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罗汉堂陈龙:2020增速放缓不代表没机会,抓住“新三驾马车”

赵继成频道 2019-12-09 17:36

新零售.jpg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赵继成频道,作者赵继成,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消费、技术和全球化成为经济增长的“新三驾马车”。

1. 这是一个VUCAA的世界

又到年末,最近见到不少企业家,我都会问一句,今年生意怎么样?

多数都是有点无奈的摇摇头,“不好干啊,今年尤其难。”

有人会反过来问我,你今年接触的企业和行业里,有没有哪个做的好的?

我会在脑子里认真的想一想,还真有几个亮点:一个是新技术类隐形冠军企业,比如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人工智能相关的,别人融不到钱的时候它还能融到钱;另一个是全球化的企业,比如头条、小米今年都在海外收成不错;再一个就是新消费,天猫双11总成交额2684亿元,比去年还增长了25.7%。

所以在某种程度上,这是一个让人越来越感到迷惑不解的商业世界,空前的复杂,又空前的分化——一方面哀鸿遍野,另一方面又似乎高歌猛进。一方面一片血海,另一方面又似乎一片蓝海。

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罗汉堂秘书长、湖畔大学执行教育长陈龙在北京有一个演讲《展望2020:寻找正在发生的未来》,作为在中国企业领袖年会第一位授课的教授,面对上千位企业家他提出了一个VUCAA的概念,很有解释力。

V指的是volatility(动荡),U是uncertainty(不定),C是complexity(复杂) ,A是ambiguity(模糊),最后一个A是acceleration(加速)。

如果要形容今天我们所处的这个世界,VUCAA大概是最精准的一个描述——一方面空前的贸易动荡、不定,经济空前的复杂,未来又显得模糊不清,同时一切变量似乎都在加速,市场的、政策的、技术的、理念的、思维的等等,危机并存,信号与噪声交错,让人焦虑不安,惶惑不已。

关于VUCAA,陈龙有几个具象的判断很有价值:

一是贸易摩擦的本质是世界秩序的重构,这种动荡和不确定性注定会持续很久。希腊历史学家修昔底德说,“雅典的崛起以及这在斯巴达心中激起的恐惧之情,使得战争不可避免。”过去500年,当崛起中的强国威胁着要取代统治强国时通常会发生战争,在16个案例中,12次都如此。当然,没人希望中美发生战争,但贸易、技术、数据、金融、供应链领域的摩擦及引发的不确定性某种程度也是注定的。

二是一定要意识到中国经济增速狂飙突进的时代已经过去,新常态成为现实,还用老办法寻求经济增长和营收增长已经不可能。从美国、欧洲、日本、韩国的发展历史看,人均GDP超过1万美元之后,增长率无一例外都低于5%。中国经济维持6%以上的增速已经极为难得,未来很可能进入5时代。这是客观现实。

三是贸易摩擦不仅是世界经济秩序的重构,还是新一代全球化的开启和阵痛。这里讲的其实是机遇。中国是这一轮全球化的主要倡导者,但中国企业距离真正的全球化还很远。陈龙说,全球最好的品牌收入30%来自国外,但中国满足这一条的大企业几乎没有,相信未来20年中国会出现一大批真正全球化的企业,这是全球化阵痛中带来的机遇。

2. 抓住“新三驾马车”

这两天我正在读被评选为全球商业思想Thinkers 50获奖者合著的一本书《保持饥渴》。

作者说,未来唯一确定的就是不确定性,在不确定的时代,机会属于有“饿狼精神”的人,他们能够始终保持饥渴状态,有超强的持久的战斗力,敏锐的嗅觉,闻到味道敢上,见到肉敢吃。

那么到底什么是“肉”?机会到底在哪里?

我们不妨听听陈龙的判断,他提出了“新三驾马车”——相比旧三驾马车:投资、出口、消费,消费、技术和全球化正在成为驱动经济增长的“新三驾马车”。

观察中国宏观经济数据,2008年之前国家负债率和经济增长一直往上走,但08年之后分道扬镳,负债率持续走高,但经济增速越来越慢。这说明靠刺激来实现增长的政策越来越低效,经济增长动能必须切换,从旧三驾马车转向新三驾马车。

这个判断与我本人对商业的感知完全一致。我今年出差去最多的城市就是深圳和杭州,一个是新技术创新中心,一个是新消费引领高地。

在深圳我参观了顺丰现代化的物流装配线、停机坪上的一排排自有全货机,还看到了智能手机生产线、贝壳找房的产业互联网门店;在杭州我见证了双11成交额创下新高,还看到了一批新消费领域的创业企业在新技术的驱动下创新崛起。在企业一片叫苦声中,我感受到了中国经济的耐力和活力。

