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小笨蛋以及新春愉快

深几度 2020-01-26 13:08

1d6748f54d7cb42d809b5558420b3691.jpg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深几度,作者吴俊宇,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最近在阅读《城市的精神:全球化时代,城市何以安顿我们》这本书。

一个月穿梭于北京、广州以及我所在的南方小城,突然对“城市”这个概念颇为感兴趣。

是的,一座城市有一座城市的气质。它的市民心智、服务水平、社会治理往往展现出了各自独特的个性。

我从不掩饰我对广州的喜爱——尤其是微信公开课那天听完张小龙的演讲之后,我更是对这座城市增添了几分好感。

广州的城市气质永远都是那么迷人。

许知远有个形容是,广州人身上的自由和嚣张令我着迷。他的理由是,那种街边的大排挡,那种喧闹、那种生命力。

在广州最具幸福感的时刻不仅是冬日的如沐春风,也是吃饭时看到隔壁桌老人非常享受午餐时刻的那一个小时。

也只有广州这座城市才能藏着张小龙以及腾讯广研院这样“非主流”的一群人。

那天和朋友聊完广州学而思那种相对北京更闲适的气质之后,突然意识到为什么广州才会诞生出南方系这种关注人、家庭、生存状态的媒体了。

曾经最辉煌的年代那些稿子为什么读起来总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感受,归根究底还是因为它有温度、在意人,有悲悯之心。

广州人这座城市的气息太过市井、内敛且务实,讲究老婆孩子热炕头。它的眼界和格局不够高,导致别的城市都在进入下一个技术节点时,它还依旧温温吞吞地享受着过往的时光。

之前在台北恍然之间觉得这座城市像广州,台北101为中心步行1.5公里居然能感受到所有的层次感。

市中心的都市繁华,中等距离中相对精致的居酒屋,以及那些小巷里的苍蝇馆子居然就这样完成了“台北折叠”——“台北折叠”和“北京折叠”远远不同,它折叠了不同人不同层次的生活。

所以你可以看到,广州大街上总跑着雷克萨斯,广州人甚至不叫它这个洋气的名字,而是喜欢叫“凌志”——这个略带土气的名字。

知乎上有位匿名网友说,广州适合追寻自己真实生活的人,适合不再单纯追求光鲜亮丽和高级感的人,适合大隐隐于市的人,适合愿意体味人生百味包括苦辣酸咸的人。因为广州本身就是这样的城市,是既富有高级感更富有层次感的城市,是隐藏在城市之林中低调沉稳的城市,是经历过千年风雨历练屹立不倒的城市,是铅华洗尽不施粉黛也醉人的城市。

虽然没去过几次289大院,但真正离开289大院之后才真正体味出它和它身后的城市是何种气质。

回到南方小城,发现城市商业中心已经悄然转移。90年代的“小香港”老气横秋七零八落,曾经的山寨洋品牌纷纷关门。旧城改造出的“三皇里”商业区则是一片仿古建筑,里面充斥着年轻人与汉服店。

你可以看到,一群自信心爆棚的年轻人在民族主义的裹挟之下悄然长成。

依稀记得,2008年上下,这座小城还冒出过另一片名为“曼哈顿”的新楼盘和商业区。

从小香港到曼哈顿再到三皇里,城市商业中心的变迁,是一个时代是对另一个时代的修正逆反。 

这次恐慌之中,出现了“小笨蛋”、“阿冠”这种极具迷惑性的亲昵称呼——任何人短时间内都会因这种语言脸上挂有一丝微笑。然而深思熟虑之后却更会意识到,所谓“小笨蛋”,是某种不负责任。

仔细翻了翻几位使用“小笨蛋”、“阿冠”称呼的年轻人的微博——嗯,他们喜欢肖战,喜欢蔡徐坤,他们也在为前方摇旗呐喊。

反复思索“小笨蛋”、“阿冠”这种语言所反映的心态。只能说,可能真的是太自信。

我们不能简单评价为这就是新的“垮掉一代”,毕竟身为90后我们也曾被称为“垮掉一代”,然而90后正在愈加成为社会中坚。

我想表达的意思是,不同语言的水面之下是不同社会环境所塑造出的社会心智,至于这种群体心智未来在极端社会环境中将演变成何种画面,无人知晓。

《论语·先进》篇里,孔子问几个弟子的政治理想。

子路显然志向过于宏大,他的回答是:“千乘之国,摄乎大国之间,加之以师旅,因之以饥馑;由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有勇,且知方也。”

冉有的理想稍微小了一些,他的回答是,“方六七十,如五六十,求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足民。如其礼乐,以俟君子。”

公西华的理想再小了些:“非曰能之,愿学焉。宗庙之事,如会同,端章甫,愿为小相焉。”

曾皙直接回答说,“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接下来的经典一幕就是,夫子喟然叹曰:“吾与点也。”

在《城市的精神:全球化时代,城市何以安顿我们》一书的《北京:政治之城》一章中,加拿大学者贝淡宁把论语中这段故事理解为:

与关系密切的人的非正式社会交往以及吟诗唱歌的重要性——这是支持社会和谐的信任纽带必不可缺的东西。

在他看来,孔子认为政治承诺体现在大到管理国家的理念,小到与亲朋好友的非正式交往准则,而后者在某种意义上更重要。

恐慌来了,从自己和身边人开始做起。免掉那些可有可无的聚会,这就是最大的帮助。我们无法兼济天下,但求独善其身。

《圣经·旧约》之中,索多玛和蛾摩拉罪恶甚重,声闻于耶和华,耶和华要派两位天使去毁城。

每一座城市的治理水平和文明程度都在这次恐慌中展现得淋漓尽致。

但求索多玛和蛾摩拉不要重现。

新春愉快。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