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强北商家跨界自救,手机、电玩、消毒液的“杂货铺”朋友圈亮了

懂懂笔记 2020-02-18 08:02

图虫创意-577068919735845010.jpg

编者按: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懂懂笔记,作者木子,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那几天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办,已经是第二次通知延迟开市了。”

收到所在商城延迟开市至三月初的通知时,仍然在老家汕头“休假”的阿亮,心里很不是滋味。出于当前疫情防控的需要,这已经是商城第二次通知商户延迟开市了。

和大部分华强北商家一样,今年正月十五元宵节,阿亮也是在老家度过的。然而,店面租金、公寓租金、银行贷款以及花呗、借呗,都让困在家中“休假”的他如坐针毡。

“往年正月十五,大家已经回深圳开店了。现在真是人在家中坐,钱在深圳烧。”提起目前的状态,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我每天就是盼着疫情赶快过去,商城能尽早通知开市营业。”

为了减少延迟开市所造成的租金损失,近几天阿亮和不少华强北的商家一样,都积极进入了“自救”状态,开始做起线上生意——手机、数码产品、配件等都在朋友圈、淘宝、闲鱼上不断亮相,然后通过快递不停地发走。

虽然华强北的线下生意因疫情被按下了“暂停键”,但那些生命力顽强的商家不会甘于现状,而在未来一段时间他们又将如何摆脱“灰犀牛”带来的厄运?

一台二手手机也就赚个一两百元,但同行的求助却给了他启发,开始琢磨延迟开业这段时间,如何通过微信、淘宝等平台做点儿线上生意。

于是,他把自己的存货明细统计了一下,又联络了一番渠道、货源方面的朋友,然后就开始在朋友圈发布二手手机快递发货的“小广告”了。

“很快,就有之前的老客户找到我,问能不能快递发一台华为P30给他。”阿亮表示,由于从春节开始,所有城市响应国家防控疫情的号召,很多年轻人宅在家里玩游戏,因此手机的损耗似乎相比平时严重,购机需求也开始增长。

这几天,通过社交网络找到他的客户,还有一些是在假期期间遇到了手机碎屏、泡水损坏的问题,咨询他能否进行维修或更换配件。由于维修手机的设备工具都在深圳,暂无法给客户维修手机,他就一一回复说明情况。

“和客户说了以后大家都很理解,但很多人每天都要用手机看新闻、玩游戏,所以有的就直接购买二手机器,要求快递发货了。”阿亮表示,虽然之前在华强北开店时也偶尔做些线上的交易,但他却从未像现在这般感觉线上渠道、朋友圈好友、电商顾客的弥足珍贵。

尽管多数客户只是买一台在假期“能将就用”的二手货,但总比无所事事待在家里要强出太多,“可惜的是大部分库存都在深圳那边,这几天只好忙着托各省市的朋友想办法给客户调货。”阿亮透露,现在每天能有5~6台发货量,而且利润都很薄。大部分手机都是远程调货,从无锡、苏州、黑龙江、厦门等地的同行手里,直接发给在线购机的客户。

有几位他认识的广东、福建同行,为了多赚一些甚至自驾回深圳调库存,“我周末也想开车回去拿库存的货,但家里人不同意,说上了高速后可能进不了深圳,到时候说不定又回不来呢。”

谈到如今这些零零碎碎的生意是否能带来稳定的收入,阿亮露出了苦笑,表示这远远抵不上华强北店面的月租和出租屋房租,“现在很多(卖)二手机器的同行,都开始捞起副业了,没办法。”

除了做手机以及相关配件之外,还有什么方式能支撑起华强北商家的线上自救之路?

朋友圈跨界卖货

“如果只是线上调货,做老本行,肯定是要亏很多的。”

同样收到商城延期开市通知的,还有在华强北做手机配件生意的强哥。他告诉懂懂笔记,从正月初十以后,他在江西老家就已经开始通过微信、淘宝等渠道做线上生意了。除了手机、配件之外,他还开始尝试着在线销售起电玩主机和掌机。

在他看来,年轻人宅在家里,除了玩手机也会关注到电玩主机,而且从两周前就有不少客户或者朋友向他咨询有无Switch、PS4等二手机器出售,“正好朋友群里有做这些的,就开始琢磨着和他们合作销一销主机和掌机。”