关于消费驱动,陈龙有几个很有洞见的判断。他说,“消费从来都是分级的,然后才是升级的。”这很好地解释了关于消费降级的质疑;还有,“下层市场的消费升级带来重大机会,小镇青年成为中国消费新主力。”“90/00后崛起,‘没有穷过的一代’展现成长红利。”“消费者喜欢不贵的奢侈品,以及便宜的高质品。

关于技术驱动,过去叫数字的产业化,现在叫产业的数字化,也就是产业互联网。不管是产业数字化,还是数字产业化,都是巨大的风口。技术改变了消费者的信息来源、信任体系和决策方式,使消费者在消费的同时成为数据的生产者和使用者,这又推动消费者和生产者的关系从B2C到C2B。陈龙列举了云集的新零售模式、阳光印网的企业数字化采购服务模式,以及新片场的数据驱动一站式服务社区,都是新技术新模式的受益者和典型案例。

湖畔大学一个同学做了一家非常新的企业叫知衣科技。衣服是非标品,有大量的创新产品、大量的设计是设计师看不过来的,知衣科技通过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新技术,把大量的设计图片汇集到一起,实现标准化和数字化,再反过来倒推供应链平台,实现技术带来的数据驱动的商业模式。

第三驾马车是全球化。中美贸易摩擦本质上是新一轮全球化的开启和阵痛,中国是这一次全球化的主要推动者。这一轮全球化与以往相比有三个显著的特点,一是技术和模式驱动;二是本地化特征明显,比如全球有9个支付宝,但都是本地品牌,而不是支付宝在全球各地的分公司;三是参与到从规则制定到商业基础设施,相比以往是更深层次更全方位的全球化。

过去几年,中国经济学家都在讲要从凯恩斯转向熊比特,从需求侧转向供给侧改革。“新三驾马车”这个提法本质上与这一思路是一致的,强调的也是供给侧改革和创新驱动。

3. 错过机会才是最大的风险

在VUCAA的世界,充满了不确定性和风险,充满了动荡不定和复杂多变。

但在这样的一个时代,最可怕的不是遭遇风险本身,而是放弃改变,停止创新的风险。

回望100年前,世界同样充满不确定性、贸易摩擦、经济周期和对技术的焦虑。当时的美国与英国、法国、德国陷入贸易战,新经济带来了失业,股市崩盘,经济大萧条,国家经济和政治结构、全球秩序被重构。

面对剧变,人们唯一的选择就是往前走,不断的总结经验和教训,通过创新穿越经济周期,实现经济持续的增长和商业的繁荣。

陈龙任职的罗汉堂,创立于2018年6月,是由阿里巴巴倡议,并由社科领域全球顶尖学者共同发起的开放型研究机构。罗汉堂正在研究数字经济时代人类的生产关系问题,而在数字经济为主的未来,企业家群体如何看待这个世界,恰恰是最重要的生产关系的一部分。陈龙演讲的价值也正在于此。

陈龙对现场的企业家说,“企业家的价值就在于解决社会问题,不确定性越大,越造就企业家,增速放缓不代表没有机会,对企业家来说最大的风险是错过机会。

这句话似曾相识。管理大师德鲁克曾说,“所有的经济活动从本质上说都是高风险的,捍卫昨天是最大的风险,为明天而创新才是风险最小的。”

记得在去年的这个时候,我曾写过一篇盘点2018年的文章《2018,黄金时代的结束?错,序幕才刚刚拉开》,今天回往2019年,我依然持乐观的态度。

就像去年我在文章中说的,当所有人都认为电商时代已经终结时,社交电商、直播电商却崛起了;当所有人都认为传统行业靠自身的力量无法做好互联网时,贝壳找房、叮当快药却成了传统企业做互联网的成功案例;当所有人都在为融资难叫苦时,一批新技术企业却拿到了不菲的投资。

所以,没有失败的时代,只有失败的企业。马云说,企业家最大的能力就是应对和把握不确定性。《权力的游戏》中说,畏惧失败的人,已经失败了。

2020年,中美贸易摩擦的压力注定长久存在,中国经济的增速也告别了狂飙突进的时代,经济驱动力从旧三驾马车向新三驾马车的转型也是大势所趋,我仍将观察和记录中国商业的变迁,记录那些有“饿狼精神”和“创业式领导力”的企业家,记录他们如何在不确定的时代创造一个确定的未来。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