouse的表演场地……

这些动作,都在致力于将网吧打造成一个泛娱乐、轻休闲场所,而不仅仅是一个上网的地方。因为,网吧的功能已经变了,从一个“刚需”上网的地方,变成了需要享受更多服务与社交的场所。

03 人少、成本高

网吧行业面临的集体困境是,真正来上网的消费者只会越来越少。

2020年数据显示,中国家庭电脑普及率已经超过80%。虽然没有具体的数据,但网吧的主要受众群体——学生,基本已是人手一台电脑,才能适应如今越来越数字化的教学方式。

除此之外,手游的普及也极大冲击了主机端游戏的市场。网吧逐渐式微的开端,或许正是从2015年11月推出的《王者荣耀》开始的。

习惯玩手游之后的游戏玩家们,普遍都会出现无法沉浸在大型端游中的“症状”——相比之下,端游的机制太复杂,需要花费的时间精力太多,不如手游简单方便。

如今,“时间杀手”短视频的火爆,又挤占了游戏玩家们宝贵的时间。线上娱乐时间和内容变得越来越碎片化,类似于读书、看文章时的“字多,不看”一样,现在的游戏玩家们也越来越难以在大型端游里找到即时的快乐,对待端游的态度变成了“太烦,不玩”。

而对于年轻人的线下社交需求,剧本杀、密室逃脱以及各式各样的游艺设施,或者是露营、打卡拍照,都比去网吧更有吸引力,也更普适得多。

很显然,现在的网吧消费群体,更多是冲着网吧更好的电脑配置、更佳的享受以及更精细的服务去的,而有这样需求的人群,在游戏玩家中算是少数派了。

对网吧的从业者来说,这首先意味着启动资金变多。

海豚电竞的经营者曾向媒体表示,十几年前开办一家网吧可能只需要数十万元,而现在的电竞馆,哪怕在成都,开店成本就达到700万元左右,高端门店的成本甚至在1500万元左右。这还是建立在海豚电竞本身也是电脑设备经销商的基础上。

其他规模更大的全国性电竞馆,如网鱼网咖、陕西的绿树等,其地域的租金、人力成本或是电脑硬件的配置成本,资金投入只会更大。

其次,网吧后续的运营成本也不容小觑。

如今游戏对主机硬件的要求越来越高,显卡、处理器、显示器、鼠标键盘等外设都要定期更新换代,才能适配尽可能多的消费者需求。

而多业态融合的网吧,其管理成本也不是简单的“1+1=2”,客房服务、餐饮服务、场地供应服务的门道,恐怕比网吧要深得多。

这也是为什么,中国的网吧行业基本被连锁品牌垄断。因为只有足够财大气粗,才能继续留在这个竞争残酷的市场——中国目前拥有超过10万家电竞馆,已经占到全部网吧的75%以上。而有研究报告表明,2022年全国网吧连锁率已达到40%,最新的数据或许会超过50%。

04还在折腾

虽然离开了深圳,魔杰电竞也依然活着,只不过转战更加下沉的市场。从企查查可以发现,魔杰电竞在2022年、2023年仍然在汾阳、宿迁、精河、桂平、南充等地开设新的分公司。相比其声势浩大的旗舰店,这些下沉市场的魔杰电竞馆也流于平庸,不再走高端路线。

除了探索不同的业态,网鱼网咖甚至还跨界做了VR产品,已经推出了第二代。但是,在面向C端的VR硬件市场,网鱼网咖直接面对的竞争对手是字节跳动、腾讯等一众大厂。这款VR眼镜无论在配置、售价和生态体系上,似乎都没在市场上翻腾出太多水花。

网吧们还在挣扎着迎合年轻消费者们的需求,因为它们也别无选择。

参考资料:

1.《老树发新芽:网吧行业生存调查》,锐公司

2.《网鱼网咖推出第二代VR产品 网吧行业老树发出元宇宙新枝?》,投资者网

3.《2022年度电竞酒店行业大数据蓝皮书》,选住

4.《首家魔杰电竞馆诞生背后,专访旗舰店合伙人李卓敏》,PentaQ刺猬电竞社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反馈
联系我们
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