强哥表示,如今很多华强北商家通过庞大的人脉、关系网合作,调货都调出了新“境界”,如其他电玩商家在销售主机产品时,也会推荐他的屏幕贴膜、手机支架等配件,而他在销售配件、二手手机的同时,也在帮同行转发电玩主机和相关商品,至于混搭、跨界、开电子产品杂货店的同行,更是不在少数。

他认识的一位电玩商家目前已经清空了节前趸进来的全新主机库存,正在加码“中古机”的进货渠道。以九成新的Switch为例,平时售价只需1700元,但因为有大量的用户需求,这两天的销售价格已经涨到了2200元,而且一机难求。

还有用户发现买不到Switch,甚至在求购八五新、八成新的3DS,“如果没有的话,NDSL也有顾客在问,一台换了壳的NDSL还能卖三四百呢。”此外,近期成色一般的PS4主机炒到1800元~2000元,原本800元的Switch“健身环“炒到1200元以上,更是比比皆是。

“卖配件的在卖电玩,修手机的卖数码,卖数码的也在卖电玩和手机。”在强哥看来,很多认识的华强北店主都摇身一变都成了数码杂货店“分销商”,连之前火遍短视频平台的多合一山寨游戏掌机(零售价几十元),也都开始走俏。

当感慨华强北商家强大的调货能力和资源渠道时,强哥却无奈说道,如果在线销售自家店内产品能赚取足够利润,有谁会将朋友圈做成了“杂货铺”,“听说美妆市场那边不少商家在卖酒精消毒液、护目镜和一次性手套了。”

商家们互相调货,利润自然趋薄,但能赚取一点儿收益,多少可以贴补一些门店(公寓)租金的损失。“相比十七年前的非典,如今互联网太发达了,快递网络也很成熟。如果不是这样,这次延迟开市会让大批同行回深圳后收拾一米柜台转行了。”强哥满脸希冀说道,“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希望能够早点开市,还是站在柜台后面心里踏实呀!”

那么,这些“被迫”在家营业的华强北店主,是否会因为这次疫情受到更多生意上的启发呢?

人脉才是真金白银

“首先希望(商城)能减免一个月租金,这样我们的压力也小一些。”

刘成和爱人一直在华强北经营二手手机,如今商城通知延迟开市,但减免租金的方案仍未落实,只通知会酌情减免物业、管理费用。

在他看来,相比每月将近两万元的柜台租金,减免大几百元物业费简直是杯水车薪。刘成告诉懂懂笔记,和很多认识的同行一样,他最近也在家里在线卖货,继续做着二手手机的生意。只不过,因为朋友圈的人脉太差,只好学者开始在闲鱼、转转上去开通卖货的账号。

“大家平时只在意线下生意,微信好友加的很少,也没有好好经营,这也是很多小商家的通病吧。”以往不乏有顾客主动提出加刘成微信,但他嫌麻烦,生意上有往来的朋友也大多只是留下电话等联系办法,“压根就没有考虑到,朋友圈能在这段时间派上用场。”

在顾客的经营上,他和大部分华强北商家的观念一样,每天面对那么大的客流量,谁有功夫琢磨那些微信群、朋友圈。“等疫情过了,我和家人还是要回华强北把一米柜台做好,但是会吸取经验,平时多多经营各种群呀、朋友圈的人脉了。”

刘成告诉懂懂笔记,他从一个华强北做美妆的朋友那里得知,对方不仅朋友圈人数早就满了,而且还自建了五六个美妆群、批发群,这一阵子通过社交网络卖货依旧忙得不可开交。

“(华强北)那些做美妆的店家生意好,就是因为平时重视维护这些关系。”谈到华强北新兴的美妆生意商家群体,强哥向懂懂笔记展示了一小包商家刚发来的口罩,“人家平时就注重积累、维系人脉关系,前天这个商家就在朋友圈告知来了一些从日本进的三次元口罩,还是VFE级别的。我就赶紧定了一小包。”

“过去,我们都觉得做线上生意虚无缥缈,一不小心就会上当受骗。”阿亮表示,这几天开始线上卖货后发现,信任是可以很快建立的,“好多半熟脸的顾客看不到手机的照片,但我承诺如实描述,对方线上付款后我随时发货,真有不满意的我承诺快递退货我退钱,口碑就慢慢建立了。这就是消费信任的基础。”

毕竟疫情当前、共克时艰,这些华强北商家也没有想着去套路顾客、逞一时之快。或许在延迟开市的华强北,更多的商家正逐渐与曾经“冷落、忽视的”的顾客建立起新的沟通和信任关系,这又何尝不是好的结果?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